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塞尔达入侵漫威 > 966. 米多娜的出现

966. 米多娜的出现


  又是一个外乡人吗?
  
  小女孩看着拼命奔跑过来的绿衣男孩,这是她脑中的第一个反应。
  
  随即就见这个绿衣男孩,奋力朝着远处,抛出一枚血红色的酒瓶,砸在墙壁上碎裂开,炸出了大片赤红色的粘稠血液。
  
  刺鼻的鸡尾酒!
  
  这是亚楠的一种特产。
  
  亚楠人对于血液的需求量,甚至超过了酒精。
  
  酒精能够给人带来的迷幻,亚楠之血更甚,甚至产生的迷幻会让人上头。
  
  鸡尾酒中大量的刺鼻血腥味散发而出,立即将咳血怪物吸引过去。
  
  林克急忙抱着小女孩,快速地折返跑,将小女孩交给了加斯科因神父。
  
  “爸爸!”
  
  小女孩惊讶地叫道,随即声音便颤抖起来,小女孩的眼泪簌簌地滑落她脏兮兮的小脸。
  
  加斯科因神父怜爱地抱住小女孩,就仿佛抱住了护身符一样。“抱歉……爸爸离开太长时间了。上天保佑,你可算是没事……”
  
  但谈起上天保佑时,加斯科因神父的身体,明显地一震。小女孩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父亲在颤抖。
  
  林克看着团聚的父女,心中悬着的巨石终于落下。
  
  他来到这里的责任,就是为了拯救。
  
  芙洛拉来到林克的身边,沉声道:“你的消耗太大了,又不能利用采血瓶补充体力。这次我来。”
  
  “这是咳血怪物。他对血液很饥渴。”
  
  “他远远要比疯狂的加斯科因更加危险!”
  
  林克自然也感觉到了。
  
  加斯科因神父只是一个陷入杀戮疯狂的可怜人。而咳血,却是一头彻彻底底的怪物,像是经受过酷刑的恶鬼,对血液充斥着炽热的贪婪。
  
  只见咳血疯狂地舔舐墙壁上的血液鸡尾酒。但是这样一点可怜的血量,根本无法满足他永恒的饥渴。
  
  他将目光投向了加斯科因神父和他的女儿。
  
  健康的人类,鲜活的**
  
  “来了”
  
  芙洛拉手持螺纹手账狠狠地地上一敲,砸出火花。她挂上黑色的旧布面罩,便朝着怪兽走去。
  
  林克喘息着,即使在血源世界,他还是能够动用微弱的神圣三角力量,在不断地恢复着体能。
  
  圣女之魂,也像是心脏一样跳动着,不断利用自己的光芒,滋润着林克的身体。
  
  “哈!”芙洛拉像是驯兽师一样,猛然挥舞手杖,一个低身。自己翻滚钻下咳血怪物身下,尖锐的手杖末端划过咳血怪物的身体。
  
  但是咳血怪物即使是最脆弱的腹部,也坚硬不已。手杖难以造成伤害。
  
  怪物跳跃落地后,丝毫不去理会攻击他的芙洛拉,而是迅猛地嘶吼冲向小女孩和加斯科因神父!
  
  他渴望血液!
  
  加斯科因神父因为被林克净化,虽然解除了疯狂,但是也产生了副作用,那就是对于暴力的惧怕。使得他作战能力大减。
  
  芙洛拉神情一紧,果然糟糕的事情发生了。
  
  咳血怪兽根本不愿意和她正面作战,而是选择袭击更脆弱的小女孩和加斯科因神父。
  
  因为多了两个人需要保护,所以使得原本危急的情形,变得更加凶险。
  
  小女孩发出一声尖叫。加斯科因神父将小女孩拉到自己的身后,双手抱着火把,大声地呼喊,试图吓退咳血。
  
  咳血并不想其他野兽那样害怕火焰。他高高跃起,然后两只干枯的爪子,直接抓取加斯科因神父身后的小女孩!
  
  林克展开锯肉刀,使得兵器延长一倍。
  
  他猛地一刀劈在咳血的腹部。
  
  咳血滞空的身体受到感染,随即加斯科因抱走小女孩。
  
  落地后的咳血,缓慢地逼近林克。
  
  周围不知为何,发出了一阵一阵急促的男性喘息声。
  
  咳血怪物伸抓抓向林克。
  
  咳血怪兽的身体逐渐地占据他的视野,林克瞄准咳血怪兽张开的嘴部,横着一刀砍去。
  
  “飒!”
  
  林克将咳血怪物的嘴巴砍得拉开许多,弄得咳血怪兽下巴仿佛要掉落下来一般。
  
  然而林克也被咳血怪兽撞飞,本来想用翻滚抵消冲击力,但无奈背后没有太大的空间,所以撞在墙上,眼冒金星。
  
  芙洛拉立即抽出一道手杖长鞭,击打在咳血怪兽的身体上。
  
  她急忙转头道:“你怎么样?”
  
  林克强撑着站起。
  
  他有些不妙,刚才的咳血一击,使得林克身体似乎中了某种可怕的毒素,正在迅速地削弱林克。
  
  林克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加斯科因神父登时叫道:“林克,你中毒了!”
  
  “可恶!”芙洛拉朝着咳血猛攻而去,她很担忧林克的状态。
  
  芙洛拉看着林克的脸色迅速灰暗,不由得心中警惕感大增。
  
  其实她对于林克,一直抱有着某种浓郁的忌惮。
  
  血源诅咒世界很多的人都会陷入疯狂,鲜少出现例外。
  
  越强的人,陷入疯狂,就更加地危险。
  
  加斯科因神父就是这样的情况。
  
  如果林克也变得疯狂呢?
  
  他将会成为怎样可怕的敌人?
  
  这是芙洛拉时刻保持警惕的重要因素。
  
  在芙洛拉眼中,除了人偶之外,其他人都有可能变成敌人!
  
  林克自然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咳血的毒素正在迅速地伤害着他的身体。
  
  光之力在不断地消除着体内的负面影响。
  
  但作用力有限。
  
  除了实在的伤害之外,咳血的毒素,还对林克的精神产生了污染。
  
  小女孩想要靠近林克,但是被加斯科因神父紧紧地抱住。
  
  因为林克现在的状况很危险,即使他是加斯科因和女儿的恩人,也必须在这种情况下对林克保持冷漠!
  
  就在林克感觉到胸口恶心的时候。只见他的耳边传来了米多娜的声音:“哎呦,你这次怎么跑来了这样一个诡异的地方呢?”
  
  从林克的胸口处,亮出一道光之缝隙,随后米多娜努力地爬了出来。
  
  她的身体先是透明的,就像是灵魂一样,很快地就恢复了实体。
  
  林克惊讶道:“你怎么过来了?”
  
  米多娜巴望着四周:“我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气息。这里拥有一种比影之力更加阴暗灰色的力量和意志啊。你长期呆在这儿会很难受的。”
  
  她吧唧在林克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你中了毒,我给你爱的亲亲帮你解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