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重生之一代宠妃 > 第六十三章 龙颜大悦

第六十三章 龙颜大悦


      洛菡萏却在原地发着呆,不知所措,娇姿立刻上前,洛菡萏将其拦住“娇姿本宫的粉白色手帕掉在静良娣殿内了,你去给本宫拿来。”娇姿虽然有些不情愿离开,但看了看雨荨嬷嬷便立刻前去。
  
      娇姿生怕那碗汤药有问题毕竟太后此人可怕,“小主,趁热快些喝下,老奴还等着回宫交差呢。”雨荨再一次催促洛菡萏。
  
      “嬷嬷,本宫之才刚喝过冯太医送来的汤药,此药还是放着晌午再喝便是。”在没有确实此汤是否安全的情况下洛菡萏还是不敢下口的。
  
      令顺仪似乎看出了情况,太后关了自己这么久,为何今日要将自己放出,方才她还天真的以为,太后是心疼自己,看来太后是另有目的,虽然她不知太后为何这样做,此次做的目的是什么,但令顺仪清楚,今天洛菡萏眼前的汤药,她是喝定了。
  
      “请问嬷嬷,这汤药有何作用?”
  
      “回禀小主,此药乃安胎安神之药,是为纯小主养身子所用。”
  
      “太后实在太偏心了,这般好东西居然只给姐姐,不给本宫,不行,这碗本宫要喝了。”说完令顺仪便抢过雨荨姑姑手中的药,刚要喝却被洛菡萏打落在地,令顺仪手中的碗掉到地上,摔碎了。
  
      “妹妹可否烫到手,方才本宫是想将这碗汤药拿过来自己喝的,可是不慎将碗打破,雨荨姑姑莫要怪罪”洛菡萏立刻上前查看,刚才洛菡萏是故意的,因为她不想边界令顺仪,如果这汤药里有毒,令顺仪自然会陪上性命,就连她腹中的孩子也会不保。
  
      洛菡萏自然不会让她冒这个险。
  
      雨荨姑姑此时的脸色甚是难看,不过她身为奴才,也不敢说什么,只好冷冷的说道“此事奴婢自会禀告太后,奴婢先行告退。”说完便走了,走时也不望狠狠的瞪了一眼洛菡萏。
  
      后宫中的奴婢,或许她是最大胆的,她跟随太?
  
      ?多年,自然跋扈,洛菡萏岂能与她一般见识,待她走远后,娇姿带着冯太医走了进来。
  
      “娇姿,为何请冯太医过来,方才冯太医刚为本宫把了平安脉。”
  
      娇姿看了看令顺仪,似乎有话要说,却不知该不该说,洛菡萏看出她的心思,便说“娇姿,令顺仪不是外人,你有话但可直说。”
  
      “奴婢是怕小主喝了雨荨姑姑的那碗安胎之药会有不适,所以特意将冯太医请来,这样可以用来应急。”娇姿做事确实谨慎,而且周全,有这样的好奴婢在自己身边,洛菡萏非常满足,不过洛菡萏早就看出娇姿的心思,却又让她说出,是想说给令顺仪听的。
  
      “太医来的正好,快些看看地上的药渣,是否有异常。”令顺仪却叫冯太医过去,她还特意将地上半块碗底端起,递予冯太医。
  
      其实方才所为,已经证明令顺仪已在怀疑太后的用心,看来不用洛菡萏把话说明,她便明白了。
  
      冯太医拿过一闻,一看,然后用舌尖尝了尝,“小主,此药是上等的好药,是安胎之、药,并没有问题。”冯太医的话说完,便让洛菡萏与令顺仪陷入了沉思,那太后是何用意,费此周张送来一碗补药。
  
      当然太后并没有这么好心,或许她是想吓一吓洛菡萏,给她个颜色看看吧,而且令顺仪是太后的侄女,今后在后宫还要利用于她,太后怎么舍得让她前来冒这个险。
  
      这一招既吓了洛菡萏,又试了令顺仪,只是这次洛菡萏连累了令顺仪,若自己刚才把此汤药喝完,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
  
      洛菡萏见太医走远,将令顺仪拉近小声说道“妹妹今日实在不该这般做,太后会起疑心的,妹妹本是太后的人。”
  
      “姐姐莫怕,虽然妹妹不知太后为何这样做,但妹妹知道太后不敢对姐姐丐姐下手,而且也不会怪罪于我,因为我是她的一颗棋子,若丢了我这盘棋就不好玩了。”原来令顺仪心中什么都知道,可她一直在宫中隐忍,着实不易。
  
      “可妹妹……”洛菡萏确实为她担心,生怕令顺仪回到慈宁宫后太后怪罪于她,因为此事太后定然明白,即便对令顺仪再好,她也不会为自己所用,洛菡萏此时最担心的还是令顺仪的安危。
  
      令顺仪见时候已经不早了,只好回去,因为太后管教森严,若回去晚了定然会被挨骂,“妹妹回去定要小心才是,若太后问起,你定要小心回答,万万不可与太后抗衡。”
  
      令顺仪含泪点头,洛菡萏庆幸在宫中有令顺仪与刘陆尧这样的好姐妹,可以为了自己奋不顾身,不管生死。
  
      只是这次可怜了令顺仪,让她白白受到牵连,太后很明显是想给自己颜色看看,看来今后在后宫定要小心做事,最好不与旁人接触,以免惹来祸患,如今洛菡萏再次怀有身孕,而且莲儿已说,这胎是男胎,所以洛菡萏更要小心才是。
  
      此时慈宁宫内,太后看着眼前的令顺仪,并没有骂她,而是让宫人将她抬到自己的床榻之上,让其坐到上面,令顺仪刚开始一直不肯,因为是担心害怕,因为太后的床榻岂是自己一个小小妃嫔所坐。
  
      “太后,使不得,珠儿岂能坐到太后的床榻之上,求太后莫要为难珠儿。”令顺仪挺着大肚坐到地上苦苦哀求,只是此时太后的眼神特别害怕。
  
      太后狠狠瞪着令顺仪,吓的她不知该如何是好“哀家的话你也不听了,哀家只是想让你让你知道,哀家坐到这个位置付出了多少,既然让你舒舒服服的坐在上面,你为何不听本宫的话。”太后的话里着实有话,令顺仪听出了里面的话外之音。
  
      “求太后饶恕,珠儿今后再也不敢了。”看来雨荨嬷嬷已经将此事告诉了太后,太后今天确实有两个用意,第一是吓一吓洛菡萏,第二是想试一下令顺仪对自己的忠心,看来太后的目的达到了。
  
      “你没有错,你只是太过善良,你要给哀家记住,你今后若想坐到本宫这样的位置,定要付出很多,双手要沾满鲜血,而且在后宫内不能有朋友,不然你是不会有哀家今天的成就。”看来太后对令顺仪报有很大的希望,只是可怜了令顺仪,来到后宫却被别人掌控在鼓掌之中。
  
      即使让自己做皇后,令顺仪也不愿意,因为皇上的心并不是在自己这里,即使做了全天下地位最高的女人,她也不会感觉幸福。
  
      但太后的话,她还是要假装听进了心里,令顺仪只好点头答应,还好太后看在自己有孕在身的份上,并没有处罚自己,立才从瑾乐阁回来的路上,令顺仪心里一直很和忐忑,生怕太后加害于自己,加害于自己的家人。
  
      “珠儿,今后要与纯贵嫔断绝一切来往,这个女人心机太重,前几日还想算讲本宫,如今你怀有皇上龙嗣,她也有孕在身,而你有哀家庇护,她定然会嫉妒于你,若她加害你腹中龙嗣,你连哭的机会都没有,记住哀家的话,在后宫不能有朋友,在这后宫,只有哀家日真心对你好,别人只会一心置你于死地。”太后平时一心向佛,是如此的慈祥,可此时的脸却是如此狰狞,如此可怕。
  
      ...
  
      令顺仪吓的推后几步,只好点头答应,太后挥手示意,随后令顺仪被几个宫女扶到了慈宁宫侧殿。
  
      令顺仪回到侧殿后,躲在角落里哭了起来,不知为何自己卷入了后宫,卷入了这一场血腥的争斗,自己在后宫唯一信任的人,都没有办法靠近,将来的日子,她不知道该怎么过。
  
      虽然太后对令顺仪照顾有佳,严防后宫嫔妃加害自己,不允许她们来慈宁宫,可皇上可以随意走动,可皇上却没有来过一次,自从发现令顺仪有孕之后,就再也没有昭见过令顺仪。
  
      她知道皇上心中没有自己,可腹中的孩子是皇上的,可皇上却从来没有问过,没有说过任何关心的话语。
  
      后宫的女人是孤独的,要与众多女人来分享皇上的宠爱,自从她来到后宫之后就想过有今天的结果,只是没有想到,如今的自己是如此的凄惨,如此的悲哀。
  
      不知皇上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皇上急匆匆来到瑾乐阁,见洛菡萏一切安好,他才放心,“菡儿,今后联将瑾乐阁大门关了,任何人不得来探望,联不许任何人伤害于你。”果然元邵还是最心疼洛菡萏,虽然洛菡萏已经小心的不能再小心了,可还是将此事传到皇上那里。
  
      “不必了皇上,如今后宫嫔妃中并不是只有臣妾一人有孕,若皇上这样做,臣妾定然会被别人算计,今后臣妾小心便是了。”洛菡萏其实也想过这个问题,但这时候除了自己,还有洛芙蕖,令顺仪皆怀有龙嗣,若皇上这般做,不说别人,就是她们三人的姐妹情分也会断了。
  
      “太后实在太过份了,联已经命太医为菡儿备下安胎之药,为何她还将药送到瑾乐阁,今后太后宫中的吃食,菡儿一律不得吃,若太后怪罪下来,联帮你顶着。”元邵不知为何却是如此的气愤,他不想让洛菡萏受到一点点的伤害,毕竟洛菡萏是皇上心爱之人。
  
      “皇上怎能如此讲,若被别人听到,定然会说臣妾妖媚祸主,让皇上背上无情无意,不孝的骂名,臣妾自会小心的,而且今日太后送的药物太医已然看过,没有任何问题,或许是菡儿太过多疑了,皇上不必放在心上。”

Ps:书友们,我是蹦跶跳蚤,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