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影视世界掠夺者 > 第414章:表演

第414章:表演

“哦,霓宫主!你也想要坐到这大厅中?”
  
  霓裳笑道:“咯咯,虢侯爷,不行吗?规矩奴家刚才在外面可都听说了。”
  
  众人神情一紧,刚才这女子施展了一手十分高明的轻功,料想武功不俗,若是和她交手,胜负难料!要是被她选中,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女子打败了,那以后在江湖上还怎么混?
  
  林天哈哈一笑,挥手道:“霓宫主,你却不必遵守那规矩了。”当即吩咐伺候的下人,添加碗筷。
  
  众人暗松了一口气。
  
  霓裳笑道:“哦?为什么?”
  
  林天道:“霓宫主刚才展露的那手轻功,十分高明,足有资格坐在大厅中!”
  
  霓裳咯咯娇笑,摇头道:“多谢虢侯爷抬爱咧,可是小女子就是要按规矩来!”说着勾人的美目四下一扫,顾盼诱人,却也令人心惊胆颤!
  
  林天苦笑,说道:“霓宫主,你这样又是何必?”
  
  霓裳看了眼正怒形于色的漠北四雄,笑道:“这样才公平呀。”
  
  林天无奈的点点头,说道:“霓宫主所得也有道理,那么……你要选谁?”
  
  霓裳俏美而笑,白皙的柔胰一指,问道:“这位相公相貌堂堂,不知怎么称呼?”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方正脸,一双眼睛不怒自威,气度俨然,虽被选中,但却没有慌张之色,因为他对自己的武功造诣,很有自信!
  
  “在下洛阳神刀门黄保强!”
  
  霓裳眼中异彩涟涟,盈盈施礼道:“原来是黄门主,小女子久仰大名!”
  
  黄保强神情镇定,不被其美色所迷,淡淡的“嗯”了一声。
  
  林天故意露出一副惊讶之色,说道:“霓宫主,你可确定了?”
  
  霓裳娇笑道:“确定啦。”
  
  林天道:“黄门主的家传九九归原刀法,据说威凛无比,霓宫主,你可要想清楚!”
  
  霓裳翻了个白眼,娇嗔道:“虢侯爷,你怎么这么磨叽呀,小女子都不怕,你怕什么呀?”
  
  林天轻笑,说道:“霓宫主绝色佳人,若是受伤,就大煞风景了!”
  
  霓裳娇滴滴的说道:“那得劳烦侯爷您向黄门主求情呀。”
  
  林天笑着看向黄保强,黄保强淡淡一笑,说道:“林帮主放心,黄某与霓宫主又不是生死大敌,自然会手下留情的!”
  
  林天道:“如此最好!”
  
  霓裳也感激的向黄保强施礼。
  
  林天请霓裳在一边坐下了,她和黄保强的比试要稍后再说,现在要进行的,是漠北四雄和他们所选出来的四个对手之间的较量!
  
  这场较量,是为了争夺大厅中的座位,也是为了自己的脸面!!!
  
  漠北四雄想赢,因为他们想以此一战而成名江湖!那四个不想输,因为他们要保住自己的名望!
  
  八人厅中站定,兵器在手,瞬间剑拔弩张,大厅内外众人屏息凝神。
  
  忽然,朱耳聪大喝一声,手中的铁芭蕉扇忽然甩出,在空中划出一道莫名的轨迹!
  
  飞鹰寨吕寨主一惊,因为那铁芭蕉扇绕开他盘旋一圈后,忽然向他飞来,直取颈脖!
  
  呼喝声中,厅中八人刹那间交战在了一起!
  
  漠北四雄的武功,虽然说不上一流,但是他们挑选出来的人,也不是一流高手!
  
  江湖中,一流高手虽然不像绝顶高手那样屈指可数,但也不多,没那么常见!
  
  这大厅中三百多人,大多数都是二流层次,二流层次,足够在一方开创一番事业了!
  
  转眼间,双方比斗上百招,漠北四雄互相配合默契,竟然占据了优势!
  
  “可恶!”金戈帮上官帮主暗暗恼恨,他察觉到了,若论单打独斗,漠北四雄中任何一人,都不是自己一方中任何一人的对手,但是对方四人之间配合默契,互为攻守,己方却各自为阵,偶尔的配合也是不成体统!
  
  “卑鄙!”飞鹰寨吕寨主大怒,他也意识到了,大骂对方卑鄙,算计了自己!
  
  威远镖局陆总镖头、天行镖局李总镖头,两人脸色阴沉,众目睽睽之下要是输了,可是大大的丢脸!
  
  林天微微摇头,在他眼里,双方胜负其实已经分出来了,他示意了下梁子翁。
  
  梁子翁为人机警,领略其意,忽然嘿嘿一声轻笑,飞身欺入场中,身形左飘右荡、前倾后仰,眨眼间便风轻云淡的将八人分了开来!“嘿嘿,八位,胜负已分,都住手吧!”
  
  众人大惊,未料到梁子翁武功竟然会这么高强,就连彭连虎、沙通天也十分意外!
  
  他们哪里知道,本来就是一流高手的梁子翁,得了林天的恩惠,暗暗服食了大量的菩斯曲蛇蛇胆,数月的功夫,功力早已经突飞猛进!
  
  梁子翁年纪不小了,须眉如雪,但是皮肤却红润如婴儿,要不是头顶上的头发被洪七公拔了,秃了一块,还真有仙风道骨、超尘脱俗的高人的模样!
  
  “我们没有赢,他们没有输,怎么就胜负已分?”朱耳聪神情恼怒,瞪向梁子翁,质问道。
  
  梁子翁哈哈一笑,说道:“你们四人,看起来是粗狂汉子,哪知道却相当狡猾,明明单打独斗都不是对手,偏偏仗着彼此之间的默契远胜对方,合力取胜!”
  
  朱耳聪摇着铁芭蕉扇,笑道:“梁前辈好眼力!”
  
  梁子翁道:“实话实说罢了。”
  
  朱耳聪道:“那么是我们赢了?”
  
  梁子翁道:“没错。”
  
  漠北四雄大喜,朱耳聪向林天道:“虢侯爷,您也认可吧?”
  
  林天点点头,说道:“你们的确赢了,不过这赢得取巧了,要是单打独斗,你们必输无疑!”
  
  朱耳聪拱手惊叹,说道:“侯爷一语中的,朱某佩服!”
  
  林天笑道:“四对四,你们漠北四雄胜出;单打独斗,你们又会落败,唔,这一胜一败,真是叫人为难。”
  
  朱耳聪道:“先前讲好是四对四比斗的,如今我们漠北四雄赢了,有什么为难?”
  
  ○
  
  朱耳聪道:“先前讲好是四对四比斗的,如今我们漠北四雄赢了,有什么为难?”
  
  吕寨主,上官帮主,陆、李两位总镖头闻言,羞恼之色立即浮现在了脸上!
  
  吕寨主喝道:“刚才还没有分出胜负,我们继续打!”
  
  朱耳聪斜眼笑道:“打就打,谁怕谁?”
  
  眼见双方再次剑拔弩张,又要动手,林天脸色忽然一阴,说道:“各位,请住手!”
  
  他只说了这一句话,五个字而已,八人便都感心房一颤,一阵绞痛,同时脑袋眩晕!——不由神态惊骇,来还敢再逞能?
  
  “请听林某一言。”林天微笑,拱手说道。
  
  八人都拱手回礼,敬畏的说道:“侯爷请说。”
  
  林天道:“八位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何必再争?我看不如握手言和,倒也是一段江湖佳话。”
  
  吕寨主等四人闻听,脸色微变,颇有喜意,只道是林天有意包庇他们。
  
  朱耳聪等四人闻言,却也恭然受教,无有异议,朱耳聪向林天作揖弓腰道:“我们漠北四雄来这里,本来就是为了投效侯爷,听从驱策的,既然侯爷有此吩咐,我们又岂敢违逆?”
  
  林天闻言一愣,随即惊喜上前,扶朱耳聪起身,说道:“四位英雄来投,本侯甚是欢喜!”遂拉四人落座。
  
  林天问道:“四位在漠北,也知道本侯的名字?”
  
  朱耳聪笑道:“非也,我们四兄弟虽在漠北闯荡,但却是汉人,数月前才过境来金。”
  
  林天恍然,又问:“那又为何要来投我?”
  
  朱耳聪道:“当今武林之中,虢侯爷功盖四绝,谁能争锋?我们漠北四雄要投奔,自然是要投奔最强者,这样才有前途嘛!再说,我们来到此地,常常听到百姓称赞虢侯爷仁义无双!虢侯爷武功既高,为人又仁义,我们漠北四雄岂能不投?”
  
  林天闻言,哈哈而笑,摆手道:“百姓谬赞,林某何德何能,能有此殊荣啊!”
  
  江湖一直流言,林天为人阴狠霸道,杀人不眨眼,而且动辄灭人满门,夺人基业,简直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恶人,但是当场众人,与林天接触、以及听百姓评价后,印象却大为改观,他固然有阴狠的一面,但同时也有谦和、仁义的一面啊!
  
  霓裳咯咯娇笑,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到了场中,对着黄保强笑道:“黄门主,该我们比试了咧!”
  
  黄保强淡淡一笑,起身上场,他腰间挎着一柄宝刀!
  
  林天笑道:“两位比武切磋,点到即止,切不可伤了和气啊!”
  
  两人都笑着应诺。
  
  霓裳长袖一摆,一双柔胰已经藏在了袖中。
  
  黄保强“锵”的一声宝刀出鞘,说道:“霓宫主,请亮兵器。”
  
  霓裳娇笑道:“小女子兵器已在手中了。”
  
  黄保强点点头,说道:“小心了!”话尽,人已经一步跨出,身形疾掠,一刀干脆狠辣的劈了过去!
  
  “千里奔袭!”黄保强猛然大喝一声。
  
  霓裳一惊,被其悍然威势所镇,急促中闪身避开,右臂长袖被刀光砍中,划开了一条大口子,手臂上白嫩的肌肤露了出来!
  
  幸好她轻功身法高明,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这一杀招,不及细想,又避开了一刀险招,连避两招,她不慌不忙,反而咯咯娇笑起来,“黄门主,你也小心了!”
  
  话音刚落,场中忽然“啊”的一声惊叫,黄保强宝刀已经脱手,神态惊恐,左手紧抓住右手手腕处,便见他右手虎口上,不知何时,被刺了一根细细的银针!
  
  银针纤细,泛着幽蓝的色泽,上面居然有毒!
  
  黄保强神情惊骇,因为他感觉整个手掌都麻木了!
  
  “嘶!~”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竟然三招就结束了比斗,而百花宫宫主霓裳一招居然就打败了神刀门门主黄保强!
  
  “咯咯,黄门主,承让了。”霓裳娇笑。
  
  黄保强心惊胆战,“你……你竟然用暗器,还下毒!卑鄙!!”
  
  霓裳一脸委屈:“最毒妇人心,黄门主你以前没有听说过吗?”
  
  黄保强已经感觉整条右臂都麻木了,神态惶恐不安,他的内力,根本压制不住这毒,喝道:“你……你用的什么毒,快拿解药来!”
  
  霓裳眨了眨眼睛,说道:“唔,这毒是从一种叫鬼罂的植物上淬炼的,放心,它只能麻痹人,毒不死人的,不过……这毒没有解药。”
  
  黄保强听这毒没有性命危险,心下大松了一口气,但又听没有解药,大惊,“你……你也没有这毒的解药?”
  
  霓裳摇头,抱歉的说道:“没有!”
  
  “呃!呃!……”黄保强刚想说话,却感觉整个喉咙都麻痹了,他居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林天瞧得暗暗心惊,暗道:“这黄保强也是个一流高手,竟然这么没用!鬼罂,鬼罂,这是什么东西,竟然令一流高手也束手无策!”
  
  霓裳紧张提醒道:“黄门主不要害怕,这一枚银针上的毒性不强的,而且毒性发作,马上就会散去。”
  
  仿佛是证明她没有说谎,黄保强手掌上麻痹之感渐渐消失了……没一会儿,整条手臂已经恢复了过来,也能说话了!
  
  “好可怕的毒药!”黄保强捡起宝刀入鞘,由衷的感慨道,他脸上有些挂不住,自己堂堂神刀门门主,竟然就怎么被一个女子一招而败了!
  
  霓裳娇笑一声,盈盈一拜,说道:“黄门主勿怪呀,小女子只是以有心算无心,又靠毒物威能,才侥幸偷胜而已。”
  
  黄保强脸色稍好,摇头道:“唉,输了就是输啦!霓宫主武功,在下佩服!”
  
  他们两人的比武,可实在是出人意料!大家本来都以为黄保强会赢的,却万万没想到他会输的这么突兀!
  
  林天大笑一声,请众人重新落座,仆人已经新增了碗筷,聚在门口的人也正要散去,霓裳忽然目光莹莹的瞧向林天,娇声说道:“江湖上都说虢侯爷武功超绝,我们这些江湖末流却没有机缘一见,今天有幸,大家都会聚于此,侯爷何不展露一手,让我们大开眼见?”
  
  霓裳一句话,引得众人好奇,纷纷应和了起来。
  
  林天“盛情难却”,大笑一声起身,说道:“诸位既然有此兴致,也罢,本侯就为大家表演一番。”
  
  他说着双手环抱在胸前,掌心往下一引,桌上的一双筷子便凌空飞了起来,悬空在了双掌掌心间!
  
  众人一见这一手,大惊佩服,纷纷惊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