零点看书 > 公主喜嫁 > 第二百六十四章

第二百六十四章

    午膳的时候刘芳请两个妹妹一起过去吃饭,有一道鸭子汤很是鲜美,吃到一半膳房又送来半只热腾腾的烤羊,羊很小,看起来不比成年兔子大多少,一看就知道肉非常嫩。
  
      膳房的人说:“这是四皇子让给三位公主送来添菜的。天气湿冷,吃点羊肉可以暖一暖。公主们瞧,这后半截的腿肉有韧劲儿,越嚼越香,肚子这里的连皮带油,吃着滑嫩不腻。公主们想要尝哪一块儿,奴婢这就撕哪一块儿。”
  
      刘雨摇头:“太医前些时日开的单子上有好些东西不让我吃,羊肉就不行。”
  
      刘芳替她可惜:“那你没有口福了,这烤小羊一看肉就很嫩的,好久没吃着了,给我撕一块肚子上的。”又对刘琰说:“这肉就得撕着吃更香,要用刀割就差多了。”
  
      刘琰要了一块腿肉,肉还很烫,得吹着气忍着烫吃。
  
      刘琰吃了羊肉,就看见刚才送羊肉来的太监,年纪不大,刚才把手洗了几遍才撕肉的,肉还这么烫。
  
      刘琰吩咐桂圆:“羊肉不错,拿两个锞子赏他,再说与膳房,多赏他们一个月月例。”
  
      桂圆笑着说:“是。”
  
      一个月月例不算多,但是这是难得的脸面,膳房的人卖力的想在主子们面前表现,这回得了赏,哪怕一人就赏两个大钱呢,准保他们也乐得晚上睡不着觉了。
  
      午膳的时候刘芳请两个妹妹一起过去吃饭,有一道鸭子汤很是鲜美,吃到一半膳房又送来半只热腾腾的烤羊,羊很小,看起来不比成年兔子大多少,一看就知道肉非常嫩。
  
      膳房的人说:“这是四皇子让给三位公主送来添菜的。天气湿冷,吃点羊肉可以暖一暖。公主们瞧,这后半截的腿肉有韧劲儿,越嚼越香,肚子这里的连皮带油,吃着滑嫩不腻。公主们想要尝哪一块儿,奴婢这就撕哪一块儿。”
  
      刘雨摇头:“太医前些时日开的单子上有好些东西不让我吃,羊肉就不行。”
  
      刘芳替她可惜:“那你没有口福了,这烤小羊一看肉就很嫩的,好久没吃着了,给我撕一块肚子上的。”又对刘琰说:“这肉就得撕着吃更香,要用刀割就差多了。”
  
      刘琰要了一块腿肉,肉还很烫,得吹着气忍着烫吃。
  
      刘琰吃了羊肉,就看见刚才送羊肉来的太监,年纪不大,刚才把手洗了几遍才撕肉的,肉还这么烫。
  
      刘琰吩咐桂圆:“羊肉不错,拿两个锞子赏他,再说与膳房,多赏他们一个月月例。”
  
      桂圆笑着说:“是。”
  
      一个月月例不算多,但是这是难得的脸面,膳房的人卖力的想在主子们面前表现,这回得了赏,哪怕一人就赏两个大钱呢,准保他们也乐得晚上睡不着觉了。
  
      午膳的时候刘芳请两个妹妹一起过去吃饭,有一道鸭子汤很是鲜美,吃到一半膳房又送来半只热腾腾的烤羊,羊很小,看起来不比成年兔子大多少,一看就知道肉非常嫩。
  
      膳房的人说:“这是四皇子让给三位公主送来添菜的。天气湿冷,吃点羊肉可以暖一暖。公主们瞧,这后半截的腿肉有韧劲儿,越嚼越香,肚子这里的连皮带油,吃着滑嫩不腻。公主们想要尝哪一块儿,奴婢这就撕哪一块儿。”
  
      刘雨摇头:“太医前些时日开的单子上有好些东西不让我吃,羊肉就不行。”
  
      刘芳替她可惜:“那你没有口福了,这烤小羊一看肉就很嫩的,好久没吃着了,给我撕一块肚子上的。”又对刘琰说:“这肉就得撕着吃更香,要用刀割就差多了。”
  
      刘琰要了一块腿肉,肉还很烫,得吹着气忍着烫吃。
  
      刘琰吃了羊肉,就看见刚才送羊肉来的太监,年纪不大,刚才把手洗了几遍才撕肉的,肉还这么烫。
  
      刘琰吩咐桂圆:“羊肉不错,拿两个锞子赏他,再说与膳房,多赏他们一个月月例。”
  
      桂圆笑着说:“是。”
  
      一个月月例不算多,但是这是难得的脸面,膳房的人卖力的想在主子们面前表现,这回得了赏,哪怕一人就赏两个大钱呢,准保他们也乐得晚上睡不着觉了。
  
      午膳的时候刘芳请两个妹妹一起过去吃饭,有一道鸭子汤很是鲜美,吃到一半膳房又送来半只热腾腾的烤羊,羊很小,看起来不比成年兔子大多少,一看就知道肉非常嫩。
  
      膳房的人说:“这是四皇子让给三位公主送来添菜的。天气湿冷,吃点羊肉可以暖一暖。公主们瞧,这后半截的腿肉有韧劲儿,越嚼越香,肚子这里的连皮带油,吃着滑嫩不腻。公主们想要尝哪一块儿,奴婢这就撕哪一块儿。”
  
      刘雨摇头:“太医前些时日开的单子上有好些东西不让我吃,羊肉就不行。”
  
      刘芳替她可惜:“那你没有口福了,这烤小羊一看肉就很嫩的,好久没吃着了,给我撕一块肚子上的。”又对刘琰说:“这肉就得撕着吃更香,要用刀割就差多了。”
  
      刘琰要了一块腿肉,肉还很烫,得吹着气忍着烫吃。
  
      刘琰吃了羊肉,就看见刚才送羊肉来的太监,年纪不大,刚才把手洗了几遍才撕肉的,肉还这么烫。
  
      刘琰吩咐桂圆:“羊肉不错,拿两个锞子赏他,再说与膳房,多赏他们一个月月例。”
  
      桂圆笑着说:“是。”
  
      一个月月例不算多,但是这是难得的脸面,膳房的人卖力的想在主子们面前表现,这回得了赏,哪怕一人就赏两个大钱呢,准保他们也乐得晚上睡不着觉了。
  
      午膳的时候刘芳请两个妹妹一起过去吃饭,有一道鸭子汤很是鲜美,吃到一半膳房又送来半只热腾腾的烤羊,羊很小,看起来不比成年兔子大多少,一看就知道肉非常嫩。
  
      膳房的人说:“这是四皇子让给三位公主送来添菜的。天气湿冷,吃点羊肉可以暖一暖。公主们瞧,这后半截的腿肉有韧劲儿,越嚼越香,肚子这里的连皮带油,吃着滑嫩不腻。公主们想要尝哪一块儿,奴婢这就撕哪一块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