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西游之妖行纪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月夜

第一百四十九章 月夜


  月光下,太攀于庭院当中安坐,腰间的长剑,斜斜的搭在他的膝盖上,剑柄的朝向,角度,正好是其最顺手的状态。
  闭上双眼,太攀可以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这荒凉而又破败的庭院四周,有数十道目光出现,每一道目光当中,都带着不加掩饰的恶意,令他浑身的汗毛,都是竖了起来。
  在这森然恶意之下,这庭院当中,那些藏在乱草当中的虫鸣,陡然一静,那明晃晃的月光,在这一刻,也似乎是变得阴森惨白起来。
  太攀身形不动,只是其右手缓缓的往前,然后捉住了膝上的剑柄。
  缠绕于剑柄上的银色丝线,没有丝毫缝隙的,和太攀手掌的掌纹,贴在一起。
  很快,半个时辰就已经过去。
  半个时辰的时间,这庭院周围的目光,有多了不少,但依旧是没有一人率先出手打破彼此之间那奇特的宁静。
  隐隐约约的,太攀似乎是察觉到,在这无数的充满了恶意的目光当中,又有一道威严而又浩瀚的目光,从那穹天上,落到了此间,那目光,对眼前的这一切,期待已久,且饶有兴致。
  “有些麻烦了!”感受着周围越来越多的目光,太攀心中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若是有修行者在此时对他出手的话,他反而没有这么忧心。
  但偏偏,这些修行者,谁也不曾出手,只是用满是恶意的目光,给予他无尽的压力。
  在这目光之下,每一分每一秒,太攀的心神,都是紧绷着,没有丝毫的放松。
  这样下去,只怕是等到真的有人对他出手的时候,他连反抗的机会都不会有。
  所谓张弛,长期的心神紧绷之后,必然会有一段时间的心神恍惚,而这个时候,也是修行者最为松懈的时候。
  若是在这个时候有修行者对太攀出手,那绝对有机会,对太攀造成致命的伤害。
  修行者和凡俗生灵,最大的两个区别,一是寿命,而是环绕于他们周身的天地元气,在这天地元气的笼罩下,寻常的攻势,几乎不可能对修行者造成伤害,但除开这一层天地元气之后,修行者也和凡俗生灵没有区别,都只是血肉凡胎而已,刀剑加于身,同样会受伤,会死亡。
  对于凡人而言的致命伤,对于修行者而言,同样不例外。
  尤其是,此时的太攀,因为天门当中的那一滴血液的缘故,气血亏损,只是单论体质的话,他比起那些寻常的凡人,或许还稍有不如。
  “怎么还没动静!”一个时辰之后,太攀的心神,已经快要臻至极限。
  在他的预想当中,武安侯欧府的妖灵们,在察知了这御史大夫府中的变故之后,也该有所反应了,无论他们是否察觉到了自己的身份,但自己此时所表现出来的立场,却是和他们一致的,他们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在此时,对自己的处境,袖手旁观。
  “真是麻烦啊!”倏忽之后,太攀的心中,忽又涌现出一股庆幸之意来。
  周遭那无数恶意的目光,以及那目光背后的压抑,无一不再说明,这长安城中,宗派,散仙,以及妖灵们之间,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对的平衡,彼此之间,相互牵制的同时,又在相互配合,围绕着晁错,围绕着这一卷削藩策,已经是形成了一张又一张的大网,将这长安城中所有的修行者,都囊括其中。
  感受着周遭那些充满了恶意而又压抑无比的目光,太攀也是不由得感慨起来。
  他开始思索,若是他的选择,如同一个正常的修行者的话,那此时,他只怕正在这错综复杂的关系当中往来,在这被无数的人情,关系,利益以及谋算当中所构成的大网当中挣扎,最后成为这大网的一部分,成为他周遭的那无数的充满了恶意与压抑的目光当中的之一,一举一动,皆是不由自已。
  想到这里,太攀也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越发的庆幸自己的选择。
  就如他所预料的那般,只要他出现在了晁错的面前,表现除了自己的立场和态度之后,晁错就一定不会拒绝他,因为晁错已经没有时间了。
  孔子云,五十而知天命,所谓天命,便是生死。
  超过五十岁的凡人,在死亡临近之前,必然会有所察觉,这就是所谓的,五十而知天命。
  而晁错如今,已经七十多岁,这个年纪的他,对于死亡的临近,必然是更加的敏感。
  而作为这长安城中暴风眼的中心,以这被这一张大网围拢的目标,晁错绝对是比太攀更加希望撕开这长安城中针对他的默契,撕开这一张叫他完全看不到希望的大网。
  他必然会选择赌这一把。
  因为,赌了,不一定赢,但不赌,一定会输!
  月上中天之际,源自于武安侯府的支援,终于到来。
  低沉无比的虎啸,猿啼,狼嚎,还有鸟鸣,绵绵不绝的在这长安城中响起。
  这声音,都是众妖灵们鼓荡元气而成,以这天地元气为媒介,在长安城中蔓延,是以,这长安城中,只有修行之人才能听到这此起彼伏的妖灵嚎叫。
  “你叫什么名字!”片刻之后,太攀先前在户庄当中所见的那名为向怜的少年,出现在墙头,看着太攀,向怜的目光森冷。
  “看你修为,想要也是饱受宗门期待。”
  “你那宗门,或许倾尽宗门之力,才培养出了你这样一个人。”
  “若是因为一时鲁莽就此陨落,你那宗门,或许就此衰落,甚至传承断绝。”
  “你考虑清楚,晁错不过凡人,寿不过百,纵然是身为两千石大员又能如何?”
  “和你比起来,他依旧无足轻重。”
  “你当真是要为了他,付出自己的性命,甚至是整个宗派的传承?”
  “你苦苦修行,宗门的无限期待,难道就是为了这样死去?”
  “你纵然是帮晁错将这削藩策送进了朝堂又能如何?”
  “一个赌约而已,输赢于我等有何异?”向怜目光当中的森冷,转瞬即逝,然后其声音,也都变得温和起来,有理有据,令人信服,若太攀只是一个寻常的人类修行者,或许他也就真的同意了向怜的提议。
  毕竟,就和向怜所说的那般,用自己的姓名,去换一个凡人的赌约的胜负,纵然那些凡人位高权重,也是不值当的。
  但很可惜,太攀并非是寻常的人类修行者。
  “对你们而言,这只是一场游戏赌局。”
  “但对我而言,对万灵山而言,却是性命存亡,皆系于一线。”太攀心中想着,对于向怜的提议,他不作答,只是紧了紧手中的剑柄,以此作为回应。
  “算了,我再给你一夜时间考虑好了。”
  “等到天明,我们就绝不会留手。”
  “纵然是你将这削藩策送进了朝堂,你也必死无疑!”向怜说着,然后转身,遁入了夜色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