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召唤诸天反派系统 > 第二十三章 武器库

第二十三章 武器库


  “这是我这个月第三次来掌事堂了吧!”
  从掌事堂大门出来,朱玉寿手中把玩着一块紫色令牌,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
  那紫色令牌之上正面雕着一个朱字,背面则是一个窍字,通体紫玉,云纹饰边,做工十分精致。
  这是象征着通窍境子弟身份的令牌,朱玉寿刚刚完成突破,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测验过自身实力之后,领到了这枚令牌。
  对于自身修为,朱玉寿并未打算隐瞒。朱家的修炼资源,素来是按实力分配的。
  凭着这枚紫色令牌,蕴气境武者眼中珍贵无比的通窍丹,朱玉寿每月都能在丹房免费领取一颗。
  藏书阁里的武学典籍,朱玉寿也能在前三层随意参阅。
  其余兵器,仆役,护卫等等待遇,也是水涨船高。
  穿过朱家园林那长长的曲折回廊,朱玉寿来到一一个小小的码头,跨上一叶扁舟,对船上的老艄公吩咐到:“去藏书阁。”
  “寿哥儿坐好了!”
  白发艄公看了朱玉寿一眼,见了他腰间紫色令牌,浑浊的老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但也没多说什么,应诺一声,撑起船桨,向着湖中央的一座小岛划去。
  就在这个时候,岸上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喊:“艄公且慢,载我一程。”
  紧接着,一道青色身影犹如大鹏展翅,自岸边飞跃而来。
  此时扁舟距离岸边已有十丈之远,可那青色身影竟然如蜻蜓点水一般,在湖面上连踏数步,硬生生的凭着傲人的身法,横跨十丈距离,登上了扁舟。
  来人是一名身着青色长衫的青年男子,看见立于船头的朱玉寿,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微微抱拳一礼,算是打过了招呼。
  随即不待其回话,径直对艄公吩咐道:“先载我去兵器库,我有急事。”
  “这……”
  老艄公踌躇的看了看青年男子与朱玉寿一眼,有些不知所措。
  老艄公在朱府效力已经有数十年,朱府之人他大多认识,朱玉寿是朱家旁支少爷这不用说了。
  而这青年男子的身份也是颇为特殊,不是他一介家奴能够得罪的起的。
  武道世家要想能够代代传承,经久不衰,除了家族子弟世代都要有英才俊杰诞生之外。
  大多还会招募许多在野武者作为门客,这些门客也是世家势力构成之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门客在一个家族之中待的久了,慢慢的也就融入了家族体系之中,甚至与家族之中的人相互通婚。
  不消几代下来,便也彻底成了家族中的一员。
  眼前个程元之便是朱家的一名门客,而且与朱家渊源颇深。
  朱家第一代家主在世时,程元之的先祖便追随在了第一代家主身边。协助第一代家主一起打拼,创立朱家基业。
  可谓是“从龙功臣,开国元勋!”
  其后几百年,朱家为了表彰程家的功绩,两家多有通婚,细算下来,这程元之还算得上是朱玉寿的远房表兄。
  “就先载程表兄去武器库吧。”
  就在老艄公左右为难之际,朱玉寿淡淡出言,解了他的围。
  反正他的长剑昨天被法痴给毁了,去完藏书阁后也打算去趟武器库,先去哪里都无所谓。
  老艄公如蒙大赦,连忙调转船头,向武器库方向划去。
  朱玉寿的态度,却是大出程元之的意料之外。
  朱玉寿在家族之中虽然低调,但那是过去。
  自从上次出游被虏归来之后,实力貌似突飞猛进,行事风格也是大变。
  报名比武銮婿;战败朱玉华;与朱玉辉定三月之约;昨日更是和天宁寺法痴和尚战过了一场。
  一桩桩,一件件,哪里还有半分守拙低调的意思。
  想到这里,程元之又瞥了朱玉寿腰间的紫色令牌一眼。
  如今又突破通窍境,应该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怎么会如此轻易揭过了,不合常理啊。
  程元之心中暗暗思忖,但人家身为少爷没有发飙,他一个门客倒也不敢真的挑衅过甚。
  就这样一路无话,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小舟便停靠在了武器库所在的小岛边上。
  朱家武器库所在的小岛不大,只有大约十几丈方圆,武器库通体以黑石建成,一改江府小桥流水的建筑风格,给人以大气粗犷之感。
  朱玉寿与程元之刚刚上岸,立即便有两名侍卫迎了上来,对二人躬身行礼:“属下见过寿少爷,见过程先生。”
  然后左手边那名侍卫便颇为生硬的道:“二位,朱府规矩,进入武器库,除了身份令牌之外,还需要掌事堂手令,两位前来,可有手令。”
  程元之闻言,笑眯眯的自怀中掏出一纸手令递了过去,道:
  “前日在下为家族押运一批货物,路上杀了几个不开眼的毛贼,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掌事长老恩典,赏赐我三品兵器一件。”
  这一方世界的武器等级分为九品,一至三品为凡器,四至六品为灵气,七至九品为法器。
  三品,已经是凡器之中的极品了。
  那侍卫接过手令,看了一眼,便将手令递还,口中客气的道了声:“程先生劳苦。”
  说完便让开一边,做了个请的手势。
  程元之昂首阔步,走进武器库,但到了大门前却又停了下来,回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朱玉寿。
  朱玉寿摇了摇头,从怀中掏出了一张手令递给侍卫,那侍卫接过手令,待看到手令末尾的印鉴之时,忽然一个哆嗦,脸色大变,惊呼道:
  “掌事长老的紫玉印鉴!”
  所谓紫玉印鉴,乃是朱家最高等级的印鉴。
  唯有掌事长老,外事长老,戒律长老和战堂长老四位朱家最具实权的长老方才拥有。
  必要时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代表家主行使权利,平日里并不轻用。
  如今朱玉寿所持的手令之上,除了掌事堂的公章之外,居然还额外加盖了掌事长老的紫玉印鉴。
  便是掌事长老的两位亲孙子都未曾有过如此待遇。
  掌事长老重视此人的程度,可当真有些出人意料了。
  见那侍卫呆呆的拿着手令一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的样子,朱玉寿懒洋洋的道:“怎么,这手令难道什么不妥之处吗?”
  “不敢,不敢!”
  那侍卫如梦初醒,连忙恭恭敬敬的将手令轻轻卷起,递还给了朱玉寿,然后无比热情的将他迎进了武器库。
  看着在两名侍卫簇拥之中的朱玉寿,程远的脸色已经有些难看了。
  朱家武器库共分三层,第一层收藏一品武器,第二层收藏二品,第三层收藏三品。
  至于三品以上的灵器,整个儿朱家,也就只有那么几件,都是家主和几位实权长老的兵器。
  这种级别的武器,对武者实力增幅极大,自是要发挥最大作用的,分配给合适的高手使用,可舍不得放在仓库里积灰。
  对于第一层和第二层,朱玉寿并未多做停留。
  朱家在江宁城有自己的武器作坊,第一层和第二层所收藏的武器都是从自家生产的作坊里挑选的精品。
  例如朱玉寿以前那把长剑便是从第二层挑选的。
  虽然比一般市面上卖的武器精良一些,但都是批量生产的大路货,不会给朱玉寿太多的惊喜。
  第三层就不同了,三品,已经是凡器之中的最高等级。
  这样的武器,不论是材料选择,锻造技术都要求极高。一般的武器作坊几年都做不出一件。
  昨日法痴和尚手中的无尘剑,便是三品武器之中的上上之选。
  朱家收藏的三品武器,有的是高价从外地收购的,有的是从敌人手中夺来的战利品,有的是别人送礼送的。
  这些东西来路复杂,其中有些东西,颇能给人一些惊喜。
  和底下两层琳琅满目,堆积如山的情形不同,第三层略显得有些空旷,只是零零散散的放置着大小不同的十几个武器架。
  每个武器架上都只放了一件武器,一眼望去,这些武器无一不是造型美观,花纹精致,寒光闪闪。一看就是精品中的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