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召唤诸天反派系统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全面溃败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全面溃败

    “小呆!”
  
      看着倒地的重甲灵兽,墨离嗔目欲裂,周身罡气如烈焰燃烧,凌厉的罡气,疯狂的对着张梅猛攻过去。
  
      另一边上,与夏腾对拼了七八掌之后,翟蛟所中的蛊毒,已经深入经络脏腑。
  
      他一张脸庞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片酱紫之色,口中不断的吐出黑色血液。
  
      脸上一个个鼓包不断的游移,似乎有着一只只小虫在皮肤地下不断游移一般,令人看的头皮直发麻。
  
      显然是支撑不了多久了。
  
      “看起来,邶闽城这边,应该是败局已定了,不过这夏腾的为人实在阴险毒辣,与他为伍,貌似有些危险。看样子,还是城主府那边的孤儿寡母适合作为合作对象一些呀。”
  
      想到这里,朱玉寿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然后从怀中取出一只精致小巧的青铜蝙蝠,上好机璜之后,青铜蝙蝠双翅一展,破空而去。
  
      而这时候,翟蛟与夏腾再次硬拼了一掌,体内蛊毒终于侵入了心脉和丹田,身体也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只见他猛然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倒飞而出,直到被翟灵儿一把接在怀里。
  
      “受死吧!”
  
      多年宿敌,眼看终于就要死在自己手上了,夏腾眼中闪过一丝火热。
  
      一道凌厉无匹的掌力汹涌而出,对着翟蛟父女二人席卷而去。
  
      面对夏腾必杀的一掌,翟蛟已经气若游丝,毫无还手之力。
  
      “爹爹!”
  
      翟灵儿发出一声杜鹃泣血般的哀鸣,然后猛的一把抱着翟蛟的身体一转,用自己的后背,挡在了翟蛟前面。
  
      “嘭!”
  
      凌厉的劲风呼啸而至,却是被张梅纠缠得不厌其烦的墨离不知使用了什么秘法,实力在猛然之间暴增近半,间不容发将张梅逼退。
  
      然后身形一闪,来到翟蛟父女二人身边,强行接下了夏腾一掌。
  
      “截脉**!”
  
      夏腾看着墨离周身气机股荡,澎湃四溢的模样,非但没有丝毫惊讶,反而流露出一丝笑意。
  
      这种类似于刺激窍穴,激发潜能的手段,看起来威力无比。
  
      但是所得的功力显然无法持久,待时限一过,便会陷入虚弱之中,任人宰割。
  
      尤其是此时此刻,面对他和张梅二人联手,截脉**虽能救急一时,却救不了他们的命。
  
      最终,只会让墨离死的更加凄惨。
  
      “灵儿,带着你父亲,快走!”
  
      墨离显然很清楚自己此刻的状态,能拖住夏腾和张梅一时便已经不错了。头也不回的对翟灵儿低喝一声,然后合身向夏腾飞扑而去。
  
      夏腾张梅二人对视一眼,周身气息澎湃,互相配合,融汇一体,同时迎向了墨离。
  
      三位罡气境强者迅速纠缠在了一起,他们身形快迅疾如闪电,凌厉的罡气威猛似惊雷。很快便再也无法分辨。
  
      翟灵儿泪眼汪汪的看了交战之中的三人一眼,银牙一咬,抱起气息奄奄的翟蛟,往山下跑去。
  
      很快便被忠心耿耿的青鳞卫保护了起来。
  
      “兄弟们,随我冲出去,杀光这些朝廷鹰犬。”
  
      关卡之内的盗匪见状,在一位洗髓境头目一声令下,大门开启,数百盗匪立即气势汹汹的居高临下,怒冲而下。
  
      “迎敌!”
  
      青鳞卫首领一声令下,双方军队犹如两股洪流,在狭窄的山道之中猛然对撞。
  
      按理说,邶闽城的军队训练有素,修为也更强,战力理应凌驾于白云山的悍匪之上。
  
      奈何如今城镇城主中毒重伤,墨离以一敌二,看起来落败也只是时间问题,邶闽城的士气已经跌落到了谷底。
  
      反观白云山悍匪,虽然战力稍弱,但却是是气如虹,而且冲杀之际,占了居高临下的地势之利。
  
      这一交手,竟然反而是战力更强的邶闽城军队被压制在了下风,在白云山的如潮攻势之下,死伤惨重,频频后退。
  
      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大量的伤亡,邶闽城的军士眼中已经出现了惊惶之色。恐怕再有片刻,就会有人忍不住逃跑。
  
      而两军拼杀之际,其中只要有一人逃跑,那溃败之势,便会如瘟疫一蔓延全军,后果不堪设想。
  
      翟灵儿抱着翟蛟,眼中不禁闪过一丝绝望之色。
  
      “小姐,这里属下们挡着,您快带着城主大人先撤吧。”
  
      一名忠心耿耿的手下对着翟灵儿大声道。
  
      于此同时,只听一声惨叫,与夏腾,张梅缠斗许久的墨离一时不慎,被张梅一指点在后肩。
  
      只听咔嚓一声,左肩粉碎,一条左臂软绵绵的垂了下去。
  
      夏腾,张梅见状,的事不饶人,攻势更是犹如排山倒海一般向着墨离狂袭而去。
  
      墨离单掌谨守门户,更是捉襟见肘,狼狈万状。
  
      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命丧在二人手上。
  
      翟灵儿苦笑着摇了摇头,如今的情势,她就算立即选择逃跑,恐怕也断然逃不出两位罡气境强者的追杀。
  
      “啊!”
  
      又是一声惨叫,只见墨离身上血花飞溅,张梅凌厉无匹的指力,迅疾无伦的点在他的右腿之上,竟然将他整条右腿生生卸了下来。
  
      然后夏腾雄伟的身形电闪而至,雄浑的掌力直接轰在了胸口之上。
  
      墨离“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整个胸口完全塌陷了下去,整个人被霸道的掌力轰飞数丈之后,无力的倒了下去。
  
      连墨离这位罡气境强者都死了,无论是邶闽城的军士还是墨家弟子,都再也提不起丝毫战意。
  
      不知是谁,首先甩下兵器,开始逃跑。然后溃败之势,顿时一发不可收拾,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掉头逃跑。
  
      “完了”
  
      看着眼前的情势,身边已经只剩下区区五名忠心耿耿的护卫,翟灵儿绝望的从身边一名护卫手掌夺过长剑,直接往脖子划去。
  
      “小姐不要呀!”
  
      她身边的护卫见状,连忙大声疾呼,却是救援不及。
  
      “咻!”
  
      眼看翟灵儿就要香消玉殒,只听一道尖锐无比的破空之声响起,一道赤色剑气划破空气,直点在翟灵儿剑上。
  
      “啪!”
  
      那剑气威力无穷,翟灵儿只觉得手中长剑一震,瞬间断成数截。
  
      朱玉寿的身形,犹如一道赤色长虹,飞身而至,夺过翟灵儿手中的剑柄,道:
  
      “灵儿,不要做傻事。”
  
      翟灵儿看着眼前这个,她一心一意,只想从他身上骗取《于修手札》的男子。
  
      为了玄冥教少教主身上的秘宝,高傲如她,也要虚情假意的向其献媚。
  
      这种逆反的情绪,曾经令她对他,有着一种无比厌恶的心理。
  
      然而现在,父亲中毒垂危,命悬一线,师傅已经战死,当所有的依靠都已经失去之后。
  
      他却如救世主一般出现在了她身边。脸上布满了关怀之色,眼神异常温柔,不知为何,心中浮上一种柔弱,委屈的复杂情绪。
  
      最后“哇”的一声扑进了他的怀中,就这样不管不顾的嚎啕大哭起来。
  
      “灵儿,没事了,我会保护你的!”
  
      朱玉寿轻轻抚着翟灵儿的后背,柔声安慰,脸上露出一丝奸计得逞的笑意。
  
      “呦,还真是感人的一幕呢,玉寿弟弟,你是要为了这个女人,和我们为敌吗?这样,姐姐可是会伤心的呢”
  
      张梅扭动着水蛇般的腰肢,风情万种的道。
  
      她的身边,数百名悍匪已经包围了他们,刚刚一场惨烈无比的厮杀,使得这些人身上,弥漫着一股犹未消退的杀气。
  
      “与你们为敌又如何?”
  
      朱玉寿傲然道。
  
      “看来,你很喜欢这个女人。”
  
      夏腾看了朱玉寿身后犹自梨花带雨的翟灵儿一眼,脸上浮现一丝笑意,道:
  
      “如此也好,只要抓住了她,相信你一定会乖乖与我合作的。”
  
      说完,高大的身形一闪,五指张开,雄浑的罡气凝聚,犹如囚笼一般,直接笼罩朱玉寿和翟灵儿周身数丈。
  
      张梅娇笑一声,也跟着出手,她的罡气如同柔软的蛛丝,附着于夏腾的罡气囚笼之上,不断缠绕。
  
      使得夏腾的攻势更加坚固,绵密,没有丝毫破绽。
  
      面对两位罡气境强者联手一击,朱玉寿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却是连动也没动一下。
  
      眼看朱玉寿和翟灵儿就要被夏腾和张梅二人所擒,却见他们脚下的土地忽然猛烈一震,然后轰然裂开。
  
      无尽的沙石土块冲天而起,一条巨大无比的赤色巨蛇盘绕而起,将朱玉寿和翟灵儿护在了中央。
  
      夏腾和张梅的联手一击,轰在那庞然大物的身上,却是如同击中了一片铜墙铁壁,不仅纹丝不动,巨大的反震之力传来,更是令二人情不自禁的后退了数步。
  
      夏腾和张梅还没来得及惊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万川归海!”
  
      一道令人头皮发麻,阴柔犹如公鸭一般都嗓音响起。
  
      一股雄浑无匹的恐怖罡气,从巨大的蛇头之上,一条傲然而立的白发男子手掌传出。
  
      周围激射而起的沙石土块,尽数被那凌厉的罡气席卷而入,化作一股滔天洪流,对着夏腾和张梅怒轰过来。
  
      恐怖的威势,顿时令夏腾和张梅浑身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