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电影风华 > 第二百一十章 雨中前戏

第二百一十章 雨中前戏

之后的许多天里,刘思思都处于一个异常忙碌的状态。
  
  自从被林玉兰说了一顿后,在危机感的驱使下,她就克制自己不再分心,转而开始认真拍戏。
  
  可是偶尔和周瑾对戏,还是会觉得有些不太自在。
  
  林玉兰何等经验,看穿她患得患失的小心思,便将老八和若曦恋爱,以及老四和若曦恋爱的戏份,集中拍摄。
  
  可能是若曦和刘思思在心境上有着某种相通,这些戏份反而拍摄得格外顺利。
  
  剧组进度加快,苦的就是刘思思了,属她戏最多,每天起得最早,睡得最晚。
  
  后来为了多睡一会儿,干脆将早饭带到剧组去吃。
  
  周瑾也无奈地取消了早餐时看群演的日常活动,转而带上早餐来剧组陪刘思思。
  
  化妆间里,刘思思一边任由化妆师给自己化妆,一边啃着块米饼,娇声娇气地道:“这块太硬了,明天我要换包子。”
  
  说完将啃了一半的米饼扔给周瑾,从他手里又抢了个包子继续啃。
  
  “好~”周瑾表示记住了。
  
  他现在一手提着塑料袋,里面装着各种早点,另一只手提着豆浆,上面还插着根吸管。
  
  主要任务就是伺候刘思思吃早饭。
  
  这是他们俩难得的自由时光。
  
  嗯,就当化妆师不存在。
  
  “八哥,八哥……”一个大嗓门在喊他。
  
  周瑾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无奈喊道:“这儿呢。”
  
  整个剧组喊他哥的是陈阳,喊他八哥的就只有林更星。
  
  陈阳看见他和刘思思一块的时候,躲得远远的,林更星反而劲劲儿地往这边凑。
  
  生怕他们俩有什么好玩的不带他。
  
  刘思思看见周瑾的样子,捂着嘴笑,“你们俩倒是玩得开啊。”
  
  周瑾郁闷道:“下回不给他带了。”
  
  刘思思拆穿他,“你昨天好像也这么说来着。”
  
  片刻之后,林更星顺着声音找过来,看见周瑾和刘思思了,兴冲冲地跑过来,“思姐,吃早餐呢?”
  
  周瑾嫌弃地冲旁边的桌子努努嘴,那里还有一个塑料袋,“给你的。”
  
  “谢谢八哥,”林更星毫无所觉,搬了个小椅子过来,三人凑一块儿。
  
  化妆师嫌弃道:“你们非得凑我这吃早点是吗?”
  
  跑来洒狗粮我就忍了,跑来吃早点是几个意思?
  
  “我这不是起不来嘛,就让我八哥把早点带剧组来吃了,”林更星理直气壮地道。
  
  这小子第一回进剧组,实诚得很,每天早上都和他们一块过来。
  
  但是刘思思来了化完妆就能开拍,他估计得等到下午。
  
  像隆力奇这种老油条就熟练得多,他放了个助理在剧组,什么时候快到他的戏了,就什么时候打电话给他,时间掐得准准的。
  
  “其实你下午来也行的,”周瑾“好心”提醒他道:“在明清宫苑这边儿,咱们俩的对手戏比较多,基本都是下午拍。”
  
  林更星三两口吞掉一个包子,嘴里含含糊糊地道:“那你不也来了吗?”
  
  周瑾心说,我们俩那能一样吗?
  
  他并不避讳自己对刘思思的感情,虽然在剧组不能表现得太亲密,否则容易被人说闲话。
  
  但至少得同甘共苦吧。
  
  虽然不能同时睡觉,但同时起床还是可以的。
  
  “我不吃了,吃不下了,”刘思思喝完一大口豆浆后,擦擦嘴,就决定去拍戏了。
  
  “你们俩自己找地方玩儿去吧,中午我再来找你们啊,”她摆摆手,一副“你们都跪安吧”的架势。
  
  “今天什么戏啊?”周瑾将塑料袋收拾好,顺手扔垃圾桶里。
  
  刘思思看看外面的天气,黑压压的,有风,“不知道,这样的天气,导演估计得调整吧,下雨,或者下雪?”
  
  “那可有的受了,你暖宝宝带够了吗?”周瑾有些担忧得看了眼天空。
  
  刘思思转身一笑,“放心吧,我都带齐了,夏琪还给我带了些塑料袋,要是拍雨戏的话,可以裹着。”
  
  “裹塑料袋的话,嗯……”
  
  “嗯?”刘思思知道周瑾有话没说完。
  
  周瑾讪笑着,“你要不要先去下卫生间?”
  
  这是老胡拍仙剑三时候的经验,有一场雨中的戏,他弄了一堆塑料袋裹在衣服里面,好容易快开拍了,突然想上大号。
  
  然后就很无奈了,衣服好脱,塑料袋却不好解。
  
  他只好弄了把剪刀,将下面剪了个洞。
  
  刘思思身体结构和老胡不同,她要更麻烦一些。
  
  “不用了,我谢谢你提醒啊,”她翻个白眼,脚步轻快地跑了。
  
  “八哥啊,”林更星叫他。
  
  “嗯?”
  
  “为什么拍雨戏,要先去卫生间啊?”
  
  周瑾看看外面阴沉的天空,耸耸肩,“等晚上你就知道了。”
  
  在深秋季节,横店时常下雨,眼看着风越来越大,乌云越来越密集,估计是真的要下雨了。
  
  《步步惊心》里,雨戏只有两场,赶上个下雨的天气,正好一块拍了。
  
  话说若曦本来和老八你侬我侬,但是想起历史不能改变,老八最后死的很惨,便想让他放弃皇位的争夺。
  
  但是老八作为八爷党的扛把子,自然不能就这么放弃了。
  
  在他看来,皇位和若曦是可以兼得的。
  
  然后若曦就和他闹分手了,还好心提醒他,要多注意老四。
  
  老八从善如流,果断对老四下黑手,差点没把老四给整死,多亏老十三出来顶罪。
  
  之后,老十三被贬到养蜂夹道去受罪,他有个红颜知己叫绿芜,想跟他一块去受罪,可康熙这个狗日的居然不准。
  
  若曦一个宫女,觉得老十三太可怜了,就跪倒在地,乞求康熙恩准。
  
  老八、老四、老十四知道后,那叫一个心疼啊,轮番上去安慰。
  
  也不知道是谁定的规矩,但凡有人跪着求情,就一定得下雨,而且雨越大越好。
  
  林玉兰让演员副导把隆力奇、叶祖星几个人都叫了过来,又布置好洒水机,就等天再阴沉点,就可以开拍了。
  
  刘思思让夏琪帮着把全身都裹上了塑料袋,这玩意儿可以防水,在雨里不至于那么冷。
  
  周瑾还是觉得不保险,这样的天气,拍到雨里跪着拍戏,一遍过还好,要是拍到晚上,非得冻感冒了不可。
  
  可又想不出什么好方法,一时间就烦躁地很。
  
  林更新满不在乎,拿着剧本看啊看的,还是觉得不明白。
  
  “八哥,你说十四对若曦到底是爱情,还是友情啊,我怎么看着不对劲呢?”他缠着周瑾问。
  
  周瑾没好气地问:“你谈过恋爱吗?”
  
  “这个,怎么说呢,”林更星抓抓脑袋,有点不好意思。
  
  “行了,那你就当友情演吧,”周瑾随口道。
  
  要真琢磨起来,十四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爱上了若曦,他还以为是友情,其实那就是爱啊。
  
  但很明显,林更星目前还演不出那复杂、撩人的感情来,还不如简单点呢。
  
  林更星细一琢磨,觉得还真挺对,于是瞬间就通透了。
  
  “尤勇尤勇,”周瑾摆脱了林更星,开始召唤自己的助理。
  
  “瑾哥,什么事啊?”
  
  “你去给我弄点红糖来,还有生姜,再打壶热水,明白吗?”他想起来了生姜水可以驱寒。
  
  尤勇秒懂,“瑾哥,不用那么麻烦,药店里有卖生姜粉的,冲水就能喝。”
  
  “那行,你去给我弄几包来,多弄几包。”
  
  大家都在为这场雨中的戏准备着,可是没过多久,“呀嗬,这天怎么晴了?”
  
  原本阴沉沉的天气,突然就拨云见日了,太阳挂得老高。
  
  “导演,咱们还拍吗?”一个工作人员问。
  
  “拍!”林玉兰气得要死,老娘洒水机都布置好了,就怕雨不够大,结果你还放晴了?
  
  没办法,天晴就天晴吧,谁说下雨的时候不准出太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