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重生之一代宠妃 >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中计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中计


  
  琪婕妤却是一脸的惊讶,小心问着洛菡萏“姐姐说的可是真的,不过心儿可是洛答应宫内的人,姐姐为何将其放在承乾宫?”
  
  “妹妹有所不知,洛真现在还病着,而心儿此时还没有醒来,她可是个关键的人物,本宫已将她安置好,而且还派了两名宫‘女’守候在此,一切尽在本宫的掌握之中。。шшш.sнūнā更新好快。”洛菡萏信心十足的样子,而琪婕妤却是一头的冷汗。
  
  心想一定不可让心儿活着离开承乾宫,不然自己与冰心的丑事,岂不是会被暴‘露’,到时候自己的脸要放到哪里,兴许皇上也会因为此事而责备自己。
  
  洛菡萏看着皇上此时一切安好便离开了,最为主要的是洛菡萏将心儿的事情顺利告诉给了琪婕妤与冰心,方才看着她们一脸紧张的样子,心想,今天晚上她们一定会前去解救心儿。
  
  “小主为何方才在琪婕妤面前如此之说,可是心儿明明就……”娇姿小心的看了看周围,没有把话说远,细心一想,知道此事一定是洛菡萏在筹谋。
  
  洛菡萏点点头“娇姿你快些把旁边的屋子打扫一下,然后派两名宫‘女’守在外面,然后……”洛菡萏一一的‘交’待给了娇姿。
  
  娇姿点头离开,接下来就是看好戏的时候了,洛菡萏本不想与琪婕妤有任何的争斗,不过看着洛真如今成了这个样子,她实在不想再等了,自己如今做的这一切是琪婕妤‘逼’的。
  
  到了晚上,洛菡萏与往常一样,照顾着大公主与四皇子,皇上去了仙美人那里,想必琪婕妤此时心里一定‘乱’极了,定然在想有关心儿的事情。
  
  洛菡萏冲着娇姿使了个眼‘色’,娇姿点头答应,示意一切准备妥当,只等琪婕妤与冰心前来。“娇姿时候不早了,本宫伐了,你服‘侍’本宫休息吧。”
  
  娇姿便点头答应,随后承乾宫正殿的灯熄灭了,洛菡萏接下来要提高警惕,等着好戏的降临。<>
  
  此时和善斋内,琪婕妤连晚膳都吃不下,一直在殿内走动,随后琪婕妤将殿内的人全部打发出去,此时殿内只剩下自己与冰心两人。
  
  “小主不必担心,奴婢可是听说心儿当场已毙命,如果心儿没有死,就算回过来,兴许她也不会说出小主的。”冰心信誓旦旦的说着,可是琪婕妤却不这样认为,她依然是十分的着急。
  
  “冰心你说的太过简单,可是凡事都怕有个万一,如果心儿真将你我的事情说出,你我就算完了,我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此次一定要重视起来,如今我们已没有了回头的路,若皇上知道这件事是你与本宫做的,想必定然会将你我五马分尸的,我们不仅会死在这里,可汗那边我们也是没有办法‘交’待的。”琪婕妤小心的说着,方才冰心并没有丝毫的担心,但是经琪婕妤这样一说,冰心的心里也没有了底。
  
  自己在宫内呆了这么多年,为的并不是想要立功,想要多少的金银财宝,她只是想让可汗看到自己的努力,只想在可汗心里有一定的位置,如果此次自己的任务失败,到那时候,自己岂不是失了颜面,可汗不仅不会把自己记在心里,而且还会将自己忘记。
  
  冰心此时心里一阵的忐忑,此时外面刮起了风,看样子是要下雨了,此时外面的天气如同琪婕妤与冰心的心情,在他乡,她们每天要经历着常人所从来没有经历的事情,如今还要筹谋。
  
  每天她们都要担心着自己脖子上的脑袋,生怕有一天自己的脑袋会搬家,到那时起,她们便什么都没有了。
  
  琪婕妤见冰心一直发着呆,于是走上前,拉过了冰心的手,一阵温柔的说着“冰心不必害怕,我们既然做了这么多,我们并不差这一步了,只要我们肯迈出这一步便可以,我们不必害怕任何人了,你看洛真已成了这个样子,只要再除掉心儿,我们便再不用担心了。”
  
  如今琪婕妤与冰心是栓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两个人是没有选择的。<>
  
  冰心只好点头答应,不过此时她却有着一丝丝的顾虑”可是小主,奴婢担心此事是洛菡萏故意所为,想要故意陷害你我,想让我们前去找心儿,然后再将我们一网打尽,如果我们真的这样去了,岂不是自投落网。“冰心是何等的聪明之人,她当然想到了这一点。
  
  琪婕妤同时也恍然大悟,想起方才洛菡萏在自己殿内说的话“冰心的意思本宫明白,可是本宫还是有些担心,如果心儿的事情是真的,我们岂不是更麻烦。”此时的两个人彻底陷入了两难。
  
  可以说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就在她们正在纠结的时候,锦贵人闯了进来,这另琪婕妤十分的反感,锦贵人在和善斋住在几个月,可是她却一点规矩也没有学到,总是这样的冒冒失失。
  
  琪婕妤与冰心极为的小心,她们生怕方才说的话被锦贵人听到,如果她真的听到的耳里,想必她会第一时间告诉洛菡萏。
  
  琪婕妤一脸严厉的看着锦贵人“本宫可听说妹妹是来自宫外的大户人家,可妹妹为何这般的鲁莽,这般的没有规矩?”
  
  锦贵人却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看着眼前的琪婕妤,她显然没有把琪婕妤放在眼里“琪姐姐可真是好笑,妹妹的金钗不见了,方才宫人们亲眼看到是冰心拿走了,妹妹来此处是来寻东西的,哪里还在乎什么规矩。”
  
  锦贵人恶狠狠的瞪了冰心一眼,可是冰心却是是一副无辜的表情“锦贵人定然是在开玩笑了,奴婢从来没有去过小主的殿内,又怎么会拿小主的金钗?”冰心一脸无辜的看着琪婕妤,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琪婕妤当然知道冰心的为人,她什么样的宝物没有见过,而她却从不把这些宝物看在眼里,之前皇上赏赐给琪婕妤的珠宝,琪婕妤都会挑同样上好的送给冰心,可是冰心每一次都是拒绝,她说好不喜欢这些华贵而不实的东西。
  
  在琪婕妤眼里冰心极为的特别,而且很是能干,但是她却不贪财,而琪婕妤是百分之百的相信冰心,知道此事定然不是她所为,看样子是锦贵人栽赃陷害了。<>
  
  琪婕妤却无奈一笑,看着眼前的锦贵人,总是感觉她是个蠢笨之人,她实在想不通,皇上为何要让她入后宫,而且后宫之人这么多,偏偏她的嫔妃最高,可是她却像个悍‘妇’一般,没有任何一点的温柔可言。
  
  “在本宫看来,想必妹妹是找错人了,冰心的为人本宫是知道的,她是不会拿妹妹的金钗的,妹妹还是回去再仔细找找,兴许是妹妹落在哪里了,或者是被自己殿内的宫人放在了何处,妹妹回去审审自己近宫人便是。”琪婕妤的话说的冷冷的,毕竟此时她不想与锦贵人再做太多的纠缠,毕竟自己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可是锦贵人却是不依不饶,口里一直喊着,自己的金钗就是冰心拿走了,而且还扬言,要搜查一下琪婕妤的殿内,想要把金钗找到。
  
  琪婕妤此时心里一直在担心着心儿的事情,生怕她醒来后,自己错过了机会,此时殿内只有锦贵人的声音,似乎她想要把整个后宫的人都要招来一般。
  
  “够了,妹妹不要现吵了,不就是个金镯子吗?冰心你将本宫的首饰盒拿来,让锦贵人挑选一下,妹妹选一个自己喜欢的便离开吧,本宫今日身子不适,便不再与妹妹一起在此争吵了。”说着琪婕妤便冲冰心使了个眼‘色’,随后冰心便极不情愿的走上前,拿过一个‘精’致的盒子。
  
  这里面放着的可是琪婕妤最喜欢的首饰,平日里琪婕妤都不舍得戴,可现在为了让锦贵人快点离开,琪婕妤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可是锦贵人显然不是冲着首饰来的,之前她受了这么多的委屈,琪婕妤总是在自己面前讲一些有关昭妃的事情,她早就受够了,还好最后有洛菡萏与洛真的帮助,琪婕妤便没有在自己的面前讲起这些可怕的事情。
  
  但是锦贵人心里哪里能放的过琪婕妤,心想一定要找个合适的机会,好好的教训她一番,于是便想到了这样一个好主意。
  
  “姐姐这是何意,是在打发要饭的吗?妹妹从来不稀罕这些,妹妹只想要回妹妹自己的手镯,姐姐的首饰是很漂亮,但是在妹妹的心里,任何的东西都不及妹妹原本的那个手镯。”锦贵人却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而且还拿宫人来到了冰心面前,看样子想要搜冰心的身。
  
  其实冰心是会功夫的,几个‘侍’卫是近不了冰心的身的,更何况几个身子柔弱的宫‘女’,更不是冰心的对手。
  
  可是冰心却不得在她们面前显现出自己是会功夫的,因为这样的话,自己的身份便会被人所怀疑。
  
  冰心一副可怜无助的样子看着琪婕妤,而琪婕妤自然不会让这些人近冰心的身,别说冰心并没有拿过琪婕妤的手镯,就算拿了她的东西,她也定然不可这样对冰心,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呢,更何况是琪婕妤最为信任的宫人,锦贵人当然不可这样对冰心。
  
  “住手,你们一个个都是没有规矩了吗?冰心从来没有去过妹妹殿内,她一整天都与本宫在一起,又怎么会去拿妹妹的手镯,妹妹若想一直这样闹下去,是想要把皇上招来吗?妹妹明知皇上最近心情一直不好,你是想让皇上大怒吗?”琪婕妤气不打一处来,严厉的说着,琪婕妤的话确实吓住了锦贵人身边的宫人,她们一个个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不敢再靠近冰心,生怕琪婕妤会责备她们。
  
  而锦贵人却不有丝毫的惧怕,反而是一脸的狰狞“姐姐好是厉害,妹妹的东西丢了,还不能找了不成,此物可是皇上亲自送给妹妹的,这里面有着不同的意义,想必就算皇上前来,皇上也会同意搜冰心的身的。你们一个个楞着做什么,还不快点把冰心给本宫制服住,让本宫亲自来搜。”
  
  锦贵人此时却是气急败坏,看来她是想要把事情闹大,不过此时冰心似乎不再后退,她一直在想着东西,而琪婕妤与锦贵人争吵之时,冰心却给琪婕妤使了眼‘色’,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锦贵人岂慢,既然锦贵人一直怀疑是奴婢拿走了小主的手镯,可是奴婢却从来没有拿过,不如小主将奴婢带到纯妃面前,让纯妃来定夺可否?”冰心的话一出,琪婕妤却一阵的害怕,此时前去岂不是往枪口上撞吗?
  
  

Ps:书友们,我是蹦跶跳蚤,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