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青鸾:凤者为王 > 第五章:凤青鸾

第五章:凤青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仙凡之别,不在乎日月更替,而是人物变与不变。
  
  鹓雏从西王母的水镜中看着渐渐长大的凤青鸾,大大咧咧地取了块糕点,浅尝。
  
  水镜中的凤青鸾就像天界养殖仙草,从种子开始不断疯狂生长,变得越发高壮,最后长相从小时豆丁大小变成出落娇俏可人的美人儿。
  
  青鸾的圣兽气运还是很强。
  
  “可看出道理?”西王母从内殿缓缓步出,青丝随意披散在脑后,一反往日的一丝不苟,甚是率性,乍看下光滑的皮肤还更是年轻。
  
  鹓雏本以为西王母午睡,擅自取用她的水镜观察下凡的青鸾。现在朝见西王母,心中一惊,撤回法力,水镜中渐渐出落成她们陌生的美丽少女也消失不见,回复本来清澈无波的湛蓝水面,倒映出的也只是冷艳容颜。
  
  水镜就这么静静平躺在光洁无痕的地板。
  
  “西王母。”鹓雏站起福身,声音倒是听不出端倪,答曰:“鹓雏不懂。”此不懂不是佯装无知充当没有偷窥,也不是不懂什么道理,而是心中有惑。
  
  西王母裸足走到鹓雏跟前,坐在鹓雏之上的主位,呷了口木灵呈上的玉露,说道:“继续。”
  
  “青鸾并无犯错,何以谪她下凡?”
  
  “起了不该的心,动了不该的情,何以无错?”西王母没有回答鹓雏的问话,反问一句。
  
  鹓雏本想说些什么却突然静默下来,片刻,应道:“鹓雏明白,先行告退。”福身,离开,乾脆俐落。
  
  临行前,鹓雏朝外头司奖罚的水灵说:“鹓雏私自动用王母水镜,领罚。”
  
  水灵并无西王母嘱咐,却听得素来认真做事的鹓雏这句领罚,内里的西王母也没有否定,没有多问,领她过去。
  
  西王母看着大门,再看看水镜,手一扬,水镜飘到她眼前。玉手轻点,水镜中再次浮现那张陌生的少女丽颜。
  
  镜中少女,在偌大草原上策马奔驰,爽朗真诚的笑容爬在漂亮的脸蛋上。
  
  “青鸾无错,何以下凡?”空灵的声音,淡淡荡漾,是陈述,是疑问。声波震动水面,却是传不进水镜之内。
  
  永远,也沒有人能解答她心中疑问。
  
  只因,她心中已有答案。

安卓、IOS版本请访问官网https://www.biqugeapp.co下载最新版本。如浏览器禁止访问,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


  
  “喳!”双腿修长有力,马腹一夹,草原之上飞驰得更急更快。
  
  雪白的马儿在大草原上,恣意奔腾。少女一身红衣坐在马儿上,红的红,白的白,阳光之下,明媚得教人移不开眼。
  
  青丝随强风乱舞,暖阳照拂万物生灵。那张细嫩白哲的脸蛋,红扑扑的满是健康红润的色彩。
  
  恣意张扬,美丽率真。
  
  漂亮得过火的脸蛋蓦然回首,不见身后仆役。纤腿放松,拉了拉缰绳,速度渐渐放缓。
  
  眼前壮阔山河,连绵万里;天地二色,清新而灿烂,欣欣向荣。
  
  草原为家,以天为被,以地为席,是自然养活了她,也养活了她一家人、一族人。
  
  她爱这片天地,也乐意与这天地融为一体,一如现在。
  
  直至马儿不再走动,天蓝色的双瞳才在山河景色之中,转回前方。那双闪闪发亮、如流淌黃金般明亮光采的眸子,闪砾着希冀与渴望。
  
  高山,已至。
  
  凤青鸾小时候不听话,曾进深山,后来是掌管星宿命理的汉人国师司空北斗,护送昏迷了的她回去。
  
  她早就忘记那段记忆,只是在那之后,额祈葛宝力道和额赫图雅再也不让她踏足该地。早段时间听说,那个所谓救她一命的司空北斗所为。
  
  虽然宝力道隔三差五派人前去山下运送粮食和物品,但从不透露司空北斗所做何事。依他性子,定是对司空北斗深信不疑。
  
  她直觉那个中原人一定在密谋坏事。
  
  想她近日已成功打败被誉为大漠战神的三高额德吉德,那个弱不禁风的汉人国师,绝对不会是她的对手。
  
  她……是时候坏他的事!
  
  天蓝色的眼珠子骨碌一转,唇角扬起得意的微笑。
  
  长腿一夹,雪白马儿一股作气跑向山峦。然而,就在白马跑至山下之际,又急速煞住,不再前行半分。
  
  “白龙马,你怎么了?”凤青鸾吃惊地看着“不听话”的马儿,弯腰,小手抚摸马儿的软毛,马儿却毫不理会。
  
  不见其效,改为揉搓马儿的脸颊。只见平常最爱被揉搓两颊的马儿,也只是鼻腔轻轻喷了喷气,一动不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青鸾:凤者为王》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