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外星人是什么垃圾 > 148.无止的决心

148.无止的决心

天命刚要开口,苑和平的余光却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忽然大叫道:“孙浩!喂!孙浩!”
  
  天命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正好看到前方拐角处,也有一个男生,抱着一大摞的书,慢步走在前面,听到有人叫他,也回头了。
  
  孙浩穿着黑色外套,深蓝色牛仔裤,留着平头,脸上该挂着一副黑框眼睛,一看,就知道是一个书呆子。
  
  苑和平见孙浩停了下来,回头对天命说道:“那那那那那个,有事下次说,我急事,我先走了!”
  
  说完,小跑着冲向孙浩,边跑边说:“我想问你,上次你说论文的选址推荐,是不是椑木市周围……”
  
  看着苑和平和别的男生并肩走在一起的背影,天命不爽了!
  
  说不出哪儿有问题,反正就是不爽,就像别人答应了带自己去吃烤肉,自己期待了几天,却被带去吃了火锅一样的憋屈感。
  
  他咬咬牙,原地说道:“跟你商量去留问题,我真的是傻了,这种地方有什么好的,早就该走了!哼。”
  
  这说话的语气,也不知道是酸,还是气,反正说完,他也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只是没走两步,越想越气,越想越气,迈的步子也越来越大,用来越用力,一脚踩下去,就是啪的一声,完全就是在泄愤。
  
  “我就奇了怪了,她那种阴沉的性格,怎么还有认识的男生?怎么会有?”天命气着气着,开始有了疑问,疑着疑着,又开始不满,但是碍于脸面,怎么都不愿意回头多看一眼,只是步子,慢慢停了下来。
  
  他的脑中,再次浮现了苑和平和孙浩走在一起的背影。
  
  这似乎是他第一次看到苑和平和别的男生走在一起,也是第一次出现那种感觉,萦绕胸口,久散不去,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想要发火,又不知道自己在火什么。
  
  他已经习惯了苑和平单独的背影,曾经的她,无论做什么,都是一个人,背影也永远都是一个人,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只要他开口叫她一声:“眼镜妹!”苑和平就会屁颠屁颠地跑到她的身旁,扶一下她垮掉的眼镜框,问到:“大使有何吩咐?!”
  
  他也习惯了,苑和平只与自己一个人说话,好像她的身边从来都只是与他有关的东西。
  
  如今,却不知道哪儿变了,他们之间,多了很多陌生人,多了很多隔阂。
  
  也许,正是从苑离来到的时候开始的吧。
  
  天命开始有了一丝的不安,想起了苑离对他说的另外一句话:你知道吗?生命力,也是能量的一种。
  
  天命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脖颈,开始畏惧起,这句话背后的含义。
  
  他就这样,为了召回令的抉择问题,闷在房间思考了整整一天。
  
  同样在思考的,还有无止。
  
  只是,他得出答案的时间,可比天命快得多了。
  
  第二天,为了让卡克别放松心情,苑和平一大早就带着她来到了自家旁边的一块农田,此时,正是油菜花的季节,天命开满了黄色的花朵,绵延一片,望不到尽头。
  
  正巧,当天万里无云,十分难得的,可以看到太阳从东边的各种高楼缝中缓缓上升,用手挡在眼前,能够勉强直视几秒。
  
  卡可别喜欢阳光,喜欢动物,也喜欢花,她喜欢的,都是炎星上没有的东西。她在这片油菜花田里,来回奔跑,那一刻,好像完全忘却了昨日的烦恼,满脸微笑,轻松惬意。
  
  几只鸟从花田上方略过,而后,无止出现了,静静的站在那片花海之中,眼睛盯着卡克别,脸上没有表情,眼神中却带着许多的怜惜。
  
  卡克别追着鸟儿的飞行方向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他,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
  
  两个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先挪开眼睛,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
  
  最先有动作的,还是无止,他小小的往前迈出了一步,然后是第二步,第三步……
  
  卡克别看着他动了,也跟着向前走。
  
  明明只是十几步的距离,两个人愣是走了一分多钟,才终于站到了一起。
  
  他们互相对视着,最终,是无止先开口了。
  
  他清唤了一声卡克别的名字:“卡卡……”
  
  卡克别却一下把眼神避开了,也不知道,她避开的只是无止的目光,还是其他什么东西。
  
  无止没有因为卡克别的闪躲而犹豫,眼神反倒更加坚定了:“卡卡,这两天我想了很多,但是最后……”
  
  说到一半,无止忽然停住了。
  
  卡克别苦笑一下,心中不禁想到:最终什么,最终觉得,我也就那样?最终觉得,他还是应该要回27星?回去就回去吧,回去也不是不能再见面,他怎么又会愿意和我一起,在地球上做一个普通人呢?
  
  “对不起……”无止忽然说出了三个字,让卡克别的内心又苦涩的几分——他果然和自己猜想的那样,本就没有期望,自然也不会有失望。
  
  谁知,下一秒,无止却一下抓住了卡克别的双肩,把她搂在了怀里,低头在她耳边说道:“对不起,卡卡,我想错了。”
  
  卡克别内心一惊,屏住呼吸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是我理解错了。我一直以为,我只要一直对你好,喜欢你,你就一定可以喜欢我,直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你真的愿意跟我在一起。我害怕你哪一天就会离开,所以我不敢做决定。”
  
  无止说道一半,推开了卡克别,眼神狠狠地咬住了她的双目,接着说道:“但是现在我想明白了,我是我,你是你,我不会在因为害怕你不喜欢我,就犹豫不决,所以——”
  
  言毕,无止忽然从苑和平的视野中消失了,让苑和平一时间,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而那边,卡克别却是瞪圆了眼睛,往后退了半步。
  
  无止,单膝跪在她的身前,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首饰盒,里面正安静的躺着一枚金色的戒指。
  
  那层金色,就像炎星的光芒一样,温暖,柔和。中间是一颗大的钻石,周围有八颗小钻陪衬,就像小孩子简笔画的太阳一样,在阳光的照耀下,时不时反射出一条条刺眼的彩光。
  
  “我按照地球的传统,向你求婚,我愿意留在这里,不管你是否接受,我的心意都不会变,即便你答应了我的求婚,第二天就离开地球,我也不会后悔,我会一直在这里等着你,一直喜欢你。”
  
  无止说出了一长串的告白,卡克别却是愣在了原地。
  
  也许她怎么也没有料到,无止会忽然向自己求婚。
  
  看着卡克别久久没有回应,无止追问道:“卡卡,你愿意嫁给我吗?”
  
  卡克别捂住了嘴巴,眼泪却憋不住,从眼角流了出来。
  
  无止看到她哭的样子,没有一丝的喜悦,慢慢低下了头。
  
  他无奈的笑了,原来,自己下定决心的行动,到头来还是成为了对方的困扰……
  
  “我愿意。”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无止的头顶传了过来。
  
  他一抬头,就看到一张灿若星辰的笑脸,正和着身后那股耀眼的阳光,落在了自己的眼眸之中。
  
  “我愿意!”
  
  卡克别又重复了一遍,一下扑在了刚站起来的,无止的怀里。
  
  “卡卡,你的声音……”
  
  这次,吃惊的反倒变成了无止。
  
  正当他疑惑之时,他看到自己身前的卡克别头顶,忽然出现了一道白色的光沙,那道光沙像流光一样,绕着卡克别的头顶转了一会儿,卡克别红色的犄角,居然裂成了与它一样的白色光沙,融入了流光之中,缓缓的向着太阳的方向,飘走了……
  
  无止一下就明白过来了,所谓的奖励,所谓的惩罚。
  
  但幸好,最终的结果是好的。
  
  他心满意足的摸着卡克别的头发,握住她的一只手,在拥抱中,把那枚戒指套入她的手指之中。
  
  另一边,炎星上,岁岁淄正躺在自己白光王座上,看着眼前大大小小的光球上下翻飞,虽然周围特别热闹,岁岁淄的表情却十分的无聊,满脸嫌弃。
  
  此刻的她,还是那身鲜艳的打扮,周围的所有人都展现着自己的原型,只有她,不知为何,十分执着与这身装扮。
  
  忽而,一颗光球飞速的掉落下来,瞬间化成成为一个小老头,毕恭毕敬的对着岁岁淄说道:“王妃,您下的封印被解除了,那小子,果然说出了那几个字。”
  
  岁岁淄嘴角微微一翘,甩了一下黑长马尾,唰的一下打开折扇挡住下半张脸,说道:“是么?看来这小子哪怕失忆了,也还记得自己的承诺,不枉费我一番苦心撮合两个人。”
  
  “是啊~~想想,那件事情过去,也有十多年了……”小老头意味深长的说道。
  
  十多年前,天命还游荡在宇宙之时,无止就被06星球的人捉住,想要带回去进行一番详细的解剖研究。
  
  结果路过炎星的时候,那个执行官还想再捞一笔,没把无止送回去,就直接带着他,降落在了炎星。
  
  当时,正碰上炎星改制,岁岁淄和当时的三王子,也就是卡克别的父亲,刚好平定内乱,准备肃清炎星上的异星人。
  
  原本计划进行的十分顺利,偏偏在最后关头,卡克别被06星的人捉了去,以此要挟岁岁淄和三王子给他们提供更多人炎星人,来换回卡克别。
  
  岁岁淄当然不愿意,忍痛拒绝了他们的要求,甚至都已经做好了失去卡克别的准备,义无反顾的要清除他们。
  
  没想到,碰巧关在一起的卡克别和无止,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居然从06星人的飞船上溜了出来,两人因此得救。
  
  “谢谢你们救了我……”傻傻的无止,根本忘记了,逃出行动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自己的功劳,反而只记得,他们快被追上的时候,炎星的士兵忽然出现,救了他。
  
  卡克别也一点都不推辞,直接以救命恩人自居,说道:“我救了你,你得以身相处。”
  
  这是她刚从地球文学中学到的一句话,根本不明白其中的含义,就说了出来。
  
  “好。”无止也答应得十分干脆,却忍不住问:“什么是以身相许?”
  
  说完,一个光球,一个无形的信息球,纷纷沉默了。
  
  不久之后,27星球便派人来将无止接走了,不幸的是,当初的无止,并没有实体,信号集聚力也不强,离开了27星球太久,信号消散了一些,被劫持以后的记忆,刚好就在那堆消散的信号里,自然而然,也随着信号的消失,把事情忘记了。
  
  时间一长,卡克别也忘记了自己曾经说过的话,权当是小时候经历了一场冒险,而天命,却在到炎星学习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了岁岁淄王妃和大臣讲的八卦,才了解到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