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极品骂人系统 > 第四十六章 在斩金丹境

第四十六章 在斩金丹境


  轰……
  许言难道疯了吗?
  竟然敢当面骂陈长河?
  这可是大罪啊!
  再说了,陈长河可是金丹境的强者,侮辱金丹境,那绝对是要死的!
  所有人都是大气都不敢喘,气氛压抑到了极致。
  陈长河早已脸色铁青,他没有资格?
  “哈哈……我没有资格?谁还有资格?在落仙宗我是金丹境三层的强者,谁比我更有资格做落仙宗的宗主?”陈长河浑身气势一展,寒声说道!
  并且陈长河眼神看向众人满是不屑,尤其是看向许言,眼神杀机闪烁。
  这一刻,不管是众位长老,还是落仙宗的弟子全部都低下了头,被恐怖的气势压抑的浑身颤抖!
  这就是金丹境强者!
  金丹境老祖不可辱!
  辱之必死!
  “许言,你这个废物,还不快跪下来磕头认错,兴许宗主会饶你一条狗命!”徐婷立即怒喝一声,看了一眼陈长河,见到陈长河没有异色,她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呵呵,跪下道歉,你配吗?”许言轻蔑的一笑,竟然丝毫不受金丹境强者的气势压迫。
  “再说了,金丹境又如何?我又不是没有杀过?”
  许言眼神睥睨,有系统在,他怕谁?
  嘶……
  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
  是啊!
  他许言从今天开始已经不在是废物了。
  他不仅如此,而且还可以斩杀金丹境的强者。
  这个时候众人才意识到,烈火门的长老不就是死在了许言的手中吗?
  谁说修为低就不能杀死金丹境的强者了,人家可是有符箓在身,在多的金丹境也不怕!
  徐婷以及陈长河等人眼眸猛地一缩!
  符箓!
  许言身上还有符箓!
  陈长河眼眸之中闪过一抹浓郁的忌惮之色。
  远处的洛灵儿脸色阴沉,她失算了,没有想到许言竟然隐藏的如此之深,这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哈哈,许言,既然你已经可以修炼了,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落仙宗的内门弟子,并且我可以亲手指导你修炼!”陈长河忽然哈哈一笑,脸上满是笑意的说道,似乎刚才那个人不是他一般!
  嗡……
  近千个外门弟子瞬间眼红了起来,宗主亲自指导修炼,这是何等的荣幸啊。
  哪怕只有一天的时间,那也能够让修为突飞猛进啊!
  而且,还有一定的几率成为宗主的亲传弟子,这可是莫大的荣幸啊。
  陈长河不仅是金丹境三层的强者,而且还是落仙宗的宗主,作为他的亲传弟子,这身份简直上天了。
  所有的外门弟子都是一脸羡慕嫉妒恨的盯着许言,恨不得那个人就是自己。
  就连曹鑫心里也满是嫉妒,他虽然自诩外门第一人,可是却也没有那个资格成为宗主的亲传弟子。
  而许言这个废物凭什么?
  许言面色不变,陈长河心里闪过一丝愠怒,给你台阶了,你竟然还不下来,真的以为金丹老祖是吃素的吗?
  陈长河脸色阴沉,不过他却没有表现出来自己内心的想法,淡淡的说道:“不仅如此,我还可以收你为亲传弟子,你要知道,作为我的亲传弟子会有什么好处!”
  许言讥讽一笑,刚才还要把自己逐出宗门呢,现在竟然又想要收自己为徒,呵呵,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你想要收我为徒,你有那个资格吗?”许言不屑的一笑。
  “还有,别拿你认为高尚的东西来向我诉说你的无知,亲传弟子?呵呵,我不稀罕!”
  “恭喜主人骂人成功,奖励经验1点,积分1点!”
  “你这是在找死!”陈长河毕竟是金丹境的强者,而且还是金丹境三层的修为,屡次被言语羞辱,早就动了真怒。
  手中忽然出现一抹蓝光,猛地朝着许言刺了过去。
  “哼,就算是有符箓又如何,你也太小看金丹境的强者了,今天就让你知道,金丹之下皆蝼蚁!”
  陈长河怒吼一声,蓝色的光芒闪烁着丝丝寒意,猛地朝着许言刺了过去。
  “你是有符箓不错,可是你的速度差的远了,我会在你没有释放出符箓之前杀掉你!”陈长河脸色阴冷的说道。
  “哪怕你是修炼天才,只要死了,那就依然是废物一个!”
  许言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速度快就行了吗?
  符箓我可不是只有一种剑符!
  暗中,许言使用了防御符箓。
  这可是特意在系统商城之中购买的,足以抵挡金丹境强者的全力一击。
  面对金丹境三层强者的恐怖一击,许言报以淡淡笑意,丝毫不惧!
  “废物,去死吧!”蓝色的剑光猛然朝着许言落下!
  嗡!
  许言的身前忽然一道光芒出现,那道蓝色的剑光斩在了许言身前的光芒之上竟然只是出现了一道涟漪,随即剑气消散了。
  “这……这怎么可能?”不仅仅是陈长河,其余的长老也是脸色一变。
  他们希望许言死,也希望许言不死。
  可是这样的结果他们不想去接受!
  修炼了大半辈子,竟然还不如一个后生,这让他们无地自容。
  这样的人就是一个妖孽,不应该存在!
  最为震撼的还是当事人陈长河。
  他已经使出了八成的真元,就算是和自己同样的金丹境三层的强者站在面前让他斩中的话,那也必死无疑!
  “该死,又是符箓!”
  “我就不信,你能够接下我第二剑!”
  陈长河脸色阴沉无比,再次挥手,蓝色的剑芒再次出现。
  许言嘴角噙起一抹冷意,“不得不说,你的脑子真是锈透了,我让你一次,那是因为我同样是落仙宗的弟子,我让你一次,也是想要看看你的手段,若是仅仅如此的话!”
  “那么你可以去死了!”
  “恭喜主人骂人成功,奖励经验1点,积分1点!”
  “什么?许言在说让宗主,这怎么可能?”
  “太可笑了,一个聚气境的蝼蚁竟然能说在让一个金丹境的强者,太可笑了!”
  “哈哈,许言莫非是傻了?”
  听着周围之人的嘲弄,许言不慌不急,手中再次出现一张符箓!
  “斩!”
  许言轻声吐出一个斩字,手中的剑符立即化作一道恐怖的剑气朝着落仙宗宗主陈长河斩落!
  “竖子,你敢!”陈长河脸色微微一变,怒吼一声。
  忽然,一股巨大的危机降临,陈长河额头冷汗直冒,他忽然想到了烈火门的那个长老当时是什么感觉了。
  “死!”
  陈长河只感觉到一道寒意进入了自己的身体,心里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只是周围的人却神色大变,一脸的惶恐之色。。
  碰!
  陈长河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体就化作两半朝着两边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