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江湖位面小人物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枯死的剑

第三百二十八章 枯死的剑

    银钩赌坊,灯火依然通明。
  
      明亮的光芒打在人的脸上,可以清晰地看到所有人的表情:赌徒们的恐惧,枯竹的惊讶,方玉飞的微笑,苏微云的淡定。
  
      巷子外面的风冷冷地穿过,赌坊里面好像也变得有些不再温暖。
  
      有眼力劲的赌徒们已悄悄地打算溜走,他们虽然嗜赌如命,可毕竟不是真的不要命。
  
      然而等他们想溜出去的时候,却发现赌坊的门已经被锁死了。
  
      苏微云和方玉飞既然联合布下了这个杀局,自然就不可能让枯竹再走掉。
  
      枯竹脸色先是变了变,随后又镇定下来,道:“苏微云......你就是青龙会新来的掌舵人?”
  
      苏微云不语。
  
      枯竹冷笑道:“幸好你赶了过来,否则你一定已死在孤松的剑下!”
  
      苏微云还是不语。
  
      枯竹道:“只可惜你躲得过初一,却躲不过十五!”
  
      忽然间,“铿”的一声,剑已出鞘。
  
      是枯竹的剑!
  
      剑光破空,竟像是直直飞出来的,一飞便是七丈之远,从头通到了尾,横贯整间赌坊。
  
      苏微云与枯竹之间隔得本来还有好一段距离,但是那剑光霎时便至,根本不给人以反应的时间!
  
      这一剑的气势,孤峭奇拔,永恒死寂,正如寒山顶上的一根万年枯竹!
  
      苏微云看到这一剑的时候,突然愣了愣,好似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奇物。
  
      他没有拔剑去迎,反而避之远远,脚下踢飞一张赌桌,骰子赌具落了满地,一面偌大的由实木制成的木桌劈头朝着枯竹盖过去。
  
      噔!
  
      枯竹伸手推掌,一掌打在木桌上,将那张桌子又飞速地转了回去!
  
      而他的人也跟着桌子掠去,他的剑就在桌后,依然保持着原来的气势,没有一丝改变!
  
      苏微云身后已是墙壁,墙上还挂着一幅东汉蔡伯喈的书法。
  
      木桌疾速倒飞而回,他已没有地方再躲!
  
      哧!
  
      剑已击出,穿过木桌不费吹灰之力,简直比切碎一块豆腐还要轻巧。
  
      在一片惊呼之中,木桌并未砸在苏微云身躯上面,而是猛地一顿,停在了半空之中。
  
      桌子横隔在苏微云与枯竹之间,其间只差了一柄剑的距离。
  
      其中半柄是枯竹剑,另外半柄却是潇湘剑。
  
      苏微云在最后一刻竟也出剑,与枯竹剑一起穿过桌子,生生将之举起。
  
      咔嚓、咔嚓.......
  
      木桌忽然碎裂,碎成极小的一片一片,最先是从中间掉落,随后扩散至周围四边,就仿佛是一张精致的蜘蛛网寸寸断裂一样。
  
      但你若是紧盯着剑尖看,却又像是两人用剑在木桌上以细小的裂痕作为茎络,“画”出了两朵不同而绝妙的花。
  
      赌场中的人紧紧盯着两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剑力。
  
      这种剑力竟是带着一种毁灭性的可怕力量,不但一剑穿过,而且还要以巧妙的内劲运用,将刺中的东西一点一点地震碎。
  
      他们相信,这柄剑若是刺中的是人,那人的经脉恐怕会碎裂得更加彻底。
  
      哗啦!
  
      木片掉落了一地,花也凋零。
  
      众人才终于看清楚两人的剑。
  
      ——那柄枯竹剑堪堪擦着苏微云的胁下而过。
  
      ——而潇湘剑则穿入了枯竹的左肩的锁子骨中。
  
      枯竹剑居然刺空了!
  
      枯竹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种道不明的神色,有惊恐,古怪,困惑,还有难以置信。
  
      他们的手居然还停留着,没有动弹。
  
      他们两人不动,其他的人也不敢动。
  
      银钩赌坊之中,反常的一片安静。
  
      苏微云忽然问道:“你的剑是不是叫作枯竹剑?”
  
      枯竹道:“孤松之剑孤傲如松,寒梅之剑凄美如梅,我剑如枯竹!”
  
      苏微云赞道:“好一柄枯竹剑,万年竹枯,有死无生!被枯竹剑刺中之人是否从无活口?”
  
      枯竹道:“不错!”
  
      幸好苏微云并未被枯竹剑刺中,众人都在庆幸。若是苏微云死了,他们就也活不了了。
  
      苏微云又问:“枯竹剑下为何杀机如此之重,从不留下活口?”
  
      枯竹道:“万年青竹也枯,人岂能活?”
  
      苏微云道:“青竹为何而枯?”
  
      枯竹道:“青竹开花,虽有一方灿烂,然花开之后,便是枯时!”
  
      苏微云沉默。
  
      竹子四季常青,千姿百态,挺拔而坚韧,但却很少开花。
  
      因为往往在开花之后,青竹便会枯死。因而许多地方视竹子开花为灾难之前的凶兆。
  
      苏微云喃喃道:“开花之后,便合该枯死吗?”
  
      枯竹厉声道:“你的剑岂非也是开出了花,你方才岂非也是将花枯死?”
  
      “如此一来,剑法才能绽放出最恐怖的力量,你何必惺惺作态,又来问我?!”
  
      银钩赌坊中当然不乏练过拳,习过武的人,但是他们却一点也听不懂苏微云和枯竹在说些什么。
  
      就连方玉飞也觉得两人似乎是在聊着天书。
  
      但苏微云自己是清楚的,他的剑法也会开花,开的是“夺命第十四剑”的花。
  
      木石夺命之后,便是一朵花的灿烂。
  
      这便是夺命第十四剑。
  
      可是夺命十三剑在传说当中是拥有着第十五剑的。第十五剑一出,鬼哭神嚎,天地皆惊,尸山骨海,血流成河!
  
      但是第十五剑究竟在哪里?从何处去寻?苏微云却根本没有头绪。
  
      他觉得第十四剑已经是极限了——一截生长在荒漠之中,扎根于顽石之上的木头都开出了花来,你还要它怎样?
  
      但苏微云却从枯竹的剑中窥到了一点端倪,所以他在先前才会愣住。
  
      枯竹的剑法和夺命第十四剑的变化形有不同,而意却相近,有一些隐隐约约的共通之处。
  
      枯竹忽然叹道:“我败了。我见你剑在右腰,算准你擅长的必然是左手剑,没想到你用的是右手。”
  
      潇湘剑稳稳插入他的左肩,握剑的手是右手。
  
      他算错了,所以枯竹剑才会刺空。
  
      苏微云看向自己的右手,当年他也是用右手用出的夺命第十四剑,杀掉了内功登峰造极,无人可挡的邀月宫主。
  
      但是因此,他却受杀气所侵,经历了一段不敢轻易拔剑杀人的岁月。
  
      就在方才,木桌凌空飞击之时,他趁着枯竹视线受阻,飞快将剑换到了右手,灵感所至,使出了那一招夺命第十四剑。
  
      “开花之后,便要枯萎,如此才能使出那一种万古俱灭的死寂的剑意......”
  
      这会不会就是通向传说之中惊天动地,无与伦比的“夺命第十五剑”的道路?
  
      照着这一条道路修行下去,是否就可以达到夺命十五剑的境界?
  
      苏微云陷入沉思,喃喃自语,居然又问出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那我的剑已击中了你,你为何还没枯死?”
  
      枯竹淡淡道:“只因你剑上的劲力还未催发,剑法尚未用尽,杀机也未到最大的时候。是以你不动,我也不能动,否则便会牵动剑气,废掉我的左臂。”
  
      众人才明白,原来他二人都无动作是这个原因。而看起来枯竹似乎已要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苏微云想了想,又摇头道:“不对。”
  
      枯竹有些怒道:“不对?老夫学剑四十余年,今日纵未胜过你,可却绝不会说错你的剑法!”
  
      苏微云道:“你不是说得不对,而是剑用得不对。花开之后,绝不该枯!”
  
      枯竹道:“为何不枯?”
  
      苏微云道:“若是花开而枯,灭绝万物,剑便成了死剑,便会毁灭剑客周围的一切!”
  
      枯竹眼中忽地露出一种奇异的神情,道:“那难道不正是剑道的最高境界?”
  
      苏微云叱道:“伤人必先伤己,此剑既是灭绝之剑,欲灭绝有灵之万物,那么剑客本人也逃不过大劫!”
  
      枯竹闻言,顿时一下子呆住。
  
      苏微云缓缓地将潇湘剑从他的左肩之中拔出,鲜血顺着剑尖往下滴落。
  
      他没有催发出蕴藏在其中的剑劲。
  
      滴。
  
      鲜血一粒粒地落在枯竹的脚边。
  
      “你走吧,我不杀你。”
  
      枯竹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瞪大眼道:“你让我走?”
  
      苏微云道:“我方才那一剑用错了,我不用错误的剑杀人。所以我放你走。”
  
      赌坊中众人也呆住,比枯竹更呆。
  
      “多谢。”
  
      枯竹呆立原地半晌,忽然收剑回身而走,离开了银钩赌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