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木叶之旗木家的小白毛 > 第二百二十三章 衰十三?终生监禁?

第二百二十三章 衰十三?终生监禁?


  木叶丸子店一共有四家,不过小白毛直奔那家味道最为正宗,价格最贵的那一家;因为他知道,只有那一家才有制作红豆汤;
  ‘红豆汤搭配丸子,真想不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美味...’
  红豆当初这句话,让小白毛直接冲向那一家店;而红豆也没有让小白毛失望,只要她不用执行任务,她大部分时间都是用来吃丸子,或者是在去吃丸子的路上;
  “红豆姐姐!!!”
  “智森?”
  嘴里嚼着一颗丸子的红豆,刚抬起头就看到小白毛,吓得她把那根竹签上剩下的两颗丸子都塞进嘴里;
  咕噜咕噜咕噜----
  放在桌上的红豆汤,让她也来不及慢慢品尝,一股脑全给灌进肚子里去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没,没事...”
  回话的时候,小白毛慢慢走向红豆身边;不过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红豆的脖子处;他记得,大蛇丸说过,只要他死了,复活他的关键,就在红豆那个脖子处;
  “你这小鬼,眼睛往哪里看啊!”
  红豆紧了紧衣领,看着小白毛的眼神十分古怪---莫非,卡卡西那家伙的藏书被这小家伙看到了?这小家伙,现在想找自己下手了?
  越想越古怪,红豆招了招手,准备买单走人;虽然丸子搭配红豆汤是美味,但自己保留了那么多年的身子,可不能给一个比自己小那么多岁的孩子呀;
  小白毛这样的岁数,就算红豆被他给睡了,按照木叶的律法来说,红豆这是‘衰十三’啊!到时候,就算告到火影那边去,死的人绝对是她啊!
  在木叶,犯了‘衰十三’这个罪,可是要终生监禁的呀~~~
  “那个,这里的红豆汤不错,你自己吃吧~”
  “红豆姐姐~~~”
  腻死人不偿命的叫声让红豆拿钱的手有些发抖,有情况;“红豆姐姐~这里的丸子搭配红豆汤,确实不错哟~要不,今天你就在这里使劲吃,我请客呀~”
  绝对有情况!!!
  这么多年了,自从跟这个小家伙认识之后,他还是第一次请自己吃东西,绝对有问题!再加上刚刚那个眼神,太不对劲了;
  卡卡西,那家伙,肯定把这个小鬼给带偏了!
  小小年纪,居然想到用美食来打动女人,以此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不行,这件事一定要去找卡卡西!
  这么想着,红豆放下钱转身就要走;
  “婆婆,再给红豆姐姐上十份丸子,外加三份红豆汤,记在我的账上,我一会来付钱!”看到红豆那么急着离开,小白毛这么可能会放她走;
  “红豆姐姐~既然你现在没有什么任务,那我请你吃到饱哩~”
  一边说,小白毛一边朝旗木住宅跑去;“红豆姐姐,丸子和红豆汤的搭配,可不允许浪费哦!!!”
  看小白毛已经跑没影了,红豆纠结的看着小店婆婆正在准备的一叠叠丸子,咽了咽口水;“管他呢,吃了再说!浪费美食,可是大罪啊...”
  已经把红豆给留住了,小白毛急冲冲的跑回到旗木住宅;他记得,好像蛇叔有给过他一个卷轴,里边就有记录怎么‘复活’蛇叔的办法的;
  在小白毛回到旗木住宅翻箱倒柜的时候,火影办公室也来了一个人;
  咚咚咚---
  “纲手,我进来咯~”
  自来也象征性的敲了一下门,也不等纲手答应,直接就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
  “是你啊~”
  看到来人是自来也,纲手一脸嫌弃的摆摆手;“你一直不都是走窗户的嘛,今儿个怎么那么老实,会敲门了?还是说,你知道些什么了...”
  “我找到晓组织首领的藏身之地,我想...”
  “你说什么!!!?!??真的?快点详细告诉我!”
  “嘛~嘛~别这么着急嘛~”
  “又不是你写的小说的续篇,怎么可能这么悠哉啊!”
  “这么着急可不好哦~尤其还是...要下重大赌注的时候。”自来也言语搞怪,话里有话的看着纲手;“如何,久违的让我们两个人去外面喝杯酒怎么样啊?具体的细节,边喝边说好啦~”
  叮铃铃0.0
  纲手从办公桌下一口气拎出来四瓶清酒,外加两个酒杯;“来,喝酒直接在这里喝,何必那么麻烦...”
  Σ(°△°|||)︴~~~
  “八嘎!!!你可是木叶的火影啊!居然在办公室还藏了酒,你难道不觉得对不起那些任务中的忍者吗?”
  “闭嘴!居酒屋,走起!!!正愁没个好时机混出去喝酒呢~”
  居酒屋。
  咕噜咕噜咕噜---
  纲手拿着一大瓶烧酒猛灌之后,哈了一口气;丝毫不在意自己是火影的身份,直接用手背抹去嘴角的酒;
  “我说,你...好歹也顾忌一下自己火影的身份吧...”
  ......
  哒---
  时间慢慢流逝,随着纲手一杯杯的酒往肚子灌,总算是把自来也所得到的情报给听完了;“所以,晓的首领是在雨忍村是吗?”
  “嗯!”
  “不过,那边对出入境者的审查,以及滞留期间的监视都很严格,连举办联合中忍考试的手续,每次也都很难办,是个很封闭的村子啊...”
  喝了那么多酒,让纲手的脸上有些红扑扑的;但她的思维可没有被酒精所影响,此时的她还是十分冷静;
  “所以我才决定,潜入调查一番!”
  啪!!!
  “不行,我不同意!你一个人,太危险了!”
  “我可是木叶的三忍之一,你也应当知道这其中的意义吧。”
  “抱歉...”一直嬉皮笑脸的自来也,突然变得那么严肃,让纲手有些不敢正视他;“每次都让你当这种吃(危)亏(险)的角色,本来要成为火影的人是你才对...就连三代老头子,也认为下一任应该由你来...”
  “哈哈哈哈~~~突然你这是怎么了,我才不是当火影的料子呢;比起每天关在办公室里处理各式各样的文件,我更适合自由自在的写写小说。”
  “别把小说和现实混淆了,白痴!”纲手举起玻璃杯,示意自来也碰一个;“现实比小说还离奇,谁也没有想到,那家伙,那家伙居然死了...”
  纲手叹了口气,大蛇丸虽然后来叛村了;但再怎么说,以前他们可是队友啊;当初一起组队做任务,大蛇丸可是一个‘温柔’的家伙呢;
  “当年的贫(和谐)乳纲手现在已经变成了巨(和谐)乳火影了,时代在不停的改变,曾经美丽的你,现在也是年过半百的老太婆了...嘛,不说这个了,我还真怕又被你打断肋骨...”
  话已至此,自来也把桌上的玻璃杯举了起来;“不如来赌一把吧,你的赌运那么差,这次你就赌我会死吧,反正你每次赌博都会输...”
  “不过,当我活着回来的时候,就让我认真的追求你一次吧...哈哈哈哈~~~”
  自来也说完这句话,夸张的大笑着来掩饰自己的羞涩;毕竟已经追求了纲手大半辈子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直白的跟纲手说这样的话;
  “......真是个笨蛋...”
  纲手放下酒杯,抬起右手轻轻挥动一下;一直使用变身术的那个人点点头,在路过纲手身边的时候,把一个小布袋放在纲手的桌子上;
  “自来也,等等!”
  纲手拿起小布袋,朝着自来也的方向冲了过去;“把这个带上,记住,再回来木叶之前,不许打开它,就,就当这个,是,是我给你求的平安符吧...”
  “平安符?呵呵,堂堂火影,也会信这种东西嘛...”
  “......”纲手的脸,也不知道是因为酒精的关系,还是被自来也这么直勾勾的看着,红得有些发烫;“总之,遇到什么危险,就朝着小布袋输送查克拉,记住了没有!!!”
  “嘛,记住了记住了~”
  把小布袋放进自己的忍具袋中,自来也背过身子挥了挥手;“你也给我记住了,我活着回来,我就认真的追求你一次...这次,可不许你再拒绝我了...离开之前,我还得去见见那两个家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