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召唤诸天反派系统 > 第六章 大战洗髓境

第六章 大战洗髓境


  在朱玉寿和董天宝静静的等待之中,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当月上中天之时,董天宝忽然长身而起,高声道:“既然来了,又何必躲躲藏藏?出来吧。”
  他的声音以内力远远传出,在寂静的夜空里回响激荡,惊起林间飞鸟无数。
  “桀桀……!居然被发现了,看不出来,小崽子有点门道嘛。”
  董天宝话音刚落,一阵夜枭般的笑声凭空响起,紧接着,一道黑衣老者的身影自黑暗的夜色中浮现出来。
  “装神弄鬼的老家伙。”
  董天宝不屑的撇了撇嘴,道:“你就是黑风寨的大当家?”
  “哼!”
  那黑衣老者秦明冷哼一声,没有回答,而是看了董天宝身后的朱玉寿一眼,恨声道:
  “想不到你一个小小的朱家旁支少爷,身边竟有如此高手,看来是老夫失策了!”
  朱玉寿居高临下,睥睨道:“即知本少爷的身份,还敢抓我,看来你们是早有预谋。说,你们究竟有何阴谋?”
  神态语气,俨然已经将对方视作阶下之囚一般,任意讯问。
  “无知小儿,凭你也配讯问老夫。”秦明脸色铁青,道:“以为身边有一个通窍境大成的高手,便可横行无忌了?今天老夫便让你知道,什么叫人上有人,天外有天!”
  说罢,也不见他如何作势,整个人忽然飘身而起,如一道黑影般横跨数丈,右手五指萁张,对着朱玉寿抓来。
  朱玉寿一脸淡然,丝毫不把秦明含怒一击放在眼里。
  董天宝爆喝一声,“老狗放肆!”
  脚下闪电般横移两步,挡在了朱玉寿身前,右手紧握成拳,运足十成功力,猛的一拳轰出。
  “嘭!”
  随着秦明手爪与董天宝的铁拳毫无花巧的硬拼在一起,一声沉闷的爆破之声响彻夜空。
  董天宝身体一晃,脚下“啤里哐啷”倒退了五步,每一步都将木质的看台地板踩的破碎爆裂。
  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董天宝脸色微微一变:
  “洗髓境?”
  秦明也没占到便宜,身在半空,无处借力,整个人如幽灵般飘飞出丈许开外,方才卸去了董天宝的无焘拳劲,一个后空翻,轻轻落地。
  一记硬拼,两人平分秋色,论修为,确实是秦明的真气更雄厚许多。
  但董天宝在少林寺苦练十余年的外家功,身体早已经锤炼的如钢似铁一般,硬拼起来,却是丝毫不落下风。
  虽然被董天宝所阻,秦明没能如愿登上看台,击杀朱玉寿,但心中反倒踏实了不少。
  虽然对方肉身强的恐怖,但真实修为终究只是通窍境大成,两个等级的差距,足以令对手饮恨当场。
  今日若能将此人击杀,朱玉寿那小贼还不是手到擒来。如此一来,岂不是反败为胜,再不用担心天狼寨的责罚。
  想到这里,秦明心头一阵火热,昂声挑战道:
  “小子,仗着地利之势算什么本事,可敢下来与老夫公平一战!”
  “有何不敢?”
  董天宝似乎真的年轻气盛,受不的激将一般,傲然应战。
  只见他飞身而起,如大鹏展翅一般,直接对着秦明飞扑过去,人在半空,凌厉如雷的铁拳已经怒轰而出。
  “愣头青,看你如何应付老夫的幽冥爪!”
  秦明冷笑一声,没再选择硬拼,而是一个巧妙的侧身,避开了董天宝这一拳。
  他的身形飘忽,如旋风般绕着董天宝不住旋转,双爪幻起漫天爪影,狂风暴雨般对着董天宝猛攻。
  凌厉的爪劲划破空气,竟发出一阵阵霹雳般的气爆之声。
  这幽冥爪乃是天狼寨中一位先天高手所授,十几年前曾经威震江湖,丹陵郡中的白道高手皆闻之色变。
  与秦明的变幻灵动不同,董天宝的拳法凝重质朴,一招一式,棱角分明,大开大合,看起来甚至微微有些笨拙。
  但不论秦明的幽冥爪如何离奇莫测,董天宝拳劲所至,必能逼的他立即变招。
  这是董天宝在少林寺十几年苦修所练成的拳法,融合了少林罗汉拳,长拳,韦陀掌等诸般入门拳法,去芜存菁,千锤百炼而成。
  虽比不得少林七十二绝技的精微奥妙,但却最是能够发挥其强横体魄的优势,威力着实非同小可。
  二人速度均是快如闪电,片刻之间,已经交手数十招。
  朱玉寿但见场中二人身影飘忽变换,拳来爪往,“噼里啪啦”,刺耳的气劲交拼之声不绝于耳。
  心中一面惊叹二人的惊人战力,一面暗道:
  “天宝以通窍境实力硬撼洗髓境高手,战力确实惊人,而且他尚未施展般若金刚掌,应该尚有余力,就是不知道这秦明是否也还有什么杀招隐而未发。”
  场中二人拼斗百招,秦明未能占到丝毫上风。
  但他却丝毫不慌,交手之前,他便知道对手虽然修为略逊,但肉身强悍之极,绝非等等闲通窍境武者可比,不是三招两式可以轻易拿下。
  唯有凭借高出对手两个等级的深厚修为,慢慢耗尽其真气,方才是取胜的良策。
  他的想法本也没错,武者到了洗髓境,便是要以真气洗练体内杂质,令肉身渐渐恢复至婴儿时期一般,纯净无垢的胎息之境,为进军先天境界打好基础。
  每洗髓一次,肉身便纯净一分,离胎息之境也更近一步。
  可以更快的吸纳天地元气,回气速度自然远远超过通窍境的董天宝。
  若是一直这么消耗下去,秦明自然胜券在握。
  然而他的对手却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久战无功,董天宝似乎焦躁起来。
  只见他怒吼一声,猛然间连出三拳,这三拳每一拳都力逾千钧,而且拳劲层叠,犹如长江后浪推前浪,化作一股势不可当的霸道烈劲,刹那间将秦明逼退。
  紧跟着脚掌在地面狠狠一踏,整个人腾空而起,拔起丈许之高,半空中运气十成,闪电般一腿踢在一个刑架木桩之上。
  木桩经受不住狂霸的腿劲,“咔嚓”一声瞬间断开。
  那木桩便和被绑在木桩上的某位当家的尸体一起被轰飞出去,携着董天宝狂猛无焘的腿劲,狠狠冲向秦明。
  “卑鄙!”
  秦明眼中闪过一丝冷芒,双手连挥,刹那间打出七道爪影,将木桩上的劲力化去,将那木桩接到了手里。
  “老七!”
  秦明看着木桩上的尸体,赫然是当初被朱玉寿所杀的七当家,他是被朱玉寿一剑刺穿咽喉而死,没遭什么罪,尸体保持完好,所以极易辨认。
  然而他还来不及有时间哀伤,董天宝已经接连出腿,接二连三的木桩又对着秦明冲来。
  秦明不敢怠慢,身形电闪之间,将袭来的木桩和尸体一一避开。
  他心中清楚,董天宝此举,便是要牵制自己,如若自己将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些木桩和尸体之上,迎接他的,必然是雷霆一击。
  “老大,救我!”
  就在秦明即将避开所有木桩之时,最后一个木桩之上,却传来一阵微弱的呼救之声。
  那木桩上的呼救之人,似乎受了极重的肉刑,口齿不清,已经辩不出是谁。
  但看他衣着身形,当是他平素最信任的二当家无疑。
  “哼!”
  秦明冷哼一声,左手手爪电闪而过,那“二当家”身上的绳索瞬间断开,被他轻轻抓在了手中。
  同时右爪幻出漫天爪影,将董天宝后续袭来的拳劲尽数挡下。
  数十年老江湖,秦明经验之老道,反应之迅捷,着实挑不出半点毛病。
  然而就在他将心神都集中在董天宝身上时。
  却没能注意到他手中的“二当家”满是血污的脸上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机。
  紧接着,他便感到腰腹间一阵刺痛,一把黯淡无光,冰冷无比的短刃已经刺入了他的腰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