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无敌了亿万年 > 第六百九十六章 南方阁换将

第六百九十六章 南方阁换将


  这两年,京城,真可谓多事之秋了。
  首先,是五大家之一的吴家,忽然惨遭灭门,其次,是萧家老祖,被自家千金给杀害了。
  且,更加令人震惊的是,五大家的说法,竟然是,这些,都是南方阁做的,都是他们在背后推波助澜!
  在这说法,传出去的时候,整个京城是被震撼的。
  而这之后,四家备战南方阁的事情,就更如一阵狂风,席卷整个京城,整个修炼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四家联军这一日,杀上南方阁的事情,京城内外,也早有耳闻。
  说实话,他们还真没想要灭掉南方阁,到底是京城一方超级势力,底蕴深厚,欲要将其覆灭,还真没那么简单。
  他们只是,想要个说法。
  只是,他们可能没有想到,南方阁早有准备,竟联合了灵巫山,这几乎不世出的势力,摆下埋伏。
  更冒出来了,一位大乘期的大修士,有这么一位在,什么京城战神之类的,压根不够看。
  这一战,四家联军,可谓惨败而归,败的很彻底,高层几乎尽数惨遭重创。
  其中,尤以魏家为最,当时巫蛊之术爆发,率先埋伏的,便就是魏家,一开战,底层就损失了不少。
  到后面,真正大战的时候,魏家那位分神期的老祖,当场被重创,直至昏迷,不省人事,脾气火爆的魏家家主,更是当场被斩杀。
  而其余家族,也并没有多好受。
  惨遭巫蛊之术的侵扰,多数底层修士,有着不同程度的受伤。
  而高层呢,如各家家主,苏南栋、萧正等人,均被重创,南方阁不知道从哪,冒出来好多修为强劲的修士。
  哦对了,最不能遗忘的,还是顾家那位战神顾言臣。
  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位是真的猛,身为一代剑修,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愣是以小乘硬撼大乘,拖住了那位大乘期的修士,为四家撤退取得了时间。
  关键在于,最后,即便重伤,他仍能全身而退,倒也不愧京城战神之名,只不过,这短时间内,他估计,是绝对无法完好出来了。
  这一战过后,原本的京城五大家,仅余四家,其中,魏家惨遭重创,高层几乎死伤殆尽。
  萧家呢,老祖早便逝世,加上这一次的损失,倒也足够令他们,一蹶不振了。
  顾家因为是顾言臣做头锋,抵御了很大一部分冲击,保留的实力,较为完好。
  苏家这边呢,不知道是不是偶然,少有南方阁的人对他们下手,所以他们也还好,只是如苏南栋等人,在掩护族人撤退的时候,受了不轻的伤。
  吴家被灭,萧家、魏家一蹶不振,顾家和苏家呢,虽然还算完好,但也有不同程度的损失。
  这一仗,四家可谓,万分惨烈啊!
  京城五大家,称其灭去其三,也绝不为过啊!
  怒气冲冲的去,铩羽而归,这一次,四家吃的亏,也是大了啊!
  问题关键在于,这南方阁,素来低调的南方阁,竟然猛地,爆出了这等战力。
  连,大乘期修士,竟然都存在!
  这次,别说是四家,就连京城各方势力,也都始料未及,表示震撼,同时,对南方阁,敬而远之,谁也不敢再行招惹。
  ……
  南方阁。
  西丹,大乘期修士,乃是千年前,四氏皇族之一,西氏皇族留存下来的皇叔,更是那位如今步入大乘期的大修士!
  他此刻,可是跟小女孩模样的南安澜,平起平坐的。
  “报,四家已然离开,此次他们,元气大伤,预计短时间内,他们绝对难以恢复。”
  下面有人汇报。
  “嗯,不错!”
  西丹大笑一声,他的性子较为粗犷,直来直往惯了,听完这些汇报,索性转头看向南安澜,大笑一声:
  “丫头,这就是你一直以来都灭不掉的势力?也不过如此嘛,我若想,一次性,当将他们,都给灭了。”
  说这话的同时,他有些戏谑,更有些不屑,这南安澜小丫头一个,却优柔寡断,这些年,当属南方阁业绩不好,她却一点上进心都没有。
  真是令人无语。
  “哼。”南安澜娇哼一声,却看都没看西丹,只是说:“他们存不存在都无所谓,灭不灭,不也无所谓么?”
  反正,这些势力,也影响不了她,她说这话,就好像,随时随地,只要她想,都能够灭掉他们似的。
  是她,不想做,不代表,她做不到!
  “还有啊,你不是,也被一小乘期的剑修伤到了么?”她毫不留情的嘲讽。
  南安澜讲话,还是那么气死人不偿命,西丹这直性子,都有些受不住,嘴角抽了抽。
  之前跟顾言臣的战斗,他也没想到那个小乘期的修士,竟有如此强横的剑意,竟然能让他都受了些轻伤。
  这个南氏的丫头,还是那么蛮横不好说话,这么多年来,如果不是她是南氏在这世上唯一仅存的火苗,你以为,其余三氏凭什么不动她?
  当然,不动她的原因,这仅仅是第一个。
  更加重要的一点在与,这南安澜的力量,远远不止眼前看上去的小乘那么简单。
  要知道,远在千年前,她便踏入小乘了,她入小乘的那一刻,可是当场斩杀了八位小乘期修士!可谓同境界无敌!
  这一千年来,她几乎没有进境,貌似,只顾着玩了。
  可却,没人会认为,她真的只是在玩,她隐藏的,可深着呢。
  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进行下去,明显是不理智的。
  西丹深呼吸一口气,冲南安澜笑了笑,说道:
  “行吧,反正这一次,这边的敌对势力也铲除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人呢,估计也对咱们噤若寒蝉,接下来对于圣物的收集,进度应该就能大大加快了吧?”
  这才是他来此处的最终目的,其余三阁都收集的差不多了,独属南方阁这边,进度连一半都没有。
  听了他的话,南安澜却好像兴致缺缺似的,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她捂捂嘴,道:
  “我困了,你慢慢安排吧。”
  西丹闻言,满头黑线,并,暗暗咬牙。(未完待续)