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知道梦境之地何等凶险,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去?”良久,濮阳莲才吐出一句类似埋怨的话。
  我到是想拦,我拦得住吗,我姐要想离开,谁也拦不住她。这句话闻人轻语放在心里,没敢真的说出来,就濮阳莲现在的情绪,他敢保证,要是真说了,指不定就会被殃及池鱼。
  濮阳莲觉得自己的身体积攒了些力气,一把掀开被子,连鞋子都没有穿好,就朝着大门口走去。
  闻人轻语眼睁睁看着濮阳莲从他身边走过,拦住了人,“你要去干什么?”
  “寻她。”
  闻人轻语略微有些头痛,“你又不知道梦境之地在哪里,你去哪里寻?”
  濮阳莲一瞬漆黑的眼眸静静地看着闻人轻语,仿佛在质问闻人轻语是否与闻人舒是一母所生。
  “好,就算你想去,就算我告诉你梦境之地在哪里,那你难道不应该把眼下乱七八糟的事情整理好,顺便调养好身体,才去吗?”
  濮阳莲定顶看了一眼闻人轻语,半晌,才移开目光:“最多三日。”
  最多三日,最多三日!舒儿,我便来寻你。
  梦境之地为何凶险,大概是因为,它的具体位置并没有任何一本书籍有记载,也没有一个人真正地知道,而且,就书籍里的寥寥之言,皆是说这个地方的人对外来人有极大的敌意,会在外围布下层层防备,就算你侥幸逃进去,也会被里面的人排斥。总之,这个地方的人被人形容得像一个不讲道理的野人。当初,好处就是,这个地方有各种各样随地可见的珍贵草药,是各种行医来炼丹制毒眼红的地方,却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命享受或者亲眼看到,至少,目前是没有的。
  闻人舒慢悠悠地骑着马行走在路上,几天的赶路没对她有太大的影响,倒是马儿和她怀里娇气的宠物有些不适应。
  “你说说你,明明吃不得苦,干嘛还非得和我一起来?”闻人舒点点滚滚的头,无可奈何的抱着它。
  小狐狸像是能听懂闻人舒的话一般,用脑袋蹭蹭闻人舒的手,一副讨好的模样。
  “我们先说好哦,等到了梦境之地,你可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到处乱跑了,这回你要是跑了,我可是找不到你的,知道了吗?”
  “吱吱——”小狐狸更卖弄地蹭着闻人舒的手掌,一副知道了,会听话的模样。
  又走了几天,终于,在靠近一座深林的地方,闻人舒慢下了脚步,羊肠小道上,只有闻人舒孤零零的一个人,连动物的不常见。路的尽头,一座森林安然地立在那里,阳光下,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闻人舒却不这么想,先不说一座森林周围好似空无一物的诡异感,单说这片森林是梦境之地的保护色,就不容小觑。
  闻人舒从马上下来,把马儿牵到一处比较空旷的地方,摸摸马温顺的头,“你乖乖地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跑知道吗?”
  看着马安静地低头吃草,闻人舒瞄了一眼赖在她怀里的小狐狸,思考良久,“要不......”闻人舒话还没有说完,小狐狸就不依不饶地抓着她的衣服不放手。
  “行吧,行吧,真是拿你没办法。”算了,左右不过是只小狐狸,也不占地方,带就带着吧。
  闻人舒只身一人往森林方向走去,哦,还有一只小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