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历代圣君不及陛下也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历代圣君不及陛下也

    不得不说,若是没有方继藩,这些藩王们还不知废柴到什么地步呢。
  
      不在现实中打他们几个耳光,不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这无数的宗室,就统统变成一群废物,想想都觉得心疼。
  
      方继藩做的好事,多了去了,也不差这么一条。
  
      他满带期许的看着安溪郡王朱表椈。
  
      朱表椈面上也带着诚挚,看着方继藩的目光,有所不同。
  
      他们从前是何等的光鲜哪,多少人巴结着,人人在一旁称颂,就差将他们说成是天纵奇才了。
  
      可自打谋逆之后,幸赖方继藩为他们求情,才让他们活了下来,可即便如此,作为罪王,这世上的冷暖,他们是第一次有了体会。
  
      从前的朋友,一个个消失不见了。以往的宾客,而今个个也无影无踪。还有那些承欢的侍妾,也有偷偷溜走的;大家都将他们当做是瘟疫,巴不得离的越远越好。
  
      本来这一次,鼓起勇气来见方继藩,他们心里头或多或少是没底气的。
  
      就怕方继藩也躲着他们。
  
      谁料到,方继藩还是见了。
  
      方继藩脸上带着微笑,朝他们和蔼可亲的道:“噢,要走了?留下来吃个饭吧,无论如何,大家也都算是亲戚一场,此去,不知今生能不能相见。我本是请陛下让你们去北极洲,是为了救你们的性命,你们只是一时糊涂,还罪不至死。这北极洲,可不是好地方啊,好在我又帮你们转圜了一下,你们的封地,你们大抵知道了吧,长阳郡王在西伯利亚,而你朱表椈,则在冰岛,这些地方……倒也不是不能生存,到了那地方之后,多生孩子。要让天下人知道,咱们大汉民族,勤劳勇敢的本色,这世上没有什么能难倒我们,无论在何处,我们都能好好的活着。”
  
      朱表椈听到这番话,竟是呜哇一声的滔滔大哭起来。
  
      或许是因为即将离乡背井,要去未知的所在,天知道会遭遇什么。或许是因为……在这苦难之中,人生至暗的时刻,方继藩的一番劝慰触动了他的内心深处,他就一个孩子般,一下子起身抱住了方继藩,便是撕心裂肺的大哭:“小王……都记住了,知耻而后勇,今……呜呜……今日承蒙齐国公活命之恩,这一条性命,从此便更加珍惜,小王人等,一定好好活下去,留着有用之身,将来定要图报齐国公的大恩大德,齐国公,我们……我们……”
  
      这是感人肺腑的一幕。
  
      方继藩也有些感触,他甚至有点不忍心。
  
      如若这些家伙们到了他们的封地,看到了北极熊,北极狼,还有那看不到尽头的冰山,不知道是不是还会感激他,甚至会想打死他?
  
      人是感性的生物。
  
      哪怕方继藩得了脑疾,他依旧还是拥有丰富的感情。
  
      方继藩陪着他们湿润着眼睛,相互鼓励一番,而后送他们启程:“此去万里迢迢,定要小心。”
  
      将他们送走。
  
      方继藩心里一阵唏嘘。
  
      人生真是反复无常啊。
  
      前几日还将自己恨之入骨的人,现在却已对自己感激得一塌糊涂。
  
      可见这世上的仇恨,绝大多数,不过是一念之差而已。
  
      世上为何有这么多打打杀杀呢,我方继藩用的是神奇的道德力量去感化身边的每一个人,劝他们善良。
  
      次日一早,一如既往勤快的弘治皇帝,召了方继藩入宫觐见。
  
      方继藩至奉天殿。
  
      或许是因为解决了一个麻烦,宗亲们也开始陆续想要就藩,再没有人找他的麻烦,且病大好了,弘治皇帝的心情很是不错,一双眼睛越发有着光泽。。
  
      他看着方继藩,先是苦笑:“好端端的,本是在臂膀上扎针,却不知这医学院瞎折腾什么,竟是说,在股间扎针更好。”
  
      弘治皇帝还需打针,只是剂量却又小了不少。
  
      方继藩便笑吟吟的道:“陛下,这是苏月搞的名堂,和儿臣无关。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妥,不都一样吗?“
  
      弘治皇帝面则是微微一红:“这当然是不同的,从前是女医们来扎针,她们颇有几分医术,可此后要股间扎针,皇后便不肯了,说是如此,颇为冒犯天威,因而,她要亲自来扎,才肯放心。”
  
      方继藩:“……”
  
      嗯,他很能体会弘治皇帝的抱怨。
  
      弘治皇帝随即晒然一笑:“你得抽个空和皇后说说,要告诉她,这是医学,不是意气用事的地方。”
  
      “噢。”方继藩应下,心里想,我才不敢去说呢,陛下你什么都懂,为啥自己不去说?就欺负我有脑疾的吗?
  
      弘治皇帝打起了精神,呼了口气,而后又叹道:“朕这些日子,一直都在想,安化王这些人,为何要反呢,不只如此,参与此事的,也不只全然是宗室,还有为数不少的竟是大臣……哎……朕这些年,可谓是大治天下,百姓们安居乐业,这是人所共知的,可是……为何他们依旧心怀怨愤……朕越想,越是寒心,继藩,莫非是朕还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够好,还有什么疏失?”
  
      “陛下圣明啊。”方继藩好不容易的作敬仰之状:“逆贼谋反,陛下居然还在检讨自己,这是古之圣君都没有的品德。不过……儿臣却以为,有没有人谋反,和陛下是否大治天下,军民百姓们,是否安居乐业没有关系。叛逆之贼,从前有,现在有,未来……儿臣可以预见,还是会有,且还是屡禁不绝。”
  
      弘治皇帝听到此处,眉头皱的更深了。
  
      方继藩继续道:“因为历来皇帝大治天下,总需兴利除弊,会有绝大多数人得到好处,那么,就势必会有人失去好处,这些失去了好处的人,自然是不答应的,他们难免会凑在一起,每日咒骂怨恨,平时在一起多了,便难免产生一种错觉,自以为身边和他一样的人,和这普天下的大众一般,对陛下和朝廷滋生不满,人难免会看不清自己,总以为自己万中无一,长久下来,眼高于顶,于是乎,便生出了安化郡王这样的人。他们的利益受损,虽这是为了大明长久之计,可于他们而言,怎么能心生不满呢。所以陛下……安化郡王这样的人,总会得不到满足,最终也总会付诸行动,一有机会,便会生乱。“
  
      弘治皇帝下意识的点头,觉得甚是有理,便道:”这么说来,朕永远不能令所有人满意了。
  
      “能令所有人都满意的人,往往是一事无成的人。”方继藩乐了。
  
      弘治皇帝抚案,这话有意思,甚至居然听着还挺舒服。
  
      方继藩继续道:“所以陛下唯一要考量的就是,陛下应该站在哪一边,是继续维护安化王这样的人,还是安化王的对立面。”
  
      弘治皇帝若有所思,突然凝视着方继藩,眼带深思,他清楚方继藩说的是什么。
  
      安化王,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不满的人,多的去了,譬如某些读书人,譬如某些士绅,这些人……遍布于朝野。
  
      毕竟不是每一个政策都能惠顾每一个,自然,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从新政以及新的国策之中获得好处了。
  
      弘治皇帝意味深长的又看了方继藩一眼,唇边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却是给方继藩出了一个难题:“那么,朕站在哪里为好。”
  
      侍立在一旁的萧敬,本是一脸你们随便聊,管我屁事的模样,听到此处,眼眸却好像捕捉到了什么,眼眸微微张开。
  
      这个问题,可不是那么好答的。
  
      方继藩肯定不会说,陛下站在自己的对立面吧,这不是找死吗?
  
      可若是说,陛下站在他们的对立面吧,这些人,可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似乎又有点显得他方继藩私心太重了。
  
      何况,那些读书人,那些宗亲,那些士绅,就一定是坏的吗?
  
      这也不见得,他们之中,德高望重者诸多,有不少也心忧国家和社稷,这些人,换做在历朝历代,那都是誉满天下的士大夫,是一股清流。
  
      萧敬忍不住凝视着方继藩,也很想知道方继藩怎么回答。
  
      方继藩抿了抿唇,这是坑吗?
  
      有什么难的,他是方继藩呢!
  
      方继藩没有露出一丝纠结之色,只是短暂的沉默了片刻,而后他抬头,清澈的目光里一尘不染,随后一字一句道:“谁有钱,陛下就站在哪一边!”
  
      “……”
  
      奉天殿里沉默了。
  
      弘治皇帝开始觉得这句话,粗鄙的很。
  
      可细细一思量,突然笑了。
  
      “哈哈哈……哈哈……”
  
      萧敬收回了目光,又回复了老僧站定的模样。
  
      姓方的……还真是……
  
      方继藩没有进行道德的劝说,没有痛陈两边的利弊。
  
      可这一句话,却是巧妙的直击了要害。
  
      两边的人,为何势同水火,说穿了,不就是因为利益吗?
  
      而作为天子,要操心的事情太多了,对于这种情况,也别管那些虚的了,谁给陛下带来好处,你就该站在哪里,管这么多干啥呢?
  
      ………………
  
      求一点月票,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