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槐夏记事 > 第七章:农民工讨薪新方法

第七章:农民工讨薪新方法

    何槐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大场面——二三十人气势汹汹的分布在小区的前后门,盯紧每一个进出的人。
  
      开车的,他们就蹲在门卫室门口,趁对方摇车窗刷卡的时候看。
  
      这方法虽然笨,也经常遭受物业驱赶报警,但是他们人多势众,又是棘手的讨薪问题,承诺了不干扰别的住户,最后物业和警察只能含含糊糊委委屈屈的应了。
  
      何槐学着他们在大门口蹲下——
  
      “这样子能不能认出来啊,万一人家伪装呢?”
  
      “那不能!”
  
      王叔信心满满,双手画圆比划着:“他那么胖,一百十斤哩,怎么伪装?只瞅胖的就行了。”
  
      “再说了,都见多久了,能认不出来?化成灰我都能知道他比别人多一撮。”
  
      何槐:失敬失敬!
  
      看不出来普通的农民工都能有这样的眼力!何槐有点气弱:“我就能看到它的魂魄比别人扁大些……”
  
      “哈哈哈!”
  
      王叔笑了起来。
  
      …………
  
      等到凌晨了,何槐自告奋勇:“你们白天上工还是赶紧睡吧,我看着。”
  
      王叔努力睁大眼睛,迷糊道:“再等等,再等等……”
  
      其实,现在有外卖有跑腿,有网有空调,一个月不出门都是可以的。王叔他们白天要干力气活,晚上还是在这里守着,反而是熬不了那么久的。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他们没什么文化,也不太会别的办法,包工头没有公司,他们也不知道对方老家在哪儿,小区里管的紧,也不能上门堵人,如今能在小区门口等着,已经是他们几番拉锯的结果了。
  
      王叔今年五十岁,头发都花白了。
  
      他身材干瘦,脸颊黑黄,皱纹还特别多,最爱抽烟……如今铺着大衣蜷缩在睡在地面上,跟其他睡在一起的农民工们何其相似。
  
      这一刻,何槐的心突然揪了一下。
  
      她挥挥手,周围的蚊子全部被驱赶,然后随手从旁边摘下一枚树叶,放在手心里——
  
      “呼!”
  
      骤然一阵风起,树叶子飘飘荡荡,慢慢进了小区。
  
      2栋一单元304号……
  
      楼太高了,树叶子几次翻腾,都没能上去。
  
      何槐鼓鼓腮帮子,忍痛一抹灵气跟上去——
  
      “呼!”
  
      树叶子打了个转直线上升,直接从纱窗缝钻了进去。
  
      客厅里空调开着,凉丝丝的。胖乎乎比别人多一撮的包工头睡在沙发上,电视还开着。
  
      面前是个敞开的外卖碗,卧室里倒是有个女人睡的安稳。
  
      小树叶飘啊飘,然后贴上了包工头的额头。
  
      ………
  
      凌晨三点。
  
      何槐推醒了王叔:“咱们该回去了。”
  
      接班的人已经来了。
  
      工地五点上工,这个点没有地铁公交,他们要走一个小时回去,刚好可以吃早饭,顺便再补个觉。
  
      讨薪的生活啊……
  
      回去的路上大家都不怎么说话,何槐倒是心情好,跟着他们一起,只觉得自己混社会的经验又多了许多。
  
      接下来,就看那个比别人多一撮的胖工头,办事效率怎么样了。
  
      …………
  
      “啊!”
  
      五点半,胖工头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空调凉飕飕的,他一身冷汗,赶紧把毯子拽过来盖着——
  
      做了个好可怕的梦。
  
      梦里边,看不清脸的农民工们聚在一起,僵尸一样(模仿某个大片)朝他伸手,不给就把他吃掉了!太可怕了!
  
      胖工头发了一会呆,转身又睡下了。
  
      ——人生在世,亏心事做多了,就根本不怕这些。不就是个梦嘛……他看那群泥腿子能在门外守多久!
  
      小区里的住户肯定就要忍不了每天被这样一群危险人物盯着了……
  
      …………
  
      何槐等了一天,都没听王叔他们说要到钱的事儿,好生气啊!
  
      包工头太不讲究了!
  
      难到那个梦不可怕吗?
  
      她愤愤不平的推着车,脚底下更比之前多了两分力气,包工头远远看着那气势汹汹的一团,不由眼皮跳了跳。
  
      那团裹着灰尘的砖车正飞快的向前跑,却突然听到一声大叫——
  
      “老王!”
  
      何槐下意识抬头,前方几步距离的高空,一个人正穿过层层脚手架,框框当当撞下来!
  
      她手一松,带着惯性的砖车自顾自往前冲,而这时,人已经窜到了脚手架下头——
  
      “走开!”包工头大喊!
  
      八楼以下已经盖好,早就没了脚手架做缓冲,从十七楼再到八楼,八楼再……这么高的距离摔下来,何槐想接他,恐怕自己的小命都要搭进去——一天之内两起事故,包工头此刻神魂俱裂!
  
      然而楼上的人已经下坠,楼下的人已经伸出了双手——
  
      “砰!”
  
      沉沉闷闷一声响。
  
      好半天,才有人睁开眼睛——
  
      “咦?”
  
      老王没事儿?!
  
      不止没事,叫老王自己来说,他好像掉进云堆里,半点撞击力都没感觉的啊!
  
      只不过,直接碰撞在脚手架上的时候打到头了,如今恍惚一下,他很快又昏了过去。
  
      众人这才急急忙忙凑上来。
  
      包工头第一时间碰了碰何槐,语带哭腔:“你没事儿吧?”
  
      何槐眨眨眼——她是树,下盘稳的很,接东西什么的,也特别擅长。只不过考虑到人类脆弱的小身板,所以额外多加了一层灵气缓冲。
  
      现在人没事,她第一时间又把灵气收了回去,对包工头眨眨眼:“我没事儿啊。”
  
      说的那么轻描淡写,不知道还以为老王刚只是跌了一跤呢!
  
      众人面面相觑,各自都瞪圆了眼睛。
  
      包工头手都在发抖,此刻团团转了半天这才勉强镇定下来,此刻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看了看还在颤抖的手指——他带着工人那么多年,可还没出过一次这样的大事故呢!
  
      想了想,不由苦笑道:“你们先别乱动老王,都干活去吧,注意安全。我,我缓一会儿送他去医院。”
  
      “还有你,”他看着何槐:“今天,今天太感激了……你别干活了,我照常给你算工资,坐那里歇歇,等下也去检查一下胳膊。”
  
      何槐:……
  
      检查是可以检查的,就是她得抓紧时间检查一下这个勉强属于人类范畴的身体,看看自己附身之后有没有一不小心瞎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