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进击的刘备 > 第301章 论功行赏

第301章 论功行赏


  刘关张已经许久未见,
  要不是城中没有好酒,兄弟三人这会又该大醉一场。
  说起这些日子的种种事,三人都不胜唏嘘,
  好在现在又跟刘备汇合,虽无好就,喝茶也是一件快事。
  茶是关羽扫北时代郡太守王泽送的礼物,用滚开的热水泡了,真是香气四溢,回味无穷,阵阵沁人心脾的感觉让闻惯了血腥味的刘备感觉一股发自内心的舒爽。
  他满饮杯中茶,又回想起当日在代郡跟王泽并肩作战,抵抗鲜卑的时光。
  虽然只是一年前,但这些日子经历的事情太多,让刘备几乎有种沧海桑田的感觉。
  从捡到天书那天开始,刘备的生活就已经进入了超快节奏,让他都不禁相信当真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在推动着这一切的前进。
  “王府君近来可好?”刘备问。
  “还成,幽州的黄巾军不是精兵,王府君和蔡湛会和,倒是也应付的来。
  某只是有点奇怪,蔡湛这回没有带吕布和张辽,居然也能一路大胜,并州还真是卧虎藏龙之地。”
  关羽告诉刘备,蔡湛对自己手下非常自信,
  他认为黄巾军不过癣疥之患,杀鸡不用宰牛刀,
  自己带了一个叫高顺的小将,统帅不到两千步卒,就敢来幽州厮杀。
  这都敢来,敢来还真敢赢。
  听关羽说,那个叫高顺沉默寡言,作战勇猛,有点像削弱版的赵云,
  而且其精通兵法,军略又不在徐荣之下,实在是罕见的猛将。
  蔡湛凭借高顺的武力,轻易就扫平了一路上的黄巾,和之前向北进发的关羽胜利会师,
  之后,蔡湛索性安营扎寨,把表现的机会让给公孙瓒。
  用他的话来说,自己当了刺史已经心满意足,立功的机会还是不能全占据,以免遭人嫉妒。
  我蔡湛就这么大出息,既不想立功,也不想惹事,
  好好守住我的并州的一亩三分地,该为大汉效力的时候也不含糊。
  这真是为臣的典范亚!
  蔡湛把功劳让给公孙瓒,公孙瓒肯定也不会再往外推,
  他的目标非常远大,而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牵招就是他立功的重要筹码。
  刘备又想起那个曾经拖着鼻涕跟在自己身后的少年,顿时又有些心情不好。
  但愿阿招能逃过一劫吧!
  三人聊得起劲,徐荣匆匆走进来,一脸严肃地道:
  “出事了。”
  这个年代的通讯不畅,幽州的消息这才好不容易传到了曲梁。
  据说公孙瓒和程普火并,互相指责对方为太平道的奸细,双方率军大打出手,本来已经被赶到海边的牵招也稳住阵脚,趁机大破汉军,
  公孙瓒部遭到重创,已经退回右北平,而程普也受损不少,被迫退到涿郡,向刘备求救。
  “怎么会这样?”
  刘备虽然知道程普素来厌恶公孙瓒为人,但两人好歹也配合了这么久,大风大浪都过来了,也不至于在这时候翻脸。
  徐荣叹息道:
  “我听闻,是公孙瓒虐杀士卒,引起程普不满,两人争执之下,公孙瓒突然出手重伤程普,
  程普在士卒的帮助下逃得性命,这才奋力和公孙瓒厮杀!”
  刘备的头顿时有三个大。
  他肯定公孙瓒现在已经在疯狂写奏疏,指责程普谋反,而程普退到涿郡,摆明了是想投靠自己。
  哎,早就不该让这两个人在一起混了。
  “先不管这些,让德谋在涿郡好生休息,我再……”
  刘备想起来公孙瓒的智囊荀谌是荀彧的亲哥,不如让他写封信劝公孙瓒罢兵,现在黄巾还没消灭,这时候闹事,岂不是让人笑掉了大牙。
  ·
  曹操这些日子一直在研究张角这件强大的法宝,研究了许久,他也渐渐摸到了一些门道。
  这玩意是熟铜铸造,太平道用他们那种会爆炸的法宝推动铁球飞出,就能造成极大的伤害,
  若是稍稍改进,这铁球改成空心,落地后炸成碎片,岂不是能把周围的士兵都打成重伤?
  倒是那个会爆炸的法宝是什么,曹操还一直没什么头绪。
  横竖张角身负重伤,现在正是进军的大好良机。
  他兴冲冲的来找刘备,跟刘备说起自己的进军计划。
  “我军现在士气正旺,不如趁机北上,先打巨鹿、平乡,再攻广宗,
  黄巾军不通兵法,张角又身负重伤,现在正是从容歼灭黄巾军的大好良机!”
  “士气正旺?汝确定?”张飞不太理解所谓的士气是怎么回事,还以为自己认知的士气出了什么偏差。
  这一战,汉军虽然勉强获胜,但城中的主力刘备部遭到重创,连刘备自己和两个谋士都身负重伤,更别提一般的士兵。
  徐荣的手下也被打的建制崩溃,十几天过去了还在收拢逃到各处的溃兵。
  刘备想等着徐荣再收拾收拾人马才开始北上,可曹操已经等不及了。
  “玄德,休要坐失良机!
  张角身负重伤,生死不知,张梁又在兖州难以返回,
  现在张宝孤掌难鸣,正是一举歼灭贼寇,匡扶汉室的良机。
  若是汝再休整一阵,黄巾众人恢复过来,只怕又要多费功夫。”
  曹操说的很有道理,他手下文武都在第一时间表示了支持,刘备手下的涿县豪杰也纷纷响应,
  孟佗和刘焉这两个吉祥物也不住的点头,表示说的有道理。
  刘焉在冀州这次吃了大亏,
  好在天子没有责备他,反而调任他为豫州刺史,这让他心中长长舒了一口气,
  也让他觉得都姓刘,现在好歹是发挥一下老刘家实在亲戚的主观能动性的时候,也该好好努力,争取为天子做点事情。
  他苦口婆心地劝刘备出兵,尽快干掉张角,完成讨贼大业,
  刘备见荀彧没有吭声,问道:
  “文若以为如何?”
  荀彧是顶级的战略大师,若是他能给出肯定的答案,刘备能多几分信心。
  荀彧苦笑着摇摇头,道:
  “孟德所言自然不错,只是此番出征,志才抱病,少了志才的谋划,我总觉得有些……有些心慌。”
  荀彧和戏忠的配合一直很好,荀彧负责大方向的谋划,
  该打哪里,该什么时候打,都是荀彧策划。
  而具体怎么打,用什么战术,出击的时机如何、行军时要注意些什么都要靠戏忠出谋划策,戏忠不去,刘备和荀彧都少了几分底气。
  十几天了,戏忠的身体仍然没有好转,
  虽然不发烧,但他的精神每况愈下,刘备也不好让他劳神商议这些事情,
  他犹豫片刻,还是咬牙道:
  “孟德所言极是,趁张角受伤,我等需奋力向前,争取早日剿灭黄巾贼寇!”
  ·
  雒阳城中,天子的咳嗽这些日子终于稍稍减轻,脸上还多了几分红润,这让张让总算舒了口气。
  可给天子看病的张机脸上却没有半分笑容,脸色甚至比之前更凝重了几分。
  这让张让有点不解。
  他屡次开口询问,几乎都要威逼利诱,可这个乡野村医仍是一言不发,让张让非常捉急。
  不过这几日,飞进雒阳的战报倒都是些好消息。
  董卓采用手下谋士贾诩的计策,引韩遂冒进,然后率军偷袭殿后的马腾,杀的马腾大败,
  一直被动挨打的董卓军在贾诩妙到毫颠的指挥下抓住战场上难得的空隙,在击败马腾后立刻进攻回援的韩遂,抓住来去如风的韩遂军主力进行了一场极其惨烈的决战。
  在这次决战中,韩遂一度还稍微占据了一点点的优势,让董卓几乎感觉到了绝望,
  可又是贾诩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用一种奇门暗器五十步开外射中韩遂胸口,打的韩遂口喷鲜血,被迫撤退。
  董卓趁势掩杀,手下李傕、郭汜、张济、张绣等人在这次作战中表现活跃,
  韩遂军兵败如山倒,大部分西凉骑兵都投降了董卓,马腾孤掌难鸣,也再次向董卓乞降。
  “仲颖英勇,玄德善战,我大汉得此二人扶保,自当稳如泰山。”
  年轻的天子说起二人,脸上更是红润逼人,让张让都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之前,天子的脸苍白的吓人,这张机是给他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当真如此厉害。
  “张常侍,拟诏,加车骑将军、陈侯赵忠食邑三千户,共录尚书事,
  升左校尉刘备为左将军、邺侯,假节钺,食邑三千户,
  升董卓为右将军、郿侯,食邑三千户!”
  天子兴奋之下,又令刘备和董卓迅速进军,争取早日讨平强敌,恢复大汉的安宁。
  张让拟好诏书,正想拍天子几句马屁,却看天子脸上的红润更加异常,不禁微微有些错愕。
  天子看到了张让眼中的惊恐,微笑道:
  “无事,朕心里有数。”
  他顿了顿,又道:
  “张常侍,近来何进在做些什么?”
  “呃……”张让一阵哆嗦,不知道天子为什么问起了这个。
  大将军何进在这次黄巾之乱中虽然没什么亮眼的发挥,但也算尽职尽责,在雒阳周围严加巡查,居中调度,也可谓半个指挥者。
  天子还以为这个封他为慎侯,让何进不禁沾沾自喜。
  看看,看看我这妹夫,到底是自己人啊。
  天子对何进的笼络让何皇后非常开心,何进的地位稳固,她的地位也就愈发稳固,
  这个没什么心眼的女人在私下里很是自傲地对张让说,到底自己这个正宫皇后才是天子挚爱,
  那个王美人和她生的孽种,到底不是汉家的未来。
  想起这个,张让也只能苦笑。
  没人比张让更了解天子对王美人那刻骨铭心的感情。
  天子到底在谋划什么,到底是不是王允那个一肚子坏水的家伙在出主意。
  “大将军进来一直恪尽职守,每日和司隶校尉袁术、雒阳令周异一起查点军务,往前线输送粮草。”
  “这就好。”天子眼中又是闪过一丝精光,竟情不自禁的咳嗽了几声,
  “袁术,袁术也不错,张常侍,要他和大将军一定精诚协力,
  以后的大汉,还要靠他们这些人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