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楼乙 > 第两千九百零五章 收服央宗

第两千九百零五章 收服央宗

    央宗望着楼乙,眼神之中满是疑惑之色,他认为楼乙又在打着什么鬼主意,想跟他耍花样而已,但当魔卷真的松开束缚,将他放出来的时候,他先是难以置信的看了一眼楼乙,然后身影骤然消失,铁山连忙开口道,“你放他出来干嘛这下你要怎么找他”
  
      “没事,他逃不出去的”楼乙神秘兮兮的笑道。
  
      此时出口处传来了一声闷响,很显然是央宗想要离开的时候,撞到了出口处的结界上面了,不过只有声音发出,却并未看到任何的人影。
  
      那央宗又尝试了几次,发现真的无法离开之后,终于认清现实显出身影,他看向老神在在抄着手等在原地的楼乙,皱着眉头说道,“你刚才所说的可算数”
  
      “自然算数”楼乙笑着回答道。
  
      “好那你可别后悔”央宗说罢,眼神露出一抹猩红之色,随后身影骤然消失在了原地,楼乙转头看向铁山,开口道,“有没有点眼力价啊,杵在这干嘛,起开点”
  
      铁山愣了愣,摊开手说道,“好”
  
      铁山带着那些央宗的手下,暂时回到了那片广场之上,正好看到丑丑伸着舌头正在舔着地上那些自缢而亡的修士的血,而他们的尸体也早就不见了,很显然都祭了它的五脏庙了。
  
      如今的丑丑气息非常的强,甚至比铁山都要更强上一筹,究其原因便是腾蛇玉戒私自吞噬铃音轿中的那些仙灵真元气,虽然张茹雪用仙法教训了腾蛇之魂,但其吞噬的仙灵真元气,还是有一部分变成了腾蛇玉戒的滋养。
  
      也或许是张茹雪顾念与楼乙之间的缘由刻意为之的,但不管如何丑丑都算是因祸得福了,睡着觉一觉醒来修为便猛窜几重境,这样的美事要是换做旁人,早就兴奋的飞起来了。
  
      但是丑丑却对此很是不满的样子,它在从腾蛇玉戒中出来之后,可是发了好大一通脾气,若不是楼乙哄了半天它不听话,被迫用后土娘娘的雕塑炼制的项圈之力强行让其冷静下来,恐怕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混账狗子一旦疯起来是没有理智的,这也让楼乙对其颇为关注,若是这种情况之后再发生,等到丑丑修为越发强大之后,他害怕到时候就算是有项圈在,也恐怕难以束缚住它了。
  
      丑丑是他意外炼制出来的怪物,它的修为进境极快,尤其是其身上凝聚着妖族、灵族、神族甚至是魔族等多种种族的力量,是个无法用常理去揣测的怪物。
  
      这就是个把双刃剑,何时会伤到自己他心里也没底,但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丑丑正常的时候,对其可是言听计从,千依百顺,再加上小梦宝的苦苦哀求,才让他最终决定让它家伙留在这世上,只是究竟能留它多久,楼乙自己心里也没数。
  
      铁山望着这头巨兽,自然而然的也感受到了一股压力存在,就在这时丑丑忽然抬起头来,眼神之中一抹红光一闪而过,长着血盆大口吐着舌头,露出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这一幕令铁山颇为无奈,冲他笑了笑便转过头去望向另外一边了,此时央宗正在不断对楼乙发动攻势,他的身影与之前同自己战斗时候一模一样,时而消失不见,时而忽然出现在楼乙身后。
  
      出招快如闪电,身形如鬼魅一般来去无踪,但楼乙却始终只是站在原地,身体周遭笼罩着无数的青花秘纹,形成一道道的防御,阻挡那央宗的靠近。
  
      央宗的天赋很高,但修为却不算高,可能是太过年轻的缘故,但其成长的潜力巨大,若是培养得当,将会是他身边一员得力干将。
  
      所以楼乙才想要将其收服,留在身边陪伴,当初他离开同欲界之时,将江枫跟王献留了下来,看来看来是个错误,不过如今浮妖界的形式错综复杂,有他们两个负责内外消息的收集,将让楼潼省事不少。
  
      而且王献的身份也是个很大的问题,所以他暂时没办法跟随在楼乙身边,从之前一呼百应,身边猛将如云,到如今身边只有铁山陪伴,多少还是令他很不适应的。
  
      尤其是像现在的这种情况,仙悦楼何等的气势,超级势力一样的存在,却对他发出了悬赏,使得他自从被悬赏之后,便只能隐姓埋名的行走在人界之地,这种日子有多苦,或许也只有他跟铁山知道。
  
      好在好兄弟霍炎如今已经脱离苦海,顺利的加入进了炼天宗中,不过想要再与其相会,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为此他不得不努力提高修为,甚至是被迫要招兵买马了。
  
      陆盟的成立或许就是一个契机,而这霸王城跟多家,或许也是天意,楼乙看着央宗聚精会神的寻找着突破口,便想到了当初当初自己在历练之时的场景。
  
      就在楼乙有些放松警惕之时,对方周身突然释放出了血色气息,其手中双剑也在瞬间染上了同样的气息,央宗的气息陡然升高,刹那间便劈开了层层环绕的青花秘纹,直奔楼乙的脖颈而来。
  
      原来央宗一直都在寻找机会,他之前的所有攻击不过都只是在测试这笼罩在对方身上的青花秘纹,他在测试其防御程度,等他大抵估算出了这些青花秘纹的防御极限后,便一直都在蓄势待发寻找机会。
  
      他看到楼乙的神色,便知道对方并没有认真将他当成对手,若是平常的话,他早就火冒三丈,杀意凛然了。
  
      可是现在他却暂时将心中的怒火给忍下了,因为待会儿等他斩下对方脑袋的时候,一切的怒火自然而然的也就消散了。
  
      他的观察细致入微,楼乙的一举一动,一些细微的表情变化都落在其眼中,当他看到楼乙的眼神有那么一瞬间恍惚的时候,他便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一瞬间将所有力量爆出,让其实力有着质的飞跃,乃是他祖传的禁术,而如今还懂得此术之人,便只剩下他一人了。
  
      因为他的家族得罪了超级势力,被对方连根拔除了,而这个惹不起的对手便是仙悦楼四大家族中的关家,而央宗的家族世代行走在暗处,替人做些除掉对手的事情,但是最终他们一族却惨遭关家灭口,只有他一人活了下来,逃来了这个仙悦楼无法染指的欢喜界。
  
      他并没有忘记仇恨,想要以此地为,重建他的家族,重建罗生门,岂料苦心经营的一切,却因为楼乙的到来而功亏一篑,这口气他自然是咽不下的,所以便纠集门下精锐,前来刺杀楼乙。
  
      央宗手中双剑如剪刀般绞向楼乙的头颅,但却在即将成功之时,一道奇异的光晕出现,恰好挡在了双剑之前,便听到铛铛两声,双剑被什么给挡了下来,没有能够如愿以偿的剪下楼乙的头颅。
  
      一击不中央宗虽然懊恼无比,但他却瞬间调整心态,身影骤然再度消失,但就在这时四周的青花秘纹却突然发生改变,楼乙的声音在其耳畔说道,“想法很好,时机抓得也恰到好处,只可惜修为跟手里的家伙事差了点”
  
      央宗没有回答,因为他认为对方不过是想通过话语来引诱自己暴露位置,他对自己的暗影魅行之术拥有着绝对的信心,他自信没有人能够在自己成功施展暗影步的情况下发现其踪迹。
  
      但忽然他的正前方出现了对方的身影,同时一股束缚之力从四面八方而来,将他束缚在了其中,楼乙望着仍未显形的央宗说道,“你的确做到了来无影去无踪,但你想要骗过我的这双眼睛,却还差些火候,按照约定你输了,那么你的回答是什么呢”
  
      央宗难以置信的望着楼乙,起初他不相信楼乙真的能够看到自己,可是对方的眼睛却的的确确是在盯着他的,而且他的双眼极为特殊,笼罩着一层灿白色的光晕,给人一种洞悉灵魂的感觉。
  
      他显露出了自己的真身,脸上满是纠结之色,他不能死至少在报仇之前不能死,但他也不想屈居人下,可是若是他现在不答应对方,对方很可能真的会杀了自己,那究竟要如何是好。
  
      楼乙一直呆在对方身边,静静的等候着他的答复,对于楼乙而言,能够收服对方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但若是对方不愿屈服的话,那么这么有天赋的家伙,一旦成长起来,将会对陆盟造成巨大的威胁,甚至是威胁道多欢乐的城主地位。
  
      央宗纠结半天突然叹了口气,望着楼乙说道,“在我做出选择之前,我想先告诉你一件事情,我名央宗乃是人界赫赫有名的杀手宗门罗生门的唯一幸存者,你若收下我,便等同于得罪了我的仇家,而我的仇家乃是仙悦楼四大家族之中的关家,那么你还愿意让我加入你的麾下吗”
  
      楼乙愣了一下,并没想到央宗还有这么一重身份,而且跟他还这般的巧合,他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身形在顷刻间发生改变,露出其本来面目对对方说道,“认识一下,我名楼乙如今正被仙悦楼四大家族联名通缉,我想你跟着我应该是再合适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