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有一座山 > 第四百五十章 舌功

第四百五十章 舌功

    咬上一口,馒头的清香跟肉香混合在一起,也不会显得那么油腻了,随后辣椒的火辣在嘴里爆开,那股感觉直冲脑门,头发丝间都开始冒汗。
  
      于飞含糊的喊了一声爽,喝了一瓢凉水之后,继续对付另外一个肉夹馍。
  
      一顿早饭吃完之后,他已经是满头满脸的大汗了,不过整个人精神了许多,一点困意也没有了,只不过后遗症就是,他这会跟那两条傻狗差不多,舌头一直在外面扇来扇去的。
  
      这时候来送回空吊桶的小花嫂子见他这样,笑着说道:“小飞,你这是练啥功夫呢?怎么跟我们家小黑差不多啊!”
  
      于飞舌头缩回去之后,满嘴胡诌道:“我这是在练舌功,待我大成以后,那绝对可以指哪打哪,而且要比一般的舌头灵活很多,不要拿我跟你家那条傻狗比。”
  
      小花嫂子暧昧一笑:“以后芳芳那丫头有福了。”
  
      “那是。”于飞带着得意的表情下意识的说道,说完他立马就懵圈了,这跟石芳有啥关系啊?
  
      看着小花嫂子一脸的暧昧,于飞立马就明白了过来,结结巴巴的说道:“这不……不是……你这……”
  
      “我懂。”小花嫂子安慰道:“嫂子是过来人,不会笑话你的,男人嘛,不就喜欢玩点花样。”
  
      于飞不仅没有解释清楚,反而被闹了个大红脸。
  
      “瞧瞧,到底还是小孩子,这一说就脸红了,行了,嫂子也就不耽误你练功了,我先走了。”
  
      说完她就离开了,于飞伸手想把她招呼回来,解释清楚这里面的事,但试了几试,他最终还是没有叫出口,跟这帮老娘们没法解释,有些事会越描越黑的。
  
      干脆把这些给抛到脑后,于飞回到仓库,寻摸了一身换洗的衣衫,来到夏季来临之后才建立的一个简易洗澡间,尽情的冲了一次澡,出来以后十分的舒爽。
  
      “我去,你在这待着干啥?”
  
      他刚一出门就看到石芳待着门外,目光炯炯的看着他。
  
      “把你的舌头伸出来。”石芳上前两步,凑到他的跟前说道。
  
      于飞在心里思量了一下前因后果之后,心底哀嚎道,秀花嫂子还真是个大嘴巴,怎么一转头的功夫就跟石芳说了呢?
  
      心思电转之间,于飞嘿嘿一笑,同样往前走了两步,贴着石芳的身体说道:“好,我这就把舌头跟伸出去,你接着啊!”
  
      石芳急忙后退了两步,嘴里说到:“不要脸,以后你要是再跟其他人胡说,你看我怎么治你。”
  
      说着她从衣兜里掏出一把小剪刀,对着于飞咔嚓咔嚓的好一通比划。
  
      于飞顿时觉得某个地方有些凉飕飕的,开口解释道:“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先听我说完再下结论,。”
  
      紧接着他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解释了一番,就连事件的前因后果也都说了,石芳的脸色逐渐有了笑意。
  
      “谁让你胡说八道的,活该。”
  
      于飞点点头说道:“是,我就不该跟她们瞎说,不过事情都说清楚了,你那把小剪刀是不是就可以收起来了?”
  
      石芳哼了一声,把剪刀装回裤兜,于飞看了一眼之后说道:“我觉得一个女人家,带着一把利器不好,还是由我来给你保管着吧。”
  
      “不用。”石芳脑袋一拧说道:“这把剪刀我要一直带着身上,要是哪天你惹我生气了,我就……我就……”
  
      “你就干啥?”于飞探过脑袋问道。
  
      “你自己想。”石芳白了他一眼。
  
      说完,她又把给于飞扒拉到一边,进去把他刚刚换下来的衣服拿出来后说到:“夏天出汗比较多,换下来的衣服要赶紧洗,不然会发臭的。”
  
      于飞嘿嘿一笑说道:“知道了媳妇,我帮你打水去。”
  
      石芳横他一样:“你这殷勤献错地方了吧?还打水?水龙头一拧开就有水,你怎么帮我打?用手捧吗?”
  
      “恩,就是用手捧。”于飞正色的说道:“把你捧在手心里的那种捧。”
  
      “酸,肉麻。”石芳横了他一眼,往水池那边走去,不过于飞从她眼中看到了一丝笑意。
  
      “刚才小花嫂子跟你怎么说的?”于飞觉得趁此机会可以稍稍的作死一下。
  
      “滚!”
  
      果然不出他所料,一听到这话题,石芳立马就翻脸了:“你要是再说这件事我就把你给咔嚓了。”
  
      “怎么咔嚓?”于飞持续作死。
  
      “于小飞,你想气死我吗?”
  
      “来,舌头伸出来,我帮你顺顺气。”
  
      “……”
  
      “不说话啊,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喽……”
  
      “流氓,滚蛋……”
  
      ……
  
      在石芳帮他洗衣服的时候,于飞登上了赵大春团队这些日子搭建起来的那个晾晒架,那还没有全部完工,不过底部的隔层已经搭建好了。
  
      十六个很是粗壮的地桩,再加上无数根的横梁和方木板,在离地面一米二左右的地方搭建起了一个木质的平台,整体的面积比别墅的底座还要大上一些。
  
      南边的一半是预留出来放架子的地方,而北边的一半则设计的跟鸭棚那边一样,呈阶梯状往上递增,可以用来风干一些不能被阳光直射的物品。
  
      登高望远,虽说脚下只有一米二的高度,不过视线也比平时要看的远,诺,比如刚过村口拐弯的那辆轿车就被他给收入眼底。
  
      这要是在底下看,那就绝对不会看的那么清楚的,也就不会知道来人是老妖怪,还有他车后面跟着的一辆小货车,那贼新贼新的,特别是在太阳光的照射之下,差点抢了那辆飞天的风头。
  
      不对哦,老妖怪来了怎么还带着一辆货车啊?
  
      于飞拍了拍脑门,想起来了,这老头肯定是给他送酒来了,上次跟他说过一次青颜之后,他就一直没有下文,于飞没好意思追问下去,没想到他这会亲自送来了。
  
      跳下晾晒架,于飞搓了搓手对石芳喊道:“媳妇,中午加菜,有客到。”
  
      于飞这一嗓子的调门比较高,引得石芳一阵的白眼,就连在别墅内装修的赵大春也探出头来问道:“小飞,哪个贵客来了,以前可没听你这么嚣张的喊过加菜。”
  
      “怎么哪都有你的事,好好干你的活,不然我扣你工钱。”于飞仰着头喊道。
  
      “好勒。”
  
      虽然是玩笑话,但赵大春很吃这一套,把脑袋从阳台上给缩了回去,不过很快他又探出脑袋说到:“你家的厨房该装了,刚好趁着我们几个还在,哪里有不合适的可以给你改一下。”
  
      这还真是个大问题,于飞认真的想了一下说道:“等晚上我找人联系一下,这两天就把厨房给弄好。”
  
      “哎对了~”
  
      赵大春点点头刚想把脑袋给缩回去,于飞又说到:“那既然厨房可以装了,是不是就是说一楼的家具啥的就可以摆放进去了?家电之类的呢?”
  
      赵大春还没来的及回答,老妖怪的车子已经来到农场门口了,于飞仰头说了一句晚上细谈之后就迎了上去。
  
      老妖怪这次少见的把自己的司机给带上了,不过在看到车上下来的人之后,于飞就明白了,男人嘛,不论年纪大小的,都喜欢在女人面前显露自己成功的一面。
  
      更何况此时从车上下来的可是一大一小两个měinǚ,一个熟的通透欲滴,另一个的则洋溢着青春的气息,一头飘逸的乌发比石芳的还要长上一些。
  
      只不过看起来很是是淑女的打扮,一开口却破坏了她带来的气氛,双手把头发拢在脑后,一边扎着一边嚷嚷着热死劳资了。
  
      虽然一个娇俏的淑女张嘴就称呼自己为劳资,但于飞也没有在意,因为他在前些年打工的时候遇到过四串人,也曾经听到过这种口音,他们那边不论男女都自称劳资。
  
      熟的通透欲滴的张素琴一边上手帮忙一边笑着对于飞说到:“我们今天可又来叨扰你了。”
  
      “哪能啊?”于飞笑着说道:“我欢迎还来不及呢,刚才我老远看见你们的车子之后就让芳芳中午加菜了,她可以给我证明的。”
  
      “我们来了几次也没见你说要加菜。”刚才下车的老妖怪说道:“我看你是冲着那辆货车才加的吧。”
  
      于飞嘿嘿一笑:“看透不说透嘛。”
  
      “你呀~”腾出手来的张素琴伸手虚点了点他:“你就不会说说客套话,也好让人心里舒坦一些吗?”
  
      “咱们啥关系啊?用不着。”于飞拜拜手说道:“再说了,平时你们都客套来客套去的,就不嫌倒胃口嘛,我要是还来那一套,估计你们就不愿意来了。”
  
      “那倒是。”老妖怪说道:“就你那张嘴,说还不如不说呢,一开口就能气死人。”
  
      于飞嘿嘿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老妖怪一看他那副模样,无奈的对着两个司机说道:“把后车上的东西卸下来。”
  
      “琴姐,你们先到农场里休息一下,我去帮忙,待会给你们切西瓜吃。”
  
      于飞说完就窜到货车的后门处,把两个司机搞得楞了一下,于飞掏出烟一人让了一根说了声辛苦了。
  
      两人一边说着不辛苦,一边把货车的后门打开。
  
      货车门后刚被打开,一头热情的于飞就被吓退了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