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重生之一代宠妃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欣常在把柄在手

第二百七十三章 欣常在把柄在手


  
  如今昭更衣已经死去,洛菡萏便来主持后宫,现在太后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再过几日便日太后的寿宴,洛菡萏心想此次太后寿宴定然要重视起来。
  
  一来此次是自己掌管后宫这后第一件大事,二来想通过此事冲冲喜,皇上一直忙于政事,自然无暇管理太后寿宴,所有的一切便‘交’给洛菡萏处理。
  
  洛菡萏是个细心之人,任何事都是亲力亲为,太后看在眼里,欣喜万分。
  
  各宫知道太后寿宴便极力为太后准备礼物,洛菡萏自然也不会落在她人后面,‘精’心为太后准备了礼物。
  
  洛菡萏费尽心思,一定要为太后选极为欠当的礼物,不仅要了表自己的心意,而且还要太后高兴才可。
  
  后宫都知道太后最为喜欢佛相,但是每个人都送此物,确实显的太过庸俗。
  
  正在洛菡萏绞尽脑汁想不出法子的时候,言美人与欣常在一同前来,自从昭妃死去后,言美人与欣常在两人走的颇近,洛菡萏看在眼里,两个人以前像仇人一般,现在这样的亲近,无非是想在后宫一起筹谋,想在后宫联手。
  
  以前两人见了洛菡萏都是毕恭毕敬,现在洛菡萏已成为纯妃,她们更是尊敬。
  
  “妹妹见过纯妃,姐姐万福。”洛菡萏会心一笑,伸手示意让她们起身。
  
  自打琪美人有孕之后,最为气愤的便是欣常在,自己与她同样受皇上宠爱,可自己的身子一直没有动静,而欣常在却有孕了。
  
  “妹妹们今日为何这般的得空前来本宫这里?”洛菡萏冷冷的说着。
  
  “妹妹们听说太后寿宴,可是一时想不起送何礼物,妹妹们知道姐姐见多识广,而且最近深受太后的喜爱,今日妹妹们前来是想与姐姐商议一翻。<>”欣常在妩媚的说着,最近她深得皇上喜爱,说话也越发的有韵味了,但无论她装的多么的优雅,她身上依然有股‘骚’味。
  
  言美人同样点头“欣姐姐说的极是,不知妹妹们前来是否打扰到姐姐。”
  
  洛菡萏起身走上前,拿起前几日太后送的‘玉’如意把‘弄’在手中,“太后寿辰,妹妹们随意准备礼物便是,太后一向不喜奢华,无论妹妹们送何礼物,太后都会喜欢的。”
  
  欣常在定睛一看,洛菡萏手中拿着的不正是自己前些日子在太后宫内所见的,此物可是十足的宝贝,太后最为喜欢的,可此时为何在洛菡萏手中。
  
  欣常在走上前,看着洛菡萏手中的‘玉’如意,便会心一笑“姐姐手中之物可是太后所送?”
  
  洛菡萏低头一看,会心一笑“此物正是太后所送,如果妹妹喜欢本宫便送给妹妹。”洛菡萏知道欣常在是心气高之人,知道自己即便送给她,她也不会要,所以她才这样说。
  
  欣常在脸‘色’一变,心里一沉,心想太后送你的,你再转手送给我,岂不是像打发下人一样,虽然欣常在心里不高兴,但表面还是要笑着说“谢谢姐姐好意,此物还是姐姐自己留着吧。”
  
  言美人感觉气氛不对,便小心说着“不知姐姐可知琪美人之事?”
  
  洛菡萏早就猜到两人前来并非是因为太后寿宴之事,定然是有事想要禀报。
  
  “琪美人?她有何事?如今琪美人有孕在身,皇上也一再‘交’待,无论是太医院还是和善斋宫人,定然要好生照顾于她?难道琪妹妹身子有何不适?”洛菡萏‘诱’‘惑’的问道,前几日皇上还说起琪美人,每当皇上与琪美人亲近时,琪美人便一直说身子不适。
  
  洛菡萏还想过几日再前去看一下琪美人,若她身子真有不适,心想再为她换个更好的太医,毕竟此时她怀有身孕。<>
  
  言美人看看殿内的宫人,还好都是信的过之人,便小心来到洛菡萏身边,小心说着“姐姐难道果真不知,前几日妹妹去听说琪美人有月信在身?”
  
  言美人的话说完洛菡萏便陷入了沉思,心想怎么会有此事?有孕之人怎么会有月信,只有不孕之人才会有月信,难不成?琪美人没有身孕?
  
  洛菡萏听后立刻站起,一脸认真的看着言美人,在洛菡萏眼里言美人并非是好事之人,可此时她却说起此事。
  
  洛菡萏又转身看了看欣常在,此人十分‘奸’诈,一心与琪美人做对如今琪美人有孕,想必她又是几日睡不着觉,而且据洛菡萏所知,欣常在宫内有极多的眼线,想必琪美人有月信之事定然是事实。
  
  “回禀姐姐,言妹妹说的果然是事实,若不亲眼所见,妹妹也不会相信。”欣常在同样点头答应。
  
  “果真有这种事?难不成是和善斋宫人的衣物,你们误会了,而且为琪美人诊治的孙太医可是后宫的老人,若琪美人没有身孕,他是定然不会胡说的。”洛菡萏还是知情的,孙太医同样为洛真诊治过,他的医术还是有目共睹的。
  
  言美人却命宫人拿出一个白‘色’的袋子,言美人亲自打开,只见里面是件白‘色’的丝质的‘裤’子,而且在‘裤’子上还沾有红‘色’血迹的污秽,一看便知是‘女’人月信残留之物。
  
  洛菡萏看后邹着眉头,后宫的宫人自然穿不上这般好的衣物,此物确实是琪美人之物,如何她有孕在身怎么会有月信伴随。
  
  难不成她并没有怀孕,或者是腹中孩子已经不复存在,洛菡萏在后宫呆了多年,后宫嫔妃假孕之事同样常见,就像刚刚死去的昭更衣,她之前一直在打着假孕的主意,只是她的身子已经伤了,这也是整个后宫知道的事实,所以若她假孕定然会遭到嫌疑。
  
  而琪美人不同,她身强体健,太医也多次说只要琪美人时机一到,定然会有孕,若她此时假孕的话,想必定然不会有人的所怀疑。<>
  
  只是欣常在是有心之人,因为琪美人有孕之事在后宫传开之后,欣常在便一心想要害琪美人,不曾想有心之人居然找到这般大的秘密,所以欣常在才会纠住此事不放。
  
  “本宫问你们是怎样得到此物?”
  
  此时欣常在与言美人同时低下头,洛菡萏知道定然是她们在琪美人身边安排了亲信,一直监视于琪美人,此事在后宫最为常见,以往这是昭更衣最常用的法子,现在欣常在却用同样的方法。
  
  “本宫问你们,你们为何不作声?”洛菡萏便更加的严厉,此事后宫由自己来管理,以前洛菡萏可以不作声,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现在不同,自己岂能让她们这般的无法无天,岂能让她们在后宫如此的作为。
  
  欣常在与言美人便立刻跪在地上,“求纯姐姐饶恕,前几日妹妹与言妹妹去和善斋,却看到琪美人的宫人拿着此物,当时妹妹便将污秽之物拿到姐姐这里了,求姐姐明查。”
  
  虽然欣常在嘴上这般说着,可是洛菡萏心里明白,哪里会有如此巧合之事,欣常在定然是在琪美人身边安排了亲信,而此物也是宫人偷偷拿出的。
  
  如果琪美人果真是在假孕,像这种污秽之物定然不会随意‘乱’放。
  
  “果真如此,罢了,那本宫便随你们一同前行。”洛菡萏说完便命人拿着污秽之物与欣常在及言美人前去和善斋。
  
  当洛菡萏看到污秽之物时,心里便一阵的不安,洛菡萏看的清清楚楚,此物确实是琪美人之物,看来欣常在两人并没有在说谎,琪美人这可是犯的欺君之罪,自己岂能让她得逞。
  
  当冰心看到洛菡萏众人前来之时,心里一惊,前几日言美人与欣常在前来,冰心便感觉有些不安,想不到这一次众人前来,此次定在是来者不善。
  
  “奴婢参见众小主,小主万福金安,方才我家小主刚刚睡去,此时不宜见客。”冰心立刻说着,生怕此次洛菡萏前来看出任何破绽。
  
  不过没等洛菡萏说话,一旁的言美人便上前,恶狠狠的看着冰心,“大胆奴婢你快些让开,今日纯妃前来是有要事相问琪美人,你还不快快禀报。”
  
  言美人说完后,冰心便立刻前走进殿内,此时琪美人正悠闲的吃着东西,冰心马上走上前将琪美人手中的水果拿开。
  
  “小主此时怎能还有心情吃东西,现在外面纯妃与欣常在还有言美人前来,此次前来定然是不是什么好事,小主快些躺下。”
  
  琪美人听状,立刻变的紧张些,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自己之前一直在担心此事会暴‘露’,她们前来不会是发现了什么,来揭发自己的吧,不过一直以来琪美人都是做的小心翼翼,谨慎行事。
  
  琪美人便立刻躺到‘床’榻之上,然后转过身去,闭上眼睛,此时众人进来。
  
  洛菡萏看着正在熟睡的琪美人,再看看桌上放着吃了一半的苹果,看来她此时定然是在装睡。
  
  “纯妃娘娘,我家小主从昨夜到现在没有吃任何的东西,刚才才刚刚睡去,小主们若有事相见小主还是改日再来。”冰心再一次小心谨慎的说着,欣常在却走上前,来到‘床’榻旁边。
  
  小声对琪美人讲道“妹妹此时莫再睡了,还是快些醒来吧,纯姐姐找你有事情。”
  
  琪美人这才睁开朦胧大眼,“欣姐姐来了,不知姐姐们前来是何事?”琪美人小心坐起,冰心立刻走上前将其搀扶起。
  
  “咳咳……纯姐姐也来了,妹妹此时没有力气,不方便起身还请姐姐莫怪罪。”琪美人装得一副十分虚弱的样子,洛菡萏只是会心一笑,然后冲旁边的娇姿使了个眼‘色’。
  
  娇姿将那条白‘色’的衣‘裤’扔在地上,琪美人看到后却十分的镇定,并没有任何的紧张。
  
  “姐姐这是何物?为何将此污秽之物放在此处?”琪美人却邹着眉头,一脸的疑‘惑’。
  
  欣常在却走上前,指着衣物说道“难得这不是妹妹贴身之物?”
  
  琪美人却摇摇头“这并不是妹妹的衣物,而且上面还有血迹?究竟发生了何事?”琪美人却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一脸的纠结。
  
  冰心却脸‘色’红红的走上前“这是奴婢的衣物?为何会在此处?”说着冰心将衣物藏到了背后,脸‘色’红到了脖子。
  
  “大胆奴婢你的衣物为何随处‘乱’放?为何为在欣常在那里?”一脸的气愤,随后冰心便跪到了地上。
  
  “求小主饶恕,这几日奴婢月信在身,所以感觉疲惫,才将衣物放置在小主房内,这样宫人们便可以为奴婢清洗。”冰心有些羞愧的说着,毕竟月信之事不是什么光彩之事。
  
  

Ps:书友们,我是蹦跶跳蚤,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