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傻子的王妃 > 第三百一十章 昨晚发生的事

第三百一十章 昨晚发生的事


  苏婉央上前一把抱住梅儿,温柔地说:“好啦,都是我活该行了吧,不过我现在不是平平安安,完完整整站在你面前了吗,你消消气好不好,气坏了自己的身体可就不值当了别气了,别气了。”
  苏婉央像哄小孩子一样哄梅儿,其实梅儿的性子确实像个小孩子,梅儿通常是刀子嘴豆腐心,只要稍微哄哄就好了,而且这次也的确是自己的不对,她自己也能够想得到梅儿会有多生气,多失望,人家这么生气也无可厚非。
  “消什么气,我一点也没有生气,我能生什么气啊,你苏婉央做什么事情也不必只会我,我只不过是一个下人,哪里敢管主子的事情,你说是吧,大小姐。”最后三个字,梅儿的语气加重了几分,苏婉央心里听着也不好受。
  梅儿挣扎着,想挣脱开苏婉央的怀抱,但是自己却没真的用力,因为怕太用力了碰到苏婉央的伤口,让她伤上加伤。
  “我的好梅儿,都是我的错,原谅我好不好,我以后一定不会丢下你了好不好,我发誓,要是我再做对不起你的事,我就天打五雷轰,真的对不起,我的好梅儿,你就别生我的气了。”
  “好什么好,你最对不起的不是我,而是逸王殿下,不,我也对不起逸王殿下,要不是因为我,逸王殿下也不会,也不会……”
  说着说着,梅儿就开始大哭了起来,然后紧紧地抱着苏婉央,在苏婉央的衣服上抹眼泪。
  苏婉央放开梅儿问道:“你刚刚说什么,逸王殿下怎么了?”
  刚刚她见到梅儿,心里有些激动,完全忘记了还有逸王,现在听梅儿这么说,想必是逸王出了什么事情。
  梅儿放开苏婉央,又蹲在地上,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哭了好一会儿后才跟苏婉央说之前发生的事情。
  其实救苏婉央这件事并不是逸王他们策划的,而是夕,昨天晚上夕带着他的人营救苏婉央,双方的人都不少,城首府一下子就乱了套。
  他们其实也有收买人打探苏婉央的消息的,但是昨晚那个人迟迟没有传递出任何消息来,逸王也等不了了,直接就带着人过来,想着说不定能够浑水摸鱼,借机救出苏婉央来。
  刚开始顾怀志的那些人还不足为惧,但是到后面,冒出来许多高手,打倒一批又来了一批他们根本就抵挡不住。
  逸王的人也没多少,虽然个个都是练家子,但是也敌不过这么多人啊,于是越到后面他们的人就越少,慢慢地落了下风,而且那些人好像是铁了心要置他们于死地根本就不给他们任何喘息的机会。
  梅儿本来就救人心切,眼前的人又越来越多,因为太过用力,很快就体力不支,她稍稍晃了一下神,结果就有个人趁此机会偷袭她,她当时没反应过来,要不是逸王帮他挡了一剑,她恐怕就没命了,现在回想起当时那个情景,梅儿都觉得有些后怕。
  逸王受伤之后仍旧拼命与那些人对抗,浑身上下受了不少伤,最后要不是夕的人来救援,恐怕逸王真的要命丧这城首府了。
  梅儿虽也受了不少伤,但是跟逸王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而且在打斗的过程中梅儿发现,那些人好像是故意针对逸王,出手毫不留情,人死了立刻就有一大批人涌上来,饶是逸王武功高强,也抵不过这么多人。
  没想到他们最后没能浑水摸鱼救出苏婉央,自己反而还折损了不少人。
  好在有北辰风这个医圣在,不过逸王和北辰风进去之后到现在也没出来,他们几个在外面等得差点都要闯进去了,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怕惊扰到北辰风,这样反而对逸王不好。
  听完之后,苏婉央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北辰风的医术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进去这么久都没出来,逸王恐怕是凶多吉少了,不过只要能保住命就好。
  苏婉央拍了拍梅儿的后背安慰着梅儿,梅儿一直抱着苏婉央哭,说要不是逸王为自己挡那一剑受了伤,之后也不会接二连三被刺伤,都是她的错。
  梅儿知道逸王是看在苏婉央的份儿上才救自己的,但是逸王毕竟是为了救自己才变成这样的,她怎么能不愧疚啊,要是希望有个三长两短,那她就是罪人。
  梅儿说逸王进去差不多有两个时辰了,除了看见一盆一盆的血水从里面端出来,其他的就什么也不知道,他们一直等在门外,趴在门上偷听也听不到什么声音。
  苏婉央的身体还很虚弱,夕不知道从哪里找来椅子给苏婉央坐,然后又默默地陪在苏婉央身边。
  刘副将也受了伤,但是依旧是守在门口,他们都是上过战场的人,每次外出,受伤是在所难免的,这点伤还不算什么,他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逸王殿下,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不然他可怎么跟军营里的那些兄弟交代啊。
  梅儿也坐不住,一直在门口走来走去,还在那里碎碎念,说什么求老天爷保佑逸王平安之类的话。
  就在这时,门开了,北辰风从里面出来,梅儿立马就迎了上去,着急地问道:“怎么样了,逸王殿下怎么样了,逸王到底有没有事啊?”
  梅儿一下子问了好几个问题,她实在是太担心逸王的安危了。
  北辰风用手帕擦了擦手,然后丢给身后的一个小丫头,疲惫地看了梅儿一眼,也不搭理她,直接绕过她径直走到了苏婉央面前。
  苏婉央也站起来问:“逸王殿下没事吧?”
  北辰风看了一眼苏婉央身后的夕,然后又打量了一下苏婉央,说:“有我在,他暂时还死不了,只不过得养好一阵才养得好。”
  听到北辰风说逸王脱离了危险,梅儿终于舒了一口气,幸好逸王没事,不然她真的万死难辞其咎,不过心里还是不舒服,于是轻轻拉了拉苏婉央的袖子,让她问问北辰风可不可以进去看去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