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锦衣镇山河 > 第870章 内阁值房的盗案

第870章 内阁值房的盗案

    贺六正在跟外孙喝酒。. .与此同时,永寿宫。
  
      管着内承运库的张鲸,正在跟守财奴万历帝汇报着私库存金、银的数量。
  
      张鲸道:“私库共存金砖、金锞、金马蹄、金瓜、金盆、金碗共计九万九千九百五十三两……”
  
      万历帝皱了皱眉头:“哦?难道还没凑足十万之数么?”
  
      万历帝的性子,用后世的话说,不仅是个守财奴,还是个强迫症晚期患者。私库存金还差四十多两,就能凑够十万。这让他心里就像有猫爪子在挠。
  
      张鲸道:“皇上,奴婢该死。奴婢这就想办法凑足十万之数。”
  
      万历帝叮嘱张鲸:“张鲸,你可不要为了四十多两金子乱打主意。省得三法司、六科廊那些清流言官,又在朕耳边聒噪。”
  
      张鲸眼珠一转:“皇上,奴婢有法子了。万历二十年,朝廷平定宁夏勃拜叛乱。勃拜那厮,曾私铸西北王金印一枚。后来,李如松将缴获的金印送到了京城。皇上为表彰内阁在此次平叛中筹集军饷粮草有功,就将金印赏给了内阁,摆在西苑内阁值房里。奴婢一直觉得,叛匪金印,摆在内阁值房里似乎有些不妥。不如皇上下旨,在奉天殿当着列祖列宗的面,熔了那枚金印。而后,将所熔黄金收入内承运库中。”
  
      万历帝想了想,熔掉叛匪的金印合情合理。清流言官们似乎没有聒噪的理由。他点点头:“嗯,你明日就去找首辅赵志皋,办了这件事。”
  
      五天之后,贺府。
  
      贺六正在跟孙子贺泽贞坐在大柳树下弈棋。外孙李汉骄则在一旁观战。
  
      下棋的不急,看棋的急。李汉骄在一旁忙不迭的指点贺六:“外公,你这步棋走到这儿真臭!表弟,你的守招更臭!黑子都露出破绽了,你还徘徊不前。”
  
      贺六瞪了李汉骄一眼:“我说汉骄,观棋不语真君子,指手画脚是小人!”
  
      就在此时,院门推开,锦衣卫监管太监陈炬,东厂提督太监王安,锦衣卫指挥使王之祯,北镇抚使骆思恭走了进来。
  
      贺六抬起头,看了一眼四人:“厂、卫的大人物,全来了我家。朝廷里,又出什么大事了?”
  
      陈炬笑道:“六爷,瞧您老这话说的。难道我们这些做晚辈的不能来看看您老?”
  
      贺泽贞起身,拱手道:“两位干爷,两位义父,泽贞有礼了。”
  
      李汉骄亦道:“陈公公、王公公、王指挥使、骆镇抚使,下官有礼。”
  
      王之祯笑骂道:“泽贞,你这头小野驴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前几日,你跟几个耍伴儿诓骗人家顺天府尹家的公子喝了粪汤。赵府尹把状都告到我这儿来了。”
  
      贺泽贞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干爹,您老有所不知。赵肉球那厮当街调戏良家妇女。我岂能不教训教训他?”
  
      王安问李汉骄:“汉骄,我听吏部的人说,你高升了顺德知府,这几日就要启程赴任?”
  
      李汉骄拱手道:“是,王公公。下官定然不辜负朝廷的信任。好好办差,造福顺德府的乡亲。”
  
      贺六喝了口茶:“罢了。你们客套也客套完了,说吧,朝廷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王安道:“六爷,西苑内阁值房,出了一件盗案!”
  
      贺六道:“内阁值房在西苑,紧挨着永寿宫。平日里有不少小太监伺候值房的茶水。宫里的小太监有些手脚不干净的,偷一两样东西也是常事。这种小案子,也值得你们兴师动众的来找我么?”
  
      陈炬在一旁道:“我的六爷,您可知道内阁值房丢的是什么?”
  
      贺六问:“丢的是什么?”
  
      陈炬答道:“是万历二十年宁夏平叛时,缴获的勃拜金印!有人盗取叛匪金印,十有*是图谋不轨!皇上震怒!清流言官们找到了寻机闹事的由头,一窝蜂似的参劾赵首辅尸位素餐,办事不力,丢了叛匪金印!金印被盗案,导致朝堂上掀起了一股倒赵的政潮!”
  
      贺六问:“哦?东厂、锦衣卫联手介入此案,难道没查出什么蛛丝马迹么?”
  
      陈炬道:“我们也知道宫里有些小太监手脚不干净。这半年来,去内阁值房伺候过茶水的小太监,这几天全让我们抓了起来,严刑拷问。可丝毫线索也没拷问出来。”
  
      贺六摆摆手:“稍等,你们先说说,这叛匪金印是何时被盗的?”
  
      陈炬道:“是这样。五日之前,张鲸传皇上旨意,让内阁交出金印,在奉天殿熔铸,告慰列祖列宗之灵。而后将熔成的黄金,交到内承运库去。赵首辅领了旨,打开了装金印的印盒,里面空无一物!”
  
      贺六道:“也就是说,发现金印被盗,是五天前的事。”
  
      骆思恭在一旁道:“金印的印盒已经在内阁摆了四年。十天前,负责打扫内阁值房的小太监,擦过印盒,那时候金印尚在印盒当中。”
  
      贺六道:“也就是说,金印被盗,也就是这十来天的事。咱们别在这说话了。走,去客厅。”
  
      众人进了客厅坐定。
  
      王安道:“六爷,这里都是咱们自己人。有些话,我不用藏着掖着。我总觉得,皇上刚刚下旨,要熔铸金印,而后金印便发现被盗了,这事儿太蹊跷了。”
  
      贺六问:“皇上为什么心血来潮,下旨让内阁交出金印熔炼?”
  
      王安道:“据我的干孙子魏忠贤说,五天前的夜里,张鲸在永寿宫跟皇上禀报内承运库存金、银的实数。存金差个几十两,就够十万之数。六爷,您应该知道皇上的性子。不够十万,皇上心里别扭。张鲸立马谏言皇上,熔掉勃拜的金印,凑足十万之数。”
  
      王之祯道:“师傅。普天下的人都知道,张鲸一直有着将内阁压在身下的野心。徒弟怀疑,所谓的盗案是张鲸一手筹划的。目的在于打击内阁的赵首辅。”
  
      贺六环顾了四人一眼:“哦?你们都是这么看的?”
  
      陈炬、王安、王之祯、骆思恭俱是点头。
  
      贺六笑了一声:“错了,你们都错了!张鲸才不会那么傻!”
  
      王之祯问:“六爷何出此言?”
  
      贺六侃侃而谈:“内阁值房丢了叛匪金印,赵志皋这个首辅责无旁贷。言官们会参劾赵首辅,丢官也是赵首辅先丢官。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首辅赵志皋性格孱弱。次辅沈一贯却是出了名的硬骨头。如果赵志皋被罢官,强硬的沈一贯做了首辅,对张鲸这个司礼监掌印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恐怕是坏事吧?张鲸虽然平日里欺压赵志皋,却不会傻到让他丢官!一个软弱的敌人,远胜于一个强硬的敌人,不是么?”
  
      陈炬点头称是:“六爷不愧是三朝老臣。思虑就是比我们周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