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全球高武 > 第589章 好大的野心!

第589章 好大的野心!

方平几人一路追踪,速度极快。
  
  等赶到了入口处,方平探测了一番,微微凝眉道:“姬瑶他们出去了!”
  
  “嗯。”
  
  众人感受到了姬瑶那群人残留的气机,就在入口这边。
  
  “枫灭生呢?”
  
  “不知道。”
  
  方平说着,又道:“应该没出去,他速度没这么快,他也未必敢出来,因为我说了,这边有鳄毕铎守着!”
  
  这话一出,姚成军两人记起来了。
  
  的确,方平之前说过这话。
  
  如果枫灭生被吓到了,未必敢走入口出去。
  
  那此刻的枫灭生,很有可能还在王战之地,只是躲藏了起来罢了。
  
  姚成军见状道:“我在这守着!方平,你去找遗迹……”
  
  方平微微点头,接着又道:“如果遇到枫灭生,那就杀了他!如果遇不到,也不用太在意,事到如今,已成定局,如果真的无法推脱,绝巅为难,那我就自我放逐!”
  
  说罢,方平跃空而起,大声道:“我去找找看,如今这片区域,任我横行!”
  
  这一刻,真的任他横行了!
  
  哪怕精神力还没恢复,可方平肉身强大到了,他觉得自己现在哪怕遇到了活着的枫青,也未必无法一战!
  
  对方先攻破了他的金身再说!
  
  ……
  
  方平走了,开始真正探索这片地界。
  
  蒋昊也走了,他不准备走这边,他准备再去找找界壁薄弱点,看看能不能破壁,走七品域离开,他都准备否认自己来过六品域。
  
  没啥,反正看到老子的人,都被杀了。
  
  除了妖命王庭的人!
  
  不过那些家伙说自己来过,自己就真的来过?
  
  笑话!
  
  姚成军则是守在了入口处,他还是想堵堵看,也许还能堵到枫灭生。
  
  当然,不排除枫灭生也去找界壁薄弱点,走七品域离开。
  
  ……
  
  而此刻的方平,一边寻找遗迹,一边清点这一次的收获。
  
  七品神兵,储物空间中,总共104柄。
  
  八品神兵,两柄,一把是槐木清的剑,一把是枫青的长戟,至于木道语,直接被斩碎了,什么都没留下。
  
  枫青的那套神兵铠甲,很遗憾,也被一刀斩碎了,不知道是彻底破碎,还是被枫青收入了三焦之门,反正没了。
  
  106柄神兵,老王他们三个,老王和铁头一人分了14柄神兵,姚成军是16柄。
  
  剩下的都是方平的!
  
  后期收获,也是方平一个人拿到的,至于蒋昊后期出力了……他又没要战利品。
  
  “这么说,我自己有两柄八品神兵,60柄七品神兵!”
  
  直到这时候,方平才直到自己到底捞了多少好处。
  
  神兵只是其中之一,精神力禁断配饰,除了老王三人一人一个,他这边还有9件,大小不一。
  
  其他的八九品妖兽内甲,他也收获了不少。
  
  外加一些生命精华,能源石,以及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
  
  方平粗略算一下,刨除老王他们的,他这次收获绝对上了万亿!
  
  而在进来之前,他就有5000多亿的财富值。
  
  总共加在一起,超过了1万5000亿!
  
  不过花的也快,他不断自爆精神力,不断恢复精神力,以及后期更耗资源的破灭之力,消耗极大!
  
  另外,身上的生命精华也全都给搭了进去!
  
  “生命精华原本还有10多斤,全都给我花了……损失也惨重。”
  
  方平盘算了一阵,又觉得挺值。
  
  没有生命精华,他未必可以锻造了金身,资源本就是用来花的。
  
  此刻,方平再看自己的数据,满脸的笑容。
  
  财富:1亿2800万点
  
  气血:10000卡(10000卡+)
  
  精神:35赫(1525赫+)
  
  破灭之力:??(??)
  
  淬骨:177块(100%),29块(90%)
  
  储物空间:100立方米(+)
  
  能量屏障:1点/分钟(+)
  
  气息模拟:10点/分钟(+)
  
  “有意思,转换没了!还有,气血和精神力可以再次强行增加了!”
  
  方平看了一会,觉得很有意思。
  
  尤其是那个“转换”两个字消失了,并非系统升级的缘故。
  
  “这么说,我现在其实自己就可以凝聚天地之力了,而不需要转换?”
  
  方平有了判断,应该是这样的。
  
  可惜,现在精神力被重创,他没办法试验。
  
  要不然,可以尝试一下,应该是可以的,要不然系统没必要取消这个。
  
  “果然,天地之力一直没出现在属性栏,其实就是一种过渡性的力量!”
  
  方平查看了一阵,四处开始找寻起来。
  
  遗迹!
  
  如今的他,需要遗迹,需要找到功法,虽然可能性不是很大。
  
  六品域被人探索了这么多年,真要有功法,不可能大家一无所获。
  
  这里当年是战场……上战场带功法的,都是傻叉。
  
  方平这些人,谁出战会带着功法?
  
  那不是傻帽是什么!
  
  不过方平还是希望可以找到一些线索。
  
  这些死在这的人类武者,来自何方?
  
  是不是真的来自界域之地?
  
  如果是,那界域之地就是他们的老巢,功法不会带在身上,可老巢不会没有功法。
  
  ……
  
  没了敌人,专心找遗迹,方平速度又极快,很快找到了一处遗迹。
  
  可惜,方平强行进攻了一会,遗迹没让他进入。
  
  这让方平很不满,当然,不满方平也有办法,改变了一下气息,这些死了都不知道多少年的家伙,哪是他对手。
  
  结果等进去了,方平大失所望!
  
  一具金光灿灿的骸骨!
  
  没有老姚说的具现物,也没有什么力量传承。
  
  这具骸骨,身前应该有九品的实力。
  
  可惜,如今时过多年,本源早已消散,只剩下了骸骨,这样的骸骨不值钱,撑死了和当初铁木的骸骨差不多。
  
  不过也不是真的一无所获,对方居然留了一柄神兵!
  
  没有在事前收入三焦之门,应该是特意留给后人的。
  
  一柄已经黯淡无比的神兵……不,并非神兵,方平判断了一下,应该是地窟武者以前常用的那种兵器。
  
  没有神兵的活性,不过材质堪比八品神兵的强度,甚至比八品神兵材质还要好一点。
  
  “穷鬼!”
  
  方平收走了兵器,骂了一声,顺便也给死去的这家伙收了尸,再怎么说,也是九品强者的骸骨,还是有价值的。
  
  ……
  
  方平发现了第一个遗迹,想找第二个就比较难了。
  
  这破地方,地形一直在变。
  
  有时候,方平甚至还能遇到之前探索过的区域,这让他很无奈。
  
  不过,花了大半天,方平御空上千里,还是再次找到了一处遗迹。
  
  这一次,是人类的遗迹!
  
  ……
  
  第二处遗迹,自动让方平进入了。
  
  这一次,方平没有之前那么野蛮,这一次,破损的殿堂中,同样有一具金光灿灿的骸骨,方平微微鞠躬以示尊重。
  
  这是人类强者的骸骨!
  
  不管当年是好是坏,因何而战,都是先辈武者。
  
  也许,当年是古修功法,大家都知道,没当成宝贝,这一位,也没留下功法。
  
  兵器也没留下!
  
  什么都没留下,方平原本有些失望,可很快,方平发现自己错了。
  
  他发现了宝贝了!
  
  这位人类先辈,真的留下了宝贝,还是很让人意外的宝贝。
  
  那是一枚玉佩!
  
  被这位亡者握在了手中,方平一开始还以为是随身佩戴的配饰,可下一刻,方平脸色变了。
  
  “储物戒……不,储物玉佩!”
  
  当方平精神力探测到玉佩携带了一个小空间,方平震撼了!
  
  “这是储物装备!”
  
  “人类武者,果然有这个,而且很早之前就有……当年,应该有大量的储物装备吧?”
  
  方平不知道,他好像也没听人说起,有人在这发现了储物装备。
  
  也许是他运气真的好,也许是其他人发现了没说出来,毕竟对武者而言,这玩意是无价之宝!
  
  玉佩的储物空间不大,只有1立方左右。
  
  对方平而言,真的很小很小。
  
  可这玩意,带到外面,九品恐怕都要争抢。
  
  “好东西!没想到……”
  
  有储物玉佩,也不会完全空荡荡的,方平在里面发现了能源石,发现了一些瓶瓶罐罐的丹药。
  
  至于丹药有何作用,他不知道,大概率是恢复实力用的。
  
  不过这些东西,不知道放了多少年,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除了这些,最后一样东西,让方平瞳孔微缩!
  
  一枚令牌!
  
  一枚古朴厚重的令牌,方平急忙操控精神力,取出了令牌。
  
  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个储物玉佩,好像只有精神力外放的武者才能使用,当然,这个和他无关,武者到了精血合一都能用。
  
  方平没管这个,拿出令牌端详了片刻。
  
  令牌很重,材质……材质有点像精神力禁断配饰的材质。
  
  方平仔细感应了一番,确定了,的确是那种材料打造的!
  
  “古人好有钱,居然拿这个打造令牌……不,也许当年这玩意根本不值钱,那块断碑就是这个。这应该真的可界域之地有关!”
  
  方平端详了片刻,令牌上面的内容很少。
  
  四周,印着一些云朵状的纹饰。
  
  令牌两侧,雕刻着两个古字。
  
  自从上次在界域之地,方平当了一会文盲,后来也自学了一些古文字解析。
  
  “这面应该是阳!”
  
  令牌的一面,方平判断了一下,应该是个“阳”字。
  
  不知道是这位死去的九品的名字,还是什么。
  
  另一面,方平看了半天,大概也确定了,这是个“刘”字。
  
  “刘阳?这位前辈的姓名吗?”
  
  方平不太确定,一枚令牌,留下的信息太少。
  
  不过人类有人获得过令牌,回去问问,也许能知道一些东西。
  
  “张鹏不是说很难获得吗?”
  
  “才进第二个遗迹,我就拿到了,这也太简单了吧!”
  
  方平很郁闷,张鹏夸大其词了。
  
  殊不知,他现在这样大张旗鼓地四处探索遗迹,换成以前,根本不可能。
  
  进入两处遗迹,这对人类六品而言,做梦差不多。
  
  大多数武者,能找到一处遗迹就不错了。
  
  而且还不是一次就能遇到,很多人第一次根本遇不到,只是来熟悉环境的,第二次、第三次……
  
  这期间,很多武者,都会在这逗留一两年。
  
  三年的也有,六年以上的都有。
  
  之前那些在这逗留的老人,很多人就待了超过三年以上。
  
  人类在这待三年的不多,因为到了那时候,运气差到还没突破的武者,也不敢独自进入了。
  
  “关键是,这些东西,也不能让我快速突破啊?”
  
  方平其实对突破不感兴趣,他现在想突破,闭关个十天八天,生命之门大概就封闭了。
  
  可就算自己不用,要是带点好东西回去,指不定能帮其他人快速进入七品境呢。
  
  “不知道储物空间中的那些丹药,有没有帮助人突破的,古武者的丹药,也许是好东西吧?”
  
  方平扫了一眼,瓶瓶罐罐的大概10多瓶,也不知道古武者炼丹怎么炼的,材料是什么,回去了化验一下才能试着用用。
  
  ……
  
  收敛了这位可能叫“刘阳”前辈的遗骸,方平开始继续寻找遗迹。
  
  没有敌人的感觉,很爽!
  
  中途,方平遇到了一头疯狂的七品初段妖兽,结果被方平赤手空拳打的肉身崩裂,最后活活被方平锤死。
  
  这下子,方平更加得意了!
  
  如果不考虑外面的麻烦,他这次收获极大。
  
  虽然没突破七品,可那不是事。
  
  大量的神兵,大量的其他收获,以及一枚储物玉佩,还有一枚令牌……
  
  这些东西,指不定绝巅都要眼红。
  
  ……
  
  寻找遗迹,并非真的那么容易。
  
  很多遗迹,其实早就被探索了。
  
  六品域被探索多年,进来的人也是最多的,这里的好东西其实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多。
  
  真正想找到好东西,其实应该去九品域。
  
  那里,人最少,最靠近当年大战的核心地带,还有一些保存完善的巨大宫廷。
  
  不过想到外面的麻烦,以及其他域的武者,方平最终还是放弃了跨域的心思。
  
  “下次……希望下次还有机会来!”
  
  方平有些遗憾,如果这次甩锅甩不掉,那就没下次了。
  
  可要是甩掉了,这里他以后还可以来的。
  
  不过,方平也并非没有收获。
  
  花了一天时间,方平找到了第三处遗迹。
  
  在这,方平也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这位前辈……临终前留下了只言片语,刻在了墙壁上。
  
  不过很多字,方平不太认识。
  
  抹去了字迹,方平记下了这些字,准备回去再查查看,到底什么意思。
  
  除了留下的字,方平也发现了第二位人类前辈遗骸的不同!
  
  气血冲天!
  
  哪怕死去多年,对方肉身依旧强大无比,而且还有大量气血存留。
  
  “以前的人,恐怕就是通过这种气血来封闭三焦之门的!”
  
  方平感应了一番,恐怕这就是姚成军说的“无源气血”。
  
  他靠近尸体的时候,那股强大的气血,不断冲击他的生命之门,方平几乎可以感受到自己的生命之门在快速关闭。
  
  这些前辈留下来的机缘,也许并非特意留下来针对六品武者的。
  
  只能说,巧合之下,他们残存的力量,可以辅助六品武者加速修炼。
  
  “也许,当年他们根本没有留下任何机缘的意思……大战中,哪有什么机缘可言。这些前辈,恐怕也只是抱着,若是有后来者,能把他们遗骸带回去的心思。”
  
  “你们来自何方?”
  
  “真的是界域之地的武者吗?”
  
  “那为何会参与这场战争?”
  
  “对手是地窟二王吗?”
  
  “令牌,是界域之地的通行令,你们来自不同的界域之地吗?”
  
  “王战之地外围就是九品境的战斗,那深处呢?绝巅?还是绝巅之上?”
  
  方平遥看远方,前方是界壁,对面是七品域!
  
  他想看透一切,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谁和谁的战场?
  
  “迷雾重重,可我已经感受到了一些东西。古武时代的一些事,也正在朝我对我开放,绝巅应该知道更多的东西,迟早我也会知道!”
  
  “地窟二王,真的在此地沉睡吗?”
  
  “或者,早已陨落,内围只是他们的陵寝?”
  
  “这里只是战场,或者是二王的老巢,而人类的老巢,应该是界域之地!”
  
  “界域之地,围绕了禁区,到底是拱卫,还是在封锁?”
  
  这一刻,方平想起了当初在界域之地和铁头的对话。
  
  108界域之地,也许并非什么拱卫天庭……他都是扯淡的。
  
  方平有些怀疑,这108界域之地,是不是为了封锁禁区而存在?
  
  团团围住了禁区,将禁区武者包围在其中。
  
  “御海山……真的是地窟武者建造的吗?”
  
  方平这一刻,再次泛现一个骇人的念头!
  
  御海山,说是为了保护禁区不被禁忌海侵蚀。
  
  可真的是这样吗?
  
  会不会就如同现在一样,人类绝巅镇守,其实是在包围禁区!
  
  “御海山的大峡谷……距离界域之地好像不远!界域之地的武者,也许就是为了看守大峡谷,不让禁区中人出来?
  
  占地60亿平方公里以上的禁区,难道……难道只是一处囚笼?”
  
  方平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御海山根本就不是什么防御工事,那是一座围墙,一座长达几十万公里的围墙,将禁区中的一切,囚禁在里面!
  
  “不……不会吧?”
  
  方平被自己这个骇人的念头吓到了,谁会把一个10倍于地球表面积大小的地方当成囚笼?
  
  囚笼关押的是谁?
  
  地窟武者?
  
  强大无比的地窟武者?
  
  人类强者在外围打造界域之地,这些人……是狱卒?
  
  “不能再想了,再想我就快疯了!”
  
  方平不敢想了,也不愿去想了。
  
  王战之地……不会是越狱者和守卫者的战斗吧?
  
  听起来,为何这么可笑呢?
  
  就算真的越狱,战场应该在外面吧?
  
  难道说,还没越狱,就被狱卒发现了,进入这里围剿这些越狱者?
  
  “不想了,不想了!我在乎这些干嘛,我管他们呢,反正都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方平收敛了第二位人类强者的遗骸,他准备带回去,让其他人试试看,能否快速封闭三焦之门。
  
  至于他……方平决定不在这突破。
  
  突破了,那要是到了七八品,岂不是证实了自己有杀人的实力。
  
  而且在这突破,难道突破给疯狂妖兽看?
  
  要是可以回去,自然要去自己最喜欢的地方突破,享受万众欢呼。
  
  看看老姚就知道了,突破了,在这鬼地方,都没人搭理的。
  
  “该出去了!要不然,还不知道姬瑶那女人如何编排自己,我得想好了怎么反驳她,怎么证明她和枫灭生合伙干下了这种骇人听闻的大事件!”
  
  “姬瑶,你好狠心!”
  
  “为了控制妖植王庭,居然灭杀了这么多妖植王庭的天才,就是为了让枫灭生没有竞争对手而上位!”
  
  “心太狠了!”
  
  “女人……果然是最会演戏的一群人!”
  
  方平把自己说服了,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操控的。
  
  好一盘大戏!
  
  让人类和妖植王庭开战,然后趁机入侵妖植王庭,一统禁区,这女人想成为禁区的女王!
  
  方平想着想着,真的把自己说服了。
  
  “好大的野心!”
  
  方平面露怒色,这女人欺骗了所有人,瞒过了全天下,也别想瞒过他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