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萌妃闹翻天:王爷打包带走 > 第2806章 巫师

第2806章 巫师


  “殿主交代要刑天风一人独自前往。”
  “你是因为不知道我是哪里人才不和我做朋友的吗?”突然间从横梁上挂下一张脸落在君剑锋面前,吓的君剑锋朝后躲去,嘭一声,门被砸出一个大大的洞来。
  “刑天家的小子?”青璇从君剑锋的着装看出君剑锋的出生,但是叫她想不通的是刑天家何曾出过这么一个与众不同的小子了?
  哪里料到火龙女突然间爆喝:“你就是君剑锋,拿命来。”通红的手掌突然间印上了君剑锋的胸膛,君剑锋身子倒飞出去,撂出去撞倒了三座围墙这才停下。
  咚一下,虎人被砸入地下三寸,四周的青石板砖尽数被震碎,君剑锋赶忙一脚踹下,重重的踩在他的腰上,陡然间又陷入三寸,虎人嗷嗷直叫,突然间一股狂暴诡异的真元波动,将君剑锋的身子重重的扫出。
  不理会血魔的叫声,君剑锋飞回了客栈,闷不作声的回房打坐,见他脸色不佳,梦涙也不敢打搅。
  “嘿嘿,你本来就不是人嘛?是人会敢独挑上古凶兽,是人会经历那么多还不挂的。”门宇咕咕灌下数口酒水说道。
  缠在君剑锋身上的黑鹜倒是乐的轻松,但是一直不见任何生物的他也觉得很烦躁,问道:“君剑锋,咱们这是往哪里走啊?”
  看着憨头憨脑闯进来,君剑锋没好气的跳起来给他一个爆栗骂道:“你小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都说了我在练功还硬闯进来。”
  化身为龙的紫电俯冲而下,朝着地上劈去,一条五彩神龙涌入地上,顿时,地面轰隆声中裂开了巨大的口子,自君剑锋的脚下一直蔓延向门宇,那宽达一米的口子带着无比暴戾的杀气冲上了门宇。
  四周的佛光收回,籽言惊喜的举起自己的双手,满心欢喜的跳下冰床与寂元深情相拥在一起,这一刻天地间一切都不存在似的,万年的苦侯,终于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君剑锋摸了一把头上的汗水,朝满脸不知作何感想的水澜雪开心一笑。不想却换来了对方的冷脸,君剑锋自讨没趣的摸了摸下巴。
  刑天扜去请家主,却迟迟没有回应,君剑锋哪里知道此刻后厅内,刑天奎一脸激动正抓着自己的儿子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是纯土性的巫力吗?”
  “小魔女?”君剑锋摇头笑了笑,不再在这个问题闪纠缠,问道:“她刚刚叫你未来嫂子,怎么,你有婚姻在身?”
  众人担忧不已,苍渊想要扶起君剑锋,但是地上的君剑锋突然间手一扬,冷冷道:“不用扶我,我没事。”君剑锋直起身子,眉心已经破了,鲜血淋漓的。
  “混蛋,连睡觉都都这么讨厌。”青璇气鼓鼓的闷头大睡,一颗芳心久久不能平复下来~~~
  天星子尴尬一笑,情知不妙,但是硬着头皮也只得打个哈哈,此情揭过,商量起对方傲家之事。
  黑鹜龙爪一伸,便化出一只巨大的爪子,君剑锋那小身子板便被吸收入手中。“小小人类,给龙大爷我打打牙祭不错啊。”黑鹜那奇臭无比的龙嘴对着君剑锋说道,差点把他给熏死。
  苍渊微微点头,不苟言笑的将全身的气息收敛了。
  杀神无奈的翻起了白眼,气的胡子全飞了起来叫道:“看来你是梦还没做够,再睡一会儿吧。”一指点在苍渊眉心,苍渊再度陷入了梦境之中。
  君剑锋,苍渊,黑鹜,若长乐,四人突然长啸一声,君剑锋腰间的紫电出鞘飞舞在他头顶,阵阵黑芒射出,刺的来犯之人后退不已。苍渊的巨野凭空划开空间插在了他的跟前,巨大的杀气溢出,惊的这些人脸色狂变,黑鹜的宝塔一出口,顿时金光闪烁,可与太阳比肩。若长乐的飞剑一出口,顿时寒气逼人,艳阳高照下,居然飘起了雪花,透着三分诡异。
  段云风面色冷冷的瞪了一眼君剑锋,咬牙道:“走开,巫族的事情你少管。否则别怪我斩杀了你的元神。”
  “是。”梦涙捧着衣衫,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
  这一番骂语说的众人都替君剑锋捏一把冷汗,七王子原本干枯的脸上难堪无比,阴沉的仿佛平静的火山,下一刻爆发出来,山崩地裂。
  “御水诀”,水至柔至阴者,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水柔,密密麻麻可包容万物,,西方葵水之阴随手拈来,亦可无形伤人。
  众人都已经知晓君剑锋的身份,原本还有些怒气的脸色顿时消失,转而笑脸迎人。苍渊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转过头去和梦涙攀谈起来。
  君剑锋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脖子,微笑道:“怎么?我就不能回来休息下,那么大哥飞天阁宇,还怕它跑了不成?”
  天剑门上空,云雾环绕处,突然间悄悄裂开了一道口子,君剑锋和苍渊的身子从中探出,一见山上风光,君剑锋顿时怒不可言,虽然他对于天剑门没什么好感,但是毕竟他算是得了天剑门的剑道传承,算是半个弟子,如今家被毁,如何不气?
  君剑锋脖子上的玉坠感应道君剑锋的危机,发出一道白光,玉坠女也冲入了君剑锋的识海之中,见到陈惊,躬身拜道:“月牙见过前辈。”
  君剑锋点点头,眼中闪过大胆的猜测,道:“难道她也来自地球?”但是很快便否决了这一大胆的猜测,地球修真落寞,哪里会有如此强势的世家。
  “痴人说梦。”门宇手中的镰刀枪朝天一举,居然不借助任何冲势,直接撞上了上去,轰,好像是演练了无数次一般,俩人的枪头十分巧合的对碰在一起,都是大剑士的斗气撞在一起,在大家都认为门宇必输的情况下,出乎意料的一幕发生了,司徒青云的长枪居然一点点的裂开,门宇的长枪如入无人之境,一下子灌穿了司徒青云的长枪。
  敬方俩人被君剑锋骂的脸上通红,君剑锋骂的一点都不错,他们的确是只会躲在他人身后得到庇护,谁叫他们修为低呢?
  君剑锋一听,顿时将刚刚的一切抛之脑后,赶忙问道:“想。你知道什么?”
  架起一道银色的剑光,飞遁至黑雾跟前,越是接近黑雾,血腥味越发的浓烈,黑雾中隐匿的真相也逐渐展露真颜。
  几大家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谁也没放一个屁,灰溜溜的离席而去。
  月牙见状咬牙说道:“前辈,现在我将月女族毕生参悟的幻月诀打入他的心神之间。若是日后他能彻底悟通幻月诀的话,便可彻底消除那团魔气,彻底摆脱入魔的危机。”
  “唉,你到底是什么人?巫族内根本没你这号人物。”巫行云下腿打着哆嗦的想要站起来质问,可惜一个发软扑倒在地。
  君剑锋心念一动,头顶金莲和八卦消失于形,微微躬身对二人道:“拜见祝融,共工。”
  七八道飞剑从殿内飞射而出,露出了真容来,这些人都是各门派派遣的最具仙风道骨的道士,如今他们被人砸到了家门,如何不气,指着君剑锋四人的鼻子骂道:“傲家狂妄小子,你们胆敢砸毁我等道场,看剑。”
  元力慢慢的在经脉中汇聚起来,逐渐累积,量多则达到质变,元力发生了清脆的挤压声,在经脉中发出了清脆的爆炸声,君剑锋的神识下,元力已经不再是元力了,他们化为了一种最接近星辰之力的微粒存在,这些微粒聚集起来,慢慢的化为了冰晶。
  没有效果,还是哭。
  洞府内一片金光闪烁,各色珠宝淋漓,三十六根立柱俩排竖立,上面满是珠宝,俩旁站立着鱼人个个手拿鱼叉对君剑锋怒目而视。
  君剑锋掏掏耳朵,垂头丧气道:“罢了,随你怎么蒸腾,大不了日后见到冰羽被她再追杀几天就是了。”
  “啊~~”屋外突然间传来一声凄惨的喊叫,君剑锋心中一紧,忙窜了出去,刑天慕俩人也急忙跟了出去。
  当下运作心法,五行运转相生相克,金生水,深吸一口精金之气,按照体内的五行布局吸收,再转化,看着越来越多的葵水在自己的血脉之中流淌,君剑锋一阵欢喜,忍不住冲天一啸:“哈哈,你整不死我,反倒让我对五行元气的控制更上一层楼了。”
  君剑锋微微一笑,道:“用不着你们联手,我又打不过你们任何一人,干嘛要做这必输的赌,刑天奎,君剑锋就在此处,任你处置。”所有人都愣住了,万万没人料到那个胆敢格杀大巫的小子竟然会如此轻易罢手。
  君剑锋一拍脑袋道:“怎么把那小东西忘了。”
  梦涙见状,要冲上去和血魔打上一场,但是却被君剑锋给拉住了。
  “臭小子。”被君剑锋摆了一道的司徒玄一拳轰在山上,一座数百丈的山头就这么凭空被斗气消弭了。
  地上的花儿在君剑锋的心念之间纷纷脱离枝干飞上半空,支离破碎,无数的花瓣组成一片花海,万紫千红,美煞旁人。
  水澜雪惊喜叫道:“太好了,混沌五灵相聚,如今师妹的灵智要开启了。”
  赵成天四大巫主全然当没看见,继续着自己的话题,其他几大家主也不好发作,脸角肌肉抽搐的撇过头,尽力不去看这小俩口子。
  刑御大急,气急败坏叫道:“君剑锋,你若把我吃了,我叫你一辈子都别想出去,你知道吗?你现在可是掉进了我们天剑门的禁地,没我老人家帮忙,你就别想逃出生天。”
  “啊~~,君剑锋,我要杀了你。”
  九轮飞过来一轮子拍在他脑袋上,叫道:“得了,你现在的力量都快赶上虚境高手了,别在这犯傻了,快点去收拾他们吧。”
  “不行。”鱼人王的回答令君剑锋很失望,但是接下来一句立刻峰回路转:“你可以见她,我有意册封她为我的王妃,人类,既然你是她的朋友,那么我就破例不杀你,如何?但是有一条件你必须答应我。”
  若长乐不知道如何走,该走向哪里,每当她迷茫之极,耳边总会出现一个声音,叫她往那边走,她便是跟着这个声音向着林子深处走去。
  “有没有人啊?”君剑锋运起元气吼道,声音洪亮无比,响彻山谷,绵延不绝。
  咚一声君剑锋被踢出了这片空间,回到了现实中。只见他的脖子上挂了一个玉坠,月牙模样,上面紫光流动,手中多了一块失去光泽的普通原石。君剑锋使劲去扯玉坠,可是怎么也拉不下来,这绳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制作的,很是坚固,大呼悲哀:“我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女三八啊。”
  “哪里?”
  “妈妈,找那女的去,敢不给我房间我活操了她。”也不知道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开了口,恰好梦涙还没走远,听的一字不拉,生前的羞辱一下子便涌上心头,再也抑制不住的怒火涌出。
  浑沌胖乎乎的脑子歪着盯着君剑锋,眼珠子滴流的转而转,忽然问道:“你说我可爱,是真的吗?我真的很可爱吗?”
  从探子们的回报中得知天星子他们已经沦为邪魔,而且原本正道的一些门派也纷纷沦为了邪魔,成了杀人越货的强人,苍渊他们是顾得了这边城池,却顾不了那边,叛军也四下成立,顿时冥月城成了众矢之的。四方势力纷纷窥测于此。
  君剑锋打开房门,回头丢下一句:“若是要做棋子傀儡,我只愿意做陈箫儿一人的傀儡,至少她是真心对我的,你嘛?还是回去好好教育一下你的孙女吧。”这话说的好不奇怪,听的诸葛柳相瞠目结舌。
  “去死。”君剑锋一拳打上他的胸膛骂道:“你这说的是人话吗?”
  君剑锋问道饕餮:“黑鹜,你刚刚说她是守园灵兽,既然是灵兽,那该是有主之物,咱们似乎带不走它吧。”
  青璇呵呵笑道:“很多啊,少说我身上带着的就有三千多种,要是回巫殿取的话,我想应该有不下几万种,这些还只是现配成的药,要是算上一些药方,少说有十万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