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心尖宠:一遇学神暖终身 > 249 尖酸刻薄的屁?

249 尖酸刻薄的屁?

蒋青弈:“……”
  
  “除了,一堆拼音,还有,一堆错别字。”长句子,他运用起来还是有些生疏。
  
  蒋青弈:“……”
  
  “成语,用词,也很多地方,错了。”
  
  蒋青弈:“……”
  
  “这里。”吴桐指着他本本上一个词,“乱用成语。”
  
  蒋青弈看去一眼,那里写着配角放了一个‘尖酸刻薄’的屁。
  
  “有什么问题?”蒋青弈没理解。
  
  “……”吴桐一头黑线,把手里的本本递给了康宝研,让她看。姐姐在答卷子,他不想打扰她们。
  
  “什么东西?”康宝研接过那本本子,跟旁边的蒋南山头靠着头看了起来。
  
  然后,两人同时:“噗!”
  
  “尖酸刻薄的屁?”康宝研掩着唇,想了一下,“这是什么味的啊?我怎么想不出来。”
  
  蒋南山黑着脸斥自己弟弟,“什么鬼?不懂成语的意思就去查查字典,别他妈乱用词汇,沙雕一样。”
  
  “我就是想形容这个屁很臭啊。”
  
  “那你可以用奇丑无比啊。”康宝研笑着说。
  
  蒋青弈点点头,“对呢,之前没想到,现在来改,宝研,本子还我。”
  
  康宝研把本子还给他。
  
  吴桐探头看他写,过了一会,他觉得不对劲了,问他:“你写的,是我姐,和陆焉识?”
  
  蒋青弈点点头,“那当然,他们两多有趣啊。”
  
  吴桐:“……小心点,别被学校人看到,当做把柄,举报。”
  
  蒋青弈愣了愣,懵一秒,“你说的好像有道理,那我?”
  
  “别被人,发现。”
  
  “嗯嗯,你说得对,我到时候买个带锁的袋子,每天写完就锁进去。”
  
  吴桐:“……”
  
  要不是话不多,真想说他弱智。
  
  *
  
  陶语然这边二十个女生最近勤练啦啦队,就为了今天,在临市为校争光。
  
  结果去了之后,别说争光了,连跳都没有勇气。
  
  原因是,临市一中的赛场里挤满了学生,全是他们学校的,有人拿着锣鼓和敲锣,也有女拉拉队,高达一百多人,正拿着金色的彩球在整齐地跳啦啦操,所有人都是统一的啦啦服,热情洋溢,队形整齐,看着别提多正规了。
  
  还有席上的所有学生,都穿着整齐的英伦白衬衣校服。
  
  比起八中的来寥寥几十人,临市中学壮观多了,他们校是重点高中,今天下午的比赛,除了高三,基本全来了。
  
  全校一起出动,给出的压力,是非常明显的,因为人很难习惯在众多陌生人面前不在意自己,一旦在意自己了,就很难进入团体配合。
  
  “哥。”队伍后面,传来一道清丽的声音。
  
  众人回头,是临市一中的徐心夏,她和徐泽言都在这边的重点高中念书,走了过来,喊了章玄一声,“哥。”
  
  然后眼睛看到站在吴知枝身边的陆焉识,又甜甜喊了一句,“表哥。”
  
  陆焉识鸟都不鸟她,瞥开了头。
  
  章玄问:“这家伙真是S市来的那个啊?”
  
  他的家境很轰动,所以他来到这里,在众多亲戚们之间也是不平凡的,他的事早传到人尽皆知了。
  
  之前章玄也认为他就是那个S市的少爷,可是陆焉识不承认,最后他就没在理了。
  
  “是啊,你不知道吗?”徐心夏压低声音,只让章玄一个人听见,“之前住在我们家,不过跟爸妈关系处得不太好,后面就走了,我爸妈说,他现在抚养权归他爸爸了,她妈妈还哭了好久……”
  
  章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他跟我们,也算是亲戚了?”
  
  “理论上是算的。”见到蒋南山扶着康宝研进来,她的眼睛看在搂在一块的两人,脸色有些不自在,随后扬了下眉,笑起来,“南山。”
  
  蒋南山看了她一眼,算是回应,就扶着康宝研先上观众席去了,坐在靠他们这边队伍的前排。
  
  康宝研倒是看了那个漂亮女孩一眼,心里像是有什么预感,问他:“她就是徐心夏吗?”
  
  “嗯。”蒋南山态度淡淡,“她在临市一中上学。”
  
  康宝研没在说什么了,从帆布袋里拿出本书,就静静的在吵杂的篮球馆里看了起来。
  
  没多久,吴知枝跟陆焉识等人也过来了。
  
  吴知枝说:“南山,你可以先休息一下,刚才教练公布的名单里,没有你。”
  
  “嗯,我知道的。”名单是昨晚就公布的,临市一中虽然声势浩荡,也是重点校,但他们的篮球其实打得一般,就是喜欢造势玩人心,所以教练先把除了陆焉识以外的其他替补叫上去打上半段,练练他们的勇气。
  
  可……一上场,就糟糕透顶。
  
  临时一中来这么多人是有预谋的,他们不断恶意起哄八中这边的队员,只要一拿到球就被‘嘘’,一传球就有人打鼓起哄,如果进球,那更是要被比拇指向下,总之,表现得越好,越要被恶意倒嘘。
  
  八中这边的队员,说白了都是十七八岁的小萝卜头,基本没见过世面,只有贺希言比较冷静外,其他人早被嘘得脸红脖子粗,都不太敢去碰球了。
  
  所以第一节他们打得非常混乱,反倒是临时一中打得很精彩,连连进球,引得看台上的人不断高喊:“一中必胜!一中威武!”
  
  “这些人怎么这么烦?”蒋青弈看着球场,眉头皱得很深。
  
  “战术来的。”蒋南山看着场下的赛况,回答了他,“通过这种起哄方式,造成压制效果,大家不想被嘘,就不敢去碰球,对方自然就机会多了,超常发挥。”
  
  “咱们学校的拉拉队也不上去帮一帮。”陶语然带来的那二十个人,现在正坐在他们前面乘凉呢,来的时候说得多好,要为校争光,结果来到这里,看到对方的啦啦队有一百多人,直接屁都不敢放一个了。
  
  “你觉得她还敢上去丢人现眼?”蒋南山冷笑了一声。
  
  其他人都跟着笑了起来,连康宝研都从书本上里抬起头来,看着球场里的赛况。
  
  临市一中的球技是不太行,但是人家团结啊,声势浩荡,而且拉拉队跳操非常整齐,不是八中那个参差不齐的拉拉队可以比拟的。
  
  吴知枝说:“看来今天的比赛,有点儿吃力啊。”
  
  陆焉识颔首,“嗯,看起来是的。”
  
  她笑,“要是你上场,会不会被影响?”
  
  他笑笑摇头,“当然不会了,我就当他们是狗吠。”
  
  看看,这就是经常被迷妹们粉出来的胆量。
  
  场下的赛况一片糟糕,个个如同猜在棉花里,被对方打得毫无还击之力。
  
  贺希言不断告诫对方们,“不要去听,专注自己。”
  
  但好像没有用,他的声音被一中的嘘叫声弱化了,而一中的队员,也在自己学校女生们的疯狂尖叫声中,变得更是卖力,这就是夸奖与倒嘘的区别,被夸奖的,信心大增,被倒嘘了,内心会感到难受自卑。
  
  “南山。”老金见状况如此,在场内寻找蒋南山的身影。
  
  “在呢,教练。”蒋南山打了个哈欠起身。
  
  “下节到你出场了,下来,老师交代你几句话。”
  
  “哦。”他下去。
  
  老金对他说:“看明白他们的战术了吗?就是这种扰乱人心的低级方式,你等下上了场,有没有把握?”
  
  “放心吧教练,更大的场面我都见过,这个只是小儿科了。”
  
  “那就好,老师相信你。”
  
  哨声吹响的时候,八中的队员回过神来,他们都想不起刚才是怎么熬过来的了,下了场,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感觉。
  
  可是面对老金的凝视,大家又变得羞愧难当。
  
  老金明白他们的心里压力,只拍了拍他们的肩,“好了,没事,大家都经验不足,先休息一下,让其他人上。”
  
  众人点点头,表情更是难受。
  
  老金扭头问贺希言和苏北,“你们两呢?有没有被影响?”
  
  贺希言道:“我没有。”
  
  苏北却是有点尴尬,梗着脖子,“有一点影响。”
  
  “那你还想上场吗?”
  
  苏北看了眼对面席上的一中队伍,心里想要放弃,可是常年好胜的内心让他有一股不服输的坚韧,他握了握拳头,咬牙切齿道:“想!”
  
  这不是逞英雄,而是为了证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