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外星人是什么垃圾 > 150.今夕与昨日的重叠1

150.今夕与昨日的重叠1

隔日,是提交留驻申请的最后一天。
  
  天命十分难得的到了椑木大学旁边的商业街,几经踌躇,终于走进了一家花点,支支吾吾之间,在店员的推荐下,红着脸买下了一束花,一束蓝色的桔梗花。
  
  出了店,一个电话就打了过去,对着那头的苑和平差使道:“眼镜妹!立刻给我来椑木公园?”
  
  “哈?”苑和平接着电话,一脸疑惑:“为什么?”
  
  “叫你来就来,哪那么多废话?”天命语气十分强硬,并且不容商量。
  
  这个时候,电话那头忽然传来一个男声:“干什么?还不走!快点跟上!”
  
  又是男人!
  
  还没等苑和平回答,天命就质问道:“你跟谁在一起?”语气中,俨然一副查岗报备的含义。
  
  “我——”苑和平本来想大声的说,但是身在一个空旷的洞穴里,害怕自己一喊,整个洞里的人都能听见,于是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在外面,我在毛竹镇。”
  
  “你去那儿干嘛?”天命整个一十万个为什么,每一句话,都是在提问。
  
  苑和平盯着山洞里凹凸不平的地面,小心翼翼地走路,同时回答:“来旅游参观啊,现在正在毛竹大黑洞里,这里面好大啊,还有一个大裂口,根本望不到底。”
  
  “那,刚刚,我怎么听到有一个男的在跟你说话?”天命这句话出口,慢慢一股酸味,只不过眼下情况特殊,不仅他没有意识到,连苑和平都没有察觉不对劲,正儿八经地回答:“哦,那是苑文翰啊,我们一家人都来了。”
  
  天命的语气这才得到了一丝缓和:“那……你是什么时候回来?”
  
  “嗯……”苑和平有点为难地思索了一下,说道:“我也不知道,大概要傍晚之后吧。怎么了,你有事吗?”
  
  “没有……”强烈的自尊心,让天命下意识的说出了这两个字,为数不多的理智,让他马上纠正了自己的说法:“有!”
  
  “有事!”天命终于是学会了坦然直言:“有很重要的事情,你回来以后,马上到椑木公园找我。”
  
  “啊?我回来说不定都大晚上了,什么事情你电话里面说啊!”
  
  天命说道:“电话里面说不清,得当面说。”
  
  苑和平又说道:“那就明天,明天早上我去找你!”
  
  天命十分坚持:“不行,就今天,反正我就在椑木公园等着了,你不来,我不走!”
  
  说完,啪嗒一声挂断了电话,表情顿时有些不愉快了。
  
  如今还是早上,天命却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坐在公园长凳上,看着手里的花,还真是铁了心的,要这样一直等到苑和平回来。
  
  另一边的苑和平更加迷茫:“这人阴晴不定也不是一天两天,怎么感觉最近越发的严重了?”
  
  “苑和平!你还走不走的?”前方传来了苑文翰的喊叫,苑和平也无暇再去思考过多。
  
  “来了!”她追了上去,与父母弟弟三人并肩,开始尽情的观赏这洞内的景色。
  
  直到了下午四点,他们才终于起身,要回椑木市了。
  
  “你……没问题吧?”苑文翰看着驾驶位的苑和平,一脸怀疑。
  
  苑和平却十分自信:“你老姐我驾照拿了这么久了,这种平坦大道还开不了?”
  
  苑成章和刘芳笑着坐到了车的后座上,说道:“没事,来的时候你姐也开了一段,很稳当,你不是也看到了吗?”
  
  苑文翰却反驳:“这边过去的有一段是环山的路,她要是一个手滑,我们可就从山腰上翻下去了!我可不想拿我的命开玩笑!”
  
  刘芳巧了一下苑文翰的头:“别乱说话,到时候要不行,换你爸就可以了啊!权当给你姐练练手了,快!坐好,再不走,到家天都要黑了!”
  
  苑和平朝着苑文翰吐了一下舌头,在他的不情愿中,踩下了汽车的油门。
  
  一路上,一家人有说有笑,最小的苑文翰,显然成为了一家人开涮的对象,一齐数落着他小时候干过的傻事儿,说一件,笑一场。
  
  “能不能别把穿开裆裤时候的事情也搬出来说,很有意思吗?”苑文翰有些不满了。
  
  苑和平使劲憋笑:“可是……噗……不是每个人在穿开裆裤的时候,就会去……噗哈哈哈……就会真的以为自己是猴子变的,还要赖在动物园不走,叫人大猩猩是爸爸,哈哈哈哈……”
  
  苑和平笑得很大声,气得苑文翰的脸,一阵青一阵紫,咬咬牙,回击道:“也不是每一个人,在十几岁的时候,还会朝着嚷着说见过能听懂人说话的鸡精,还有事没事就对着鸡胡言乱语。”
  
  苑和平一惊,车也跟着甩了一个尾巴。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苑文翰:“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
  
  苑文翰双手抱胸:“你以为我年纪小就什么都不记得吗?天真……”
  
  苑和平清了清嗓子,不再做任何回应,毕竟现在看来,以前的那些事情,是挺傻的。虽然吧,是真事儿,但是现在就算解释:那不是一只鸡精,而是一只外星人,而且那外星人现在还是你们眼中的我的男朋友。也,不会有人相信啊。
  
  苑文翰好不容易捉住了可以嘲笑苑和平的点,自然不肯放过,讥笑着重复道:“小疯子。”
  
  “你!”苑和平思索了一下,脱口而出:“小傻子。”
  
  “小疯子!”
  
  “小傻子!”
  
  “小疯子!”
  
  “小傻子!”
  
  两个二十出头的人,居然就像两个小学生一样开始拌嘴,惹的后座的两老哈哈大笑,劝也劝不住,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苑和平通过后视镜看到这和谐的一幕,也欣慰的笑了。
  
  真好,这样真好……
  
  虽然他失去过一次亲人,但是现在,她又有了新的家,有了他们的陪伴,可以不再寂寞。
  
  这样,真好。
  
  这样的日子,还有许多许多,他的父母,他的弟弟,还能给自己更多的温暖,更多的微笑。
  
  真好……
  
  嘭——
  
  一声巨响过后,载着苑和平一家人的车,从车道上飞了出来,一头栽到了车道下方的山坡上。
  
  车内一阵天旋地转,天翻地覆,在杂乱无章的尖叫声中,苑成章和刘芳直接被甩出了窗外。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太可怕,苑和平甚至都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觉得全身都在被挤压摔打,疼痛无比。
  
  等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以后,苑和平才发现,自己乘坐的车,已经翻倒在一片绿色的山坡之上。
  
  此刻,除了车轮的转动声,苑和平听不到任何的声响,甚至听不到刚才在她耳边萦绕不断的尖叫声。
  
  她用尽了全身离去,睁开眼睛,却被一阵猩红填满了眼眶。
  
  她想伸手去擦,却发现,手也很痛,一时间根本举不起来。
  
  她艰难的扭动着脖子,想要查看一下四周的情况,却只看到副驾驶上的苑文翰满头鲜血,被已经撞变形的车板挤压在内,动弹不得。
  
  “文……文……”苑和平咬牙伸出了手,软弱无力的推了两下苑文翰的肩膀,对方却是死气沉沉的,没有回应。
  
  伴随着内心的恐惧,一股血腥,从苑和平的口中涌了出来,同时出现的,还有眼角的两行热泪。她想叫喊,却发不出声。甚至连留下几滴眼泪,都让他疲软不堪。
  
  但是很快,她清醒了过来。
  
  不行!不能哭!不能坐以待毙,她必须要出去求救。
  
  她忍痛解开了安全带,从已经破碎的窗口,一点一点的爬了出去,哪怕手上扎满破碎下来的玻璃,血肉模糊,在爬行的路径上留下了一条血痕,她也毫不在意。
  
  她的第一反应,是去找手机,可手机这么小一部,怎么找得到?就算找到了,说不定也被摔坏了。
  
  即使这样,她仍然忍痛坚持,因为她十分确信,自己是唯一得救的希望。
  
  但是,这种希望,在她爬出来以后,被眼前的画面敲打得支离破碎。
  
  苑成章躺在她上面的坡上,头直接摔在了一块凸起的岩石上,周围绽放出一片艳丽的红色。
  
  刘芳则是被压在车下,看不到上半身,只看到从车底下缓缓流出的猩红。
  
  “啊——————”
  
  见到这样绝望的画面,苑和平发出了一声嘶吼,声嘶力竭,用尽全力,那一声叫喊,仿佛消耗了她所有的力量,所有的希望。
  
  啪嗒——
  
  站在公园里的天命,手中的花忽然滑落了到了。
  
  “和平……”
  
  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听到了苑和平一声凄凉的叫喊,一直环绕在他的心头,他的耳边,让他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他忽然发疯似的跑了起来,顾不上旁人一样的眼光,直接召唤出了通讯器,喊道:“金老头,快给我定位。”
  
  “啊?”金上什一头雾水:“什么定位?”
  
  “ETL0786号试验品,纳斯克的,快!应该就在椑木市旁边。”
  
  天命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金上什给的位置,却发现,车道上歪倒着一辆大货车,车道外围的防护栏被撞出了一个缺口,他赶紧瞬移到缺口旁的斜坡上,一眼就看见,满身是血的苑和平,正趴在车道下方三米处,一点一点往上爬着。
  
  “和平!”天命疯一般的瞬移了过去,一下跪倒在她的旁边。
  
  苑和平此刻已经意识模糊了,眼睛早就被眼泪和血液糊的看不清东西,耳朵勉强听到了天命的声音,眼泪流得更猛了,哽咽着说道:“天……命……,救,救……救……”
  
  而后,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