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引鲤尊 > 684.大梦若离 四

684.大梦若离 四


      第五瞳默然了轻呼口气,看着鲤笙,“来自地球?什么啊?真是……你的意思是你的魂魄占用了鲤生的身体,而你并非鲤生,而是某个世界的灵魂?”
  
      就是这个意思,这就是事实。
  
      鲤笙急忙点头,“对,没错。”
  
      “啪嗒---”
  
      忽然,第五瞳几步上前,朝着鲤笙便甩过手来!
  
      鲤笙为他要打自己,急忙闭上眼睛。
  
      然而,却感觉到肩膀上加了些重量,一丝痛觉都没有。
  
      睁开眼睛,看到第五瞳将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
  
      “第五瞳,你不打我……?”
  
      “打你?”第五瞳没有起身,像撒娇一样:“你以为这种拙劣的谎言能骗的过我么?别开玩笑了,你以为我认识你多少年,是不是你,我还是能分出来的。”
  
      “不,我真没有开玩笑,我不是,真的……”
  
      “闹剧也该结束了,小鲤鱼。”第五瞳的声音骤然压低,将鲤笙往后使劲一推,便大步走到了山海入口。
  
      “第五瞳!!我说的是真的!”
  
      鲤笙气的大喊,可第五瞳只是拿着背影对着她,分明没有回头的意思。
  
      “哗啦---”
  
      一瞬间,第五瞳捻指轻弹,直接在指尖凝结成一道流光。
  
      接连往天上弹出几道,便看到上方笼罩的结界骤然变换色彩,耳边同时响起滚滚闷雷之声。
  
      一种十分压抑的感觉骤然流窜到心上,鲤笙禁不住一个哆嗦。
  
      看着第五瞳,第五瞳正用邪魅而又阴冷的眼神回头看着她……
  
      “你又做了什么……”
  
      “我说过了吧?但凡踏入这个结界的人,是绝对出不去的。天地玄界会不停吞噬着那些人的生命力,直到他们化为腐朽……哈哈,想到尸横遍野的样子,真是怀念的很呐!”
  
      如同疯了一样,第五瞳笑的令人起鸡皮疙瘩。
  
      “你个疯子……”
  
      鲤笙算是彻底明白了,第五瞳已经不是他所认识的第五瞳。
  
      他的执念太深,几乎成魔,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算了,眼下正好趁着他要控制结界无法分身,赶紧救人出去再说。
  
      深吸开口气,唤出斩碧空,几步到最前面的狐若面前。
  
      没敢犹豫,朝着那看似薄弱的圆球便落了下去!
  
      与此同时,在山海外边的洛爵他们,从刚才开始就觉得很是不妙,从山海一岸突然涌现白光,且随后覆盖一层危险的结界,范围甚至到了很远很远。
  
      “这结界怎么看也不正常吧?”千山末皱着眉头,看海水中的海兽瞬间扑棱的没了影子,就知道事情不简单。
  
      众人也不瞎,自然都看到了,齐齐看向洛爵。
  
      洛爵一直在想进入山海一岸的办法,一看海兽们都跑了,当即道:“到底怎么回事,也只能亲眼看看了!”
  
      说完,第一个冲向大海,在临近时,突然将指天剑亮了出来,狠狠一挥,便制成一道剑压,直接在海面上铺成一条路来。
  
      “!!”
  
      众人看到后,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气。
  
      青珏色皱起眉头,不免嘟囔:“这海……未必会接受他……”
  
      “哗啦--”
  
      g话音刚落,制成的大路便被突然汹涌的海水拍成了碎片,海面霎时又恢复了宁静。
  
      洛爵真的不信邪,继续挥剑,连着挥了十几下,可知道气喘吁吁,几乎虚脱,每每制成的路总被海浪弄散。
  
      众人看不下去,也冲了过来,一起制成咒术,想要齐心协力制成通往鲤笙的门……
  
      “咔嚓!“
  
      忽然,几人身后落下惊雷,海岸被击中,海沙飞散,同时出现了一道传送门。
  
      门后身影绰绰,竟然走出来了几个极为熟悉的面孔。
  
      “莫非辞??”
  
      犬火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你们也在这里?!”
  
      可莫非辞那洪亮的声大嗓门一喊,立马可以确认是他无疑。
  
      而在他身后,相继从结界中走出莫惊云他们。
  
      洛爵等人停下手中动作,看着他们。
  
      莫惊云看到正冲刺的洛爵,自然也纳闷,但在注意到这上方的结界后,脸色便不怎么好看了。
  
      “洛爵!”
  
      莫非辞急忙冲洛爵打招呼,笑着上前。
  
      东方令在后头,也急忙跟上。
  
      洛爵知道莫非辞这人不坏,自然对他的态度也颇好。看到东方令后,眼神一亮,倒是笑笑:“你们怎么来了?”
  
      他同样也困惑。
  
      莫非辞回答:“啊,我们也不知道!就是走着走着,然后一道白光闪过,之后就出现在这里了。”
  
      “白光?”
  
      难道是方才那道?
  
      众人齐齐怀疑。
  
      莫非辞继续说“那话说,你们在这里做什么?这里可又邪道的影子?我们可是来抓那些邪道头子的……啊啊??”
  
      没等说完,嫌他聒噪的司雪衣便用剑柄狠狠戳了戳他的腰,顿时叫了起来。
  
      “你干什么!很……”莫非辞一看是司雪衣,也只好作罢,将’’‘疼’字咽进了肚子里。
  
      司雪衣抱着剑,冷冷看着洛爵他们。
  
      说到司雪衣,与她最初的接触也就是在惊阙山比武大会的那个时候。跟当时的印象相同,
  
      是个美人,但依旧看谁都一副欠她钱的样子,冷冷清清,冰冰露露。
  
      莫惊云走了过来,以及后边的一封雪。
  
      看到二人,不难猜出惊阙山已经出动了有力的兵力,打算在这里大干一场。
  
      莫惊云再次看到洛爵,首先为他手上的指天剑吸引了视线,不免稍稍吃惊,随后才道:“洛爵,怎么就你们?其他人去哪了?”
  
      这个其他人,自然说的是鲤笙。
  
      当时鲤笙在八荒国会上逃离的时候,他也在场的。‘
  
      既然不见鲤笙,莫不是两人还在吵架?
  
      “你不会还没跟鲤笙讲清楚……啊?”
  
      莫惊云刚要说鲤笙的事情,只觉得胳膊一疼,这才发现一封雪竟然掐他。
  
      这是要他不要多嘴的意思。
  
      好吧,莫惊云无语,只好转了话题,指着前面的山海一岸,“那里就是所谓的山海一岸吧?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一条瀑布……”
  
      “师兄,我们来这是为了什么,你没忘吧?”一封雪见他顾左右而言其他,急忙提醒。
  
      莫惊云呵呵一笑:“我怎么可能会忘了?不过,眼下情况,怎么看也不是只有我们经历了这种事情。既然大家在一根绳上,那遇到也是早晚的事情,不用急。”
  
      他倒是说的极为有道理,但谁又能知道这一切真的如他所说?
  
      一封雪无奈道:“这可能只是个巧合。”
  
      “他说的没错。”
  
      察觉到什么的青珏色,突然道:“要说为什么的话,你们难道没有注意到这上面的结界一直在不停的转动么?”
  
      “转动?”
  
      众人抬头,看着那诡异的结界。
  
      几乎要把眼睛都看废了,才发现了那微乎其微的变化。
  
      没错,如果不仔细看,几乎看吧出来,也亏得青珏色竟然能注意到。
  
      “结界在动,这不是很正常的么?”千山末打可以,但对结界这事并不太理解。
  
      而精修于符法的莫惊云,认同的看了青珏色一眼,便解释道:“结界虽是法,但最开始却是符所化成。我们现在所用的结界之术,只是符化简单之后的样子。因此省去了符态所需的动态。而动之符界,这个动态又分为好几种,其中,转之符乃是将结界之物以一个原点汇合为根本……”
  
      “你能的清楚简单些么?我完全完全听不懂……”千山末被绕进去了,直接道:“这种会让耳根不清静的话就别说了,说点人能听懂的。”
  
      “你又不是人。”莫非辞不忘吐槽。
  
      千山末一愣,反应过来后,当即看向莫非辞。
  
      莫非辞挺胸,倒是不怕,只是随后又被莫惊云狠狠瞪了一眼,这才消停下去。
  
      “总得来说,这奇怪的结界竟然保留了动之符界的作用。想当然,对方是想将一定范围内的人集合到一处的。”青珏色替千山末无语了一把,随后用简单的话予以说明。
  
      说完,又看向洛爵,摊摊手:“别的不说,单凭对方有发动这种结界的本事,其力量绝对不能小觑。”
  
      “我们现在该担心的,难道不是所有人都集结在一处会出现什么情况?“”司雪衣不满的问了一句,虽然声音不大,倒是落地有声。
  
      众人齐齐看向她,随后又同时无语的叹口气。
  
      莫惊云首先说:“那也只能希望对方施展的结界的范围不大了……”
  
      不然,一旦聚集之人超过一定承受范围,这个强大的结界必然会崩解。到时候可就不是死几个人的事了。
  
      结界中的人,不然要死一七八成,这可是个恐怖的概念。
  
      “那你们认为是谁打开了这个结界?”一封雪听后,很淡定的问:你们应该知道吧?”
  
      他们知道个毛线啊!
  
      犬火直接否认:“这怎么看也跟我们没有关系吧?我们怎么会知道……这话说的就有些针对性了”
  
      “我师父只是问问,你放尊重。”司雪衣由不得别人说一封雪的不是,直接怼了回去。
  
      “只需你们问,还不准我们反驳了?n你这小妮子,怎么这么不讲理?”千山末可不在乎她是否是个美人儿,该怼就怼,绝不含糊。
  
      “师傅她老人家可是惊阙山夙雪峰战掌座,岂容你们这些妖怪诋毁?”
  
      “你说什么!”’一听这话,连青珏色都不乐意了,直接上前“我说小姑娘,你以为你们现在和平的一切是怎么来的?如果不是有八重天的八重石镇压了妖族之力,你们人类有什么本是可以驾驭妖灵这么多年?是我们吧想破坏这份平衡,并非我们不敢不能。你最好搞清楚再说。”
  
      “妖怪本来就是妖怪,神界镇压你们肯定不光因为你们挑拨争端,残害人民,从你刚才说的话来看,你们分明就是在等着机会造反……”
  
      “造反?”
  
      “谁不知道,得引鲤樽者便能驾驭千妖,如果是妖族得到那股力量,八荒可能就完了……”
  
      “你这女人,怎么说话这么理直气壮,明明你什么都不知道吧?!”
  
      千山末也上火了,差点拔剑。
  
      “雪衣,退下。”
  
      幸亏一封雪见情况不对,急忙将司雪衣往后拉开:“各位,雪衣这孩子小时候因为妖怪而失去了所有家人,对妖怪有很大的偏见。你们几个就不要跟她见识,多多体谅下吧!”
  
      “师傅!您跟他们说些做什么!”司雪衣又急了,“您怎么还用跟他们道歉?!分明就是他们的错吧!”
  
      说着,便要上前继续理论,却被一封雪横袖挡住,“为师不是说过不要过来么!雪衣!”
  
      “!!”
  
      这句话,听着只是一般严厉的质问,但一问出来,耳膜嗡嗡的疼。
  
      莫惊云急忙上前将司雪衣往旁边推了推,又劝一封雪:“师妹,你这是干什么?说要保留体力对抗那些邪道的可是你呀,这怎么现在,还没见到邪道,就率先操之过急了呢?”
  
      “……”
  
      一封雪没说话,看着莫惊云,也挺劝了,灵压逐渐收敛了起来。
  
      别说莫惊云,这里的人,就连最擅长收集情报的青珏色都从不知道,人人盛传的惊阙山夙雪峰掌座一封雪,是个温柔之人,从不会对任何人甩脸色如何如何。
  
      结果,之前没有是因为没人敢对她说出一些大不敬之话吧!
  
      自己的徒弟不一样,哦,不对,该说司雪衣知道一封雪肯定不会真的生气,所以在作死吧?
  
      一封雪深深吸口气,直到释放的灵压完全消失,才退到了后头,看着司雪衣,,眼神中尽是责备。
  
      也对,刚才司雪衣差点毁了他们夙雪峰宁静又骛远的招牌啊!
  
      l洛爵看着突然打混成一团的众人,虽然知道不该浪费时间,但他们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喂!”
  
      突然,他们身后又出现了别的声音。
  
      这个声音尖细而又性急,众人甚至都没有回头,就猜到了来者是谁。
  
      “你们在干什么?让我也加入呗!”
  
      竟然是他……
  
      回头,出现在对面的竟然是洛世奇,而他身后不多不少,就带了两个灵使,
  
      分明是御子柴与鲲鹏。
  
      话说洛世奇之前一直在跟踪洛爵们,后来没洛爵发现,迫于无奈,只能让洛爵离开
  
      说到洛世奇出现在爱这里的目的,其实很大意义上是因为
  
      ,他的时间貌似不多了
  
      “呦,又见面了!”
  
      “”
  
      最快更新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