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召唤诸天反派系统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五更求订

第一百三十五章 五更求订


  朱玉寿轻蔑的样子,直看的张放火冒三丈,眼中寒光四射,恶狠狠的道:
  
  “牙尖嘴利的小子,待会将你满嘴的牙尽数打落,看你是不是还这么云淡风轻。”
  
  这一回,朱玉寿干脆连还嘴的心情都欠奉,耸了耸肩膀,依旧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看着二人之间,一副火药味十足的样子,叶总管无奈的摇了摇头,直接宣布道:
  
  “比试,开始!”
  
  “锵……”
  
  一声鸣锣之后,张放长啸一声,双手之上,两道血色气芒乍现,冲天而起,幻化出一狮,一虎之形,在空中嘶吼咆哮。
  
  万兽之王的狂霸气势倾泻而下,笼罩整个擂台。
  
  纵然相隔十数丈,距离擂台较近的观众,依旧感到呼吸一滞,仿佛被两头巨大凶兽盯上一般,情不自禁的感到一阵心惊胆颤。
  
  “快看,那好像是张庄主的兽王拳套!”
  
  场中,不知道是谁惊呼了一声,众人的视线,一齐集中到了张放的双手之上。
  
  一双看不出材质的拳套,正戴在他的手上。
  
  那拳套左手之上,刻着一只仰天咆哮的雄狮,右手则是一只作势欲扑的猛虎。
  
  一狮一虎,栩栩如生,散发着如有实质的杀伐霸气。
  
  这一双拳套,乃是万兽山庄庄主张放的灵器。
  
  在丹陵郡,灵器稀少,纵然洗髓境高手,也只有一个门派的核心成员,门派才会为他们装备灵器。
  
  至于通窍境子弟,哪怕再怎么天赋异禀,战力惊人,也没有资格拥有灵器。
  
  但是为了这次比武銮婿,八大门派的首脑们,纷纷将门派里最强的灵器,暂借给了这些参赛的选手。
  
  以至于这些青年才俊们手中,如今是人手一件灵器。
  
  不过这种借来的灵器,终究没有得到灵器里的器灵认可,人与兵器,无法做到形神合一。
  
  若是使用者修为不足,灵器威力又太强。器灵之中,所蕴含的杀气,便有可能反过来影响使用者的心神,使其变得狂躁易怒。
  
  例如张放手中的兽王拳套。
  
  不过,只要不是长时间使用,这种轻微的影响,在放下灵器之后,便会慢慢恢复。
  
  “原本还想和你多玩一会,但是你那条该死的舌头,着实令人厌烦。我已经等不及要用这双兽王拳套,捏碎你的骨头了。”
  
  感受拳套之中传来的一阵阵澎湃的力量,张放双目隐现红光,脸上露出一丝享受的表情。
  
  顶着头上一狮一虎两道虚影,一步步,慢慢朝朱玉寿走了过去。
  
  张放脚步并不快,因为他要利用兽王拳套散发出来的霸道气势,充分打压朱玉寿的自信心。
  
  顺便欣赏一下对手脸上惶恐的表情。
  
  但是他很快失望了,无论他如何催动兽王拳套里的煞气,朱玉寿脸上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仿佛丝毫也没有受到影响。
  
  “故作从容的小子。”
  
  张放停下脚步,寒声道:
  
  “小子,亮出你的兵刃,受死吧。”
  
  随着他的话语,兽王拳套之上,发出了一阵兴奋的颤抖。
  
  这一战,不仅张放想要击败朱玉寿,被彻底激发了威力的兽王拳套,也感受到了朱玉寿身上,有着一件不弱的灵器存在,也正是它想要击败的对手。
  
  “你想看我的武器,好呀。”
  
  朱玉寿轻笑一声,只见他伸出右手,掌心朝上,放在面前,一道冰冷的寒气,从掌心透出。
  
  空气中的水分瞬间凝结,化作片片冰晶,聚拢在他手上,然后,在他的操控之下,形成了一块一尺长,半尺宽的冰砖。
  
  掂了掂手中冰砖的分量,朱玉寿脸上露出了满意的表情,只见他伸出左手,对张放勾了勾手指,做出了一个放马过来的动作。
  
  “他是认真的吗?”
  
  “小孩子打架才会用砖头的吧!”
  
  “这个什么朱玉寿,该不会是疯了吧。”
  
  “他真的打算用一块冰砖,对付张放的兽王拳套?”
  
  ……
  
  朱玉寿的举动,顿时引起台下一阵议论纷纷。
  
  绝大多数人都以为,他这绝对是自寻死路。
  
  一些在赌档之上,将注码压在了朱玉寿身上的人,更是痛心疾首,纷纷谴责他这种严重具有放水嫌疑的行为。
  
  “你真的打算用这种东西与我一战?”
  
  张放脸色铁青,朱玉寿的行为,完全没有将他放在眼里,简直是在**裸的侮辱他,和他手中的兽王拳套。
  
  朱玉寿无语的摇了摇头,轻蔑道:“废话真多,你到底打不打?”
  
  “这是你自己找死!”
  
  张放怒吼一声,浑身气势如火山般轰然爆发,狮吼,虎咆之声,响彻擂台。
  
  万兽狂拳!
  
  万兽山庄的独门拳法,再加上兽王拳套的增幅,张放这一拳的威力,已经超越他过去所能达到的极限。
  
  霸道的拳劲,似奔雷,若闪电,带着一往无前的狂猛威势,对着朱玉寿怒轰过去。
  
  面对这威势惊人的一拳,朱玉寿眼中闪过一丝不屑的笑意,脚下轻轻一点,身形瞬间化作一片虚无。
  
  张放全力一拳轰到朱玉寿面前,眼看就要一拳将之彻底击杀。
  
  谁知眼前一花,朱玉寿的身影,就这样无比诡异的消失在了面前。
  
  紧跟着,一阵剧烈的破空之声,从身后极速袭来,直砸向自己的后脑勺。
  
  张放悚然一惊,百忙之中一个转身,举起双手,本能的将兽王拳套挡在了面前。
  
  却见到朱玉寿身形腾空,直接一个飞龙骑脸,手中那块雪白晶莹的冰砖,势若千钧的对着脸上硬盖了过来。
  
  “砰!”
  
  一声巨响,雪白的冰砖毫无花巧的砸在了兽王拳套之上。
  
  张放只觉得双手被一座大山狠狠压上了一般,巨大的力量,直砸的兽王拳套反击而回,重重的撞在了自己脸上。
  
  其中一只拳套正砸在鼻子上,打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却便似开了个油酱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都滚出来。(此段描写,致敬水浒传)
  
  张放脸上剧痛,颅腔震荡,脑子一阵晕眩,满眼都是星星,根本无法视物。
  
  但是他也算得上身经百战,在这等极端不利的危急关头,脚下一点,身形飞快的后退,想要与朱玉寿拉开距离。
  
  然而他身形刚动,却听得耳边一阵衣袂破风之声,然后,一阵雷鸣般的呼啸之声,再度袭向后脑勺。
  
  这一次,张放再也没能避开,只听“乓……”的一声脆响。
  
  张放的身体,如同一个巨大的布娃娃,被朱玉寿一记冰砖盖在后脑勺上,直接将他砸飞出了数丈开外。
  
  那被冰砖砸中的后脑勺上,鲜血直流,人已经彻底昏了过去。
  
  静,容纳了数千人的巨大的演武场,瞬间变得鸦雀无声,陷入了死一般都寂静。
  
  通窍境大圆满的张放,手持灵器兽王拳套,居然就这么简单的被朱玉寿拿着一块冰砖给击败了。
  
  而且败得如此迅速,如此彻底,如此的无可争议。
  
  从张放向朱玉寿出拳,到朱玉寿两记冰砖撂倒张放。
  
  整个过程,几乎在眨眼之间便已经完成。
  
  许多观众甚至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明明眨眼之前,张放还气势冲霄,一副无敌必胜的样子。
  
  等再次睁开眼睛都时候,却已经像一条死狗一样的躺在了地上。
  
  这种突兀的转变,使得他们产生了一种极其不真实的感觉。
  
  如果台下的观众的心情是惊骇,那么看台之上,参加了参加了比武的青年才俊们的心情,大概就只剩下惊悚了。
  
  他们修为较高,刚刚的一幕,他们还算看的清楚。
  
  但更因为看得清楚,他们才明白,朱玉寿刚刚所展现的身法,是何等的迅疾无伦,直如极光掠影一般。
  
  他们在心中疯狂的问自己,若是换成自己面对朱玉寿,能否避开这看似滑稽的冰砖拍脑。
  
  得出的答案,是令人绝望的。
  
  在场没有一位青年才俊,有把握避开这一击。
  
  而一众罡气境的宗主们,脸上清一色的见了鬼的表情,难以置信的看着朱玉寿。
  
  虽然只有短短一瞬间,但当朱玉寿施展轻功,将冰砖敲在张放的兽王拳套上的时候。
  
  他们敏锐的先天灵觉,都清晰的感受到了朱玉寿身上瞬间爆发出来,又瞬间内敛消失的一丝气息。
  
  洗髓境大圆满。
  
  一名十六岁的洗髓境大圆满高手,这实在是太疯狂了。
  
  生平第一次,这些宗主们忍不住要开始怀疑,自己的先天灵觉是不是出了问题。
  
  如果这是真的,那号称丹陵郡第一武学奇才的梦叶露算什么,当年的玉面天君梦君华又算什么?
  
  不论在场之人怎么想,两砖撂倒张放之后,朱玉寿手轻轻一松,失去了真气支持的冰砖掉落在地上,“啪”的一声碎成一地。
  
  “是不是该宣布结果了?”
  
  轻轻的拍了拍手上的冰屑,朱玉寿笑着提醒叶总管道。
  
  “啊!哦是的!”
  
  叶总管这才如梦初醒,大声宣布道:“第三场比试,胜者,朱家朱玉寿。”
  
  然后一挥手,让梦玉山庄的弟子上前,将昏迷不醒的张放抬下去,小心救治。
  
  朱玉寿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眼神中,缓缓走下擂台。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