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召唤诸天反派系统 > 第一百二十章 谋算

第一百二十章 谋算


  翌日清晨,当朱玉寿从入定之中醒来,龙儿连忙上前道:
  “少爷,顾惜朝一大早便前来复命,已经等候多时了。”
  朱玉寿点了点头,道:“惜朝,进来吧。”
  “少爷!属下幸不辱命,已然找到天狼寨之人的落脚之处。”
  略显阴冷的声音响起,顾惜朝出现在了朱玉寿面前,微微一躬身,将昨夜之事一一道来,
  “少爷,那座宅院本是广陵城一座富商所有。半个月前,天狼寨占据那里,为了掩人耳目,并未大开杀戒。只是绑架了富商的妻儿,威胁那富商,代他们遮掩行迹。”
  朱玉寿微笑着听完朱顾惜朝的叙述,心中对他的办事能力由衷的赞赏,道:
  “干的漂亮,那么,你可探听到,天狼寨此行共有多少人?”
  顾惜朝点了点头,道:
  “今晨,属下在河边,找到了那宅院中一位负责浆洗的丫鬟,从他们换下的衣服判断,他们一行,大约六人,其中有三人的衣服上都有着大量的血迹。应该是如少爷所料想的一般,受了重伤。”
  朱玉寿点了点头,顾惜朝打探到的讯息很是模糊,但是没办法,对方有罡气境强者,六识敏锐无比,顾惜朝当然不可能爬墙角去偷窥。
  只能通过一些边角的生活讯息,迂回的去推断对方的情况。
  “六人,三人重伤,那么应该还有三人完好,其中两人应该就是昨晚护送朱雨辰离去的那两位,从他们的身法判断,应该也是罡气境强者。”
  听完顾惜朝的话,朱玉寿微微苦笑,道,
  “若是剩余一人,也是罡气境的话,那么对方就还有三位完好的罡气境强者。这个,我们好像有点咬不动啊。”
  顾惜朝笑道:
  “少爷,若是硬拼,我们的确不是这些人的对手。但放着七星联盟这样一把好刀,咱们若不好好利用一翻,岂不是太浪费了吗?”
  “哦!”
  朱玉寿看了顾惜朝一眼,见他一副胸有成竹的神情,道:
  “看来惜朝你已经有了计划,快说来听听吧。”
  顾惜朝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将计划缓缓道出。
  朱玉寿静静的听完,最后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意,拍着顾惜朝的肩膀道:
  “不愧是顾惜朝,手段果然阴险,不过我喜欢。”
  ……
  城西,林府,门房林三看着门外车水马龙以及林府紧闭的大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身为一个门房,最希望的事情,莫过于主人家门庭若市。
  这样,前来拜访的贵客豪绅,有事上门相求的富商大贾,才会花钱打点他这个门子。他才能有额外的油水收入。
  可是半个月前,老爷忽然闭门谢客,甚至严禁府内下人任意出入,除了几位负责采办的总管和浆洗的侍女之外,这偌大的林府,竟是和外界断了往来一般。
  林三所负责的正门,已经整整半月不曾开启了。
  “老爷到底抽了什么风,这般下去,可是要让三爷我喝西北风不成吗?”
  林三暗暗腹诽,忽然,他看到一位身着皂服,神态自傲的青年,到了门房之前,冷声道:
  “巡捕司办案,开门。”
  青年说话的语气十分冷傲,透着一丝寒意,令人反感,但林三却不敢有丝毫怠慢。
  因为他看到那青年的胸口,袖着一个龙飞凤舞的捕字,那是巡捕司的象征。
  这个司掌整个青州刑狱的部门,无论是对于江湖武者,还是普通百姓,都有着莫大的威慑力。
  林三拿出了他自认为最谦卑的态度,笑着道:“大人您稍候片刻,容小的给您通报一声。”
  “哼!”
  谁知那青年冷哼一声,脸上浮现出一抹不耐烦之色,寒声道:
  “巡捕司办案,素来只奉青州君直属君书行事,便是青州各城主,各郡候的府邸,也是一样出入自如。你个小小的商贾之宅,竟敢阻挠,真是胆大包天。”
  说完,那青年也不待林三回话,直接右手一挥,一道刚猛凌厉,排山倒海般的掌力澎湃汹涌而出。
  在一声清澈激越的龙吟之声中,猛然轰在那朱红色的大门之上。
  “轰!”
  大门应声而碎,露出高大空旷的门洞。
  一掌轰碎大门,那青年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直接一跨而入。
  林三见了青年那霸气的手段,直接都吓傻了。
  这里巨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林府之内的人,只听一阵脚步声响起,一大群护院呼呼啦啦的围了上来。
  作为能够在广陵城立足的大富商,林府的护院的实力,还是很不错的。
  最低也有着蕴气境小成的修为,一名貌似首领的中年人,赫然竟达到了通窍境。
  只是当这些人气势汹汹的围上来,却在看到了那青年胸前的“捕”字图案之后,脸上皆是骇然变色。
  那青年环视一周,不紧不慢的从怀中取出一枚银色令牌,寒声道:
  “你们林家这是要聚众袭击青州巡捕司的巡捕,想要造反吗?”
  青年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护院们更是脸色惨白,那为首的中年人硬着头皮上前道:
  “巡捕大人息怒,小的们绝无此意。大人驾临弊府,但有吩咐,小的们无不从命。”
  “从命?”
  青年冷笑一声,道:“你做的了主吗?把林富贵给我叫来。”
  “是是是!”
  中年人连忙点头称是,吩咐身边的人赶紧去请老爷。
  那冷傲青年又道:“你就打算让我一直站在这里吗?”
  “您看小人这榆木脑袋,大人您赶紧客厅用茶。”
  中年人连忙点头哈腰的将青年引入客厅,命人上最好的茶叶。
  片刻之后,一位模样富态,衣着华贵,商贾打扮的人匆匆走进了客厅,见了那高坐主位的青年,大老远便作揖弯腰,满脸堆笑道:
  “巡捕大人大驾光临,林府蓬荜生辉,林富贵有失远迎,死罪死罪。”
  青年瞥了那林富贵一眼,冷笑到:“林老板的确犯了死罪,却不是什么有失远迎,而是买凶杀人之罪。”
  “杀人?”
  林富贵心头一颤,神色惶恐道:
  “巡捕大人可要明查呀,林某乃是一介商贾,做的都是正经的买卖。生平连鸡都没有杀过一只,何来杀人之说呀?”
  “正经商人?”
  青年神情冰冷,冷哼一声道:“既然是正经商人,为何有人举报你勾结天狼寨的强人,杀人害命。尸首都还在你林府之中,你敢抵赖吗?”
  “冤枉啊大人,”
  林富贵一听到天狼寨三个字,脸上已经是面如死灰,但还是浑身哆嗦的喊冤道:
  “定是有人污蔑陷害,小人常年经商,难免和人会有生意上的摩擦,定是有人眼红小人的生意,刻意陷害。”
  “是吗?”
  青年冷笑一声,道:“既然你是冤枉的,那你府上,定然不会有什么尸首了,待本座搜查一番,若是没有发现,定还你清白。”
  说完,那青年长身而起,抬腿便往客厅外走去。
  “大人,大人……”
  林富贵见状,连忙台步跟上,脸上神色变幻,焦急,惶恐,愤恨皆而有之,可谓精彩之极。
  他这府中藏着天狼寨的凶神,他哪里敢让这青年巡捕搜擦,可让他上前阻拦,却又着实没有这样的胆子。
  最后,他唯有一咬牙,拦住了青年巡捕的去路,从怀中掏出一打银票,满脸堆笑着递过去,道:
  “大人,大人您如此辛苦办案,真乃青天再世,我等百姓的再生父母,小人佩服的五体投地,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还望大人笑纳。”
  青年见他手中所持银票,每一张都是万两面额,足有十几张。
  这份薄礼,当真是不薄的很了。
  可惜那青年巡捕并不买账,反倒寒声道:“林老板,你这是在贿赂本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