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头狼 > 3137 一样米养百样人

3137 一样米养百样人


  地藏下车后,我马上紧张兮兮的抻着脖颈朝网吧里眺望。
  也就六七分钟左右,先前进去的那帮社会小青年流里流气的走了出去,驱车扬长而去。
  很快地藏也走了出来,站在车外朝我摇摇脑袋。
  自打接完秦正中的电话后,我感觉自己有点神经兮兮,说是草木皆兵也不为过。
  我警惕的降下来车窗玻璃询问:“他们是干啥的?”
  地藏轻声回答:“应该是来上网的吧,网吧里全满了,我看他们转悠了一圈就撤了。”
  正说话的时候,张千璞和阿彪领着两个小孩儿来到我们车跟前。
  “大叔,他们都是小年的铁哥们,这个叫钱笑,这个叫李康。”张千璞指了指两人,朝着坐在车里的我介绍一句,随即又冲着两个小孩儿板脸吓唬:“把你们知道的事情仔细跟巡捕叔叔说一下,隐瞒包庇可是大罪。”
  两个孩子顿时间吓得齐齐哆嗦一下。
  瞟了眼他们,又看了看张千璞和阿彪,我心说真是一样米养百样人,旗鼓相当的岁数,却截然不同的阅历,已经注定张千璞和阿彪短时间内绝对会比这两个看似木讷的问题少年要走的远很多。
  深吸一口气后,我咧嘴笑问:“最近姜年有没有联系过你俩?”
  “前天联系过,我们本来约好今天一块来这儿上网的,但是他没来。”叫钱笑的小男孩儿马上开腔道:“其实我们已经很久不在一块玩了,他现在跟大哥,基本也不太看得起我们。”
  李康马上补充一句:“对对,很久没在一起玩了。”
  我从车里下来,朝他们伸出手掌道:“手机方便给我看下吗?”
  “给您。”钱笑马上掏出来一部手机递给我。
  而叫李康的少年则左右掏了掏口袋,干咳两声道:“叔叔,我手机还在网吧里呢,我帮您取去。”
  “不用,我去拿吧。”阿彪大大咧咧的转身。
  就在这时候,李康裤兜里突然传来一阵手机铃声。
  “嗯?”我立时间皱起眉头。
  “曹尼玛得,瞅你长得挺老实,还特么会忽悠人!”张千璞抻手一巴掌掴在李康的脸上,粗暴的从他裤兜里抢出来手机,来电显示赫然正是“小年”的名字。
  李康捂着脸,表情惊恐的解释:“不是,我刚刚忘记我手机就在兜里..”
  “接电话,再特么耍花招,攮死你!”张千璞从腰后摸出来大卡簧,顶在李康的肚子上吓唬。
  “喂?”李康哆哆嗦嗦的打开免提键接起。
  “有没有人去网吧找过我,还有钱帮我凑好没有?”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男声,听起来应该就是那个小年的声音。
  “没..没人找过你。”李康抬头看了眼我们后,小心翼翼的回答:“我这里就五百,钱笑那里有四百。”
  小年不满的骂咧:“操,真特么没用,老子又不是不还你们,那么抠门!赶紧给我转过来吧。”
  张千璞凑到耳边交代:“你告诉他,压岁钱都是现金。”
  李康照着张千璞的话说完以后,那头沉默良久后,又骂了一句:“等着吧,我马上过去,如果有人去网吧找我,记得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结束通话以后,张千璞反手又是一巴掌扇在李康脸上,厉喝道:“你刚才为什么说假话?”
  李康委屈巴巴的解释:“小年不让告诉其他人,他说他闯大祸了,必须得马上跑路,我们是好兄弟..”
  张千璞吐了口唾沫道:“你还特么挺讲究。”
  “行了,上车说吧。”我摆摆手示意。
  张千璞的反应能力和做事方式处处透着一股子跟他这个岁数极不匹配的老练,我感觉他甚至比同年龄段的我和钱龙都懂得如何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样的犊子加以培养的话,保不齐真能成就什么大事儿。
  地藏指了指街道道:“我到对面蹲点,如果人来了,不至于让他再跑掉。”
  回到车里,张千璞和阿彪正一副小恶霸的模样呵斥着俩小孩儿。
  我接过来那个李康的手机,一点一点翻看两人的聊天记录,看架势小年应该很信任李康,跟他聊过不少自己的“光辉往事”,就连三十晚上去巡捕局门口办事都跟他吹嘘了一通。
  我们从车里等了足足能有半个多点,小年迟迟没有出现的迹象,这期间我给孟胜乐、李俊峰分别发了条信息。
  “马德,会不会是放你们鸽子呢,你再打个电话问问?”张千璞嘴上问着李康,眼珠子已经瞟向我。
  我想了想后,点点脑袋道:“打一个,就说你家大人喊你回去吃饭,问他还来不来了。”
  李康照着我的吩咐再次拨通小年的号码,电话很快接通,小年不耐烦的哼唧:“你催个毛线催,我正过赶着呢,别着急!没人去网吧找过我吧?”
  “没有。”李康迅速回答。
  “就这样,你和钱笑去网吧门口等我。”
  再次结束通话后,我示意两人下车,思索一下后,又朝着张千璞和阿彪道:“会开车吗?”
  “会,我在老家时候给大哥开过车。”张千璞利索的点点脑袋。
  我叼着烟卷道:“待会小年一露面,你俩马上抓人,开车给他拉回咱们一号店。”
  “你不回去啊大叔?”阿彪好奇的问道。
  “你们没发现这附近有啥变化吗?”我笑着指了指网吧的街道:“在这半个小时里,多出来起码四五辆车,我得帮你们挡下来这帮篮子。”
  张千璞抓了抓后脑勺道:“那不很正常的事情吗,估计是周边小区停车位紧张吧。”
  “多出来车子很正常,但车里的人全都没有下车就不正常了。”我伸了个懒腰道:“有人这是想跟我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把戏呢。”
  在我们等小年的这个过程中,我始终保持着高度警惕。
  说话的过程中,一辆出租车停到网吧门口,之前跟我见过一面的姜年鬼鬼祟祟的从后车窗探出来脑袋,朝着李康和钱笑摆摆手招呼。
  “抓人!”我立时间提高调门,同时迅速踹开车门蹦了下去。
  张千璞和阿彪也紧随我迅速下车。
  “师傅快走!”姜年明显认出来了我,慌忙缩回去脑袋,催促出租车司机。
  我径直挡在出租车前面,指着里面的司机吓唬:“敢特么跑,车给你砸了!”
  “曹尼玛得,下车!”
  阿彪咒骂一句,“嘭”的一声拽开车门,张千璞配合墨迹的薅扯小年的衣领子,将他拖拽下来。
  “不要抓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小年踉跄的跌倒在地上,抱着脑袋嗷嗷鬼喊。
  “嘭!”
  “嘭!”
  同一时间,距离我们几米外的几台私家车的车门一齐弹开,二三十个青年风风火火的涌动过来,我定睛一看,带队的竟是洪震天。
  “杵在原地别动弹,电线杆子啥样你们啥样,动我就捶你!”地藏疾步从对面走过来,手指洪震天一伙呵斥。
  我瞟视一眼,皱眉朝着张千璞指挥:“把他拉走!”
  “朗哥,你这是干嘛呢,大白天的搞绑架勒索啊。”洪震天双手插兜,皮笑肉不笑的朝我吧唧嘴,随即又看向惊恐的小年道:“小兄弟,需不需要我们帮你报个警呀?”
  小年已经吓得方寸大乱,哭爹喊娘的叫嚷:“救我,救救我..”
  “喊你麻痹喊!”张千璞一脚重重跺下去,紧跟着和阿彪粗暴的架起小年硬拖上我们车,随后一溜烟驶向街尾。
  这个时候,停在对面的一台白色“现代”轿车也突兀启动,刚撵出去三四米远,一台黑色的“汉兰达”越野车失控一般从街口出现,径直横挡在那台“现代”轿车的前面,“现代”轿车来不及踩刹车,车头“嘭”的一下撞在汉兰达的车身上面,碎了满地的塑料壳子。
  “大过年的,别逼我送你们上医院挂号!抱头蹲半小时!”汉兰达的四扇车门同时打开,李俊峰、王嘉顺、聂浩然风风火火的跳下来,李俊峰拎着把寒光粼粼的片砍,刀尖直指洪震天。
  洪震天顿了顿,皮笑肉不笑的咧嘴:“呵呵,你们要干啥啊!”
  “干啥,你说干特么啥!”地藏两步跨过去,一拳头砸在洪震天的眼窝上,横着脸低喝:“挨打没够是吧..”
  洪震天别打的往后踉跄两步,迅速兜里掏出来手机低喝:“我替你们把王朗牵制住了,如果这样都抓不到人,那你们高氏集团趁早解散得了...”
  撞在汉兰达上的那台现代轿车驾驶位的车门也“嘭”的一声弹开,一胖一瘦两个家伙面无表情的蹦下来,这俩人我见过,正是前段时间一直跟在李倬禹身后的两兄弟,我记得李倬禹好像称呼他们肥龙瘦虎。
  两人的手里分别拎着一把二指多宽的开山刀,气喘吁吁的瞄向李俊峰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