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霸气穿越之空间女王 > 第四百九十六章 会咬人的疯子

第四百九十六章 会咬人的疯子

当然,一路上的美食也没有落下,边走边吃边买,最后,连午饭都是在酒楼里吃的。
  
  吃完饭,两位公主兴致不减拉着疏桐继续逛。
  
  疏桐也不嫌累,以前都是自己一个人,现在有人陪着逛街,这感觉不错!
  
  大店小铺都不落,那巷子里的小铺子也挨个看了,这里的东西质量差多了,不过她们逛街原本也不是为了买东西,不过是讨个乐子,慢慢就偏离了大道。
  
  疏桐抽动着鼻子,巷子里一股的味道,不知道是卖什么小吃。
  
  她顺着味道过去,两位公主也跟上,往小巷深处走,后面侍从连忙跟上。
  
  七拐八拐到一间半掩门的铺面,那家正在制作冰糖葫芦,熬得浓浓的一锅糖汁。
  
  疏桐把人家刚做好的几十串冰糖葫芦统统买下,人手一只。
  
  刚做好的糖葫芦又甜又脆,酸酸的十分开胃。
  
  吃罢了,往回走,才出巷口,前面过来一顶双人小轿。
  
  看见她们一群人,个个衣衫华贵,还带着侍从,抬轿子人下意识的往边上靠。
  
  等双方错开,那轿子里突然传来咚咚的声响,紧接着一个人从里头滚了出来。
  
  “哎呀!”那人就擦着安顺公主裙角,滚到街边,她吓的惊呼。
  
  抬轿子的人肩头一轻,再看人滚了出来,连忙放下轿子。
  
  安顺公主此刻已经看清,那从轿子里滚出来的人,居然是个被五花大绑的女子!
  
  一个打扮花哨的婆子就走着轿子旁边,见状三角眼一瞪,喝道:“赶紧把人塞回去!”
  
  轿夫想过来抓人,看疏桐一行人,又迟疑了。
  
  花婆子怒斥,“磨叽什么,赶紧抓人!”
  
  她撸着袖子过来帮忙,疏桐一行人没有阻止。
  
  那人被捆了手脚,连嘴巴也被堵住了,好不容易从轿子里挣脱出来,哪里肯再让人塞回去。
  
  拼命地呜咽挣扎,安顺公主喝道:“住手!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抓她!”
  
  那打扮花哨的婆子一看有位贵女要出头,一时胆怯了。
  
  她挺有眼力,看几个女子穿戴打扮不俗,应该是官家贵女,不敢得罪。
  
  陪着小心道,“贵人担待,这,这是我家媳妇!”
  
  安顺公主眉头一拧,“为什么捆人,解开她!”
  
  蛇有蛇道,鼠有鼠路,想她花媒婆也是有见识的!
  
  三角眼一转,当即撒泼的拍着大腿,喊道:“快来人呐,抢人啦!”
  
  这大中午的,行人不少,听到动静,围上不少看热闹的!
  
  这几位女子看着年轻,应该是哪家的小姐,人不能松开,索性撕破脸皮的撒泼。
  
  当着大街上众人面,她们也不好多管闲事,回头把人抬走了,谁还寻到!
  
  安顺公主头一回见这样的泼妇,一时傻眼了,“你,你是什么人?胡说什么!”
  
  那花婆子注意到她的迟疑,越发的哭天抢地起来,“大家快来评理啊,我们好端端的走路,她们冲上来就抢人哪!”
  
  安平公主脸色难看,“胡搅蛮缠,明明是你们把人捆了的!”
  
  那婆子眼珠一转说道,“这是我家夫人,犯了疯病,见人就抓,见东西就砸,家里好多人都被她咬伤了,没法子才把人捆了,要送去庄上养病的,不捆怎么办!”
  
  “什么?原来这妇人得了疯病!”
  
  “哎呀!疯子不好惹的,大家别让她近身!”
  
  “是啊!听说疯病会传染啊!”
  
  安顺公主听了这些闲言碎语,迟疑着后退了,“疯子!那还不赶紧把人带走!”
  
  花婆子没想到自己随口胡扯,她居然相信了,心底暗乐。
  
  喝道,“赶紧把人塞回轿里,我们走!”
  
  被捆的那人拼命挣扎,口中呜咽不止,看上去的确像是疯了。
  
  两位公主连连后退,疏桐冷眼看着。
  
  其实,那女子从轿子里滚出来,她便认出是谁了。
  
  一年多没见,张大花瘦了一大圈,若不是她那怒火的眼神,疏桐都差点没认出来。
  
  不错,被捆绑的女子,正是前几日红霞提过的张大花。
  
  看样子,她的确过的很不好啊!
  
  张大花拼命挣脱,滚到大街上就是希望有人搭救,没想到这花婆子三言两语,居然说她疯了。
  
  眼看又要被人拖回轿子,她也是拼了。
  
  她手脚被捆了,只能拼命低头用脑袋去撞,花婆子一不注意,居然被撞了个四脚朝天。
  
  “哎呦,我的老腰呀,快,快把我扶起来!”
  
  轿夫过来搀她,张大花趁机往疏桐这边冲。
  
  她并没有认出疏桐,只是希望能躲到人后面。
  
  花婆子被搀起来,大叫,“快把疯婆子抓回来,别让她伤了贵人!”
  
  轿夫又冲过来抓人,张大花虽然被捆了手脚,两条腿还是自由的,拼命地往公主们身后躲。
  
  吓得安顺公主连连惊呼,“快快抓住她!”
  
  公主的侍从立刻把张大花治住,张大花拼命摇头示意自己没疯,可惜她此刻的模样谁看都是疯子!
  
  花婆子揉着腰道,“多谢贵人出手,哎呀,我家这疯婆子病的太厉害了,可千万别松手啊!她真会伤人!”
  
  眼看着两个轿夫制住张大花,她绝望的眼泪都下来了,却还是用力耸动身子,试图撞开别人。
  
  “把她嘴里的布扯了!”疏桐发话。
  
  有人上前一把扯出张大花嘴里堵着的布。
  
  张大花自由了,惊呼,“救命啊,我没有疯,他们是人贩子,快救我!”
  
  花婆子恼怒道,“别听她胡说!她病糊涂了,小心她会咬人,快堵了嘴!”
  
  挥动着手里的帕子就要冲上来堵张大花的嘴,却被张大花一口咬住了手指。
  
  花婆子拼命挣扎,“哎呀,我的手指!”
  
  另一只手用力扇张大花的脸,可张大花被逼到绝境,也是下狠劲,死死咬住花婆子的手指不松。
  
  这股狠劲,把两个轿夫吓得连连后退,两位公主也看呆了。
  
  围观群众大惊,“哎呀,咬人了,真是个疯婆子,快帮忙呀!”
  
  花婆子一面用力挣脱,一面大呼大叫,疼得眼泪直流。
  
  张大花死死咬住她的手指,还用力摇动,那样子恨不得把这手指活活咬断。
  
  “啊,你们可别看着快来救我呀!”花婆子疼的话说不利索。
  
  安顺公主后怕,“快把她治住,可别让她胡乱咬人了!”
  
  侍从冲过去架住张大花,同时也制止了花婆子。
  
  大家一起用力,想把花婆子的手指从张大花嘴里解救出来,可惜张大花太用力了。
  
  这一挣扎只听到花婆子一声惨叫,手上甩出一串血珠,却见那半截手指被张大花咬下来。
  
  张大花抬头,用力吐掉嘴里那半截指头,嘴边沾着血迹,看着十分恐怖。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