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深渊归途 > 19 佣兵首领

19 佣兵首领

    楼阁给人的印象很容易成为精英、贵族一类的代名词,然而当陆凝知道那个胆小的青年查德利和暴躁红发奈姆也是来自楼阁的人后,这个印象马上被无地击碎了。</p>
  
      内侧的房间是个三角形的大型议事厅,陆凝走进来就发现这里被人有心装饰过了,三面墙壁上挂着十二面旗帜,上面分别描绘着不同的徽记,她稍微留心去记忆了一下,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p>
  
      彻伦郡坐在了陆凝的对面,将仪式剑横放在面前,双手交叉十指,一双眼睛严肃地看着陆凝。</p>
  
      “时间紧张,多余的话题我们就不谈了,我们手里现在有一个一星和一个两星的任务可以分配出来给你们,这会节省你们不少的时间。我们要用这个换取你们的帮助。”</p>
  
      “没想到你说话这么直来直去。”</p>
  
      “我跳过了毫无必要的相互试探和没有价值的信赖测试。”彻伦郡语气平静,“那些所谓的社交手段都只是浪费时间,对等的实力之间不需要那种东西。请直接进入条件谈判的部分。”</p>
  
      “换句话说你们也不担心我们这里出什么问题是吧。也好,合计三颗星的任务对我们来说仅仅是聊胜于无,我并不接受这个条件。”陆凝回答道。</p>
  
      “请讲。”</p>
  
      “从奈姆之前的话中,我听出你们对于这个花园,或者说这个‘游戏’的背景是有所了解的,我要知道那部分信息,任务这种东西自己去寻找即可。”陆凝说出了自己的条件。</p>
  
      彻伦郡思考了两秒,然后说道:“这部分信息对于如今的逃生没有什么实际帮助,你确定要用这个作为交换条件?我们的需求是在和佣兵的战斗中你们提供侧翼支援,这可不是轻松的事。”</p>
  
      “有没有用是我自己来衡量的,你说出报,我提供支援,公平交易。”陆凝说。</p>
  
      “好,那么我先说出一部分好了,当支援完成后,我会告诉你们当中任何一人剩下的部分。”彻伦郡点了点头,将剑从桌上拿下,单手微微捻着剑尖,“首先,你们是来自街道、围巷的人,大概并不清楚自己在主脑那里的定位。”</p>
  
      “应该并不高。”</p>
  
      “在主脑来看,另外四个地区的住民都有各自的命名,围巷是‘饵料’,街道是‘砖石’,城墙是‘卫兵’,而楼阁是‘外壳’。”彻伦郡略显低沉的嗓音开始娓娓道来,“实质上来讲,无论是哪里对主脑来说都没有区别,仅仅是应付郊外袭击一层又一层的防线而已。如果可以称得上是区别的话,那就是城墙以内的住民会被当成人来看待,而非是什么消耗品。这个花园里,倒是所有人都被赋予了‘人权’。”</p>
  
      “那我们还要感谢他们看得起了?”猫佑忍不住说道。</p>
  
      彻伦郡抬眼看了看他:“无端的自尊心不过是浪费你我的时间,佣兵们快回来了。”</p>
  
      “不会再打断了,请继续。”陆凝抬手示意了一下猫佑,然后对彻伦郡点了点头。</p>
  
      “楼阁,可以说是内层防御了。这里的人全部都接受了精英教育,一部分优秀的人还能稍微了解一下和主脑相关的部分秘辛。四季花园是主脑无数个项目当中的一部分,负责人罗尔斯博士拥有全权负责的资质,这里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实验场地,罗尔斯会定期申请一部分审批从外侧抽调各种不同背景的人来进入这个实验,至于要测试的东西其实很多,具体的内容我无从知晓。”</p>
  
      彻伦郡说到这里,手指松开了剑尖,剑锋弹起,在空中抖起一个剑花。</p>
  
      “后半部分的内容,就是我们成功完成伏击之后才会讲述给你的了,如何?”</p>
  
      陆凝在脑海内反复思考着彻伦郡所说的那一番话,试图从里面解析出更多信息来,同时点了点头。</p>
  
      “如果你之后拿出来的信息更加有用,我同意这笔交易。”</p>
  
      “很好……现在,我希望你们前往这个‘北极星’房屋后面埋伏起来,我们会先袭击佣兵,从他们手里夺取一些优势,之后萨缪安娜会设法将一些人引过去,剩下的要看你们发挥了。”</p>
  
      “彻伦郡,他们回来了。”萨缪安娜适时出言提醒道。</p>
  
      “完美,开始行动。”</p>
  
      ======================</p>
  
      从电梯里走出来之后,尼莫菲斯并没急着返回熟悉的据点,而是站在通往庭院的通道里开始出神。</p>
  
      “首领?”霍芬格在他后轻声叫道,“我们不是应该回去吗?”</p>
  
      “霍芬格,我们现在有多少人?”</p>
  
      “十六个,首领,劫掠收获了一部分利益,也造成了一些人员损失,当然,如果那些……”</p>
  
      “他们没有资格成为佣兵。”尼莫菲斯危险地弯起了嘴角,“我没有问到的人不需要回答我。”</p>
  
      “是。”</p>
  
      “另外,我们的客人看起来已经准备好了欢迎仪式。街道也不能让楼阁的人看不起啊,拿出你们的精神来。”</p>
  
      他将剑一甩,在雪地上留下一道弧形的痕迹。</p>
  
      “应该是牛刀小试的时候了。”</p>
  
      佣兵们马上分散站开,纷纷拔出了自己的武器,各自绕向了北极星的屋子。尼莫菲斯抬手一抓,一把弩弓就对准了正前方。</p>
  
      “优质道具啊。”</p>
  
      弩箭出,划出一条抛物线落在远处。</p>
  
      “但是不在那里,我以为楼阁的人至少会有一点骄傲。”</p>
  
      尼莫菲斯将骑士剑在侧方一架,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响起,和空气中另一把突然出现的剑互撞之后,两人分别退了一步。</p>
  
      彻伦郡只有一个头和一只胳膊出现在空中,别的地方完全看不到,那正是隐形衣的效果。尼莫菲斯依然挂着微笑,顺手将手弩一抛,它在空中就消失不见了。</p>
  
      “不通个名字吗?”</p>
  
      “不需要。”</p>
  
      彻伦郡回答的瞬间就再次冲了上来,他的剑术显然是久经训练,加上体的姿势完全隐藏在隐形披风下,令人无从判断步伐和攻击的角度。尼莫菲斯往下方瞥了一眼,即便是雪地上也没留下任何足迹,披风的效果就是完全的隐形。</p>
  
      他挥剑上挑,指向了彻伦郡的头部,然而彻伦郡瞬间一低头,脑袋也消失在了空气中,只剩下一条胳膊依然在外面,剑锋斜削尼莫菲斯的腰际。尼莫菲斯迅速向后一跃,躲开这一剑,但那条胳膊也马上缩回,彻伦郡整个人再次隐形了。</p>
  
      与此同时,前方传来了咆哮声。</p>
  
      霍芬格的武器是两把金瓜锤,战斗作风就是不要命的凶猛刚烈,却正好和奈姆撞上。奈姆看到两个锤子居然没挥刀,而是直接迎面就是一拳砸了出去,和霍芬格的锤子互撞,溅起了大蓬的火星。奈姆的手上居然还有一副拳,同样不是普通的制式武器,而且他不光打起架凶狠,嘴里还顺带着开始问候起霍芬格的亲人朋友起来,瞬间就挑起了对手的火气。</p>
  
      “这个混蛋是我的!”</p>
  
      “死狗腿子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p>
  
      剩余的几个佣兵正准备回头支援尼莫菲斯,却被墙角甩过来的飞刀差点割开了喉咙。</p>
  
      “啊呀,下次还是不瞄准那么小的目标了,打心脏歪了还能放点血。”萨缪安娜轻笑着从墙后转出来,她两只手上夹着六把飞刀,看上去轻松自如,“只有六个的话,正好能分割解决了你们。”</p>
  
      这四个佣兵马上抬手架起了手弩,萨缪安娜见状笑得更开心了。</p>
  
      “使用远程武器和我战斗?”</p>
  
      她双手一扬,飞刀瞬间分出几个不同角度向那四个佣兵,同时,弩弦声响,弩箭也一齐向了萨缪安娜左右两侧体。</p>
  
      一支弩箭被飞刀半空中击落,然后四声断裂声响,四个佣兵的弩弦一齐被飞刀切断,其中一个连退两步,手捂着腹部,他被多出来的一柄飞刀命中了腹部,事实上这一刀也正如萨缪安娜所说原本是冲着心脏去的,多亏他退了一步。</p>
  
      反观萨缪安娜那里,剩下的三支弩箭她微微蹲,双手一抄,就将弩箭全都抓入了手里。</p>
  
      佣兵们这才注意到她手上着一副鹿皮手,不光在这样的环境下保暖,还是非常适合暗器类武器的一种装备。</p>
  
      “哦呀……不愧是楼阁。”</p>
  
      尼莫菲斯看到己方明显陷入不利的局面,表上却没什么动摇,继续随手架开从周围袭击过来的剑击。</p>
  
      “始终不能否认,精英教育出来的人确实优秀,像我们这种野路子出的人从生存中锻炼出来的技巧依然不如你们那被提炼总结出来的经验。阶级决定了差距,差距不可避免。”</p>
  
      他在下次架住攻击的时候,忽然后撤了一步,张开左手向前虚按。</p>
  
      “但是差距可以弥补。”</p>
  
      一面厚重的,足有两米高的塔盾骤然出现在空气中,隐藏起来的彻伦郡猛地一个急停,却见尼莫菲斯用力一推,那面塔盾直接对着他的方向压了下来!</p>
  
      躲开这个盾牌简单,后退时间不够,只要左右闪避就可以了,然而彻伦郡瞬间意识到尼莫菲斯要的就是赌心态,他的反击必然是左右择一侧攻击,而自己也肯定会选择一侧闪避。</p>
  
      自己一直是右手持剑,可是根据这个信息,对方会怎么选择?</p>
  
      无数个念头一瞬间在脑海内转过,彻伦郡最终还是向右方,也就是自己惯用手方便还击的一侧躲了过去。</p>
  
      同时,他也看到了盾后尼莫菲斯的剑锋。</p>
  
      剑光交错,中间出现了一丝红色。尼莫菲斯侧甩手将塔盾收回,剑尖斜下指向地面,让血液从上面滴落。</p>
  
      “如何?”</p>
  
      彻伦郡表未变,他看了看手臂上被切开的浅伤,还有已经破开一个口子的隐形披风。</p>
  
      “从隐藏在隐形衣里偷袭开始,我似乎就输了一点心态。”</p>
  
      他摘下了隐形衣的帽子,又打开了前方的纽扣,解除了体大部分的隐形状态。</p>
  
      “但没关系,既然知道你换的是便携腰包,事也会比较好办。我的朋友会处理好你的那些部下,我们还有很长时间可以慢慢比试剑术。”</p>
  
      此时,蹲在“北极星”的两个角所形成的死角里的陆凝三人依然没有动。</p>
  
      查德利没有被纳入作战计划中,不知道是另有安排还是如何。陆凝只是按照和彻伦郡的约定,守在这里等着萨缪安娜将人引过来。</p>
  
      平娜的手中紧握着一个手电一样的道具,那就是幻影投灯。在陆凝的吩咐下平娜马上兑换了这个,并且让陆凝知道了这个灯的具体用途。</p>
  
      【幻影投灯:售价三星。</p>
  
      体积相当于一个普通的手电大小,使用方法也和手电一样。它能够按照使用者脑海里的描述投一个长、宽、高都不超过三米的立体形象,其真实度会受到使用者脑海内详尽程度影响。该影像是随主观意识可动的,但没有碰撞,也不具有发声功能。只要关闭后再次打开就能投新的影像,电池的可使用时间为两个小时。该物品无法回收。】</p>
  
      陆凝倒是好整以暇地等着萨缪安娜将人引过来,她并不在乎前方的战局况如何,只是为了在这个混乱中赚取一些利益,为此稍微动用些手段也无妨。</p>
  
      一把飞刀被甩入了这边的雪地,那是萨缪安娜传来的信号,陆凝看了一眼平娜,这让她看上去更紧张了,不过还是握紧了手里的投灯。</p>
  
      萨缪安娜在几秒钟后就跑进了这个死角,平娜看到她后立刻打开了投灯,光芒一闪,另一个萨缪安娜立刻出现,和萨缪安娜分开往不同方向开始奔跑。</p>
  
      这瞬间替的办法佣兵们都没察觉,由于是对着人直接复制一个幻象出来,平娜也不会在细节上出什么问题,那几个佣兵马上追着那个幻象直线追了上去,只有一个人警觉较高,在经过墙壁的时候扭头看了一眼。</p>
  
      “那就从你开始。”</p>
  
      陆凝伸手指着那个回过头的人,她已经看见了对方张嘴了,但这个人大概以为只要喊一声,同伴就会立即回头支援吧。</p>
  
      弩箭从她的袖口出,这个佣兵常用的武器陆凝现在也有了一副,双方的距离其实不超过五米,这样的突然袭击很难反应特别是在同时你张嘴喊不出一丝声音的时候。</p>
  
      那一瞬间的混乱就足以致命。</p>
  
      回头的佣兵到死都没能发出任何声音,甚至因为他跑在了最后一个,他的队友都没意识到他的死亡。</p>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