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烟云错落烬白衣 > 第三百一十二章

第三百一十二章


  秋香听说了沈宣清出去,心里便十分的不是滋味。他是不是又去那些烟花之地了?想要出去找他。可是,只是迈出了一步就停下了。
  我是怎样的身份呢?
  有些自嘲的摇了摇头,秋香退了回来。
  而后,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院子里,秋香胡思乱想着。
  起身,在院子里走动着,想要去看看沈宣清怎么还没有来,可是,刚刚起身就又是自嘲的坐下了。
  秋香正满面愁容的时候,沈宣清忽的走了进来。
  “少爷,您……”秋香一下子站了起来,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沈宣清。
  由于在院子里坐了太久,她的双腿有些发麻,这快速的站起来就让自己的身子有些支撑不住了。朝着一旁倒去。
  幸得沈宣清伸手及时,牢牢的抓住了她,才不至于让她跌倒在地。
  两人一起倒在地上,沈宣清的身子在下,而秋香则是整个人躺在了沈宣清的怀里。
  抬起头,看着自己眼前的人,秋香的眼眶微微的红了。
  “少爷。”
  随后,只听“铛”的一声,身后似乎又什么东西落到了地上。
  两人抬眸看去,是几个酒瓶子。
  秋香猜想这必然是沈宣清拿来的,这怎么让自己打碎了?
  顿时,慌了神。
  手忙脚乱的想要从沈宣清的怀里起身。不想,这一时着急竟然是踩到了自己的裙摆,于是又狠狠地跌下。
  只听得身下的沈宣清闷哼一声,而后抬起眸子,无限怨念的看着她。
  秋香本来有些发红的眼睛便溢出了泪花。
  “少爷,我不是故意的。您不难生气,我这就起来。我这就起来。”说着话,秋香难受的起身。
  沈宣清无奈的长叹了一声,而后将那个急不可耐的人紧紧的搂住。
  “没事,你不用着急。”
  听到了沈宣清的话,秋香反倒是更加的不好意思了。
  只不过,这整颗心便安稳了下来。
  之后,两人终于慢慢的站了起来。
  沈宣清垂下自己的眸子细细的打量了一番秋香,确定她没有受伤之后这才看向了地上的那些破碎的酒瓶子。
  “少爷,这些是?”秋香有些担忧?她害怕沈宣清嫌弃自己做得不好,害得他打碎了酒瓶子。更害怕沈宣清因为这个而不要自己了。
  “你看看,这可是我特意去觅良坊去寻来的佳酿,这还没有来得及品尝一口就被你这一顿操作全部弄没了。”说着话,沈宣清转过了自己的身子。
  此话一出,秋香更加的忐忑。
  “我,我……”
  “说吧,你打算怎么赔偿我?”沈宣清轻佻眉眼,静静地看着秋香。
  秋香急得脸颊发烫,可是这人是自己废了这么多的心思才能够紧紧的拥抱住的人,自己怎么可能有那个勇气自己提出离开呢?
  秋香急了,于是哭了。
  看着梨花带雨的秋香,沈宣清忽的急了。
  “哎哎哎,你别哭啊。我没有要你赔钱,你就不要哭了。”走到秋香的身侧,沈宣清忽的伸出自己的手抱住了秋香。
  “可是,少爷,我,我……”被人忽然抱住,还是自己喜欢的那个少年,秋香只觉得更加的委屈了。
  于是,哭泣的声音越发的大了。
  看着四周的那些丫鬟们投过来的带着探究的目光,沈宣清只觉得自己的心里一冷。
  想也没想的便将秋香的嘴捂住了。
  “呜呜呜,嗝……”
  抬起自己的头,秋香很是不解的看着沈宣清。
  少爷,您这是做什么啊?
  你乖乖的,我就放了你。
  可是……
  没有可是。你说,你要不要听我的话?
  嗯,要的要的。
  那好,待会我移开我的手,你不要哭死了好不好?
  嗯嗯,好的。
  对着沈宣清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秋香便是自己会那样的去做的。
  然后,沈宣清就将捂住秋香的那只手移开了。
  果然,秋香如同自己答应的那样,没有了哭泣,只是因为刚才哭的太厉害了,有些不好将自己的所有的哭泣声音全部的压下。
  于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气泡音从秋香的口中溢出。
  “噗——哈哈哈哈。”
  捂着自己的肚子,沈宣清有些受不了的笑了起来。
  看着笑的不可描述的沈宣清,秋香止住了自己的抽泣之声。
  “少爷!”想了好一会儿,秋香终于想明白了这沈宣清为什么会笑成那样了。于是,有些娇嗔的跺了跺脚,秋香转过身子,想要捂着自己的脸离开。
  只是,才跑出了一步就被身后的沈宣清拉住了手。
  “既然这些美酒是被你打碎的,那么今日你就需要赔偿我……”坏坏的一笑以后,沈宣清静静的凑到了秋香的耳畔。“这些美酒的银两了,毕竟这是最为昂贵的美酒之一。”
  “我,我赔。”
  秋香垂下自己的头,有些不安的说道。
  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之后便不再逗弄秋香的沈宣清轻轻地揉了一把秋香的头,然后便拉着人,一起走到了院子之外。
  秋香有些不知所措。
  “少爷?”
  “既然你打碎了我的美酒,那么你便陪着我再去买几瓶好了。这样的你是不是赔的起了?”沈宣清坏坏的在秋香的耳畔说着话。
  这时候,秋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自己的头。
  “嗯。”
  两人便开开心心的朝着沈府之外走去。
  而此刻的沈传却是十分的不愉快。
  不为了别的,只是因为自己的那些生意,竟然真的是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每一次自己做出的决定,很快就会被巧姐那边的人知道。沈传坐在椅子里,黑沉着自己的脸。
  按道理说,自己做下的那些决定不应该被人知晓才对,自己做的决定都是自己身边的人才能知道的。这些人对自己是忠心耿耿,不是会背叛自己的人。
  那么,这些决定又是怎么被巧姐知道的呢?
  沈传思考了许久,最后只能把目标放到自己身边的那些人身上。
  如果,真的是自己身边的那些人出卖的自己,那么就不要怪自己无情了。
  “来人啊。”沈传眯着自己的眼睛,平静的说道。
  一个黑衣人忽的出现。
  “去细细的查一查那些人。若是真的背叛,一律不留!”
  黑衣人很快的消失不见。
  而沈传则是静静地坐在屋子里,等待着消息传来。
  .
  几天之后,在沈传的部署之下,终于抓到了那个吃里扒外的人。
  于是,将众人集合在了一起,沈传心情十分不好的坐着。
  在看到所有的人都已经进去了屋子之后,沈传朝着某处点了点自己的头,屋外,很快的闪过一个人的身影。
  “各位,今日请你们过来,不为了别的,只是想要问问你们一件事。”
  “老爷有何事直说便是,我们跟着老爷这么多年,早已经是生死过命的情谊了。”
  “是啊是啊。”
  “我们都是过命的友谊了。”
  “是啊是啊。”
  看着下面的众人异口同声的说话,沈传心里冷冷的笑了笑。
  既然都这样的交情了,为什么要为了那些蝇头小利便放弃了我们之间的友情呢?
  “前不久,各位应该都知道的吧。”
  沈传的这话一出,众人忽的便失落了。
  是啊,前不久,不对,也不仅仅是前不久,现在这段时间,沈府的生意一直被抢。纵然是十分的不愿,这生意到底是被人抢走了。
  而现在沈府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去弥补这些生意带来的亏空。
  为了这件事,沈府已经做了许多的决定了。可是,每一次决定到最后都落了空。
  不,不对。
  做了这么多的决定最后都失败了,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啊,这沈府里有内鬼。
  那么,这个内鬼到底是谁呢?
  联想到最近这些决定都是这样的一群人知道的,而除了这些人流没有其他的人知道了,而今天沈传又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这结果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这内鬼出自这群人之中!
  乍然想到这里,众人的脸色不由得有些急色。
  “老爷,我们跟了您这么长时间,我们肯定不会背叛您的。还请您相信我们!”
  一个人率先的做了行动,那么势必会牵动其他的人。于是,在场的人都跪在了地上。争先恐后的表明自己的决心。
  看着众人这副模样,沈传只觉得十分的刺眼,恶心。
  “行了。”
  在众人急躁的时候,沈传开口打断了他们。
  “我还没有说什么事呢,你们怎么就这样的着急了?莫不是说,你们真的有什么事情是背着我做的?”沈传阴恻恻的看着他们。
  众人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已经十分的寒冷了,沈传还这样说话。
  一时之间,众人忽的又觉得十分的燥热。
  冷汗沿着脸颊缓缓的滑落。
  正当众人想要开口解释一些什么的时候,沈传忽的接着开口了。
  “呵,不过,近日来,我却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你们想要听听吗?”说着话,沈传斜斜的看了一眼下方的人,然后就接着说道:“有这样一个人,他很穷,但是,他不甘于平庸。于是,在一个无人的夜晚,他开始了自己的奋斗之路。在早期,他每日吃着一个馒头一碗清水的日子。可是,他从来不会去抱怨。终于,他的努力有了回报。”
  “老东家看中了他的才能,看到了他隐藏起来的潜能,于是,提出了将自己的生意交给他的建议。可是,他拒绝了。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他不甘心去做一个别人的手下人,于是他拒绝了老东家。拿着自己的薪酬自己慢慢的琢磨,经历了许多以后,他终于做出了自己的一切。”
  “而当他成功了以后,他没有忘记当初那个看中他的老东家,他想要去看看那个老东家。可是,当他兴高采烈的回去的时候却发现了老东家已经不在了,而那个老东家生活的地方正在被一群地痞流氓占据着。那里的人们生活的十分的痛苦。”
  “他看着曾经辉煌的地方编变成了那样,很是气愤,于是,不管自己是一个文弱书生冲了上去。最后,他被打得很惨。那是他第一次被打成那样,真的很痛,很想哭。可是啊,这里是老东家曾经的一切,他不可能看着那么多的人没有了生活的来源,也失去了自己的家。于是,他提出了自己花钱买下那里的建议。”
  “没有想到的是,那些地痞流氓竟然同意了。拿着他刚刚有点起色的银两,他们大摇大摆的离开了那里。而他呢?”
  “在看到那么多的人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时候,终于做出了另一个决定。他咱带着这群人一起过上人上人的日子。”
  “于是,众人整装待发,一起离开了那个地方。来到了一个小小的边城。”
  “这里,有他们不熟悉的事情,不熟悉的物,不熟悉的人。可是,他知道啊。于是,他带着这样的一群人一起打拼。”
  “其中,他们一起吃过馒头就咸菜的日子,也一起哭着在雪地之中瑟瑟发抖,他们也有过一起开心的日子,欢笑,悲伤,有顺境也有逆境,但是,最后因为他们的不离不弃,一切的困难都挺过来。最后,没用多长的时间,他们便成为了那座边城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任何一个人看到他们都要低头一下,因为他们有钱有势!”
  “因为,他们都是人上人!”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群人,忽然有一天就变了。你们知道吗?忽然就变了。”
  “只是为了一件事情,其中的有一个人流叛变了。”
  “于是,那个大家注定了要分散。你们说,这个故事好听吗?”
  众人眼睛有些刺痛,年过半百的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在这里却眼泪汪汪的跪着。
  沈传说的这些,哪里是一个故事,这分明是自己等人经历的事情。
  沈传便是那个有志气的文弱书生,而他们则是那个老东家家里原本的人。
  是沈传将他们聪低三下四的人带成了这人上人,是沈传救了他们,是沈传给了他们第二个家。可是,看着沈传的眼睛,他们却觉得刺痛非常。
  就是这个不怎么挺拔的人拯救了他们。
  忽的,有一个人大哭出声。
  “老爷,您杀了我吧。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对,是我对不起大家,更对不起您啊。”
  众人抬眸望去,是钱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