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崛起原始时代 > 第574章 幸运之子

第574章 幸运之子


  抗黑联盟大军一路尾随夏国骑兵部队而至,进入到蓄城牧民放牧的区域,那大群的牛马羊让抗黑联盟众人惊讶不已,太多了,多到抗黑联盟十三个成员部落任意一家都比不上这个数量。
  
  许多首领都想到,覆灭黑部落后,单单是黑部落的牛马羊就足以弥补战损。
  
  远方,蓄城高大的城墙已经出现在抗黑联盟众人视野里,远远的,众人还没有感觉到什么,等到距离越来越近,他们才感觉到那厚实高大的城墙。
  
  “黑部落的人应该就在那东西后面,我们怎么冲过去?”一首领问道。
  
  “我们可以从两侧绕过去。”
  
  “那中间不是有空档吗,我们可以直接冲过去。”
  
  最后由枯草首领做出决定,抗黑联盟大军兵分左中右三路,左右两路各一千人从黑部落两侧包围过去,中间一路从正面进攻,一定要将黑部落灭掉,最好不要放跑一个人。
  
  枯草首领的决定得到众首领一致认可,现在枯草首领在抗黑联盟中就算不是盟主也是军师的角色。
  
  抗黑联盟大军来袭,蓄城方面已经做好战斗准备,蓄城所有能够参与战斗的成年国民皆拿起武器,大部分人登上城墙,少部分人留在城墙下。
  
  目前的蓄城除了高大的城墙仅仅是普通城池的规模,蓄城居住的国民数量几乎已经突破一万,更重要的是蓄城居民中近半都是成年人,尤其是骑兵部队的新兵还在蓄城,使得蓄城能够参与战斗的成年国民数量突破四千。
  
  若是算上所有能够参与战斗的人,恐怕这个数字要接近五千,与抗黑联盟大军相比也没有差多少。
  
  骑兵部队六百六十余人和骑兵部队的新兵三百九十人都留在城墙下,面对即将到来抗黑联盟大军,木轼决定将新兵们的最终考核提前。
  
  等到敌人被击溃,木轼就会带领一千骑兵冲出蓄城追击,按照新兵们在战斗中的表现,决定新兵是否会留在骑兵部队。
  
  另外一千骑兵不是都会从蓄城的西城门冲出去,西城门就那么大,一千骑想要都从西城门冲出去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所以木轼做出安排,南城门和北城门各分配三百骑,剩下的都在西城门。
  
  三个城门都是洞开的,方便骑兵们冲出蓄城,就算有敌人从城门处冲进城内,也会被骑兵们乱箭射死。
  
  城墙下是一千骑兵,城墙上则是三千步兵,其中更有超过一千五百人是来自草原的女人,她们都已经成为夏国男人的妻子,蓄城成为她们的家,敌人来袭,她们都要站出来为蓄城出力。
  
  她们曾经的家被夏国骑兵部队摧毁了,以前有仇恨,现在依旧有仇恨,但是曾经的家没有了,新家却还在,她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新家被摧毁,然后进入到下一个新家中。
  
  更重要的是她们知道蓄城的实力,知道夏国的实力,蓄城有着高大的城墙,还有着上千弓箭手和骑兵,就算来一万敌人,蓄城也能将之击退。
  
  身为在草原上长大的女人,她们擅长骑马和射箭,她们会用手中这来自夏国的强弓将敌人都赶跑。
  
  有一点不同,女人们用的弓和骑兵们以及野/战军城防军用的弓不同,能够稍显简陋一点,但也比游牧部落的弓好很多,一箭射出二十五丈外不成问题。
  
  三千步兵,过两千弓箭手,一千在西城墙上,北城墙和南城墙各五百。
  
  万马奔腾,大地在震动,抗黑联盟五千大军来了。
  
  砰!砰!砰!砰!
  
  城墙上,有节奏的铜锣声响起,听到铜锣声,弓箭手们纷纷从箭囊中抽出箭矢,将箭矢搭在弓身上,做好射箭准备。
  
  “你们三个部落从左侧绕过去,你们两个部落从右侧绕过去,剩下的部落我们一起从正面冲过去。”枯草首领“下令”道。
  
  其他十二个首领点点头,由十三支队伍组成的抗黑联盟大军立即分成三路,一路三个部落向着蓄城北方前进,一路两个部落向着蓄城南方前进,最后一路八个部落,从正面发起进攻。
  
  “那是夏国的船?”突然间,跑在队伍前边的飞马首领发现蓄城码头上的船只,飞马首领清楚的记得那是来自夏国的船只。
  
  “黑部落是夏国?不对吧,夏国不是在遥远的东方吗,怎么可能出现在草原边缘区域,是夏国人欺骗我们,黑部落的箭矢和我们的铜刀是一个材质,黑部落很有可能就是夏国。”
  
  “不行,要小心,夏国非常强大,若这黑部落和夏国有关系,我们可能打不过黑部落。”飞马首领立即吩咐下去,让族人们小心一些,战斗时最好靠后一点,随时准备撤退。
  
  飞马部落的族人们不知道的首领的用意是什么,但都照做了。
  
  “黑部落的弓箭射程非常远,大家都注意躲避。”首领们将最后的话语吩咐下去,随即抗黑联盟大军加快速向蓄城发起冲锋。
  
  五十丈
  
  四十丈
  
  三十丈
  
  二十八丈
  
  砰!砰!砰!
  
  城墙上,急促的铜锣声响起。
  
  拉弓瞄准射箭,动作一气呵成,霎那间,超过一千支箭矢从城墙上射向冲锋过来的抗黑联盟大军。
  
  面对射过来的箭矢,马背上的抗黑联盟骑兵们做出各种躲闪的动作,更多的是以马的身体来抵挡箭矢,战马死了不要紧,他们一人三匹战马,可以立即更换另一匹战马。
  
  砰!砰!噗!
  
  抗黑联盟五千大军是兵分三路,但是正面战场上的三千人九千战马依旧拥挤在一起,一千支箭矢下去,当即就有超过两百人中箭,中箭的战马数量更多。
  
  抗黑联盟大军左右两路也近了,下一波箭雨,箭矢数量直接翻倍,两千支箭矢朝着抗黑联盟三路大军落下,愈加接近的距离,导致抗黑联盟大军死伤数字再次增加四百多。
  
  没有第三波箭雨了,第二波箭雨刚射出去,代表着“自由射击”的铜锣声有节奏的响起,弓箭手们以更快的速度拉弓射箭,几乎不用瞄准,城墙外面密密麻麻的全是敌人,一箭射出去,就算没有命中敌人,也会命中敌人的战马。
  
  二十五丈
  
  二十丈
  
  十八丈
  
  抗黑联盟大军仅仅是前进十丈的距离,已经付出超过一千五百人的死伤代价,要知道抗黑联盟大军只有五千骑出头,近乎三分之一的战损。
  
  一个个首领双目通红,太疼了,死伤这么多族人太让他们心疼了,他们知道黑部落很强大,黑部落的弓箭很厉害,没想到这么厉害,仅仅是前进这么一段距离,就死伤那么多族人。
  
  当然,这也是抗黑联盟大军十三个成员部落并未有与夏国骑兵部队正式进行一次战斗的缘故,仅仅凭借那些从夏国骑兵部队手中逃跑的那点人口中得到的消息,他们并无法真正了解到夏国骑兵部队的强大,他们还以为依靠五千大军就能轻松覆灭黑部落,以为己方只会有微小的损失。
  
  蓄城的两千弓箭手给了抗黑联盟当头一棒,强大的黑部落让抗黑联盟众首领胆寒,黑部落太强大了,强大到他们任意一个部落都远远不是黑部落的对手,无论多么惨重的代价,一定要将黑部落覆灭。
  
  “冲,干掉黑部落,给死去的同族报仇!”
  
  “报仇!”
  
  抗黑联盟大军疯狂了,进入到十五丈的距离,骑兵们一个个举起手中的弓准备射箭,十五丈的距离几乎是他们手中弓箭的射程,只不过这个距离射出去根本没有多少威力。
  
  面对疯狂的抗黑联盟大军,城墙上的弓箭手全力将箭矢一根根射出去,敌人很强,但他们更强,胜利必将属于蓄城,属于夏国。
  
  十五丈
  
  十丈
  
  仅仅五丈的距离,抗黑联盟大军死伤数字骤增,完好无损的骑兵已经不足两千人。
  
  “冲,给我冲,一定要覆灭黑部落。”有首领疯狂的大喊着,带着人冲向蓄城,但也有首领做出其他选择。
  
  “撤退,快撤退。”飞马首领带头带着自己族人转向。
  
  飞马首领可以说是十三个首领中头脑最清醒的人,在来到蓄城外的时候就注意到蓄城码头的船只,进攻的时候,飞马部落的队伍更是稍稍落后与其他部落队伍,但这依旧让飞马部落出现不小的死伤数字,整个抗黑联盟的损失更是让飞马首领恐惧。
  
  偏偏他们的敌人损失小的可怜,己方射出的箭矢大部分都被城墙挡住,只有很少很少的箭矢到城墙上方,又有更少的箭矢命中敌人。
  
  飞马首领明白,再这样冲下去只会以抗黑联盟大军全军覆没为结局,已经没有时间去劝阻那些疯狂的人,飞马首领选择带着同族撤退。
  
  飞马部落队伍是撤退了,但是后面追上来的箭矢依旧给予飞马部落带来不小的死伤数字。
  
  大概是见到飞马部落撤退了,其他部落有害怕的族人也跟着逃跑,最终演变成一场大溃逃,只有疯狂的人还在冲向蓄城,却被城墙的弓箭手一一射杀。
  
  “快跑,敌人太强了,我们打不过。”
  
  “就不应该联合起来进攻黑部落,我们这是来送死的吗?”
  
  “完了,这么多同族死去,我们部落接下来该怎么办?”
  
  就在抗黑联盟大军溃败的之际,夏国骑兵们从蓄城西门、北门、南门冲出,一支支箭矢从他们手中的弓箭射出,狠狠的扎进逃跑的敌人的身体。
  
  “追!不要放跑一个敌人!”
  
  战功,这可都是战功呀,骑兵们加快速度追击敌人,箭矢也不停的射出,敌人是奔袭而来直接开战,他们是在城池中休息半个时辰,恢复体力后才出战,冲出城门的他们仿若猛虎出笼,大口咬向敌人。
  
  城墙上,虎南急忙叫来大夫救治伤员,伤员很少,不足四十人,但受伤的位置主要在胸部以上,很容易重伤。
  
  鹿哲则集合没有受伤的人,在骑兵之后出城,去打扫战场,同时将未死的敌人补刀。
  
  一千骑兵追击一千五百骑兵,这绝对能让其他游牧部落感到不可思议的一幕在草原边缘区域发生了,仅剩一千五百骑的抗黑联盟大军从疯狂的冲向蓄城,到疯狂的逃往,他们恨不得自己的坐骑能够多长两条腿,跑得更快一些,不要被黑部落骑兵追上,凡是被追上的人都死了。
  
  飞马部落出战过五百人,此时只剩下不到两百五十人,但这已经是抗黑联盟十三个成员部落中最多的一队,起码有两支队伍少于一百人。
  
  飞马部落最先撤退,现在也是跑在最前方,飞马首领根本连停都不敢停,希望自己的族人能够跑得快一点,只要不被其他同盟部落的人追上,对于飞马部落来说就是胜利。
  
  飞马首领真是万分后悔,为什么要接受邀请加入到这该死的抗黑联盟来,就算那黑联盟非常强大,只要飞马部落远离那片区域不与黑部落接触就好,怎么可能会出现如今如此惨重的损失。
  
  飞马首领已经下定决心,只要现在剩下的飞马部落族人能够都跑掉,等回到居住地,一定集结部落所有人,将抗黑联盟中弱小的成员部落吃掉,以弥补飞马部落的损失。
  
  飞马首领还能在思考这些事情,孰不知抗黑联盟十三个成员部落的首领只剩下六个还活的,完好无损的更是只有三人,其中就包括飞马首领。
  
  “跑,快点跑。”疯狂向西方逃跑的抗黑联盟骑兵们脑海中只剩下这个念头,但是已经疲惫的他们不断被夏国骑兵们追上,被箭矢穿透身体,拥有的倒在大草原上。
  
  一个时辰前还是夏国骑兵部队逃跑,抗黑联盟大军追,一个时辰后却变成抗黑联盟大军逃跑,夏国骑兵部队追,一方分散,另一方也跟着分散,这一逃一追就是两天时间过去。
  
  抗黑联盟大军仅剩的一千五百骑兵,逃出去的不足五百,其中飞马部落占据一半,其他部落能够活下来几十人算是多的,有部落只活下来几人,更有部落全军覆没。
  
  再追下去,夏国骑兵部队也无法收获多少战果,直接选择撤退,等回去休息几天,他们还会再一次深入草原,寻找游牧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