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召唤诸天反派系统 > 第一百零一章 各怀鬼胎

第一百零一章 各怀鬼胎


  清晨,天色方才微微发亮,朱玉寿的府邸花园之中,一阵阵龙吟般的掌力轰鸣之声响彻。
  经过一夜的修炼,朱玉寿成功打通了第七十二个窍穴,正是踏入了通窍境大成之境。
  如今,他体内真气运转,从过去的小周天,变成了现在的大周天。
  有了这整整多出一倍的行功路线,带来的好出,除了真气更加雄厚,回气速度更快之外。
  更重要的是,他出手之际,后劲更足,真气操控起来,也更加得心应手。
  “震惊百里!”
  演练之中,朱玉寿骤然提聚真气,凌空一掌击出,击向一丈开外的一座假山。
  只听一阵雷鸣之声,一道携带风雷之威,气势煊赫的劈空掌力奔雷电闪而出。
  “砰!”
  那掌力恢宏大气,但击在假山之上,却只发出一声如击败革一般的轻响。
  那假山被掌力击中的位置,赫然出现了一道清晰的手掌印,直透过整个山体,直接将之打了个对穿。
  见到这样的结果,朱玉寿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若是过去,朱玉寿这一掌,足以将小半座假山轰碎。
  而如今,这一掌的威势看似不及过去,但掌力凝聚不散,真实杀伤力,却已经远超过往。
  “少爷!”
  就在此时,董天宝大步走进了花园,对朱玉寿躬身一礼,道:
  “朱玉浜求见,正在客厅等候!”
  “这小子向来惫懒,今天怎么一大清早就过来了!”
  听到好友来访,朱玉寿微微一笑,直往客厅而去。
  进了客厅,看到朱玉浜正捧着一杯茶,脑袋搭在拳头上,一副睡眼稀松的样子,忍不住调侃道:
  “呦!我们不到日上三竿绝不起床的浜少爷,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这么早跑到我这串门来啦!”
  看到朱玉寿进来,朱玉浜也不起身,狠狠瞪了他一眼,道:
  “还不是因为某个尾巴翘到天上去的家伙。今天早上还不到卯时,我就被掌事堂的人从床上拖起来,说是掌事长老有请。
  到了之后,直接被硬塞了一个掌事堂执事的身份,然后就被打发来这里,让我传个口讯给你!”
  “哦!那你可是高升了,晚上得请客!掌事堂有什么口讯给我?”
  朱玉寿一边和朱玉浜瞎扯,心里却是暗暗冷笑。
  掌事堂此举,显然是针对自己来的,而且貌似颇有示好之意。
  只是不知道这是掌事长老之意,还是有家主在背后操控。
  朱玉浜脸上流露出一丝罕见的凝重之色,从衣袖之中取出一张帖子,递给朱玉寿道:
  “梦玉山庄传来消息,说天狼寨的确有些异常举动,特邀请七星联盟各大门派的掌门人,齐聚广陵城,共商对策。
  家主明日便要前往广陵城,丘家家主也会一同前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正好比武銮婿之期将至,家主命你明日卯时,一起出发。”
  朱玉寿接过帖子,看了一眼帖子上龙飞凤舞的一个梦字,确认是梦玉山庄的帖子无疑,便递还回去,道:
  “这事我知道了,告诉掌事堂,明日我一定准时出发。”
  朱玉浜点了点头,忽然复杂的看了朱玉寿一眼,迟疑了片刻之后,当才道:
  “寿少,你对家族,到底是什么心思?能否给我交个底?”
  朱玉寿看了他一眼,笑道:“这句话,你是替自己问的,还是替别人问的?”
  朱玉浜神情凝重,道:
  “昨日夜宴之后,你拉拢客卿,自成派系,声势几乎足以对抗嫡系。家族中很多人,都将你这里称为小朱府。
  我这一系,只是旁支,而且实力羸弱,遇事素来只图自保。”
  朱玉寿淡然一笑,道:“我明白了,是你父亲让你来的吧!”
  朱玉浜点了点头。
  “我朱玉寿自小在家族长大,身上流的,亦是朱氏血脉,自然效忠于家族。只是,我所效忠的,乃是整个家族,而非家族嫡系一脉或者家主个人。这其中的差别,你让伯父自行斟酌吧!”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朱玉浜点了点头,直接起身告辞。
  朱玉寿并未挽留,将之送到门口,二人虽是挚友,但还是那句话,屁股决定脑袋。
  二人友谊,是否能够继续下去,选择权不在朱玉浜,而是要看他的父亲,接下来作何选择。
  至于朱玉寿自己,有些事情既然决定了,便不会后悔。
  更何况,他也从来不认为自己这么做有什么错。
  自来权利巅峰,唯有能者居之。
  朱玉寿自负未来的潜力,远非朱青风之流可比。朱家若由自己执掌,自然前途无量。
  嫡系若是当真为家族着想,便该退位让贤。若是恋栈权位,不愿放手,那便怪不得自己狠心。
  目送朱玉浜离开之后,朱玉寿回到书房,召见了三位心腹下属。
  这次前往广陵城,他只打算带上龙儿一人,其余高手,具都留在了江宁城,并且详细交代了一些任务。
  听了他的安排,董天宝第一个上前,道:
  “少爷,如今我们与嫡系已成完全对立之势,这次广陵城之行,您只带龙儿一人,万一他们孤注一掷,恐怕难保万全。”
  “呵呵!我只带龙儿随行,便是想要给他们这个机会,若能引诱他们出手,在广陵城将事情彻底解决,将家族损失降到最低,当真是再好也没有了。”
  朱玉寿冷冷一笑,眼中满是冰冷的杀意。
  董天宝和夺命书生见他信心十足,便不再多言,躬身退下。
  ……
  就在朱玉寿谋划着设陷阱的时候,他心目中的猎物,朱家家主朱青云正眉头紧锁的看着书案上的一封信件。
  这是他素来倚重的客卿长老程有道早上命人送来的。
  信的内容很直白,一开头就很干脆的道明了自己倒向了朱玉寿的事情。
  而后面的内容之中,程有道没有为自己的行为找多余的借口。
  只是以一种非常平淡的口气,叙述了自己身为客卿长老,程家身为附属家族的立场与处境。
  谁不希望进入权利核心,掌控自身命运。谁又希望自己的子孙,一生下来,就是个低人一等的门客。
  儿子被朱玉寿打成了瘫痪,程有道固然痛恨朱玉寿,但实际上他更加痛恨的,是自己这个看似煊赫,实则尴尬的地位。
  为了能够有机会改变这一切,哪怕与虎谋皮,他也是别无选择。
  毕竟,除了程元之,他还有别的儿子,程家,还要延续,他不希望他的子孙,和他一样。
  整封信总结起来,也就一句话,身在其位,不得已而为之。
  朱青云看完信后,心中五味杂陈,却无可奈何。
  朱玉寿能给程有道的,他手上也有,但他不能给。
  正如程有道信中所言,人的决定,很多时候受制于身份。
  朱青云身为朱家家主,嫡系一脉的代言人,现有制度的既得利益者。
  维护嫡系的利益,是他必须要做的事情。
  “这个该死的墙头草!”
  朱青云狠狠的咒骂了一声,揉了揉有些头疼的额头,无奈道:
  “大哥,我这个家主,当的是不是很失败?”
  “此事与你无关!”
  朱青风摇了摇头,苦笑道:“当初若不是我让家主尝试启用朱玉寿,家主也不会任命他为名誉长老,他也不至于如此迅速崛起。”
  朱青云眉头紧锁,苦涩道:
  “如今朱玉寿大势已成,客卿长老已经全部倒向了他。几位旁支长老作壁上观。这样的情势,不知大哥可有什么良策?”
  朱青风冷冷一笑,寒声道:
  “朱玉寿此子,心机深沉,见识卓绝。我们若是与他比阴谋诡计,作权利之争,则后果难料。为今之计,只有釜底抽薪,直击他们的核心要害。”
  言罢,朱青风从怀中取出一封信笺,交给朱青云,道:
  “这是我写给轩雨阁阁主韩馨韵的信,你到了广陵城之后交给她,她会帮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