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最后一杯酒 > 357人都是有欲望的

357人都是有欲望的


  夏尔洛特-雅典娜的房间中,爱德华-金等人还未离去。
  正如陆震南所猜测的那样,他们正在商量关于无情实力的问题。
  只不过,他们所讨论的,可能已经超出无情他们的预计了。
  “圣女殿下,您的意思是说,那个叫吴情的家伙并不是某位神邸在人世间的代言人,但是,他却可以融合真王的力量,让自己短暂的获得真王之力?”
  说这话的,就是一向沉默寡言的爱德华-金。
  爱德华-金要么不说话,一开口,那必定是有着重要意义的。
  其实,早在来这里之前,他们就已经对无情作了详细的调查了。
  所以,无情可以融合真王之力的消息,他们也是知道的。
  不过,那个时候,他们以为无情是某位神邸在人世间的代言人罢了。
  但是,谁知道,无忧并不是某位神邸在人世间的代言人,这就变得很有意思了。
  要知道,能够融合真王之力,这个在他们西方大陆是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的。
  爱德华-金口中的神邸,指的便是那些界王之上的强者。
  他们的圣女就是作为自由女神雅典娜在人世间的代言人。
  只有作为雅典娜在人世间的代言人,夏尔洛特才能拥有雅典娜这个姓氏。
  这是作为雅典娜在人世间的代言人的一种身份的象征。
  当然,如果只是作为一种象征的话,那是并不能体现出圣女这个身份的高贵的。
  作为圣女,可以短暂的获得来自雅典娜的神力,在雅典娜的神力的加持下,圣女可以短暂的将自己的力量提升到人世间的巅峰,也就是道王巅峰。
  这也是圣女能够成为美利坚联盟实际上的掌舵者的重要原因之一。
  所以,本来,这在爱德华-金他们看来,无情的背后必定是有着一位界王级别的强者的。
  但是,现在夏尔洛特却告诉他们,无情那真王的力量竟然不是来自某位神邸的力量。
  “他的力量很奇怪,他的力量似乎并不是来自某位神邸。
  他的力量只是通过融合两个初入道王境界的强者获得的!”
  夏尔洛特-雅典娜的话,依旧在爱德华-金他们的脑海中回荡着。
  这是足以让他们惊掉下巴的大消息。
  “不可能!”
  雷欧-亚历山大一马当先的否定道,在他看来,向无情那种人,能够获得神邸的亲睐就已经是万幸了,怎么可能会获得比神邸的赐福来的更加强大,更加完美的力量?
  “雷欧!”
  不过,爱德华-金立马大声的呵斥了雷欧一句。
  要知道,雷欧-亚历山大刚才的言行,在自由女神就是大逆不道。
  通过血与泪的教训,自由女神的旨意必定是正确的!
  而作为自由女神雅典在人世间的代言人,夏尔洛特的一言一行,也必定是遵循女神的旨意的。
  所以,雷欧刚才的行为就是渎神,是在侮辱女神!
  好在,雷欧-亚历山大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而且,这里也没有什么外人,所以,他立马道歉道。
  “我的女神殿下,请您原谅我的失言。
  我并不是在否定您的话语,我只是觉得,这样的力量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叫无情的臭小子身上。
  我觉得,这里面是不是有着什么误会?”
  雷欧的解释,让夏尔洛特-雅典娜的脸色好看了不少。
  不过,夏尔洛特也知道,雷欧说的并没有错。
  这样的力量是绝对不可能存在的!
  最起码,目前来说是不存在的。
  不过,根据真性的三大定律,其实这也并不是没有可能的。
  融合他人真性之力的这个实验,其实他们自由女神一直在做,只不过,从来没有成功过罢了。
  虽然,这个实验,他们西方大陆是最先开始的,但是,要夏尔洛特说,这个世界上,谁最有可能成功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十殿阎罗。
  因为,这个实验的关键在于,必须要求融合者之间的真性之力存在同性点。
  所谓的同性点,指的便是,虽然真性之力不一样,但是,它们都属于同一个系的力量。
  比如说,光明与火焰,同属于阳之力。
  只有这样,这两者才有可能融合。
  当然,也只是有可能罢了!
  毕竟,他们从来没有成功过。
  但是,十殿阎罗不一样,世人都知道,十殿阎罗的力量同宗同源,他们的力量本质都是信仰之力。
  所以,十殿阎罗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有可能成功的。
  这么一想之后,夏尔洛特突然发现,本来被他们忽视的无情,似乎变得要比那个什么雷电存储技术更加的重要了。
  呵呵,这算意外发现喽?
  夏尔洛特不由的想到。
  界王之上的强者之所以可以强行给弱者灌输力量,是因为,他们拥有世界之力。
  世界之力,作为这个世界上最高等级的力量,它是包罗万象的。
  可以说,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种力量,都可以在世界之力中找到。
  所以,界王以上的强者都是利用自己体内的世界之力,强行灌输给自己的信徒,让他们获得人世间巅峰的力量。
  这跟信仰真王,凭借真王的力量来突破修炼之资的办法是不一样的。
  前者只是让人短暂的获得强大的力量,属于一次性消耗品,后者则是不一样的,它是可以永久提升的。
  但是,无情既没有信仰别的真王,也没有神邸为其灌输力量,他竟然可以融合别人的力量,而且还是两位道王的力量,这在夏尔洛特看来,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了。
  “圣女殿下,那我们要不要将这个消息散步出去?”
  爱德华-金当然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他相信,一旦他们将这个消息公布出去,那么,无情绝对会成为众矢之的。
  这将会让本就混乱的时局变得更加的混乱。
  但是,他毕竟不是领导者,夏尔洛特才是他们的最终决策者。
  “先等等吧!
  这可是一个惊喜!”
  夏尔洛特-雅典娜当然知道爱德华-金话里的意思,他是想要通过这个消息,来扰乱陆震南对他们的部署与监督,这样的话,他们才有机会去完成他们的任务。
  但是吧,夏尔洛特-雅典娜觉得,无情的这个秘密可能要比雷电存储技术更加的重要,所以,她驳回了爱德华-金的提议。
  要知道,现在只有他们一家人知道,这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说不定到时候会爆发争夺无情的大战。
  夏尔洛特可不想煮熟的样子被别人给叼走了。
  无情,雷电存储技术,夏尔洛特可是一个都不想放手的。
  只有小孩子做选择,她可是两个都要的!
  “我明白了!”
  爱德华-金作为十二黄金星斗士之首,他表态了,就意味着整个十二黄金星斗士都会照做的。
  然而,人无完人,哪怕是圣女座下的十二星斗士,他们也只是人而已。
  是人,就会有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时候,比如说,现在的狮子座雷欧-亚历山大。
  他对无情,或者说,他对任何人,都是不屑的。
  他是骄傲的,他的骄傲,让他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所以,当他知道无情竟然拥有这样不可思议的力量的时候,他的骄傲之心就开始作祟了。
  他嫉妒了!
  甚至有点恼羞成怒!
  他觉得,自己哪里不如无情了?
  为什么自己这么优秀,都没有成为某位神邸在人世间的代言人呢?
  为什么自己这么优秀,却不能获得如此完美而又强大的力量呢?
  越想越生气的雷欧-亚历山大,恨不得立马去找无情单挑。
  他要证明,证明自己比无情强大!
  证明自己比无情更有价值!
  这样的心思一经产生之后,就像是种子一样,在他的心间,生了根,发了芽,甚至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的增长着。
  然而,雷欧-亚历山大的这些内心的想法,其他人是不知道的,哪怕是圣女,也是不可能知道他心中的真实想法的。
  毕竟,他们不是无情,他们不能像无情那样,可以感受到别人心中的欲望。
  不知不觉间,欲望正在雷欧-亚历山大的心中蔓延,以至于后面夏尔洛特-雅典娜他们在说什么,他都没有听见。
  等待夏尔洛特-雅典娜将他们潜退之后,雷欧-亚历山大才算是彻底的回过神来了。
  虽然没有人知道雷欧-亚历山大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但是,他刚才那如同失了魂一样的表现,依旧被处女座的爱德华-金看在了眼中。
  就在离开夏尔洛特-雅典娜的房间的时候,爱德华-金把雷欧-亚历山大给叫住了。
  “雷欧,等一等!”
  爱德华-金的话,雷欧-亚历山大还是听得。
  “怎么了,爱德华?”
  雷欧假装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对着爱德华说道。
  “没事!
  我见你刚才一直在神游天外,所以想过来问问你,有没有什么事情?”
  爱德华-金关心的询问道。
  “哦,我只是有点不服气。
  尤其是看到圣女殿下对那个臭小子似乎很在意的样子,我的心里就非常的不好受。”
  雷欧-亚历山大虽然骄傲,但是,他并不蠢。
  他知道爱德华-金一定是看出了什么,不然,他是不会拦下自己的。
  所以,他干脆就来个将计就计,直接把自己的真实心情给说了出来。
  爱德华-金在得知了雷欧-亚历山大的想法之后,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
  在他看来,将这些话都说出来的雷欧-亚历山大,要比什么都不说的雷欧-亚历山大,好对付的多。
  “我知道你的性格,所以,我能理解你。
  不过,我希望你还是要以大局为重,不要做出什么傻事来,知道么?”
  爱德华-金说的非常的友善,这让本就准备暂时假装乖乖听话的雷欧-亚历山大变得更加的乖巧了。
  “放心吧,我不会做傻事的。”
  有了雷欧-亚历山大的保证,爱德华-金这才满意的离开了。
  看着爱德华-金远去的背影,雷欧-亚历山大则是在心里,将无情诅咒了一遍。
  他决定,一定要给无情一点颜色看看!
  他要逼问无情,他要掌握那种可以融合别人的真性之力的办法!
  他要成为强者!
  ......
  2019年1月28日的早晨,距离无忧跟安绮罗订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经过昨天的相谈,无忧越加的认识到自身实力的不足。
  在他的再三思考之下,他决定去找大师兄肖白容。
  当然,这也是因为,在经过跟安绮罗的一番促膝长谈之后,他觉得自己的心态已经转变了很多。
  虽然他依旧渴望实力,但是,他的内心十分的平静,没有一点的急躁。
  所以,他觉得,他应该已经是准备好了。
  他觉得,以他现在的状态,应该已经可以完成肖白容交给他的考验了。
  ......
  咚咚咚......
  无忧再一次敲响了肖白容的大门,开门的一瞬间,无忧发现,肖白容并没有出现在门口。
  “小师弟,看来你已经准备好了!”
  刚进房门的无忧,就听见了肖白容那温柔而又欣慰的话语。
  “是的,大师兄!”
  穿过门道,进入房间的客厅,无忧发现了坐在沙发上的肖白容。
  也不知道为什么,无忧总觉得,今天的肖白容似乎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
  不过,具体是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上来。
  反正,他就是有那种直觉!
  “坐吧!”
  肖白容示意无忧坐到他的对面去,无忧乖乖的坐了过去。
  与肖白容面对面相坐之后,无忧发现,今天的肖白容,似乎变得更加的从容了。
  虽然,以前肖白容给无忧的感觉也是十分的从容不迫的,但是,今天的肖白容却是格外的如此。
  如果硬是要让无忧说出两者的区别的话,无忧觉得,前者可能还是有一点在装吧,但是,现在的话,肖白容的从容不迫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的气质。
  似乎,“从容不迫”这个词,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样。
  “师兄,难道你突破了?”
  这是无忧唯一能够想到的肯能性了。
  毕竟,在他眼中,他的大师兄已经待在隐性这个境界很久了。
  无忧自认为,他们这一代真传弟子并不比他师父那一届差。
  算算他大师兄的年纪,无忧觉得,差不多也该突破了。
  所以,无忧满含期待的看着肖白容,等待着肖白容的答案。
  然而,无忧注定是错误的。
  毕竟,他的大师兄,早就已经突破成为真王了。
  只不过,无忧不敢去这么想而已。
  面对无忧的询问,肖白容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没有,那有这么容易突破?”
  听到肖白容的回答之后,无忧瞬间失望了,当然,他并没有将这一丝失望表现出来,他怕肖白容会被自己的失望给影响到,所以,他将在自己的表情管理做的很好。
  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肖白容说的没有突破,并不是没有突破成为器王,而是没有突破成为道王。
  如果让无忧知道肖白容跟他玩文字游戏的话,估计无忧能够被气死!
  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心虚,无忧立马转移话题说道。
  “大师兄,你到底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我在短时间内获得突破呢?”
  虽然,之前肖白容跟无忧提过一嘴,但是,并没有详细说明,所以,无忧对于肖白容的办法其实还是未知的。
  对于无忧,肖白容也是了解的,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说清楚的话,无忧可能不会答应。
  “小师弟,你知不知道武当七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