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重生之一代宠妃 > 第四十九章 恩人

第四十九章 恩人


      刘陆尧却是一脸不解的看着洛菡萏,心想洛菡萏究竟是何人,自己的锁喉功力可谓天下第一,没有人能逃过此招,但只有洛菡萏,她却一动不动,身上闪出的一道白光就将自己制服,而且此时自己全身疼痛不已。
  
      想必洛菡萏定然不是凡人,她美若天仙,像是仙女下凡,身上有种清香的味道,让人不思遐想,想必她是仙人不成。
  
      洛菡萏见刘陆尧瞪大双眼看着自己,想必她定然是在想方才莲儿将她制服之事。
  
      “放心吧,本宫不是仙也不是鬼,我是人,你不必害怕。”
  
      “谁说我怕了,我刘陆尧从小不怕天不怕地,岂能怕你,只是你怎么知道我在想这些,难不成你真的不是凡人,若你真的是神仙,那你帮我出宫吧。”刘陆尧却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恨不得让洛菡萏此时便施法将她送到宫外,与她的情郎一起双宿双飞。
  
      洛菡萏看着甚是可爱的刘陆尧,这会像只小猴子一样,开心的上串下跳,她的性格直的不适合在宫中生活,如果生活在宫外,定然是极好的。
  
      “本宫说过我是凡人,你的事我自然帮不了你,不过本宫劝你,若想让自己与家人还有你爱的人平安无事,你最好与左师阔断了来往,不然你会害了你所有的亲人。”
  
      洛菡萏说的确实不夸张,她在宫中就亲眼看到过嫔妃与人私通的下场,那时候自己还在百花园做宫人,可有人在百花园捡到一封情信,是侍卫写给当时正得宠的燕答应的,皇上知道后便龙颜大怒,最后将侍卫与燕答应五马分尸,而且将他们的家人也一并处死。
  
      当时后宫嫔妃个个感觉有些惋惜,皇上的处置着实重了些,但身为大夏朝的主上,他便是天,他的处置没有人敢违背。
  
      洛菡萏真的不想看到刘陆尧步燕答应的后尘,到时就连刘赢将军也会受到牵连,皇上此时已经不再重用于他,虽然他驰骋沙场多年,为大夏朝战下汗马功劳,但皇上有心想置他于死地,若此事暴露,自然让皇上找到处置刘赢的由头。
  
      所以洛菡萏定然不能让此事发生,若刘嬴被处死,大夏朝便少了守望之人,不出几年定会被外寇打败,为了长久之计洛菡萏想帮刘陆尧。
  
      听了洛菡萏的话刘陆尧却眉头紧锁,似乎心事重重,纵然为了爱人冲昏了头脑,但也不能不顾及家人的安危,若自己因为此事连累了家人,家人受到牵连,而且还会蒙上羞辱。
  
      刘陆尧却马上跪到洛菡萏面前,苦苦哀求着“求姐姐莫将此事说出,我与左师阔从小一起长大,他是为父收养的孤儿,从小我与他一起学武,骑马,从小便是两小无猜,可后来他进了宫做皇上的侍卫,而我也被迫进了后宫?后宫,可我心里却一直系着他,本想进了宫后与他见面的机会就会多些,但不曾想每次见他时都是他在皇上左右,而我却要祀奉皇上左右,这其中滋味姐姐岂能懂得。”
  
      洛菡萏看着眼前的泪人,将她扶起,如果算起,若不是自己当时劝皇上将刘陆尧接入后宫,也许今时刘陆尧也左师阔已经喜结连理,过着幸福生少。
  
      归根揭底此事与自己脱不了干系,于情于理自己也要帮她。
  
      “妹妹此事你今日告诉了本宫,自然是信我十分,姐姐定然会将此事烂在心里,妹妹与左师阔之事,本宫自当没有看见,只是今后之事还要妹妹自己来定夺,是去是留,是进是断,妹妹定要好好想想,我们虽然身为皇上的女人,但我们身后还有家人与族人,几百条的生命全部系在我们的一念之间,妹妹天气不晚了,回去休息吧。”洛菡萏深深叹了口气,自己与刘陆尧一样,心中系着相爱之人,但有太多的无奈,自己只有选择这样的生活。
  
      相信有一天王渝和会明白自己所选,刘陆尧含泪离开,想必今晚她会度过一个不眠之夜,或许她会想明白,家人与左师阔孰轻孰重,也许这样对她太过馋人,但这也没办法的办法。
  
      第二日洛菡萏用过早膳后便逗着永安玩乐,刘陆尧顶着黑黑的双眼来到洛菡萏殿内,洛菡萏一眼便看出,她的眼圈颇重,定是昨夜一夜没有合眼。
  
      刘陆尧进来后看了看宫内的几个宫人,洛菡萏便明白什么意思“娇姿带公主去花园玩耍,本宫与静良娣有话要讲,你们出去吧。”众宫人离开后,洛菡萏看着刘陆尧,似乎她有何难言之隐。
  
      “妹妹放心便可,有话便讲。”
  
      “我想通了,姐姐说的有道理,今后我便一心跟随皇上,与左师阔断绝联系,将他放开,让他回家娶妻生子,过上常人生活。”刘陆尧说的甚是艰难,想必她做这个选择是通过自己深思熟虑之后的。
  
      洛菡萏总算松了口气,还好刘陆尧并没有意气用事,不然整个刘家便会毁到她的手中。
  
      “妹妹莫要再想,你看你连头都没梳便来了,让皇上看到定然会生气了的,妹妹你貌美如花,定然会深受皇上喜爱的。”洛菡萏只好转移着话题,因为她看到此时的刘陆尧流着泪水,想必这个决定她是有多痛心,是有多不舍。
  
      洛菡萏拿过桌上的糕点放置刘陆尧手中,“还没有用早膳是吧,我这里正好有刚做的点心,定会合妹妹口味,先尝一个。”
  
      刘陆尧只好点头答应,此时她什么也不愿想,只想在宫中度过残,让宫外的家人平安度日便罢。
  
      只日刘陆尧才吃过一口,但开始干呕赶来,洛菡萏立刻为其倒了杯茶水,“都怪姐姐,本宫不知你不喜欢吃糕点,快些喝点茶水,润润喉咙。”
  
      刘陆尧今日脸色甚日难看,洛菡萏还以为日她昨夜没睡的缘故“不怪姐姐,妹妹平时最爱吃绿豆膏了,只日这几日不知为何,总是干呕,不碍事的。”
  
      洛菡萏却整个人呆在那里,似乎感觉有些不对劲,她记得自己当初怀永安的时候也是如此,最爱吃的东西,放到嘴边便开始呕吐不止,难不成刘陆尧如今已怀有龙嗣。
  
      “妹妹你这个月,月信可否到来?”
  
      “姐姐不说妹妹便忘记了,已然延迟了半月有余,姐姐为何问此事?”刘陆尧却是一头雾水,也不怪她,她今年才17岁,自然懂的甚少,洛菡萏是生养过的,自然有些经验。
  
      “来人,速速去请冯太医。”洛菡萏立刻让宫人前去请太医,虽然自己看着刘陆尧已然怀孕,但还要经太医看过才能断定。
  
      刘陆尧却是有些不解,瞪大双眼不解的问“姐姐今日身子不舒服吗?为何一大早便去唤太医?难不成姐姐生病了?”
  
      刘陆尧立刻上下打量着洛菡萏,看着洛菡萏气色甚好,皮肤粉嫩,不像生病之人。
  
      “我的傻妹妹,等一会你便知道了。”洛菡萏依然卖着关子,只是心口却在疑惑,如果刘陆尧真的有孕,怀的皇上的龙嗣便罢,若怀的是左师阔,洛菡萏着实不知该怎么办。
  
      冯太医背着药箱前来“微臣向两位小主请安,不知小主请微臣来有何事?”一般冯太医每隔三日便来瑾乐阁把平安脉。
  
      “冯太医...
  
      快快为静良娣把把脉。”然后洛菡萏将刘陆尧的手拉过,放置桌上,然后将自己淡蓝色的手帕放置在刘陆尧手腕之上。
  
      冯太医日宫中的老人,喜脉自然拿手,只见他跪到地上,开心的说道“恭喜小主,贺喜小主,小主已有孕两月,此时龙胎一切稳固。”
  
      “什么?本宫有了身孕?”最意外的却是刘陆尧,她自己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何在这个时候怀孕,神情难免有些紧张。
  
      洛菡萏冲冯太医挥手示意,冯太医立刻告退,然后洛菡萏将门关上,确实四周没人后,才小心的问道“你怀的孩子是……”不知为何洛菡萏却真的说不出口。
  
      后宫嫔妃自然要洁身自爱,但刘陆尧着实不成体统。
  
      “姐姐莫要怀疑,虽然我与左师阔情投意合,但从未做过苟且之事,腹口孩儿是皇上之子,只是姐姐不知,这孩子来的实在不是时候,我……”刘陆尧立刻掉下了眼泪,她现在感情之事还未解决,如今又怀有身孕,自然懊恼不已。
  
      若是其它嫔妃知道自己有了身孕,不知是何等的欢喜,但刘陆尧却是愁眉末展,洛菡萏却不知如何安慰。
  
      按照规矩,后宫嫔妃有孕,经太医诊治后便可上报给皇上,如果让皇上看到刘陆尧这般,定会生气的,毕竟皇上是在利用于她。
  
      “妹妹莫要伤心,身为女人怀孕生子乃人生之大事,此事要不要告诉皇上?”
  
      “想必这会太医定会将此事上报,罢了,皇上知道便罢,既然有了身孕,就生下这个孩子,也算是给自己找个依靠。”刘陆尧无奈的说道,一入后宫深似海,这个道理每个人都会懂,皇上终归是靠不住的,靠的住的唯有自己与至亲的骨肉。
  
      “妹妹有了身孕定要好生照顾自己,莫再想烦心之事,要当额娘的人了。”洛菡萏细心的安慰道,但刘陆尧却依然的愁眉不展,行礼后便回到了自己殿内。
  
      洛菡萏心口着实不是滋味,不知自己做的是对是错,不知自己做的是帮她还是害她,若她与左师阔继续私通,那结果只有死路一条。
  
      只是她与左师阔断了情分,她的心便会痛上十分,这种感觉想必要比死上百次还要难受,明明不爱一个人,还要为她怀孕生子,每日要面对于他,这种感觉乃常人不可忍受。
  
      后宫女人,看似风光,但不为人知的酸楚只有自己知道,刘陆尧若知道自己进宫的真相,皇上是利用于她,洛菡萏出的此翻主意,不知她会做何感想?定然会心痛不已。
  
      洛菡萏着实看不透皇上,不知他心中是否有刘陆尧,如今刘赢已对元邵造不成任何威胁,刘陆尧在宫中可有可无,不过皇上却喜欢来刘陆尧宫中,也许心中有刘陆尧的位置吧,但愿元邵心中有刘陆尧,不然这个女人就更回可怜了。

Ps:书友们,我是蹦跶跳蚤,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