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颤抖吧,渣爹 > 第一千二百章 鸡屁股

第一千二百章 鸡屁股

    木头有些年头,却不甚起眼儿。
  
      顾瑶再次掂量盒子的重量,果然有点沉手。
  
      对着阳光充足的地方,顾瑶仔细端详木盒,里里外外看了半天,寻找盒子上的夹层。
  
      终于她在盒子的底部看到一道浅浅的痕迹,顾瑶取出了小刀小心翼翼沿着痕迹轻轻扣,过了好一会,顾瑶总算敲开了一道缝隙,既然找到秘密,顾瑶也就不怕再破坏木盒了。
  
      她使劲掰开木盒,一卷很薄的册子从夹层中掉落。
  
      一旁的丫环已经看傻了。
  
      顾瑶捡起册子,说道:“你先出去,此事不许同任何人多说一句,包括我娘他们。”
  
      “是,六小姐。”
  
      近身女婢都是顾瑶使得惯的,忠诚于顾瑶。
  
      李氏关心顾瑶,却不会去询问顾瑶的女婢,让女婢告密监视。
  
      反而有婢女主动说起顾瑶的事,李氏立刻就把婢女给打发出去。
  
      绝不会让告密的奴才伺候顾瑶。
  
      同时,李氏会教顾瑶一些驽下之道。
  
      顾瑶并不担心婢女去外乱说,毕竟她也不是心慈手软的人。
  
      虽然她是府上公认的好伺候,寻常事不需奴婢伺候,自力更生能力更好。
  
      屋中只剩下顾瑶一人,她缓缓打开册子,一行行娟秀笔挺的字体跃入眼帘。
  
      顾瑶差点没能拿住册子,写册子的人有一笔好字,但是让顾瑶惊讶是册子的署名。
  
      陆皇后!
  
      竟然是陆皇后亲笔所写的册子!
  
      顾瑶记得陆皇后在死前曾经烧毁了大量的随笔册子。
  
      很少再有她亲笔所写的东西流传出来。
  
      陆皇后为何要把册子放在不起眼的盒子中?
  
      而且是放在了镇国公的库房,而没有留在皇宫?
  
      顾瑶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很明显这是她成为皇后,甚至是生命的尽头所写的册子。
  
      不是在镇国公府做小姐的时候。
  
      字迹依然很清晰,可是顾瑶心头很沉重,仿佛不敢去看一般。
  
      莫名,她想有个人陪着自己一起去看这本册子。
  
      可是找谁呢?
  
      顾四爷?
  
      不适合!
  
      李氏对陆皇后有佩服,当然也有几分成见,毕竟在李氏看来,陆皇后把好好的一把牌打得稀碎!
  
      不是说陆皇后不够聪明,而是爱上了不该爱的人,又没有拿住那个男人!
  
      李氏认为她是个好皇后,却不是个幸福的女人。
  
      先对比较自私的李氏是无法彻底认同陆皇后的。
  
      毕竟每个女人的想法都不一样。
  
      陆铮……顾瑶很想同他一起看,尤其是看到册子上第一句话时,‘孩子,我是你娘……我不是你是女孩子,还是男孩子,无论男女,你都是我最疼爱的孩子……’
  
      陆皇后怀孕时候写的日记。
  
      顾瑶眼圈有点红,合上了册子,她多愁善感也好,还是同情也罢,就是不想去窥探这份母子之间的感情。
  
      那对翡翠镯子应该是陆皇后留给儿子的。
  
      她早就知道自己活不了,她的生命只能支撑到自己生下孩子!
  
      可是谁也没想到,陆皇后受了镇国公夫人怀孕的刺激,病情加重而生了个死胎。
  
      她还是等到陆铮回来再来仔细看这本册子吧。
  
      顾瑶将册子锁好,另外加了几道锁。
  
      这个册子也许也能解开陆铮的心结。
  
      顾瑶又开心起来,这比收获很多的字画银子都让她欢喜。
  
      没有顾四爷胡搅蛮缠,当然也就没有这份收获,顾瑶去了厨房,亲自给顾四爷做了几样点心,还烧了一只叫花鸡。
  
      “啊,啊,好香,好香。”
  
      顾四爷飞也似得跑过来,披散在身后的乌发还滴水。
  
      “四爷,四爷,你的头发还没干?”
  
      “瑶瑶好不容易给爷做叫花鸡了,谁还在意头发干没干?”
  
      顾四爷一甩头,长发飘然,“自然干就好了。”
  
      顾瑶:“……”
  
      顾清恨其不争的说道:“我饿到你了?还是这样?至于谗成你这样?”
  
      “爷做梦都想着叫花鸡!当初在山洞里,爷同皇上抢叫花鸡,差点打起来呢,爷是没饿到,可是皇上什么好东西吃不到?还不是同爷抢?”
  
      顾瑶把点心摆上,在顾四爷饿狼一样的目光下,敲破外面的泥土,撕开荷叶,阵阵的香气扑鼻。
  
      顾清也不由得咽了一口水。
  
      “烫!您小心点。”
  
      顾瑶拍开顾四爷的手,显然应付贪吃的熊孩子很有经验。
  
      顾四爷老老实实坐着,宛若幼稚园听话的小朋友。
  
      顾瑶最是受不了他这招卖萌,快速拿出撕扯开叫花鸡,把鸡腿鸡翅都给了顾四爷。
  
      顾清叹了一口气,顾瑶分了几块鸡肉过去。
  
      顾四爷说道:“鸡屁股给爷留着!”
  
      “咳咳咳。”
  
      顾清差点被鸡肉噎死。
  
      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的幼弟对鸡屁股这么偏爱?
  
      还特意给他留着?
  
      幼弟这么接地气吗?
  
      他最近是不是忽略了对幼弟的教导?
  
      好歹是豪门子弟,当朝永乐侯。
  
      顾四爷挑出鸡屁股,去掉不能吃的一部分,将鸡屁股分为两份,一个大点,一个小点,趁着顾清没注意,顾四爷把小一点同样很肥的鸡屁股塞进顾清口中。
  
      顾清本能想吐出来,可是望着幼弟那双单纯纯粹的眸子,仿佛即便是毒药,他也能吃了。
  
      意外得好吃!
  
      肥而不腻,唇齿留香。
  
      “好吃吧,皇上也喜欢呢,不过大哥别同外人说,爷怕皇上面子过不去。”
  
      “那你还同我说?”
  
      “您是我哥,当然可以同您说了!”
  
      顾四爷坦荡信任,顾清心头暖暖得,回头他让庄子上多送一些鸡屁股肥一点的鸡鸭过来。
  
      幼弟喜欢什么,他都给!
  
      只要他能给得起的。
  
      顾瑶同李氏无奈对视一眼,同时一叹。
  
      顾清被顾四爷又塞了不少的好东西,他仿佛喝了酒似的,脚下绵软,脑袋晕乎乎回到自己的院落。
  
      突然意识到不对劲,问身边的长随:“我好似答应了老四什么事?”
  
      长随轻声说道:“您答应四爷再养两个杂耍班子,去西山买一坐带温泉又能看到红枫的庄子,还有……还有您帮四爷写几张书画……”
  
      “我大意了。”
  
      他怎么脑子一糊涂答应幼弟这么多事吗?
  
      虽然他得到财物比付出得多,但是他还是感到郁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