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的绝色上司老婆 > 第八十五章 胸前在颤抖

第八十五章 胸前在颤抖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西餐店的老板是个美女,你公司的秘书也是个美女。泡妞就泡妞,还跟老娘瞎扯淡要工作!”
  曹婉怒气冲冲的吼着。
  秦阳咽了口唾沫,飞速的扒拉几口菜,拔腿就跑。
  前一次,恭维马屁保住了性命,但这一次不一定还能行。
  ……
  躺在床上,秦阳怎么也睡不着。
  与其说是睡不着,倒不如说是不想睡。
  明天就是季度总结大会,这次会议对秦阳来说尤为重要。
  不管出不出意外,明天都要面见陈华父子,承接陈华父子的报复。
  陈华父子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在众多管理人员与股东面前挑衅刁难自己的。
  陈虎彪是丽人美品老巨头,嫡系手下众多,这次连秦阳都有些心里没底。
  只能见招拆超,遇水搭桥了。
  一阵和弦音响起,秦阳条件反射的坐了起来,拿起手机。
  来电显示是林成光的电话。
  “喂,秦阳你睡了吗?”秦阳按下接听键之后,却听到一阵女声。
  林雪的声音,秦阳死也不会忘记。
  “没有,怎么了?”秦阳答道。
  他也不去问,为什么林雪会拿林成光的手机打来电话。
  这一定是林成光授意的,要向自己表明一件事。
  明天不管出什么事,我林成光力保你。
  “明天的会议你一定要参加,这对你很重要。如果缺席,陈虎彪一定会借机刁难企划部的。”林雪说道。
  声音很好听,在这寂静的也里宛如风吹风铃一般。
  让人心情舒畅。
  “我知道了,你整理一下材料,明天肯定会很好玩。”秦阳笑着说道。
  接着,一阵沉默。
  秦阳不知道要说什么,林雪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早了,睡觉吧,晚安。”最后,还是秦阳打破了沉默。
  躺在床上,将手机摆在额头,秦阳闭上了眼睛。
  明天一定要是个好天气。
  乌云密布,遮天蔽日。
  豆大雨滴,倾盆而落,打在黑色奥迪车身上,发出啪啪响声。
  夏末秋初,闽都的天气就是这样,风云莫测。
  可能前一秒还是阳光明媚,下一秒已经是电闪雷鸣了。
  “真是个鬼天气。”秦阳撇了撇嘴,算是在吐槽吧。
  伸手按下一个按钮,挡风玻璃下的雨刷开始工作。
  秦阳单手把着方向盘,一只手有规律敲打着,心情犹如天边那片乌云。
  阴沉沉的。
  本想今天是个好天气,没想到老天爷偏偏不给面子。
  这个时候,秦阳的心里很闷,那是一种说不出的不适。
  以前也出现过一次,是在前往法庭的路上。
  “难道又会发生什么事情?”
  秦阳有些担忧,这可不是个好征兆。
  霹雳一声响雷,整个天空都明亮了一下,秦阳被吓了一跳。
  咒骂着,秦阳将油门踩下,黑色奥迪车突破雨幕,向前驶去。
  路上的行人很少,车辆也不多,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公司。
  天色有些阴暗,大厦内已经亮起灯光,透过窗户与雨幕变成一种朦胧光亮。
  繁华的闽都城,在雨中又是另一番美丽。
  “秦总早。”路过的几个员工站住,跟秦阳打着招呼。
  秦阳也微笑着点头回应。
  企划部的大办公室,一群人围在那里,不知在讨论着什么。
  都市白领的生活很无聊,很乏味,几乎每天都在重复熟的不能再熟的工作。
  所以,八卦闲聊是他们的最爱,就算是男人也不例外。
  远远的,秦阳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看来这群人又在八卦自己了。
  秦阳不喜欢八卦,但总要对自己感谢兴趣。
  “你们在说什么,带我一个吧。”悄悄摸了过去,秦阳突然出现。
  这可吓坏了这群员工。
  本来就在谈论跟秦阳有关的话题,秦阳像鬼一样的突然出现,有两个人甚至从椅子上摔落下去。
  “头儿,你这是要闹哪样?”
  “我靠,我心脏病都被吓出来了。”
  “人吓人吓死人,老大下次你走路出点声音好么?”
  一瞬间,作鸟兽散,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有工作的做工作,没工作的找事做。
  好像都忘记了刚才的话题,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刚才在干什么。
  事出反常必有妖,秦阳知道,这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
  “胡夏,来我办公室一下。”秦阳说着,就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既然他们不想说,那就只能自己问了。
  秦阳一直很看好胡夏,不仅予以特权,更是将他拉上了企划部副经理的宝座。
  这是秦阳在丽人美品培养的第一号心腹。
  至于外面的十九个企划部精英,那些还算不上。
  “说说吧,刚才又在八卦什么。”秦阳的脸上挂着淡淡微笑。
  但任谁去看,都会觉得这笑容渗人的慌。
  胡夏拉了个椅子,坐在秦阳对面,脸上的表情有些纠结。
  “头儿,今天早上刚来到公司,不知道谁传出的消息。”胡夏说道这里,突然停住了。
  脸上的表情,变得更纠结了。
  很明显,这句话不好听。
  “说下去。”秦阳依旧在笑。
  其实,现在秦阳已经猜了出来,应该由是陈虎彪派人传出的消息。
  至于消息的内容,不外乎就是自己要被解雇之类的。
  “他们说,陈华会再次回到企划部任职经理。”胡夏顿了顿,说道:“而你会被董事会解雇。”
  消息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胡夏听到的内容就是这些。
  “解雇?”秦阳哈哈大笑起来。
  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那董事会股东的脑袋就是被驴踢了。
  现在,秦阳的身份可不仅仅是企划部经理这么简单。
  沉香香水的合作案,如果没有秦阳就不能继续下去。
  那可是每年几亿甚至十几亿的利润,股东们除非是不想要分红了,不然怎么会放弃这一大块蛋糕?
  “这只是传言罢了,只能信一半。”胡夏的语气很正经。
  这个表情,好像他也相信了。
  “你认为,我会被解雇吗?”秦阳问道。
  “不会被解雇,但是很有可能是平调。
  陈虎彪在公司的势力很大,有很多部门管理都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
  而且,他经常与董事会其他成员联名,解雇公司的员工。”胡夏想了想,答道。
  只要是在丽人美品呆了半年以上的,都会知道陈虎彪是不好惹的主。
  宁惹林成光,不见陈虎彪。
  他的恶名,已经盖过了董事长林成光。
  “势力有多大?”秦阳问道。
  说实话,秦阳与陈华父子斗了也不是三两天的了。
  到现在,他还不知道陈虎彪到底有多少料。
  只是知道这是个腹黑老狐狸。
  “董事会的十二名股东,有一半都是陈虎彪的人。公司的大小部门,也有三分之一的管理是陈虎彪培养起来的。”胡夏掰着指头数着。
  激战不可怕,内战才是最残忍的。
  要么就谁也不动,一旦动了必有一死。
  在丽人美品,林成光是明主,而陈虎彪却是暗霸。
  两人手底下的实力差不多,林成光因为身份地位要高一些,所以手底下的势力也要稍大一些。
  无时无刻的,陈虎彪都在结党营私,排挤林成光派系的人。
  现在秦阳被培养起来,成为林成光头号大将,更是坐着企划部经理这个令人眼红的宝座。
  再加上之前的冤仇,陈虎彪怎么会不向秦阳下手。
  “好了,别整天闲着没事跟他们八卦,空穴来风的事情你也信。”秦阳撇了撇嘴。
  似乎,这个陈虎彪还真不好弄。
  “头儿,我们企划部所有成员都会在背后支持你。陈虎彪那老贼算个鸟,干他就是了!”胡夏握着拳头,目光有些凶狠。
  显然,他对陈虎彪也没什么好气儿。
  “行将就木的老头子,说不定待会儿开会的时候他就心脏病发进医院了呢。”秦阳笑了笑。
  秦阳不担心自己经理宝座被别人夺取。
  陈虎彪想夺,他有那个手段吗?
  或许别人都怕他,但秦阳却是很自信。
  “头儿,这是我们企划部这一季度的业绩综合,待会儿开会的时候就看你的了。”胡夏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移动硬盘,交给秦阳。
  有这么一个下属,还真让人省心啊。
  “几点的会议?”秦阳问道。
  “十点半,在十二楼大会议室。”胡夏答道。
  “嗯,你先出去吧,我准备一下。”秦阳挥手,将胡夏打发出去。
  今天的会议,无比重要。
  这是林、陈两派的再一次交锋。
  也是秦阳与陈华父子的斗争。
  压了许久的怨恨,终于要一瞬间爆发出来了。
  ……
  丽人美品大厦,二十六层的一间办公室。
  陈华与陈虎彪就在这里。
  老狐狸陈虎彪坐在办公桌里面,脸上挂着淡淡笑容。
  他的手中,握着两颗钢球,在手指活动下两颗钢球碰撞发出啪啪轻响。
  “你准备好了吗?”陈虎彪的胡须抖了抖。
  “一切都准备妥当,今天那个屌丝就会再次被赶出这座大厦,而且再也不会回来。”陈华阴笑道。
  这副嘴脸,好像就是为阴笑而生的。
  在陈华的脸上,这个表情被发挥的淋漓尽致,阴冷彻骨。
  而他的父亲陈虎彪更不得了,在他的脸上笑里藏刀被完美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