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重生之一代宠妃 > 第四十三章 相求

第四十三章 相求


      洛菡萏正在午休,娇姿感觉头疼不已,便去宫殿外的假山处休息,阵阵微风风过,甚是凉爽,这几日天气闷热,来这里吹吹风倒是极好的。
  
      不过在娇姿走出瑾乐阁时便被洛芙蕖宫内的雪影盯住,她急匆匆跟了出来,见娇姿在此已经睡去,便又急忙回宫找洛芙蕖,片刻过后,洛芙蕖狠狠的撞到了娇姿的身子。
  
      此时娇姿已被吓醒,吓的不知所然,只见洛芙蕖此时已经坐到地上,痛苦的呻吟,虽然此景在洛府已见过不下十回,但此时却是在宫中,而洛芙蕖再不得宠也是皇上的妃嫔,娇姿自知此事有些严重。
  
      娇姿立刻贵到地上,连连说道“是奴婢不好,奴婢不好,望小主饶恕。”还没等洛芙蕖说话,她宫内的雪影便伸出手一巴掌重重的打在娇姿脸上“狗奴才,我家小主方才走的好好的,你故意将我家小主撞倒,此事若传到皇上那里,定然会将赏你一仗红。”
  
      岂料雪影却胡搅蛮缠,将此事颠倒,方才明明是洛芙蕖将自己撞到了地上,方才娇姿的膝盖重重撞到地上,疼的不得了,再看看洛芙蕖,她一点伤也没有,居然在此跋扈。
  
      但娇姿只是个下人,不得冲撞洛芙蕖,只好低头求罪“求小主饶恕,方才奴婢睡着了,没有看到小主,求小主开恩。”不过任由娇姿再怎么相求,洛芙蕖依然无动于衷,看来她是想咬定此事,灭灭洛菡萏的威风。
  
      “有你这种奴婢就知道你家小主是何种德性,雪影将这贱俾带到瑾乐阁,让她的主子好好治治她的大胆奴婢。”洛芙蕖说完嘴角露出一丝坏笑,来后宫这么久,一直见洛菡萏顺风顺水,如今女孩已然快半岁,而她却依然得到皇上宠爱,洛芙蕖心里怎能咽的下这口气。
  
      想起以前在洛府的时光,洛芙蕖就有些难忘,在洛府时只不管心情不好或者心情好,都会拿洛菡萏来出气,可如今到了宫内,却在洛菡萏之下,而自己受尽了白眼与苦难,而她却安然度日,老天着实不公。
  
      洛芙蕖一路跋扈来到瑾乐阁,就在她们进入宫殿时,洛菡萏就被一阵吵闹声吵醒,立刻起身?
  
      ?到主殿。
  
      看着眼前的情景,洛芙蕖凶巴巴的站在那里,而雪影抓着娇姿的头发,而娇姿脸上有些许红印,洛菡萏一看便知,她定然是被洛芙蕖打过了,可怜的娇姿,不曾想来到宫中也要受洛芙蕖的欺负。
  
      “嫡姐,出了什么事?”洛菡萏与洛芙蕖相互对望着,只是洛芙蕖眼中充满了杀气。
  
      洛芙蕖冷冷一笑,大声的说着“今日娇姿在后花园冲撞本宫,将本宫推倒在地,还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婢,做事鲁莽,不长眼睛,不把本宫放在眼里。”
  
      洛菡萏再看看娇姿,此时她委屈的流着泪,洛菡萏清楚娇姿是个谨慎之人,她知道洛芙蕖跋扈,自然不会招惹于她,看来是洛芙蕖有意陷害罢了。
  
      洛菡萏却异常的平静,浅浅一笑“娇姿本宫渴了,快为本宫倒杯热茶。”洛菡萏是想将娇姿支开,以免在此听洛芙蕖的疯言疯语。
  
      只是洛芙蕖却拦住娇姿说道“妹妹是想让娇姿离开不成,今日她冲撞本宫,理应乱棒打死,岂能让她悠闲在此端茶倒水。”
  
      洛菡萏扫了洛芙蕖一眼,邹着眉头,满脸不屑,“乱棍打死,皇上一直想让后宫祥和,嫔妃仁慈,如果让皇上知道姐姐如此毒辣,不知皇上会怎么想?”
  
      与自己的嫡姐生活了十几年,洛菡萏自然了解她,虽然她跋扈,但胆小却小,而且此时已然不得皇上宠爱,生怕在皇上面前做错事情。
  
      “洛菡萏你敢要挟本宫?”洛芙蕖瞪大双眼,恨不得将洛菡萏生生吃掉。
  
      “洛菡萏,本宫的名字你也敢叫,若本宫没有记错,你的嫔位在本宫之下若要教训奴婢也应当本宫教训,岂能轮到你。”这是洛菡萏第一次如此冲撞洛芙蕖,她一直以为只要忍耐便可,但是洛芙蕖却是得寸进尺,今日若不是为了娺了娇姿,洛菡萏不会这般对她讲话。
  
      娇姿也是第一次见洛菡萏这般对洛芙蕖讲话,直呼痛快,像对付洛芙蕖这种人就应该这样,洛芙蕖在宫中是出了名的欺软怕硬。
  
      “你,你,好……我这就将此事告诉皇上,看皇上会不会放过一个冲撞本宫的下人。”洛芙蕖刚想离开却被刘陆尧叫住。
  
      “这位姐姐请留步,方才妹妹闲来无事去假山休息,可姐姐的宫人却扰了本宫的好梦,本宫便醒来看了一出好戏,只见姐姐将娇姿撞到地上,随后便开始栽赃陷害,还跑到此大喊大叫,好吧,若姐姐想将此事告知皇上,还请姐姐带妹妹一同前去,欺君可是死罪,妹妹可不能见姐姐寻死路。”不曾想刘陆尧还是个伶牙俐齿的丫头,她将此事说了一通。
  
      洛芙蕖的脸色大变,不知该如何是好,于是带带着雪影匆匆离去,原来她是让雪影跟踪娇姿,然后故意撞倒娇姿,陷害于她,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想整洛菡萏。
  
      今日还好有刘陆尧在,不然此事着实难办,虽然方才自己已经吓住洛芙蕖,但她若将此事告到皇上那里,娇姿虽然不至于被处死,但活罪难逃,定会被打发到辛者库做苦役。
  
      娇姿跟随自己已经受了不少苦,洛菡萏不想让她再经历任何磨难。
  
      洛菡萏看着眼前的刘陆尧,甚是高兴,想不到今日为自己解围的居然是她,“娇姿快快谢谢静良娣,今日若不是有静良娣相助,你定然会被送到辛者库做苦役。”
  
      娇姿立刻跪下“娇姿谢过小主,谢小主相救,娇姿没齿难忘。”刘陆尧却有些无奈摇头“宫中规矩就是多,不要动不动就跪,本宫头都疼了,本宫也不是帮你,只是看不惯宫中跋扈之人,罢了,本宫也累了,回宫休息了,妹妹退下了。”
  
      向来不喜宫中礼仪的刘陆尧借匆匆离去,洛菡萏看着娇姿心疼不已“娇姿疼不疼,你看脸都肿了。”
  
      “小主不碍事,都怪奴婢不该去假山休息,让洛芙蕖抓到时机,下次奴婢再也不去了。”娇姿却是愧疚不已。
  
      洛菡萏立刻拿了消肿之药为娇姿涂抹,洛芙蕖处处想着害自己,亏自己还一直把她当姐姐相待,若不是自己的庇护,她不知在宫中死了几回,只是洛芙蕖不知感恩,经过今日之事洛菡萏想明白了,今后定要与洛芙蕖井水不范河水。
  
      以免连累身边之人,娇姿今日受的苦,日后定会让洛芙蕖十倍奉还。
  
      洛菡萏还有些担心,生怕刘陆尧将今日这事告知皇上,毕竟皇上知道洛菡萏与洛芙蕖是姐妹关系,若让皇上知道她们关系这般,定会对洛菡萏另眼相看,虽然皇上一早便知洛芙蕖是何人,但在皇上心里洛菡萏却是贤淑之人。
  
      还好刘陆尧并不是是非之人,并没有把此事告诉皇上,经过这件事以后,刘陆尧便与洛菡萏有了往来,她在宫中不喜礼仪,性格直率,得罪了不少后宫嫔妃,所以在后宫之中只有洛菡萏还与她来往。
  
      这日洛菡萏与刘陆尧一起在后花园放风筝,想不到刘陆尧...
  
      却像个小孩子,玩的开心极了,只是今日的风不知怎么了,时大时小,方才一阵大风将风筝线刮断,风筝落到了冷宫里。
  
      冷宫可是后宫中最为冰冷可怕的地方,这里关的是皇上不爱的女人,在此过一生可谓是比死还要难受十倍,所以来这的女人定然活不过十年,便会死去。
  
      刘陆尧刚想进去拿,却被洛菡萏拦住“妹妹莫去,这里可是冷宫,女人的活坟墓,此地对后宫嫔妃来讲,是不祥之地。”
  
      洛菡萏不想见到此处的女人,不知是哪里来的恐惧感,前段时间一位答应因为侍寝时喊了他人名字,但被皇上打入冷宫,一位如花似玉的美人就这般损落,后宫就是如此,皇上便是真理,他若让你生,你便生,他若让你死,你便死路一条,没有妥协,没有任何理由。
  
      “姐姐不碍事的,我只进去一下便出来。”洛菡萏还是没有拦住,便一同前去,洛菡萏却不知为何如此害怕,紧紧抓住娇姿的手。
  
      “小主,你看,那不是皇上以前宠爱的何美人吗?她怎么成了这般模样,是不是疯了。”娇姿说的没错,她指的是此时正在身上逮虱子吃何美人。
  
      听说她因为对安容华大不敬才被关到了冷宫,她定是遭到安容华的陷害,而此时的何美人却一直疯言疯语“你们是不是皇上派来的,是不是皇上要见本宫,你们等会,我换件衣服就与你们一同见皇上。”说完何美人像疯了一般跑到一边。
  
      然后从一个死人身上开始扒衣服,此时刘陆尧已经拿到了风筝,见状立刻拉起洛菡萏的手冲了出去。
  
      只见洛菡萏与娇姿已经补何美人的举动所惊呆。
  
      “你们看到了吧,里面都是我们皇上的女人,她们来到这里直到死都想着皇上,可我们的皇上有了新人忘了旧人,怎么能想起冷宫中的她们。”刘陆尧向来快言快语,说话口无遮拦,洛菡萏立刻用手绢掩住刘陆尧的嘴。
  
      谨慎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旁边没人便小声说道“妹妹这里可是后宫,事非最多的地方,还忘妹妹说话谨慎些才好,妹妹也看到了,若得不到皇上宠爱,或者被人算计,冷宫便是最后的归宿,所以妹妹在宫中定要小心才好。”
  
      刘陆尧转了转眼珠,似乎也有些失落,原来开心的她立刻步入了沉思,过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姐姐,为何我们的命这般苦,为何来到后宫做嫔妃,若此时在宫外就好了,妹妹可以自由自在的,不知日子有多逍遥。”
  
      刘陆尧的话让洛菡萏突然一愣,若不是自己出的主意,这个可爱的姑娘定然会开心幸福,一入后宫深似海,想要在后宫中安然度过几十年,岂是一时兴起,定要谨慎入微,苟且而活。
  
      洛菡萏自从去了冷宫之后便明白一个道理,若想在后宫中安然度过一生,必要得到皇上宠爱,虽然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何美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以前在后宫中何美人温柔贤惠,而且学是个知识渊博之人,夜夜与皇上谈笑风声。
  
      就是因为得到皇上的独宠,所以得罪了后宫的嫔妃,安容华便收买了何美人的宫女,在其茶水里下了药动了手脚,喝过药后的何常在像喝过酒一般,便对安容大打出手,最后被皇上打入了冷宫。
  
      何美人被打入冷宫时才17岁,花一般的女子,却是这般的下场,如今她已然疯了,即便出了冷宫也是废人一个,一生就这样被安容华毁了。

Ps:书友们,我是蹦跶跳蚤,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