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快穿头号玩家 > 第379章 冲喜新娘-痛心疾首

第379章 冲喜新娘-痛心疾首


  而大公子的身份,这会儿,连他都不敢确定了。
  也许,也许,他真是天上的某小仙也说不一定呢。
  秦志高懊恼地扯着自己的道士服,越想越窝火,很担心回到道观受到严惩。
  师祖几十年不出山,一出山就受重伤,他们如果把这事责怪到自己头上,也是很有可能的。
  虽然他在普通人面前,是高手,但在道观,他的道行和武力值都是不够看的。
  也就是说,他在那里并不受重视。
  这一回他为何请得动师祖,当然是因为侯府的号召力。
  如果抓鬼成功,对于道观也起得到一定的宣传作用。
  就算是出家之人,也是需要金钱的,香火旺了,金钱自然就来了。
  可惜了,事以愿违,抓个鬼而已,居然让师祖受了重伤。
  自己功劳没有捞着,反而有可能会受到惩罚。
  二公子见大舅舅那样子,心情更是不爽到了极点,“你不是说侯府的阴气重吗?
  搞了这么大的阵仗,鬼影子都没有抓着。
  都是些沽名钓誉的东西。”
  秦志高气得想吐血,再瞧了妹妹一眼,终是忍住没有发作。
  自己只是心疼三十年没能见面的妹子而已,这小毛孩子,在这里叫嚣个什么劲?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因为当年自己的一走了之,他对妹妹心存愧疚。
  自己倒是出家了,离开了勾心斗角的秦家,但却让只有十岁的妹妹独自面对秦家的才狼虎豹。
  想想那时的处境,再瞧了瞧自家老妹那苍老的模样,秦志高心中的愧疚更甚。
  
  接着,齐华和他的老娘对视了一眼,心有灵犀一点通,向侍卫们使了一个眼色,而且还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只不过,侍卫们都非常害怕,不想听从命令,吓得慑慑发抖中。
  见此情形,二公子气得一脚踹到了某侍卫的肚子上,大声骂道:“没用的东西,养你们何用?
  不想进,就去死。”
  侍卫们都被二公子那要吃人似的表情吓着了,都只好战战兢兢地挪着步。
  希望大公子看在曾经有过几面之缘的份上,别杀了他们才好。
  大部分侍卫都打算进去做做样子就跑。
  只不过,当他们走到卧房的门口时,居然看到了一副非常和谐的画面,大少奶奶这时候居然正坐在床头做着针线。
  瑞哥儿就坐在大少奶奶的旁边,正拿着一本书在看,看得可认真了。
  好一副静怡美好的画面,如果忽视掉周围的凌乱的话。
  其中一个侍卫向后面打了一个手势,手里已经多了一把刀,“大少奶奶得罪了。”
  那把刀不偏不倚地向白晨砍去。
  拿刀的是二公子的死忠。
  白晨眼里寒光一闪,嘴里却叫着:“夫君,又有人欺负我了,帮我。”
  接着一道掌力就向那侍卫拍了过去。
  然后那侍卫就倒地而亡了。
  其他侍卫见此,都吓得大惊失色,而后撒丫子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喊着,“大公子又显灵了,大公子又显灵了。”
  院门外的秦氏和齐家几个孩子都已经麻木了,预感这次计划,恐怕已经全盘皆输了。
  阵仗整得这么大,鬼还没抓着,杀她也杀不了,更别说抢了她手里的财富了。
  这事,应该如何收场呢?
  秦氏越想越来气,这事,万不可就这么算了,干脆一发恨,叫嚣道:“去搬柴火来,去把所有门都堵上。”
  所有人都明白了秦氏的意思,她是打算烧死大少奶奶呢。
  其中一个下人,没忍住抖着身体说道:“这事,要不要问一问侯爷?”
  然而,问话的下人立马就被谁扇了一个耳光,“多嘴。”
  又过了几柱香时间,一些柴火被搬了来,还在院子里的下人们终于吓着了。
  白晨听到动静这才慢悠悠地牵起瑞哥儿的小手,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另一只手里还提着一个精致的小箱子。
  里边放的都是大公子娘的财物。
  秦氏一见白晨手里提着的东西,眼里立马就多了几丝神彩,大声喊道:“季九月,把你手里的东西交出来,或许我会给你留一具全尸。”
  “你这是要干嘛?
  要放火烧死我一个,还是这里二十几个下人都不放过?
  果然是毒妇!
  秦姨娘,好像就算是在自己的家里,纵火也是犯法的吧,你就不怕被抓起来送到衙门吗?
  啧啧啧,你瞧瞧你,脑袋都快要入土的人了,哪里经得起吃牢饭啊?
  听说,牢房里的犯人们,吃的都是搜饭,而且里面还有老鼠屎呢。”
  白晨一手牵着瑞哥儿,一手提着小箱子走到了一堆下人的前方,半点都没有被吓着的样子。
  下人们本来惶恐的心,再次平静了下来。
  老实说,秦氏真被白晨的话给吓着了,自己如果被送进了衙门,肯定会死在里头的。
  但沉思几秒,她又觉得,自己的儿子,马上就要成为侯爷了,谁会抓她进衙门?
  想到这里,秦氏不由得又狂笑三声,“哈哈哈,进衙门!
  我今夜就是要烧死你,看看我需不需要进衙门。”
  接着,她又向后面的人发号施令,“你们,快去,把她手里的东西抢过来。”
  但后面的人,却没有一个人敢这么干,人家大公子连道行高深的老道士都栽到了他的手里。
  你我这些肉体凡胎,真的敢吗?
  秦氏见自己居然指挥不动下人,气得从太师椅上站起身来,顺手抓了一个侍卫:“快去呀,养你们来何用?”
  侍卫吓得脸色苍白,哭丧着脸说道:“夫人,她有大公子在护着她呢。”
  “又是大公子,又是大公子,那个瘟神,有种就滚出来!滚出来呀!”
  秦氏气得真的快要疯掉了,整个身躯在风中颤抖着,摇摆着,哪里还有半点曾经端庄美丽的影子。
  自己所遭遇的噩运都是他在作怪,那混账东西,早该让他五岁时就死掉的。
  自己为何要让他活到二十岁,为何还要给他娶一个媳妇?
  秦氏悔得肠子都打成了结,悔得痛心疾首,悔得死去活来。
  齐家几百号下人,眼里都闪着鄙夷之光。
  这时候,他们的心都是向着大公子的。
  自己干了坏事,还怪人家报复你,还要来欺负人家孤儿寡母。
  要不是有大公子护着,多半这会子,大少奶奶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
  老二齐华向自己的侍卫再次低估了几句。
  一些侍卫作好了点火的动作,打算东西一到手就点火。
  与此同时,几十个侍卫蜂拥而入,钻进了庭院。
  只不过,正在他们打算几十个人合围,把白晨和瑞哥圈在中间抢东西时,门口却发生了变化。
  “侯爷有令,所有侍卫,快停手,否则格杀勿论。”一个侍卫居然骑着高头大马,飞驰到了门口。
  侍卫们如临大赦,赶紧出了大门,他们才不想这样干呢,都只是被逼迫的,好不好?
  大公子如此厉害,他们也是非常怕怕的好不好?
  侯爷回来了就好了,他们最先应该听的是侯爷的话,侯爷不在时,才听世子的话。
  而秦氏母子四人,都你瞧瞧我,我瞧瞧你,脸色非常怪异。
  秦氏和老二吓得面如土色,侯爷,侯爷不是已经无法动弹,被关进密室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