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系统让我去算命 > 第744章 女朋友有了吗?

第744章 女朋友有了吗?

    同时跟两个人下棋,只会出现在电视情节中,活生生地上演在大家面前。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大黑身上,想看看这条狗到底有多妖孽。
  
      周子方也收起了轻视之心。
  
      这条狗敢这么狂妄,那肯定不是为了哗众取宠,说不定它真有信心和底气。
  
      刘昶也是面色凝重,在另外一张桌子上坐了下来,不敢有丝毫轻视之心。
  
      方恒和小刘拿着手机,分别坐在两张桌子旁充当计时裁判。
  
      “考虑时间最长30秒,”方恒道,“现在开始。”
  
      啪啪——
  
      大黑以一战二,自然是要占红方先手,方恒刚说开始,它就抓着两个棋子落了下去。
  
      周子方和刘昶经过片刻考虑,也纷纷开始落子。
  
      就在接连不断的啪啪声中,马踏斜日、炮打翻山,两副棋盘上的棋子开始出现了不同的变化。
  
      大黑面色沉稳,有条不紊,凭借着强大的精神力,将两副棋局同时收入脑海,不停进行复杂的推演。
  
      老牛站在一边看着它镇定自若,不由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作为一个老师,除了精神力的控制之外,现在他能教大黑的东西已经不多了。
  
      所以前段时间他想到了一个办法,教大黑下象棋。
  
      象棋这东西规则复杂,博大精深,局势变化莫测,需要高度集中精神力去推演,最能锻炼脑力。
  
      不过让他伤心的是,只用了半个月时间,大黑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但大黑却对象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便在网上玩对战游戏,后来觉得高手难求,就去下了好些个下棋软件,选最高的级别也能下个五五开。
  
      那个周老头自以为聪明,不想却是自投罗网,等下就看他怎么哭吧。
  
      时间一秒一秒流逝,冷风一阵一阵吹过,天空的云层越来越厚,光线也渐渐阴暗下来,估计很快就要下雨。
  
      周子方和刘昶的脸色,正如此时的天空一般。
  
      是个高手!
  
      这是两人不约而同对大黑的评价。
  
      周子方浸淫象棋多年,在京城的老胡同大杀四方,还没有遇到过这么棘手的对手。
  
      而刘昶也是暗暗把大黑的棋力,和他爷爷做着对比,得出的结论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着两副棋盘上红黑交错,混乱复杂,围观的人们也自发地不再小声议论,生怕惊扰到正在下棋的三人。
  
      “没想到,大黑这么厉害。”江子萤小声赞道。
  
      “那个刘昶也不错。”黄庚在一边笑着跟了一句。
  
      他虽然没有看到棋局是什么模样,但他了解周子方的水平,在玄学会里也是数得上的好手。
  
      现在大黑能同时跟两人下个旗鼓相当,持续半个小时不落下风,可见水平已经很高了。
  
      巫俊其实也挺意外的。
  
      他知道大黑聪明,不管什么一学就会,但象棋可不是数学题。
  
      在他看来数学是死板的,只要掌握了方法和技巧,再难的题都有可能解开。
  
      可棋局千变万化,局局不同,考验更多的是逻辑思维和推演能力。
  
      当初一个小小的决定,让老牛当他的老师,现在看来这个决定非常明智。
  
      “也快差不多了吧。”
  
      “嗯,看样子很快就能有结果了。”
  
      所有人都紧紧盯着棋盘,浑然不觉天空已经开始飘起了稀疏的雨点。
  
      啪——
  
      大黑拿起一只红马,干脆利索地“吃”掉了周子方的黑炮,然后又被周子方的老将干掉。
  
      相比起周子方的层层算计,刘昶的风格却显得简单直接,魄力十足,单车直下兑子大黑的双士。
  
      再经过几起几落,周子方率先轻叹一声。
  
      “和局。”方恒大声说道。
  
      和了?
  
      人群中嗡的一声,小声的议论接连不断。
  
      对于这场比试,绝大多数人都是站在周子方和刘昶这边的。
  
      不为别的原因,就因为他是个人,大家也都是人。
  
      现在人输给了狗,难免物伤其类,心有戚戚焉。
  
      但周子方自己心里非常清楚,这一局不是和局。
  
      他输了。
  
      而且输得心服口服。
  
      他一个下了几十年象棋的老棋篓子,两个人同时挑战一条狗,就算是和棋,那也是他输了。
  
      何况到了最后二十多手时,大黑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被他吃掉一子。
  
      当时他以为是大黑精力不济,疏忽了。
  
      现在回想起来,根本不是这样,大黑应该顾及他的颜面,故意让他的。
  
      周子方此时心情复杂至极。
  
      一条狗尚且有如此心胸啊!
  
      他作为一个活了几十岁的老人,玄学会最早的一批长老级人物,却为了赚点钱从黄庚手里夺取了交流会的操办权,为了一块风水石吓唬走了三个候选人,还对着一个年轻人吓唬利诱。
  
      现在想想,他这是连一条狗都不如吗?
  
      “不,”于是他说道,“这局不是和局,是我输了。”
  
      方恒愣了一下,不知道这老头突然是怎么了,围观人群却因为这句话鸦雀无声。
  
      很多人都知道周子方的性格,爱钱爱面子,又心高气傲,什么都想争个赢。
  
      想让他心悦诚服地认个输,几乎是不可能的。
  
      可是现在,他居然对一条狗,认输了!
  
      周子方看了一眼桌上残留下的几个棋子,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这一辈子都在算命、算棋、算钱,几乎什么都在算,却从没算到自己会下棋输给一条狗。
  
      果然世事无常,机关难以算尽。
  
      一盘棋局尚且算不透彻,又岂能妄想算尽天机?
  
      想通了这个道理,周子方自嘲一笑:“老夫这是井底之蛙,徒遭人笑话了!”
  
      说着他走到黄庚面前:“黄会长,这些年在玄学会受您照顾,周某感激不尽。明年的交流会,我怕是无法去操办了,会长还请另谋人选吧。”
  
      说完不等黄庚回答,也不管众人诧异的目光,头也不回地朝场外走去。
  
      “周先生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因为下棋下不过狗,心灰意冷了?”
  
      “不是,我觉得他应该是悟了!”
  
      “悟了?悟什么了?”
  
      “这我哪儿知道,要是我能知道,我岂不是也悟了?”
  
      ……
  
      “恭喜黄会长,玄学会又多了一位得力的干将,”巫俊笑道,“如果不出意外,周先生很快就能更上层楼了。”
  
      “意外之喜啊,”黄庚也跟着笑了起来,“我替老周感谢大师了。”
  
      “这是他自己的机缘,跟我可没有关系,”巫俊说道,“要谢也是谢大黑。”
  
      “哈哈,好,”黄庚道,“等下次见到他,我一定让他来好好感谢大黑。”
  
      ……
  
      “我输了!”
  
      刘昶主动交出手中的棋子,在民间,这也是认输的一种方式。
  
      作为裁判的小刘宣布了结果。
  
      “大黑胜!”
  
      大黑赢了?
  
      大家又是一阵惊讶。
  
      刚才见刘昶比周子方还能坚持,以为他能有一点胜算,可转眼之间,他就直接输了!
  
      ……
  
      “这一局我输得心服口服!”
  
      刘昶走到巫俊面前,大声说道:“谢大师,今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一生都受益无穷。”
  
      巫俊:……我不是故意的。
  
      “子莹,今天能在这里见到你我很高兴,”刘昶又对江子莹说道,“如果你允许的话,我希望下次能去剧组探班。”
  
      江子莹挤了一个笑容在脸上:“随缘吧。”
  
      “对,随缘,”刘昶自嘲一笑,“那我先走了。”
  
      说完刘昶也大步离开。
  
      “这下怎么办?”
  
      剩下的两个候选人都走了,那这块风水石,究竟要花落谁家?
  
      “大师,这下怎么办才好?”
  
      巫俊也不知道啊。
  
      就在刚才,周子方和刘昶身上的线条都消失不见了。
  
      难道这次终究是找不到有缘人,白忙一场?
  
      “系统,你是不是在忽悠我,”巫俊问道,“你不是说这五个人中,有一个是有缘人吗?现在为什么都不是?”
  
      系统:“宿主请注意,本系统之前是真么说的?”
  
      巫俊仔细回想,系统当时说的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这些人中只有一个是真正的有缘人。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难道说系统这句话后面半段,也是真真假假?
  
      其实这五个人当中,并没有有缘人?
  
      这破系统是越来越坏了啊,连文字游戏都会玩儿了。
  
      但是如果这样,为什么又要出来五个人呢?
  
      意义又何在?
  
      “看来是没人有命获得这个机缘了!”黄庚无不惋惜地说道。
  
      命?
  
      巫俊脑中灵光闪现,瞬间明白过来。
  
      “我知道了!”
  
      “大师,怎么说?”
  
      巫俊笑道:“我们找了半天有缘人,有缘人不就在眼前吗?”
  
      眼前?
  
      黄庚听了一愣:“难道有缘人就是……大黑?”
  
      “不,是大黑和茉莉。”
  
      这是黄庚一句话提醒了他。
  
      今天被风水石选出来的五个人,三个老板,一个刘氏集团继承人,还有一个是玄学会的长老级人物。
  
      这五个人非富即贵,家底都很丰盛,命格自然也很好、很强。
  
      但他们的命格和江子莹比呢?
  
      恐怕是相差无几。
  
      江子莹尚且只能承受3级风水石,这些人呢?
  
      巫俊之前也是忽略了这个问题。
  
      4级风水石啊,放在西之林的办公室里,就足以辐射全国的店铺,影响整个西之林的命运。
  
      这还要加上他是大股东这个前提,否则就算西之林这么大的企业,恐怕也消受不起一块4级风水石。
  
      如此强大的东西,又怎么是随便来个人就能承受得起?
  
      只怕真一州、一府,才能用上一块4级风水石了。
  
      个人的话,基本上是不用想了。
  
      就算是大黑、茉莉这样的妖孽,也要两只一起共享,并且还要五个人辅助、衬托,才能得到这块4级风水石。
  
      以前是他想得太简单了。
  
      “恭喜宿主,找到了真正的有缘人。”
  
      系统话音一落,一道强大的气息从4级风水石中喷薄而出,形成一股无形的旋风,悄然落在大黑和茉莉身上。
  
      “咦?”茉莉感受到这股气息,不由竖起了耳朵,用狗类语言问道,“老黑,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风水石选定我们了。”大黑也很高兴,它也没想到出来下了两盘棋,就得到了主人的风水石。
  
      “这东西有什么用?”茉莉不屑地摇了摇头,“没意思。”
  
      “你懂什么,”大黑道,“有了这块风水石,我们的生意就能顺风顺水。”
  
      “然后呢?”
  
      “然后可以赚很多钱,做很多想做的事。”大黑回道。
  
      “比如呢?”
  
      “比如开很多狗狗服装店,生产狗狗专用汽车,开设狗狗银行。”
  
      “还有呢?”茉莉锲而不舍地问。
  
      大黑微微皱眉:“你怎么这么多问题?”
  
      茉莉心里有气,转身就朝山上走去。
  
      老黑变了!
  
      赚那么多钱,这花那儿花,居然不想着给本王买巧克力!
  
      伤心了!
  
      走了走了!
  
      本王才不稀罕什么巧克力,更不稀罕什么衣服、汽车,本王一个人就能好好的。
  
      还有本王的小猫。
  
      ……
  
      巫俊看着茉莉落寞的背影,不知道这家伙又在闹什么别扭。
  
      “大黑,现在开始这块风水石就是你们两个的了,”巫俊说道,“作为主人,我替你们付钱。”
  
      “不用,我们自己付。”
  
      巫俊听了一愣,自己付?
  
      这可是3000万啊,大黑这么有钱?
  
      难道老牛把所有家当都给大黑了?
  
      看着巫俊惊讶的脸,大黑心里小小得意了一下。
  
      3000万不少,但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上次跟着大家买足球彩票,它和茉莉可是赚翻了。
  
      看着银行发来的消息,3000万巨款到账,巫俊心头一阵感慨,现在大黑可能比他还要有钱。
  
      “我还有一个问题,”回家的路上,巫俊问道,“你是故意让周子方和局吗?”
  
      “不是,”大黑摇头道,“其实下棋下到那个时候,我的精力已经消耗很大了,那一步的确是个疏忽。”
  
      巫俊突然有点哭笑不得,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大黑一个无心的疏忽,却让周子方悟了。
  
      或许这就是周子方今天得到的机缘?
  
      这个机缘不小,可能让他的成就更上层楼。
  
      那三个提前退出的人,没人也买到一块二级风水石,也算有了机缘。
  
      那么刘昶呢?
  
      按理说他是五个人中坚持到最后的,应该获得最大、最好的机缘才对,可他好像什么都没有得到。
  
      至于他悟到的什么道理,巫俊不认为那种鸡汤式的道理,能称得上机缘。
  
      “他获得了江子莹的好感,”大黑分析道,“对他这样的小年轻来说,爱情可能比事业、金钱更让他神往。”
  
      巫俊意外地看着大黑。
  
      他觉得他越来越不了解大黑和茉莉了。
  
      当然,茉莉的性格一直是让他头疼的问题,他向来没有什么好办法,所以暂且不谈。
  
      可大黑刚才是在谈论爱情、事业的话题啊!
  
      请问,你们还有什么本事是我不知道的?
  
      是不是过几天就真的要妖孽到要去上大学了?
  
      “大黑啊。”
  
      “怎么了主人?”
  
      巫俊语重心长地说道:“你已经满六岁了吧?”
  
      “嗯。”
  
      “六岁了,年龄不小了,”巫俊道,“女朋友有了吗?”
  
      大黑:……主人我还小。
  
      “是时候谈个恋爱了,你不能一直当个单身狗啊!”
  
      大黑:……你还不是跟我一样?而且单身狗挺好的!真的!
  
      “看上哪家的跟我说一声,跟老牛说也一样,我们马上去给你提亲。”
  
      大黑:“对不起主人,我突然想起有点事要先走了,回头见!”
  
      看着大黑落荒而逃的身影,巫俊不由淡淡一笑。
  
      再妖孽又怎么样,还不是怕这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