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重生之佳茗天成 > 娓娓道来

  王世佳坐在里面的时候,他其实一直心里面都非常大的震动,但是他们坐在里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在一直默默的低着头,听着外面的人在说着自己的这些内心的最重要的话语,这些话语对于他来说都是对于他内心的一个振动,因为他不知道人在这样的一个时刻,里面内心活动会是这样的,焦灼他也不知道,对于他们来说,这中间会面临的一些事情,还有就是这总共会面临的事情会是如此的复杂,所以说他在这里的时候,当她在这边面临着所有的一个变幻的时候,他更多的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在这些方面有一些更多的所长见的,或者说擅长的地方,他希望通过他上个岁月里面所经历的事情能够给他们最大的一个帮助。
  而当他看到对方的父亲这么的善意地叫他们走进他们的内心,然后和他们共同来倾听的时候,说实话,这个时候他的内心来说真的是充满着非常大的感动的,因为这是一个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顺济,他觉得在不知不觉之间,他们能够赞成同样的一个方式,然后来一同处理这个事情的时候,这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而证明的是他们这样的一个队伍,这样的一个团体生活已经得到了旁边的人的一个人童,而他也知道的是,凭借一个人的能力,或者说凭借着任何人一个人的努力,在这么困难的一个事情上面都是无法取得成功的,他们只有一个队伍来出发,然后一个团队的工作把她,作为一个共同的目标来共同的做这个事情的时候,那么他们才能够把这件事情做得非常的圆满。
  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值得留恋的瞬间,这也确实是一个非常难忘的瞬间,当她和钟医生一步一步的从里屋走进外面的这间卧房的时候,整个不乏他觉得虽然最开始是有些沉重的,但是慢慢的走着走着的时候,这个步伐也变得相当的轻盈起来,因为他觉得这对于他们来说,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一个非常圆满的一个开始。
  而在走出来的时候,当他却看到他的父亲坐在床上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他的内心是非常的感动,因为这对于一个老年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举动,因为他躺在床上,真的已经长达这么久的时间以来,他还今天能够竟然做起来这么严肃的面对他们的时候,这就证明了他躺在床上根本就没有散发出来,对于所有事情的一种绝望,相反的,他们在这边的时候,更多的还是希望着自己能够在所有事情上面都有一个自己的一个准则。
  这就证明的是他们对于所有事情来说都有一个想要去争取的,或者说想要去把它把握得住的瞬间,而在这里的时候,当他看到对方处于这样的一种调解之下,都声声不息的不断的去努力的时候,他更多的也是心里面对于对方来说是一种说不出来的赞同。
  何大爷在旁边的时候看到自己的老朋友都做起来的时候,他也觉得他在这个时候不应该躺着,虽然说他的身体条件不允许他做起来,而且他也知道她现在的情况,这样躺着别人也不会认为是一种不尊重的,这样的一种行为,但是他也在这边试图让自己做起来,因为他觉得这样的一个重要的时刻,在自己的好朋友都坐起来的时候,他觉得他必须要做起来,因为更多的对于他来说是一种尊重,也是一种对于老朋友的支持,他觉得他身体在这样的一种条件之下,都还能够做出这样的一种行为,这就证明了他内心难受,对于这件事情的绝对的一种知识,所以说在这里的时候他也用手摆了摆自己的一个图,表达自己的这样的一个意思。
  这对于他来说就真的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他觉得他刚刚在进来的时候,虽然和老朋友在这边说了很多的话,但是他自己在这边休息的时候觉得身体已经受到了这么多的休息,已经休息够了,他自己能够承受得住这样的一个动作,他自己是知道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样的一种条件之下的,所以说在这里的时候他也忍不住的摆了摆手,然后从医生看到以后也不过来,顺从了他的意思,因为中医生是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的,所以说他们在一起的一种帮助,私下把何大爷帮忙之下,把他从躺着的状态变成坐着的状态。
  何大爷说实话,他也没有想到今天晚上的一个局面会变成这样的一个局面,虽然说这样的一个局面是她无比的期盼的一个局面,这一次他的心面已经想象了很久的一个局面,但是真正的在面对的这样一个局面的时候,他的心里面说不出来的一种感动,更多的也是一种害怕,因为他害怕当所有的一个事情真相被揭露的时候,他自己都有些接受不了,或者说他们在解决不了的时候,他觉得对于老朋友来说是一种内疚,但是既然现在事情都已经到达了,这样的一种局面,他觉得是无法在往后退的,这样的一种局面的时候,他就只有不断地往前走,只有不断的往前走的时候,对于所有人来说,这也是一个巨大的支持。
  虽然说他的知识是如此的弱小,虽然说他的能够做到的也是微乎其微的一种支持,但是就现在她的身体情况,还有他的所有情况来说,她的这样的一个支持却是惊天动地的。
  所以在这里的时候,当他意识到这样的一个观点的时候,她自己更多的也在心里面不住地给自己打气。
  最后的时候当她在这边坐起来了以后,黄大爷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妻子,没有在一旁,因为他知道妻子肯定是厨房去忙碌去了,所以说在这里的时候他也赶紧的用他一个喉咙里面,非常微小的声音喊了一句妻子的名字。
  这个名字虽然说是听起来是特别的小声,他已经有很久没有喊过这样的一个名字了,但是这样的一个名字却是如此的有分量的,一直在他的心里面,这是他的心中,其实来说是一个最重要的一个存在,所以说在这里的时候,不管他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还有就是他不管处于什么样的状态,祖宗这样的一个名字,还有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是他心里面最重要的一个人,而这样的一个人,只一直默默的在自己的背后承担的这么大的压力,还有在背后一直默默的支持自己的时候,而她真的是什么事情都没有问,他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什么样的性格,而如果说自己在这边拒绝,要回答这样的一些话,拒绝要回答这些事情的时候,他知道父亲是肯定不愿意做自己没有想好的事情,所以说她一直都在背后默默的都没有过多的一个询问,但是他的内心来说肯定也是非常的好奇的,而现在这样的一个时刻,他又怎么能够不再身边呢?
  所以说在这里的时候,黄波听到父亲从喉咙里面发出来的声音,然后叫到了自己的母亲的名字的时候,她的心里面真的更多的也是一种很震动的表情,因为这对于他来讲,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一个瞬间,这样的一个名字,她真的是太久没有听到了,年轻的时候,他总是听到父亲大声的,或者是说有些充满深情的角落,自己的母亲的名字,而那种名字里面有各种的情绪,有的时候是开玩笑,有的时候吃充满着申请,但是不管他在喊到这样的一个名字的时候,只属于什么样的一种状态,或者说是用什么样的生意,但是她在旁边听到的时候都是知道亲在喊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都是充满着浓浓的爱意的,但是确实也是这样的一种心情,也是这样的一种爱意一直支撑着他们的这样的一种存在,所以在这里的时候,当她在次的听到父亲从喉咙里面吐噜出来的这样的一个微小的声音的时候,他的内心真的是非常的受震动。
  他真的是有太久没有听到这样的一个声音,而当此刻他在听道的时候,她也知道母亲一直在厨房里面忙碌,所以说他赶紧的走到厨房里面去想把母亲叫出来。
  只是也不知道这个时候母亲把饭菜做好没有,而这个时候如果说他把母亲叫出来的话,他们的一个晚餐的这个计划又只有继续的歌词了,在这里的时候在他即将要去叫母亲的时候,他在看着中医生的表情,里面也充满着非常的内疚,也充满着不好意思。
  而终一生在这边看到她,看着自己的眼神的时候,也知道他在这边对于自己是什么样的一种心情,也知道他在这边内疚的一个事情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事情,它虽然说肚子是咕咕的叫,他在此刻的时候闻到了厨房里面传出来的香味的时候,他肯定也是跟假的肌肉,但是这个时候她已经忘掉了这样的一个饥饿的感觉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他也知道现在最重要的一个事情是什么样的一个事情,所以说他毫不在意自己这样的一种饥饿的情绪,他也不在意自己,现在想吃饭的心情,何况现在他觉得更重要的是精神上面的一种填补,所以说在这里的时候,当他看到对方看到自己的眼神充满着如此多的内疚的时候,他毫不在意的摆摆手。
  意思是对方尽管的去做自己的事情,而对方只有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以后他希望今天在所有事情都能够完成,以后所有的对话都已经把它全部都完成,以后他们能够做在在这里重新的一种全新的心情和一种圆满的心情来吃上一餐美味的饭菜,本来这个饭菜的味道就是非常的美味,再加上心情,大家都是非常的欢快和非常的感动的,这样的一种心情,下面在一起吃这餐饭,那样的感受又变得完全的不太一样了,所以说这里的时候他毫不在意自己的肚子,早就已经饿得咕咕叫这样的一个事实,她宁愿的再次的忍受饥饿,然后只希望这件事情能够有一个圆满的结果。
  所以他这么一个不在意的样子也让黄波对内心来说是非常的内疚的,她在这个时候她已经无暇去顾及内心的这样的一种感受了,他只想的是这件事情快点结束,等到她一个事情能够圆满的快点结束,以后他一定要对在场的所有人鞠上深深的一躬,然后给他们给上自己的最深层的样的一种感谢,因为只有这样的话,那么他才能够完全的把自己的内心的那种感动把它表达出来。
  黄波快速的走到厨房里面去的时候,她其实知道母亲在厨房里面,虽然说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但是他能够知道母亲一直还是在关心着外面的所有的动静的,在刚刚所发生的事情的时候,他相信母亲是这个时候都已经知道的,他只是知道母亲的性格,一直都是那样的文静,而且一直都非常尊重旁边人的意思,他知道母亲是很想走到里面去来听一下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的,但是她知道母亲的一直以来说楚得一个事情是非常的圆满,而在这边的时候,他也知道母亲如果没有父亲的允许的情况下,他不会扇子都做出这样的一种主张的,所以说她也知道母亲的一个内心来说也是非常的焦急的。
  但是母亲在里面的时候肯定是知道父亲是叫他过去的,这样的一个事实,所以说不出他所料,当他再走到厨房里面去的时候,当她看到母亲在一边假装忙碌着自己的事情的时候,但是看到母亲的整个状态来的时候,他知道母亲的整个状态就已经出卖了她自己,她在这边完全是有些心神不宁,或者说根本就不能够静下心来做自己的身体,因为当他从远处看到的时候,他真的是看到母亲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因为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会是这么的不受自己的控制,所有的意志都在这边,然后在这边他把自己的所有情绪都已经出卖了自己。
  这真的是一个非常难忘的瞬间,这也是一个非常激动的瞬间,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瞬间,对于母亲来讲,这所有的时间里面,她承受的东西真的是这间的所有人来说是最多的,也是最关心的一个人,所以说在此刻他是这样的表现的话也是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