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官居一品 > 第三九一章 吴淞江

第三九一章 吴淞江


  
      第二天,吴县二十几位头面人物,应邀登上了官府的福船,虽说是府尊大人邀请游江,但大伙都心知肚明,这是在勘探将来开埠后的水道。
  
      当初选择开埠城市时,因为不能选择沿海港口,所以必须在一个距离适宜,安全与便捷均能照顾到的内6城市开设,经过一番调研后,沈默选择了苏州,除了其工商业达,人们的观念比较新潮外,还有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条吴淞江。
  
      吴淞江唐时阔二十里,到国初也有二里之宽,应该有承担运输大动脉的条件。其全长近三百里,源出太湖,穿过京杭大运河,流经吴江、苏州城、吴县、昆山、嘉定,然后入松江府青浦县,在上海县白渡桥附近注入长江,最后由太仓州出东海口通过这条四通八达的黄金水路,除了可以直通海外,还可将富庶的江南地区和闽浙鲁晋等达省份相连。
  
      这些情况,都是沈默比照着地图和方志,一点点摸索出来的,仅从纸面上看,无懈可击,剩下的就是这次实地考察了,如果问题不大,便可以向众人宣车开埠的日程表了。
  
      于是在晨风中,我们的未来市舶司提举大人,携带者半个苏州城的头面人物,登上了此次探勘的五层大福船……这也是一时能找到最大的船只,且为了达到测试效果,在下面数层对面了一筐筐的石块,用有经验老船工的话,已经达到一般海船的吃水了。
  
      众人从运河码头出,先在舱内用过沈默招待的早点,等到了太阳升起,船已经出了苏州,大家也在归有光的招呼下,来到顶层的平台上,在摆满了水果点心的桌边坐下,一边品着香茗,一边观望四下景致,但见江水清、桃花红、菜花黄、垂柳绿、轻风暖、阳光媚,一片江南好春光……众人不得不承认,虽然他们住的园子收纳山水、巧夺天工,但比起这真正的自然风光,还是要逊色许多的。
  
      一时间,众位缙绅心旷神怡,高谈阔论,吟诗作对,真把这次出行当成郊游了。
  
      但沈默的心情却没那么好,因为一出来苏州城他便现,吴淞江没有书上记载的那么宽阔……充其量不过四五里宽的样子,水深也很一般,能明显感觉出,大船行驶在面上,确实有些吃力。
  
      不过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所以他才没把担忧表现在脸上,但没过多长时间,便再也坐不住,站起来走到边上,扶着栏杆往外看去。
  
      一见府尊大人如此,欢声笑语自然戛然而止,众人也纷纷起身,围了上去,跟着沈默的目光往前看,只见江面比出城时又窄了不少!
  
      这时,下面的水手上来请示道:“大人,水道淤塞的太厉害,我们必须要丢弃船上的石头了,不然无法行进。”
  
      沈默郁闷的点点头,答应了这请求。
  
      一筐筐石头从船上投入江中,减轻了大船的重量,这才缓缓向前通行;但没走出二十里去,水手又上来请示,还得继续减重。
  
      就这样扔一些走一段,走一段扔一些,终于到了下午时,再也没法前进了——江面缩减到只有二十丈宽,深度虽然不详,但已经无法托起如此大船来了!
  
      沈默双手攥着栏杆,面色变得煞白如纸,两眼看似在瞭望江面,实则已经失去了焦距……心中只有一个声音,无力呻吟道:‘不应该这样,不应该啊!’
  
      ,太湖之广三万六千顷,入海之道,独此一路。北宋郏侨道:‘吴松古江,故道深广,可敌千浦’。地方志载唐时河口阔达二十里,北宋时尚阔九里,元代国初最狭处犹广二里!
  
      果然是尽信书不如无书,沈默怎么也想不到,偌大太湖唯一宣泄之道,竟然如此狭窄,几成沟壑!!
  
      “这下可如何是好?”众人也是面面相觑,虽然生于斯长于斯,可他们也就是对苏州城附近了若指掌,稍微下游一点便两眼抓瞎,还有人问道:“这是到哪儿了?”
  
      “昆山县境内。”一个苍凉的声音响起,将众人的目光全都引过去。一看,是苏州推官归有光。
  
      只见他双手撑着栏杆,目光中含着泪花道:“大人,当初您问我是哪儿的人,我说是嘉定。其实嘉定只是属下全家的寓居之所,这里才是我的家乡,我的生长之地。”
  
      “呵呵,是吗?”沈默笑问道:“为什么不在昆山住了呢?”其实他对归有光的突兀插言有些不快,但凭着两人的融洽关系,该力挺时还是要挺他的。
  
      便听归有光道:“嘉靖二十一年,太湖大水,整个昆山都被淹了,灾后瘟疫横行,十室九空,待不下去了,只好背井离乡,到嘉定避难。这些年,年年洪峰,昆山年年险情不断,寒家只好一直在嘉定住下去了。”
  
      沈默问众人道:“别的县也这样吗?”
  
      众人黯然点头道:“太湖之广三万六千顷,入海之道,独此一路,每逢雨季,湖水高涨,宣泄而下,包括苏州城在内的府县,大都被淹,几乎是年年如此,昆山低洼,更是遭灾严重,所以才有‘叫花昆山’之说。”
  
      看看狭窄的河面,沈默轻声问道:“这与河道变窄有关系吗?”
  
      “就是吴淞江的原因!”归有光沉声道:“苏州东北,环以江海,中储太湖。太湖水巨,吴地卑下,入海之道,独有吴淞一路。然太湖之水,宣泻而出,亦携带大量淤泥,于下游渐渐沉积。而且湖田膏腴,往往为民所围占,而与水争尺寸之利!”说着一指江北面的稻田道:“大人请看,上百丈的农田,其实全是原先的河道,如此围河造田,江尾几已淤成平6,水道则细弱管箫,一来洪水,焉能宣泄及时?岂有不泛滥之理?”
  
      沈默面色严肃的点点头,没有接话,这情况实在是太意外了,直接让他准备好的说辞胎死腹中。
  
      船上众人满怀希望前来,却碰上这种情况,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最后还是6鼎缓缓道:“其实国初曾经采取‘掣淞入浏’及开范家浜水道,另谋排水出路的办法。近百年来,吴淞江又进行多次浚治、但屡浚屡淤,收效甚微,终究改变不了日益萎缩的局面。
  
      “这实在隐晦的提醒沈默,太湖水患的问题,是谁也解决不了的,如果纠缠在上面,会把正事儿也误了的。最后,老先生道:“而且雨季马上就要到了,现在再想整治吴淞,也是来不及了。”
  
      众人也纷纷附和道:“大人,其实每次水灾,我们都要受到不小的损失!历代府尊谁不想解决水患?但谁也解决不了……太湖滋养了苏州,让我们这里变成了富庶的江南水乡;又屡屡泛滥成灾,使我们不至于富可敌国,这正是‘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是天命呀,我们都认了!”
  
      沈默缓缓点头,对归有光道:“你可有解决之道?”
  
      归有光点头道:“有!既可大治亦可小治。大治者以海为壑,彻底疏通吴淞江,去江湖之淤淀,使足以受支河之水,恢复唐宋旧貌,导江湖之水而注之大海,自可一劳永逸!”
  
      沈默抬手打住他的长篇大论,道:“先告诉我要花多少银子吧?”他是在内阁干过的,在他的印象中,治水就是堆金子一般。
  
      “这个么……”归有光道:“恐怕要几百万两吧……”
  
      “几百万两?”一边的6鼎失笑道:“要是朝廷有这个钱,还用得着让府尊开埠,与西夷贸易了么?”
  
      “吴淞江早晚是要大治的。”沈默也点点头道:“但现在朝廷战事吃紧,正是用钱的时候,我们上大项目显然是不合时宜的,”说着笑笑安慰归有光道:“等过些年,战事结束了,咱们有钱了,肯定要大干一场的……,看着这壅塞不堪的河面,沈默知道现在雨量稀少,尚且无事,可以想象,如果不把这个问题解决,等到夏天阴雨连绵时,江水暴涨,泛滥成灾,也别想什么开埠了,以一府之力抗洪救灾吧!
  
      一想到这里,他现不应该再抵触归有光的意见,而是要给予高度重视,便问道:“说说你那个小治吧?至少也得把这几年最困难的时期对付过去。”
  
      归有光早知道前者不行,之所以还要说出来,不过是为了掩护后者罢了,便道:“如果因形势所迫,姑且治其小,则莫若修筑防水堤岸……”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众人笑道:“震川公谬矣,河道淤塞至此,就算要整治,也该清淤挖泥,还修堤岸作甚?”
  
      沈默也询问的望向归有光,却听他自信道:“湖江水中蕴含泥沙,因为这一段水流缓慢,才逐渐沉积淤塞,以至于河道变窄。清淤挖泥固然是一种办法,但成本太高,现在也来不及了。”说着两手平行竖起道:“现在是旱季,水流平缓,水量不及丰水期的三成,大人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我们在昆山低洼处修筑堤坝,将水流约束,人为的造成一段急流,势必可以将淤积的泥沙冲走,经过一个雨季,这里的淤塞必然大大减缓,此乃借天地之力造福己身。”
  
      众人听得眼前一亮,确实是个巧妙的法子,便问道:“这得花多少钱?”
  
      “花不了几个钱。”归有光见终于打动众人了,不由欢欣鼓舞道:“大人和众位请看,东西两岸其实高下迥绝。东岸地势高,不怕水患,怕的是连月不雨,无法浇灌。西岸恰恰相反,地势太低,最患水漫金山,所以令东西两岸民夫,合力修筑西岸……也不必远处取土,就在河道上挖掘,一方面可以疏浚河道,另一方面可以取涂泥附之旧岸,筑而加高广焉!待到夏秋雨季,水面高涨,再合两岸之民,为东岸疏浚支河,蓄水以备连月不雨!”一说着双手一合道:“庶此财力不虚费,而旱涝皆有备矣!”
  
      “好!”6鼎最早赞一声道:“真是绝妙的法子!”众人也听得兴高采烈,感觉再没有比这个更妥帖的法子了,纷纷道:“如此,河道也加深拓宽了,大人的烦心事儿也没有了。”
  
      见众人都望向自己,沈默展颜笑道:“议一议,如果可行的话,就这么办吧。”
  
      归有光终于松了口气。
  
      船回到苏州城,已经是黄昏了,众人辞别府尊大人,登上候在码头的车轿,各自回家去了。
  
      他的目光从远去人群中收回来,再看向归有光时,却变得无比严厉。
  
      归有光颇有自知之明,跪倒在地,附身道:“卑职擅作主张,请大人责罚!”
  
      “为什么事先不跟我商量?”沈默冷声道。
  
      “卑职怕大人不答应。”归有光道:“只有出此下策了。”如果他早说出来,沈默肯定会设法避开这段水路,比如说将开埠地改在太仓州,那里有浏江入海,也不失为一个比较好的选择,只是那样,苏州城就失去这个展的黄金机会,吴淞江也没机会疏浚了。
  
      归有光不想做苏州的罪人,所以他不能早让府尊大人知道吴淞江的真实情况,非得等到今天,沈默已经把苏州城一半的大户都请出来,没法再改弦更张时说出来,才能让他不得不答应。
  
      “你这与胁迫本官有何不同?”沈默冷冷道,这股火他已经憋了半天,都憋得……不那么生气了。
  
      归有光除下乌纱,搁在地上,面色坦然道:“卑职任凭大人处置!”
  
      沈默蹲下身子,打量着归有光,似笑非笑道:“觉着摆了我一道,很爽是不是?”
  
      “不爽。”归有光小声道:“承蒙大人亲之信之,下官铭感五内,本当肝脑涂地,忠心不二;无奈一想到我乡我土,仍在水深火热之中,便不能不斗胆犯上一回……”
  
      “多好的人啊,”沈默拍拍他的肩膀,戏谑道:“要是摘了你这种‘青天’的乌纱,我岂不成了‘黑天’?”
  
      “属下不敢,“归有光道:“我这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沈默站起身来,用一个脚勾球的动作,将归有光的乌纱挑到手中,一边轻拍着上面的泥土,一边淡淡道:“知道吗,清流官员最讨热人厌的地方在哪里?”
  
      归有光摇摇头。
  
      “就是光提意见不干事实儿!”沈默依旧语气平和道:“所以不论结果如何,他们都是正确光荣的。”说着撇他一眼道:“你是不是也这么想?”
  
      归有光赶紧摇头如拨浪鼓道:“卑职没那么无耻。”
  
      “那就休想撂挑子!”沈默将乌纱端正的戴在他的头上,沉声道:“自己搞出的事情自己收拾,限你七天之内,拿出详细方案呈上来!”
  
      “大人……”归有光的眼中溢满泪水道:“您……我……”
  
      “怎么,不愿意?”沈默眯眼问道。
  
      “愿意愿意,”归有光赶紧抖擞精神道:“您真是仁义君子啊!”
  
      “仁义个屁!”沈默两眼一瞪道:“干好了,是我们俩的功劳,大家一起升官财;干不好的话,这个黑锅你来背!”
  
      归有光知道大人不过气话而已,河工这么大的事儿,如果出了篓子,知府大人是不可能逃掉的。沈默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出出气,顺便给他加加压罢了。
  
      “不是属下自吹自擂,我考察吴淞江十几年了,”归有光呵呵笑道:“走访河工,查阅史籍,对吴淞江的治理,还是能拿出行之有效的办法的。”说完又有些犹豫道:“但是真要我指挥那么多人,管理那么好大的工程,可没这个本事。”
  
      “嗯,你当好总工程师就行了,”沈默点头道:“真正带人干活的,我另有人选,”说着挤挤眼道:“绝对是古往今来最好的包工头!”
  
      “谁?”
  
      “海瑞。”沈默双手一击道:“昨天跟你谈过后,我就在想,他干什么最合适,最后现,绝对是管工程的最佳人选。”说着如数家珍道:“他清廉无比,不想牟利;精力旺盛,不怕吃苦;冲锋在前,享受在后,这样的人管工程,我放心,舒心,安心。”

Ps:书友们,我是三戒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