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神洲武皇 > 815:昆仑幻境

815:昆仑幻境

淡淡的声音,虚无缥缈,平静无波,但却蕴含着极大的诱惑,更有一股诡异的力量,似乎渗透到了陈霆的灵魂之中。
  
      “虽然是囚徒,但知道的事情却是不少,不过,你还没有回答我的第一个问题。”
  
      中土神洲若是能够融合洪荒本源,好处确实是不可估量,但陈霆却是丝毫不为之所动,目光反而更加冷峻。
  
      “你是说不久前来到这里的那两人?你应该猜测到了。”那声音似乎变的有些低沉。
  
      “若是无法破除禁制,结果会怎样?”陈霆眼中的寒意更盛。
  
      “自然是身死道消,成为洪荒本源的一部分,不过,那两人虽然没有成功,但也并非完全失败,你还有机会救回他们。”那声音再次说道。
  
      “打破封印?”陈霆冷冷说道。
  
      “不错,只要能够收取洪荒本源,自然可以救那两人脱困。”那声音已变的有些兴奋。
  
      “是吗?”陈霆点了点头,眼中寒意稍退,但脸色仍是阴沉:“最后一个问题,你究竟是谁?”
  
      “黄粱一梦,万载皆空,你可以称我为孟玄空,至于我的来历,就算说出来,你恐怕也不知道,毕竟当年的孟家,不过是个小家族罢了。”那声音幽幽说道,似乎有些惆怅。
  
      孟玄空,听上去很陌生,远古时代,也没有听说过姓孟的厉害人物,或许只是一个化名,但陈霆却是不以为意,突然间,他的目光中似乎有闪电迸射,晶柱中的暗金骸骨居然颤抖了一下,眉心处更是亮起了一抹幽光,深邃而悠远,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遥远的时空中跨界而来,而与此同时,父亲的气息也变的清晰起来,还有昆吾剑的感应,也从那幽光深处传递出来。
  
      看来最终还是要落到龙幽谷的算计之中。
  
      陈霆暗暗吐了一口气,父亲和杨盘被困,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坐视不理,这种赤裸裸的阳谋根本无可化解,即使明知道这一切的背后有着龙幽谷的影子,也不得不战上一场。
  
      “这晶柱之中,恐怕不仅仅封印着洪荒本源吧。”沉吟片刻之后,陈霆冷冷说道。
  
      “嘿嘿嘿,你应该能够看出来,我的元神也被困于晶柱之中,”神秘的声音嘿然笑道:“所以,你不用怀疑,我必定会全力助你。”
  
      “好,那我就试上一试!”
  
      陈霆点了点头,在与这神秘声音交淡的时候,他的脑海中时刻不停的计算着,神念更是不断向晶柱中渗透,对于孟玄空的话,他根本是一个字都不相信,单看宫殿外饱含怨念的紫雾,便知道此人蕴含着多大的恨意,就算毁灭了诸天万界都不足以消除,不过,陈霆也有着自己的计算。
  
      突然间,陈霆一步踏出,手掌轻轻一拍,已落到了晶柱上。
  
      砰!
  
      轻响声中,晶柱晃动,但却没有碎裂,反而有一股极寒之气从掌心渗透进来,只是瞬息间,手臂上便覆盖了一层蓝色的冰晶,而且寒意顺势而上,全身都仿佛要被冰封。
  
      “好厉害的封印,父亲是怎么进去的?”陈霆脸色微变,并没有与这股寒意抗衡,而是直接切断了手臂,断臂坠落在地,炸碎为一团冰雾。
  
      “或许是借助了诸天神器的力量。”虽然只是刹那间的交锋,但风笑晓却是似乎感应到了什么。
  
      “昆吾剑?”
  
      陈霆眉头一皱,也是若有所思,肩膀微沉,断掉的手臂已再次化形长出,随即间,青光闪烁,古朴的石塔飞出,昊阳真火喷吐,凝聚成一道火线,落在晶柱上。
  
      咝……
  
      仿佛烧红的铁块落入冷水中,白烟、青光、烈焰、冰霜,交织成绚丽的光影画面,暗金骸骨的嗡鸣声更为清晰,巨大的晶柱也随之震荡不休,咔嚓声响中,一道裂痕已扩散开来。
  
      果然,诸天神器能够打开晶柱,但就在裂痕显现的刹那,暗金色的骸骨再次震荡,眉心间的那点幽光突然扩大,化为漩涡,神秘而强大的气息流淌,更传递出来自远古的召唤。
  
      晶柱不过是外层的封印,真正的关键仍旧是骸骨眉心的幽光,陈霆神色更加凝重,昊天塔的清光不断洒落,金乌震翅,如无数大日升腾,再没有一丝阴霾,而原本空旷的大殿四周,却是不知何时多了数百道身影。
  
      这些身影一动不动,也没有任何元气波动传递,但却并没有彻底死亡,身躯之中仍残留着若有若无的生机,似乎被抽走了灵魂,只是凭借着强大的境界,才维持着精元不散,肉身不朽,但却如同石像般,死气沉沉,游离在生死之间。
  
      “父亲……”
  
      看到其中的一道身影,陈霆顿时间心神大震,双目尽赤,怒意勃发,但神念却是已经无法收回,反而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牵引着,一点点吞噬进去。
  
      轰隆隆!
  
      暗金骸骨居然在晶柱中站立起来,十根指骨交织,形成了诡异的法诀,而眉心处的幽光漩涡陡然间扩大了数倍,妖、魔、邪、灵、神……,种种气息流淌出来,仿佛浓缩的宇宙,从没感受过的强大力量从喷涌而出,不仅仅是神念,连元神都已被撼动。
  
      “哼,天心道界,不灭战魂,诸天神魔,永恒不朽!”
  
      爆喝声中,陈霆已经沉下心来,种种法法诀运转,以强大的精神之力抗衡幽光漩涡的牵引。
  
      “嘿嘿,不愧是窥世境的强者,但没有用,这是源自于洪荒大陆本源的力量,以你的修为,也最多坚持半个时辰,与其白白浪费力气,倒不如放手一搏,”孟玄空的声音再次响起:“而且,我并没有骗你,想要救你父亲,便只有破开封印,炼化洪荒之灵本源。”
  
      “原来如此,你居然做好了两手准备,看样子,就算封印无法破解,凭借宫殿里的大阵,也能够达到你的目的。”在稳定元神的同时,陈霆已经察觉出来,这座无名宫殿本身便是一座巨大的阵法,虽然还没有看透大阵如何运转,但却是已经猜测出了对方的目的。
  
      “眼光不错,为了这一刻,我不知道等了多久,无论你是成功还是失败,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窥世境强者的神魂精元,足以堪比数十个破碎境大圆满强者,借助这股力量,我不仅可以打破所有封印,更是能够将昆仑山炼化为身躯,到那时,我便不受任何法则制约,横扫诸天万界,就算是造物之主也奈何我不得。”孟玄空大笑连连,宫殿在震荡,紫雾在沸腾,暗金骸骨的眉心处,幽光漩涡中更是游走着一道虚无缥缈的残魂。
  
      “好算计,居然打算将昆仑山炼化为身躯,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陈霆脸色再变,目光在父亲身上扫过,突然间狠狠的咬了咬牙,身躯微震,不再抗衡幽光漩涡的牵引,轻啸间,已掠入其中。
  
      置之死地而后生,孟玄空所言不错,与其僵持下去,反而不如放手一搏,无论那暗金骸骨眉心中隐藏着什么凶险,想要困住他,也没那么容易。
  
      轰隆隆!
  
      将陈霆吞没之后,又是一阵剧烈的震荡,暗金骸骨的气息已渐渐沉寂下去,漩涡停止,幽光也渐渐消逝,而晶柱上的裂缝也再次闭合,除了还有一些残留的元气波动,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而在大殿的角落处,却是又多了一尊雕像。
  
      只不过,这尊雕像中的生机却是远比其他的雕像浓烈的多,如同陈霆的分身投影,本源不断,法则不灭,强大的气息一波波的冲击着,如同孤寂的大陆,等待着至尊王者的回归。
  
      “窥世境,果然玄奥,被太虚幻境吞噬,居然还残留着如此强大的力量。”孟玄空啧啧赞道,在晶柱裂开的刹那,竟然遁出了一缕神魂,如幽影般,在大殿中闪烁不定,似乎有些跃跃欲试,但却哪里敢靠近陈霆的身躯。
  
      ……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陈霆感到自己进入了另一片天地,大雾弥漫,烟云缭绕,道道仙元灵光从空中垂落,如梦如幻,宁静而安逸,而下方,却是一片莽荒大地,古老而浩瀚,连绵的群山,葱郁的古木,江河流淌,纵然感觉不到任何生命的存在,却处处散发出浓郁的生机。
  
      虚空幻界,囚禁神魂,纵然以陈霆的境界,都无法看透这方世界。
  
      “居然这么快便又有人来到这里,你也是来收取洪荒本源的吧,但结局恐怕会让道友失望。”云雾散开,莽荒大地深处升起一道道青光,汇聚成朦胧的身影,柔声细语,似乎是个女子,一步步走来,整个虚空幻境都以她为中心运转着。
  
      “你是……”
  
      陈霆目光骤缩,此女并非元神灵体,周身更是没有半点元气波动,但却给他带来极大的压力,一举一动,都带动天地大势,道法自然,完美无缺,比起水轻柔和白羲天妃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就连龙幽谷都无法与其相比,甚至可以说是除造物之主外,他遇到的最强存在。
  
      “前辈可是洪荒之灵?”
  
      震惊过后,陈霆立时冷静下来,神念运转,推算着此女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