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道姑翾楚 > 第一百零一章:奇痒无比

第一百零一章:奇痒无比

    翾楚感觉自己浑身奇痒无比,突然就痒的受不了了!总感觉那蛊虫已经爬上身,全身都是脚,蜈蚣一样的血淋淋的虫子,爬满了身上。
  
      翾楚哭道:“年复哥哥,你轿子借我用一下,你衣服也借我用一下,我感觉好痒,受不了了!”
  
      年复愣了下,心想这小丫头,想干嘛?居然痒糊涂了,可是借轿子实在不明白要干嘛?
  
      翾楚哭道:“啊!痒死我了,快点啊?”妈的,还说心疼我呢,一个破轿子都舍不得借给我,还是衣服舍不得借给我啊?
  
      年复见翾楚坚持便:“哦!”了一声,喊道:“爷爷把轿子停下来?……”
  
      翾楚哭道:“不要,不要,就让在空中就好,放这里不方便,过来人,看见怎么办?……”
  
      年复见翾楚着急万分,便一把抱起翾楚,把轿帘掀起,将翾楚放进去道:“楚楚,你没事吧?”也不知道翾楚这样反常不是因为刚刚撞邪吧!
  
      不可能啊?翾楚小时候就有天眼,该看见过的她都能看见,难道是刚才那个女巫干的,难道真撒了蛊虫,害得翾楚奇痒无比,行为异常?
  
      翾楚一把把轿帘放下来道:“你快点下去,”说着便顾不上年复,自己在里面脱了个精光。
  
      先是脱掉了身上的体恤,往轿子外面一扔,就掉地上了!年复本来想捡起来,可是又想翾楚可能就是怕蛊虫钻身,所以才把衣服脱掉的,所以年复也没敢捡!
  
      陆陆续续翾楚又扔出牛仔裤,内裤小可爱,我去还是小黑蕾丝的,惹的年复一阵鼻血。
  
      翾楚全部脱光,就剩手上的胸罩,可是有点羞,这个要是扔出去,让年复哥哥怎么想我啊?
  
      可是管不了那么多了!翾楚身上的痒终于战胜了理智,一把把这胸罩也扔了出去。才稍微觉得有点凉快舒服。
  
      翾楚抱着光溜溜的身子道:“年复哥哥,把你衣服和裤子给我穿?”他是男人,电影里,不都这样,女人需要,男人就万死不辞。
  
      年复看着翾楚一堆衣服都飞出来,就知道翾楚啥意思了!随手扔出去一章符纸,点燃了那堆衣服才放心道:“楚楚,我衣服给你,那我咋办?”
  
      翾楚气哭道:“你个小气鬼,还是疼我呢,不就一件衣服,你还有轿子可以坐回去啊?再说你是男人,回去就是,就是留一件内裤,回家,也不怕啊?”
  
      年复苦笑道:“我的好妹妹啊,我明天要上学,今天给我姐说了不回家,直接回学校去的,另外家里没放衣服,就周末,我每次只穿一身衣服就回来了?呵呵!你让我裸体怎么回学校么?总不能把轿子停到宿舍去吧?”
  
      翾楚怒道:“那就停到宿舍啊?再说这个轿子一般人又看不到,怕什么,你是男人,能看见谁啥?”搞不懂了,现在男人真矫情,就当穿着内裤去海滩罢了!
  
      年复笑道:“难免有和你一样灵气的眼睛能看到啊!不能伤及无辜啊!再说我,我里面,里面的裤子是三角……”
  
      翾楚一听有点忍不住想笑:“三角都多块肉出来啊?啊,呜呜……我不管,我这样子,脱光光,你让我怎么见人嘛?呜呜……我就要你衣服,不然以后我们绝交……”什么人嘛,还问他有没有足够把握,能不能对付的了,那女巫,没想到居然,还是让自己被下蛊了!还有天理么?
  
      那女人也真是奇怪,就不下蛊那胆子大的年复,非要蛊毒我这幼小心灵,身体。
  
      年复见翾楚衣服也烧了,又痒的不行,还哭的伤心可怜,自己好歹是个大男人,还不得保护她,这次没有保护好翾楚妹妹,实在愧疚的紧。
  
      年复说:“楚楚妹妹,你别哭了,哭的我心都要碎了!你等着,我脱衣服给你”。可是我去怎么那边好像过来了几个人呢?
  
      年复说:“翾楚妹妹,那边好像来人了,我总不能站大街上脱衣服,我又不会隐身术,要不让我去?……”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翾楚一听就极力反对道。
  
      年复也觉得尴尬道:“呵呵!我也是没办法,别急,我想办法。”
  
      “太爷爷,能不能别笑我……”自己都焦头烂额了,还被太爷爷,太祖爷爷,爷爷等看笑话,一大家子长辈看着孙子艳福不浅啊!
  
      翾楚要是天眼没被封的时候,看见这情景,岂不是要羞得一头撞死算了!
  
      所以说看不见也有看不见的好处。
  
      翾楚在轿子里又感觉痒痒,心想要赶紧回去找师父,不管多么要命的蛊,师父好歹是神仙吧?还是儒释道,三教公认的祖师爷,又是东华帝君。开玩笑没两下子,怎么能教的了徒弟,信服的了大众呢!
  
      所以不管怎样翾楚刚才是心想自己一旦把衣服脱了,那蛊虫它一时半会进不了血管进不了肉,应该就没事。若是一旦在轿子里它也不可能爬上这阴间的轿子吧?当然这只是翾楚的推理。至于是不是这样,还有待研究。
  
      此时翾楚着急回寺庙见师父,让师父救命,便问:“年复哥哥,你好了没?哪些人走了吗?”
  
      年复为难道:“哎呀!那些王八蛋,居然不走了,坐在路边喝酒起来,这可咋办?”
  
      翾楚思来想去,也没有其他好办法,当即就想这轿子,其实还挺大的,不如让年复哥哥也上来,只要他不回头我穿上了。他男人的身体又有啥好看的?
  
      对就是这样,翾楚掀起轿帘,看看果然那边路边,几个男男女女的喝酒起来,也不知道大半夜不回家,在这路边喝的什么酒?要是被那下蛊的给盯上,岂不是要遭殃。
  
      翾楚骂自己,又多管闲事,刚刚要不是同情心泛滥,何止会给自己惹上这样天大麻烦。
  
      自己早有耳闻,不管道法多厉害,那蛊术一旦下蛊成功,就非得解药才能解,不然就是大罗金仙来了也无济于事,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是这个道理!
  
      且看下回
  
      .com。妙书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