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重生之一代宠妃 > 第一百零七章 纯美人受皇上怜爱

第一百零七章 纯美人受皇上怜爱


      此时众人的眼光才落到了言美人身上,皇上这才回过神来,此时的洛菡萏已经安排妥当,已经躺进了舒适的被窝里,而且太医也给她看过了,再看看言美人,此时地她冻的不成样子,此时已到了冬天,而她的衣服已经湿透。
  
      “莫言冷不冷,戎生,快些把联的披风为言美人拿来。”戎生立刻拿过皇上的貂绒披风,皇上亲自为言美人披上,此时言美人的小嘴冻的已经发紫,皇上看后心疼不已。
  
      立刻将言美人带到了侧殿估算,命人拿过一套干净的棉衣,让言美人躺进了床榻之上,“莫言今日辛苦你了,为了救菡儿,你受苦了。”皇上摸着言美人冰冷的小手,心疼不已,在皇上眼中,一直以为言美人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从来不管事事,可今日看来,她并不是这样。
  
      此时已到了冬天,她为了救洛菡萏,居然跳下冰冷的湖水,而且一直陪伴照顾着洛菡萏,自己冻成这个样子,也没有任何的怨言,皇上感觉言美人变了,变的更加的懂事了。
  
      皇上此时一直在侧殿照料着言美人,而主殿内的洛菡萏听皇上已经走远,而刘陆尧一直在她面前哭泣,自责不已。
  
      洛菡萏小心的睁开眼睛,见刘陆尧伤心的样子,她确实想笑,如今自己与以往不同,她身上有莲儿护体,冰冷的湖水自然不会让她感觉有任何的不适,而且方才自己并没有晕倒,只是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如果此时醒来,皇上与言美人定然都会在此,只有等皇上离开才可以醒来,这样才不会被她们所误会。
  
      “陆尧妹妹,莫伤心,本宫没事。”洛菡萏见身边没有宫人,此时娇姿已回到瑾乐阁为洛菡萏拿干净的衣物。
  
      刘陆尧却突然抬起头,看着洛菡萏,她哭着哭着便笑了,“姐姐,姐姐,你终于醒了。”刘陆尧非常的激动,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她以为洛菡萏会一直昏迷,她也不知道洛菡萏究竟要多久才能醒,而此时皇上只顾言美人,她还想一直守在洛菡萏身边,要一直等到她醒来才可以离开。
  
      洛菡萏立刻将食指放到嘴边,做了个嘘的手势,刘陆尧马上闭上了嘴巴,因为方才刘陆尧太过于激动了,所以声音有些大“姐姐,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洛菡萏微笑点头“本宫没事,本宫一切安好,方才言美人没有发现你与左师阔吧?”
  
      此时洛菡萏还在关心着刘陆尧,其实洛菡萏用的是苦肉计同,为的就是不想让言美人看到刘陆尧与左师阔在一起含情脉脉的聊天。
  
      刘陆尧这才恍然大悟“我的傻姐姐,你真的好傻,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居然为了妹妹做这样的傻事。”刘陆尧边哭边说,在她心里一直把洛菡萏当成自己的亲姐姐,因为之前洛菡萏不仅救过自己的命,而且一直帮助着自己,如今又为了自己而跳进了冰冷的湖水,刘陆尧自然感动水已。
  
      洛菡萏见刘陆尧这般的哭泣,其实她心里也不是滋味,因为当时情况紧急,洛菡萏若不这样做,刘陆尧与左师阔的事情定然会被细心的言美人撞破,到时候定然会死很多人,这样一比,洛菡萏就算跳上十次冰冷的湖水也心甘情愿。
  
      “小主你醒了,吓死奴婢了。”此时娇姿与素心前来,两人拿来了洛菡萏的衣物,方才洛菡萏的衣服湿透了,所以方才刘陆尧与言美人把她的衣服全部脱了,洛菡萏此时光溜溜的躺在床榻之上。
  
      还好娇姿这么快把衣服拿来了,洛菡萏立刻起身,然后对娇姿小声说道“娇姿快些帮本宫更衣,本宫要回瑾乐阁。”
  
      她的话一出,娇姿与刘陆尧几乎同时反对“万万不可,小主方才已经晕了过去,太医也交待过的,定然让小主好生休息才可,小主如今腹中可怀有龙嗣,求小主定然要好生照顾自己。”
  
      “姐姐一定要听娇姿的,太医方才也说了,姐姐还是照做便是,皇上方才也说过,想让姐姐一直在养心殿住着,永安姐姐就放心交给妹妹,妹妹定然会好生照顾她的。”刘陆尧此时最为担心的便是洛菡萏,若是常人掉到冰冷的湖水之中,定然会受伤,更何况洛菡萏又怀有身孕,如果出了什么差错,刘陆尧定然不会心安的。
  
      洛菡萏却不以为然,继续穿着衣服,其实并不是她不想在这养心殿里住着,只是方才皇上这般的对言美人,她心里自然会感觉有些酸酸的,虽然洛菡萏并不是个小气的人,但自己与言美人都落入了水中,皇上明显心疼于她。
  
      不过看在言美人救了自己的份上,洛菡萏也不想追究,洛菡萏原本以为,言美人会尖叫几声,然后命宫人去救自己,想不到她居然亲自跳入了水中。
  
      这也是洛菡萏感觉有些意外的地方,不过无论她居有何心,不过她的目的确实达到了,因为救了自己,言美人而受到了皇上怜悯,此时皇上一直在侧殿照顾言美人,而没有过来看洛菡萏一眼。
  
      所以养心殿,洛菡萏一刻不想留在这里,不为别人,只想图个清静,洛菡萏穿好衣服之后,然后不顾所有人反对准备离开,不过洛菡萏心想,这样走了似乎有些不妥当,毕竟言美人救了自己,自己还没有亲口谢过她。
  
      而且还没有向皇上谢恩便离开,洛菡萏想想这样静静的离开,似乎有些不妥当,于是洛菡萏来到了侧殿,此时皇上正陪在言美人左右,紧紧握着言美人的双手。
  
      “臣妾参见皇上,不知妹妹这会好些了没有?”洛菡萏走上前看着此时脸色红润的言美人,这会由皇上的悉心照料,她已经没任何的大碍,只是有些风寒,洛菡萏看到旁边还放着一碗姜汤,定然是皇上亲手喂过她了。
  
      “谢姐姐关心,妹妹已经没有大碍,姐姐怎么起来了,还是要多多休息的。”言美人微笑看着洛菡萏,依然依偎在皇上怀中,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皇上见洛菡萏已经起身,而且身上穿的也甚是单薄,立刻起身,方才还在皇上怀中的言美人,被重重的摔到了枕头上。
  
      “菡儿,你怎么起来了,有不没感觉哪里不舒服?”对于洛菡萏,皇上眼里满满全是爱,皇上拉过洛菡萏的手,她的小手已经有了温度,皇上这才放心。
  
      “回禀皇上,臣妾一切安好,臣妾还挂念永安,便不此打扰皇上与妹妹了,臣妾先回瑾乐阁了。”洛菡萏为皇上行礼,便点头离开。
  
      皇上并没有说什么,不过在洛菡萏说的话里,皇上听出了几分的酸意,洛菡萏极少因为后宫的嫔妃而争风吃醋,不过在皇上看来,这也并不是一件坏事,只要洛菡萏心里有自己便足够了。
  
      皇上转过身看着言美人,此时她已经掉下了眼泪,见皇上转过身,她便立刻抹着眼泪“莫言为何哭泣?”
  
      言美人却勉强一笑,故作坚强说道“臣妾没事,只是臣妾怕姐姐误会,臣妾救了姐姐是为了争夺皇上的宠爱,臣妾是怕姐姐生皇上的气。”
  
      皇上却无奈摇头,再看看言美人“联了解菡儿,她是最为简单的,莫言想多了,你好生休息。”皇上一直安抚着此时弱势的言美人。
  
      ...
  
      自从这件事后,皇上对言美人又多了一个看法,感觉她是个善良的女子,虽然洛菡萏心里极为的不舒服,但也不好说些什么,毕竟言美人救了自己,无论他是出自何心,但皇上看到的却是事实。
  
      待言美人身体好些后,便去瑾乐阁看望洛菡萏,因为她只知道只要与洛菡萏姣好,便会得到皇上的宠爱,经过这件事,她便想明白了,这次自己若救的不是洛菡萏而是她人,皇上定然不会这般的重视自己,这样看来,皇上心中洛菡萏还是有一定位置的。
  
      当娇姿见到言美人时却是一脸的敌意,因为她的缘故,害的洛菡萏有些伤心,毕竟洛菡萏同样落水了,皇上却没有来看望洛菡萏,而言美人近几天一直住在养心殿。
  
      言美人来宫中已有几月,自然看清后宫的人情冷暖,若在后宫没有势力,就连宫人也会看不起,今日娇姿的态度便证明了一切,这让言美人不由的有些心寒,毕竟自己救了洛菡萏,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她们居然这般的太度。
  
      而且言美人跳入冰冷的湖水时,心里也纠结了片刻,她来后宫已许久,虽然自己得太后的重视,但不得皇上的宠爱,若自己不为自己未来筹码,或许在后宫便这样默默无闻,当她救了洛菡萏之后,她才感觉救洛菡萏是自已今生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如今皇上宠爱自己,而且就连太后也对她此次的行为称赞不已,就连今日来瑾乐阁也是她下了很大的决心,因为她想与洛菡萏走的近些。
  
      “奴婢向小主请安,我家小主睡了,这时不方便见客,言小主请回吧。”娇姿没好气的说着,虽然她只是个小小的奴婢,但为了洛菡萏,她谁也不怕,更别说是个小小的美人。
  
      言美人身边的宫人美西实在看不下去,便立刻说道“纯小主家的奴婢好大的口气,我家小主前几天还救过纯小主,你一个小小的奴婢怎能这般的态度。”
  
      言美人不想美西得罪洛菡萏的宫人,因为自己此时想找个依靠,便狠狠瞪了美西一眼,美西立刻低头不语。
  
      两人的争吵惊扰了殿内的洛菡萏,她缓慢走出一看,便知道发生了什么,立刻斥责娇姿“大胆娇姿,还不快些向言美人赔罪,怎能如此无礼。”
  
      娇姿看了一眼洛菡萏,然后立刻低头向言美人说道“方才奴婢无礼了,还请小主饶恕。”虽然娇姿嘴上这般说,但她心里自然不服气。
  
      “姐姐多虑了,是美西出言不逊,还请姐姐不要怪罪才是,妹妹突然前来,不知有没有打扰姐姐。”言美人毕恭毕敬的说着,其实她心里多有不堪,自己是何等出身,居然在此受这般的气,不过为了接近洛菡萏,这一切,她都忍了。
  
      洛菡萏走上前拉过言美人的手,妩媚一笑“都怪姐姐,妹妹前几日冒着严寒跳进冰冷的湖水救本宫,本宫一直没得空去见妹妹,妹妹莫要怪罪于本宫才是。”

Ps:书友们,我是蹦跶跳蚤,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